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iPhone鎖屏:蘋果iOS 16設計的內幕故事

語言: CN / TW / HK

新酷產品第一時間免費試玩,還有眾多優質達人分享獨到生活經驗,快來新浪眾測,體驗各領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產品吧~!下載客戶端還能獲得專享福利哦!

譯者:boxi

這是“愛的表現”——iOS16的鎖屏(圖片來源: 蘋果

當你拿起手機時,你首先看到的是iPhone的鎖屏。鎖屏也是你的臉面,呈現給世界以及那些可能會瞄一眼你手機的人的臉面,只要你觸控一下,螢幕就會暫時亮起。

鎖屏是你跟手機互動最多的地方,也是手機最具個性化的地方,但蘋果的iOS16對這個標誌性的螢幕做出了根本性的改變;蘋果工程高階副總裁克雷格·費德里吉(CraigFederighi)表示,這是“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從iOS14早期主屏的個性化,到iOS16豐富且出奇富有表現力的工具,這大概兩年的旅程在某些方面還是頗有成效的:在工程與設計部門的共同努力下,新版鎖屏既實現了定製化,又沒有讓大家熟知和喜愛的iOS介面變得難以理解。而且整個故事充滿了創新與驚喜。

隨著蘋果的WWDC2022接近尾聲,費德里吉以及蘋果負責設計的副總裁艾倫·戴伊(AlanDye)在螢幕的另一頭坐下來,向我們介紹了帶來iPhone全新鎖屏功能的開發、決策和深度技術。

鎖屏現在已經是實用程式(相機和手電筒訪問)、資訊(所有可能擠到螢幕上的通知)以及部分輕量級個性化(你的伴侶或貓的照片)的目的地。

但兩年前,蘋果在iOS14裡面對iPhone的主屏做出的個性化改變(定製小元件與app圖示共享螢幕)為更大的鎖屏變更奠定了基礎。

費德里吉說:“我們知道這是一部多幕劇,我們知道下一幕就是鎖屏。”

他補充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正的機會,這個領域儘管在緩慢演變,但想這種躍進的幅度是從來沒有過的,我們看到了一個幹大事的機會,一件非常有蘋果風格,非常個性化的大事。所以,今年這是一種愛的表現。”

我們看到了一個幹大事的機會,一件非常有蘋果風格,非常個性化的大事。所以,這是一種愛的表現。

——克雷格·費德里吉

身為網友製作的一個WWDC表情包的一部分的費德里吉,以其熱情洋溢、言必稱蘋果的熱忱,以及極其注重細節著稱,所以有些誇張是可以原諒的,這符合蘋果看待這個問題比其他很多手機制造商更認真的觀感。

重新定義iPhone的臉面其實需要一場賭博——消費者需要覺得自己沒有被迫為了改變而改變,這意味著提供的東西必須既有個性化,又要保持蘋果眾所周知的品牌認知度。

戴伊表示:“我們的目標是讓iPhone更加個性化,當然還要更有用,但同時也要保持讓iPhone之所以成為iPhone的關鍵元素完好無損。”

戴伊曾不止一次表示,鎖屏是“iPhone標誌”的關鍵部分。

與“時”俱進

蘋果的iOS16鎖屏有著全新的觀感,但這是怎麼做出來的呢?(圖片來源:蘋果)

如果必須挑出一個真正具備“iPhone”風格的元素的話,這個元素也許是時鐘。回顧iPhone過去15年的歷史,只要看到位於居中,佔據了螢幕三分之一空間的那個大大的時間,你馬上就能認出這是iPhone。

這一點新的鎖屏並沒有改變——雖然蘋果確實考慮過這個想法,但還是決定保留這個標誌性元素。

戴伊介紹自己的團隊是怎麼在不變中做出創新的:設計新的粗體、自定義版的SanFrancisco字型,並且首次讓iPhone使用者可以為時鐘選擇不同的字型樣式和顏色。

戴伊說:“我們的設計團隊對版面設計有著巨大熱情,我們還設計了其他一些字型,甚至還包括一些非拉丁文字。我們第一次讓使用者可以選擇自己最喜歡的字型。”

顯然,檢視時間方式的調整了,但個性化並不會因此而停止。

鎖屏所有的核心功能(資訊、個性化和實用程式)在iOS16都得到了增強,而且視覺效果比以往iPhone也更吸引人。

戴伊說:“從設計團隊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目標是把可編輯性做得更強,讓使用者可以自己動手,做出來的鎖屏就像雜誌封面或電影海報一樣好看,但我們還降低使用者做這件事情的難度,提高這個過程的樂趣,甚至要加入很多的自動化。”

