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盤點|網約車江湖風雲四起:一超多強被打破,中小平臺迎鉅額融資

語言: CN / TW / HK

2021年度的網約車市場可謂風譎雲詭,原本一超多強的局面被網路安全審查的利劍擊散,眾多中小網約車企業開始持續發力,加快融資步伐。與此同時,聚合平臺動作頻頻,以吸引更多玩家入局。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新一輪混戰的崛起,交通運輸部加大對網約車平臺的監督力度,在合規率問題上重拳出擊,同時就網約車司機群體保障問題提出相應要求。

此外,司乘關係在屢次曝光的跳車事件中稍顯緊張,把握好平臺、司機與乘客三者之間的利益權衡是網約車的破局之道。

行業面臨網路安全審查,網約車一超多強局面被打破

今年上半年,網約車江湖還算安寧,以滴滴為首的出行平臺和以高德為首的聚合平臺在對壘中保持相對平穩的態勢。然而,進入下半年,隨著滴滴赴美上市,網約車江湖一時風起雲湧。

6月11日,滴滴正式向SEC遞交了IPO招股書。招股書顯示,2020年,滴滴收入為1417億元,其中三大業務——中國出行業務、國際業務和其他業務收入分別是1336億元、23億元和58億元人民幣。6月30日,滴滴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股票程式碼為 “DIDI”。

上市不及一週,暴風雨撲面而來。7月2日,網路安全審查辦公室釋出關於對“滴滴出行”啟動網路安全審查的公告,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使用者註冊;7月4日,國家網際網路資訊辦公室釋出有關下架“滴滴出行”APP的通報;7月9日,國家網際網路資訊辦公室釋出關於下架“滴滴企業版”等25款App的通報。通報指出,根據舉報,經檢測核實,“滴滴企業版”等25款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問題。

彼時,滴滴方面表示,誠懇接受並堅決服從相關主管部門的要求,嚴格按照法律規定,參照國家有關標準,深入排查、認真整改存在的所有問題,切實保障廣大使用者個人資訊保安。​​​​

7月16日,國家網信辦會同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開展網路安全審查。

接受審查四個多月後,12月3日,滴滴宣佈,經認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啟動在紐交所退市的工作,並啟動在香港上市的準備工作。 ​​​​

滴滴接受網路安全審查留出的時間空檔,為其他中小網約車平臺提供了新的發展空間,以往一超多強的局面出現鬆動,“第二梯隊”成員試圖擴大市場佔有率,新的機遇和競爭並存。

天眼查資料顯示,我國目前有超過4.5萬家企業經營範圍含“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或巡遊出租汽車經營服務”,今年7月以來,新增1.4萬餘家相關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以曹操出行、T3出行為代表的實力玩家,先後獲得了可觀融資,爭取在市場中贏得更多可能。

曹操出行、T3出行等迎來鉅額融資,聚合平臺動作不斷

據天眼查不完全統計,2021年網約車相關行業共發生約16起融資事件,從已披露的金額看,融資總規模超百億元人民幣。其中,從已知資訊看,排名前兩位的是T3出行與曹操出行。

9月6日晚間,曹操出行宣佈完成B輪融資,金額高達38億元人民幣。投資方分別是蘇州相城金控集團、蘇州高鐵新城國控集團、蘇州城投公司、農銀國際蘇州公司、東吳創新資本。

有資深業內人士分析,本輪曹操出行和蘇州方面的緊密合作,可見此次投資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蘇州官方的產業打造規劃。

一個月後,10月26日,同樣具有國資背景的T3出行宣佈完成A輪融資,金額更是高達77億元,成為自2018年以來網約車企業獲得的國內最大額度單筆融資。由中信聯合體領投,應通科技、同程旅行、鴻為資本、德載厚資本等跟投,一汽、東風、長安、阿里、騰訊等老股東繼續加持。

易觀汽車出行行業高階分析師何奇認為,融資事件的頻繁發生,說明資本市場持續看好網約車出行;另外,從融資規模來看,資本正在向頭部平臺聚集,馬太效應開始顯現。

聚合平臺再次摩拳擦掌,加入下半場的網約車戰局。作為第一個以聚合模式加入網約車市場的平臺,今年以來,高德打車與成都、天津、昆明、中山等多個城市合作上線巡遊出租汽車。目前,其合作網約車平臺已超過140家,覆蓋所有主流網約車平臺。

