明星避稅“嗅覺靈敏”:輾轉新疆、海南、江蘇,從工作室到“有限合夥”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楊琳

娛樂圈稅收風波接連來襲,明星背後的“稅收祕密”被推至臺前。

他們在緊急調整自己的商業版圖。

12月21日的天眼查資料顯示,我國目前有超9700家藝人經紀相關企業(經營範圍含藝人經紀,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企業名稱含“工作室”的數量超600家,其中個人獨資企業和個體工商戶佔比達99.5%。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我國藝人經紀相關企業年登出量增長明顯。2019年和2020年,均有超1000家藝人經紀相關企業登出。截至12月21日,以工商登記為準,今年已有1000餘家藝人經紀相關企業已登出。

從新疆霍爾果斯、海南到江蘇新沂,從扎堆登出“工作室”到青睞“有限合夥”,明星們嗅覺靈敏,方法花式翻新。不過外界也有聲音提醒,合理避稅雖無可厚非,但要守好合理合法合規的底線。

新沂、霍爾果斯、海南……明星嗅覺靈敏

天眼查App顯示,近日,新影佳映(新沂)電影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原股東汪峰、章子怡等退出該公司股東行列。

這家公司註冊地址位於江蘇省新沂市。

新沂是一座位於江蘇省徐州市北部的縣級市,這裡陸陸續續註冊有近1200家影視文化類市場主體,其中不乏知名藝人的工作室。

既不是北上廣,也不是網紅城市,明星為何鍾愛這裡?

據《經濟參考報》報道,一些遠離大城市和主城區的“小地方”為招商引資而打造的稅收政策“窪地”,成為不少“大明星”工作室趨之若鶩的註冊地。在新沂,不少影視文化類市場主體、藝人工作室都是有名無實的空殼。

實際上,在尋找“稅收窪地”上,明星們可謂嗅覺靈敏。

鄭爽風波過後,明星出現扎堆登出關聯公司的“狂潮”。此前,2018年的霍爾果斯“大逃亡”還依稀在目。

2010年,新疆西部邊陲小鎮霍爾果斯在政策紅利的背景下,為文娛產業發展提供多項優惠。其中最著名的是實行“五免五減半”的稅收政策,即入駐企業均可享受所得稅五年內免徵、五年後減半的優惠。

在鼎盛時期,霍爾果斯曾有超過數千家影視傳媒公司前來註冊。這些公司的高管、股東中,不乏范冰冰、馮小剛、陳坤、劉濤等耳熟能詳的名字。同時,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博納、樂視、華策、歡瑞世紀等影視頭部企業,也紛紛在霍爾果斯佈局。

“最近在網上流傳,說霍爾果斯貢獻了影視半壁江山,但並不完全準確,應該是另外半壁正在來霍爾果斯的路上。”2017年5月,財稅科技公司神州易橋董事長彭聰在央視財經頻道《對話》欄目上說道。

這些企業中很多是空殼公司。很多明星工作室,註冊資本僅為1萬元,既沒有辦公場所,也沒有任何員工,負責人甚至從來沒有到過該地。

2018年1月起,霍爾果斯政策開始逐步收緊。當年6月開始,當地出現影視公司“登出潮”。根據天眼查APP資料,到當年10月,與霍爾果斯相關的企業中有2298家企業狀態已經顯示為“登出”。因為申請登出的公司太多,《伊犁日報》當年8月27日僅一天就刊登了25則“登出公告”。

公司“因稅而來”,也“因稅而去”。

而後,明星們又扎堆湧向海南。

2020年5月,海口市政府又印發了《海口市促進影視產業發展若干規定》,出臺了23條對影視行業利好的政策,有針對性地對落戶海口的影視企業給予了力度頗大的稅費優惠和獎勵政策。這“23條”涵蓋了從劇本開發、拍攝製作到上映、展映、從業人員獎勵等方方面面的獎勵補貼政策。

沈騰、王一博、馬伊琍、那英、闞清子等眾多明星藝人均來此佈局商業經營。

除了工作室,明星也瞄上“有限合夥”?

成立個人工作室一直被認為是明星避稅的常見手段(編者注:避稅與偷逃稅不同,偷逃稅屬於違法行為,避稅雖不違法,但國家並不鼓勵)。

依照稅法規定,如果明星以個人身份拍戲,那麼明星要承擔最高45%的個人所得稅(2019年起新個人所得稅法將勞務報酬納入個人綜合所得,此前的勞務報酬所得稅最高為40%),但如果通過工作室參與到演藝活動中,那麼就可以通過“個人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類目報稅,只承擔5%~35%的稅率。看似相差不多,但個人收入的繳稅基數是“收入”,個人獨資企業的繳稅基數是“利潤”。通過種種“成本扣除”後,明星繳稅額度就能大幅降低。

隨著部分明星工作室登出,“有限合夥”的經營形式開始受到青睞。鳳凰傳奇、楊冪、張藝興、黃磊、黃渤等眾多明星均是“有限合夥”的玩家。

娛樂圈的稅務強震來襲,“有限合夥”的優勢開始顯現。

有資深會計師稱,有限合夥基本上就是資本運營和稅務籌劃的工具。有限合夥企業裡的合夥人可以自行協商收益分配比例,方便進行關聯方合法合規的利益分配,這對於某些高片酬明星來說有著天然的誘惑力。有限合夥企業不需繳納企業所得稅,各合夥人只需繳納個人所得稅即可。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高新企業股權,並持滿二年,可稅前衝抵當期企業所得稅,實現以所得稅減免來投資標的企業股權。明星通過成立契約型有限合夥企業的基金產品,可以規避投資人的一些稅賦。

今年4月,央視網評天價片酬時曾稱,法律範圍內的合理避稅無可厚非,但如果以工作室為名“左手倒右手”,從而偷稅漏稅逃稅,則於法難容。

自從娛樂圈稅務事件陸續曝出,外界一直有聲音提醒,不管什麼經營形式,都要合理合法合規。

責編:周琦

(版權屬《中國經濟週刊》雜誌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連結、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