這種“像雜誌一樣”的感覺是通過一系列新控制元件和定製實現的。通過它們將改進的時間、小元件、照片以及既可以識別鎖屏圖片,又可以用新的方式將它們與其他元素糅合到一起的深度技術實現的。

以前你可以用最喜歡的照片更新螢幕,但一旦換好就不能更改,現在的iOS16你長按手指就可以進入鎖屏,然後開啟鎖屏選項庫,再根據自己的喜好自定義每一個鎖屏。

所有這些自定義鎖屏也好,新的鎖屏外觀也好,位於中心的就是你選擇的照片——當然也可以不選。

iOS16有很多預置好的鎖屏選項,這些選項可以幫助你選擇出它認為在你的手機上有最好呈現效果的外觀和樣式,但使用者仍然有自己做出修改的能力。

照片就是主題

把時間置於人物頭髮後面,同時保留介面中原有的“蘋果風”元素,這種呈現涉及到很多的人工智慧技術。(圖片來源:蘋果)

從iOS10以及人像攝影的引入開始,蘋果的照片理解之旅就一直在路上,現在這段旅程已經進入到機器學習,機器已經能夠理解一張好的鎖屏照片應該是怎麼構成的了。

費德里吉說:“其實我們大概有十幾個神經網路,它們會根據照片是否是 理想 主題、裡面是否有人、在照片中的構圖、裁剪方式以及人物表情來做出判斷。通過這些自動提供非常好的選項給使用者,然後用感覺幾乎是全新的方式將它們呈現在螢幕上。”

選擇和推薦合適鎖屏的照片是一回事,但在iOS16裡面,蘋果正在讓影象——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主題——成為介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大約有十幾個神經網路對照片進行分析,判斷其是否是理想的主題

——克雷格·費德里吉

戴伊提到的“像雜誌封面”一樣的不僅僅是鎖屏元素的整體構成。在呈現上毛茸茸的狗毛或者飄逸的頭髮能夠穿越時間元素,而不是被上面的數字擋住。這是iOS16自動創建出來的呈現,引人注目且十分專業。蘋果稱之為“分割”(segmentation)。

做出這種呈現是戴伊和他的設計團隊多年來夢寐以求的一件事。

“我們一直想要做出這種呈現。現在的分割技術已經非常優化了,效果非常好,所以我們也很樂意把這種技術新增到鎖屏中。只有分割得特別好,呈現出來的效果才會自然。”

突破

從影象裡面拖放出一個主題就是分割。(圖片來源:蘋果)

IOS16的分割技術其實不僅僅用在鎖屏上。在做WWDC主旨演講時,費德里吉展示了一幅在海灘上的鬥牛犬的照片,然後演示了iPhone使用者觸控並按住那條鬥牛犬,將它拖放到類似Messages這樣的app上。

利用鎖屏分割完美選擇出元素,然後建立關聯,將照片拖放到另一個app上,這種技術算不上很大的飛躍。

“就將這兩個東西建立關聯而言,你說得沒錯,我們開發了新的神經網路,利用所謂的‘注意力’技術,在識別主題和做出分割方面達到新的精度水平,所以可以應用到這種以及其他的場合。”

費德里吉解釋說:“你們已經看到了我們演示的摳圖,互動式地從照片裡面摳圖,其實真正令人驚奇的是,我們採用了蘋果的神經引擎,所以可以在100毫秒內完成這項工作。”.

這種速度在鎖屏分割裡面體現得很明顯,頭髮覆蓋(時間數字)瞬間就完成了。

就像費德里吉解釋的那樣,這種智慧是在裝置側進行,通過A15仿生CPU的蘋果神經引擎(AppleNeuralEngine)實現的,所以蘋果可以“拍攝一張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照片,識別出主題,然後對其進行分割,這一系列的交互發生得非常快,以至於在使用者手指觸碰到螢幕的那一刻就做到這一點。”

這種分割讓我們想起了GooglePixel。與後者的魔法橡皮擦相比,蘋果的技術感覺就像是一次技術飛躍。

費德里吉表示:“景深和分割當然是我們的研究領域之一,但你說得對,今年我們取得了一些突破,所以應用到了這個問題上。”