獨立汽車分析師張翔認為,聚合平臺的優勢在於可以利用自己的流量把客流量引入,為乘客和司機建立一個橋樑,投資少,屬於輕資產。但相對來說門檻較低,容易被取代。同時,聚合平臺未來的不確定性很大,例如網約車規模做大後,自有平臺使用者數量多,便可以把聚合平臺甩掉。因此,比較小的網約車公司更願意跟聚合平臺合作來引流。

11月29日,據晚點LatePost,美團打車近期也重新發力,拆分了成立不到一年的智慧交通平臺。平臺下的打車、無人車配送兩大事業部獨立,把部分聚合運力線拆掉轉為自營,目前在美團打車APP中,自營和聚合模式並存。

此外,據有關媒體報道,近期,吉利集團將推出網約車聚合平臺“幸福千萬家”,主要做自營的合規運力,也會對第三方相對優質的合規運力提供商開放,該專案總部設立在重慶。知情人士稱,“幸福千萬家”主推合規運力,要求第三方運力商必須自己持有車輛、司機加入,同時吉利控股集團負責該專案的子公司會通過投資的方式和主要運力商深度繫結。

對於聚合模式來說,針對出行平臺的管理難度會加大,當出現司乘矛盾的安全事故時,更多會把責任歸咎於第三方服務平臺,而非聚合平臺。

跳車事件引發司乘矛盾,交通部加大審查合規率問題

6月12日,杭州的高女士打了一輛首汽約車,途中她認為司機企圖跟她搭訕,且兩次更改路線,害怕的高女士選擇了跳車,並導致其左臂骨折。該事件一經報道,迅速引發熱議。

6月21日,富陽區網約車事件聯合調查處置組釋出《關於首汽約車平臺網約車事件的情況通報》稱,該網約車駕駛員的行為違反《杭州市客運出租汽車管理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二)項規定,交通部門將依法依規對網約車司機和首汽約車平臺進行處理。

跳車雖然是個別偶發事件,但司乘之間的信任依舊因此產生一定裂痕。11月16日,上海崔女士反映自己在嘀嗒出行順風車行程中,因車主想跨平臺接拼車訂單而發生言語糾紛繼而選擇跳車。

嘀嗒方面據平臺公約,對車主賬號的行為分進行相應扣除,並在本次事件未處理完成之前,暫停該賬戶使用。同時呼籲廣大使用者,順風車合乘遵循誠信、文明、友善、平等、和諧的行為規範。

張翔表示,發生事故後平臺要認真調研乘客的投訴,分析事件的責任方,應該處於一個公正位置,既要保護乘客利益,又要保護司機利益。

今年以來,交通運輸部多次約談滴滴出行、首汽約車、曹操出行、高德等網約車主流平臺,一方面要求其嚴格落實“三項許可”,做到“平臺持證經營,車輛持證載客,司機持證上崗”。另一方面,提出各項措施切實保障網約車駕駛員群體的勞動權益。

7月29日,交通運輸部修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網約車中途甩客、故意繞道處罰或將加重。11月30日,八部門釋出《關於加強交通運輸新業態從業人員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支援網約車從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強調平臺不得以衝單獎勵等方式引誘駕駛員超時勞動。

天眼查資料顯示,目前我國有超1400家網約車相關企業出現過經營異常,超780家網約車相關企業曾產生行政處罰。

針對監管環境下網約車市場未來的發展,張翔認為,網約車與計程車有很大可能合併。因為強監管下兩者的運營成本相差不大,很多出租車如今也都入駐網約車平臺。此外,自動駕駛技術未來大規模在出行行業應用,會使出租車與網約車的管理模式、運營模式、車輛種類等差異性更小,兩者未來的發展趨勢肯定要合併。

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網約車市場將會圍繞合規性問題不斷規範,中小平臺如何經受住監管考驗以在江湖中贏得一席之地,需要在自查自糾中謹慎出招。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