蘋果對照片的理解還延伸到濾鏡的調整上面,可以幫助補充影象元素,不過稱之為濾鏡是錯誤的說法,不足以描述iOS16可以應用到鎖屏照片的各種樣式。

蘋果並不是把一批過濾應用到影象上,而是運用分割的知識來提供一組定製的外觀。

戴伊說:“這些風格不僅僅是濾鏡。我們實際上運用了分割、色調以及對場景的理解,通過這些幫助我們確定如何智慧地對每張照片進行各種處理。這也很酷,因為這是蘋果的最好表現。設計和工程技術結合做出了一些東西,我覺得還是挺漂亮的。”

他們為照片提供的不是8組或十幾組濾鏡,而是僅提供兩種樣式,如果你選擇了不同的鎖屏照片,樣式不大可能跟原來的一樣。

戴伊告訴我們,如果系統認為照片看起來不太好的話,就不會做出推薦,這有助於引導使用者用更具視覺吸引力的鎖屏照片。

費德里吉補充說:“新版鎖屏可比僅僅給照片加個濾鏡要吸引人多了。”

也要讓它變得更有用

使用者可以選擇小元件,但在這個個性化的空間裡面可以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圖片來源:蘋果)

iOS16還給鎖屏帶來了各種實用性改變,這些改動儘管在視覺上不那麼引人注目,但同樣重要。改變之一是時間下方有一個空間可容納多達四個小元件,裡面可以放天氣、活動進度、日曆、股市等實時資訊。

對於任何手上有一塊AppleWatch並且處理過複雜問題的人來說,把這些新增到iOS鎖屏上應該是很熟悉的事情。這絕非偶然。

戴伊說:“當然了,在設計這些小元件的時候,我們從AppleWatch身上汲取了很多靈感,後者就做到讓資訊一目瞭然。”

他補充道:“毫無疑問,有一支設計團隊來設計每一款產品以及所有跨產品的設計,好處之一是關於概覽資訊,關於如何在不同的影象上描繪這些資訊,我們學到了很多知識。”

不過,蘋果對給鎖屏引入小元件一直在猶豫。雖然頁面中最多可以放四個方形小元件,但它們的位置不能隨便亂放,也不能放第二或第三行小元件。時間、日期和小元件框也不能重新安排位置。

費德里吉說:“小元件的放置是非常刻意的。很容易會這麼想,‘嘿,讓我們做成把任何東西都可以拖到任何地方。’說實話,從技術上來講,這不算挑戰。”

對蘋果而言,目標是在個性化與iPhone介面的一致性之間取得平衡。這並不是說蘋果沒有研究過其他一些選擇。

費德里吉回憶道:“當然了,我們做過很多探索,戴伊和我都看了很多,也考慮過很多選項。‘把大元件放滿螢幕。’我們嘗試過所有的可能性。”

戴伊告訴我們,他們本來可以把所有的小元件都放到“某種容器形狀的東西里面,去做出一些非常容易閱讀的內容”,但這種做法會導致失去了個性化。

介面結構

透明小元件之所以可以放在牆紙之上,完全是因為“材料”。(圖片來源:蘋果)

事實上,給鎖屏引入新資訊,尤其是一系列半透明的框,也給設計和工程團隊帶來了一系列挑戰。

戴伊說:“我們花了很大功夫來製造出一批真正的‘智慧材料’,如果你願意的話,這些材料可以對任何桌布影象做出反應,而且還能確保它們保持清晰。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材料”是蘋果在桌布影象之上呈現這些小元件的方式。

費德里吉表示:“我們做的其實是虛擬的東西,如果你把材料當作是像紙、玻璃或布料這樣的東西,包括模糊、半透明、背景光穿過材質打到上面的內容上等等,這些效果都是用材料做出來的。”

“[或者]陰影也是這麼來的。我們可以把桌布引數化,然後把類似儀表或文字這樣的東西放到桌布的某個變數上。誰知道那張照片裡面有什麼呢,對吧?我們的目的是在保持易讀性的同時,與被擋住的內容“和諧共處”。

蘋果不只是開發小元件和材料就完了。由於數十億張照片的情況千變萬化,蘋果進行了測試以確保設計出來的材料足夠強大,可以應付“各種影象”......而且他們還開發了一種內部工具,用來幫助對數百萬張影象做真正的壓力測試,確保使用者不管選擇哪張圖片都能得到細節翔實表現豐富的效果。

戴伊表示:“如果你願意的話,其實我們有各種不同幾乎像滑動條一樣的工具來進行調整。可以切換的桌布有成百上千張,其中包括一些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影象——比方說國際象棋的棋盤,你懂的,那可是一個黑白相間的網格。”

自上而下

這實用程式的另一頭,其實也是鎖屏的另一頭,則是新通知。

蘋果的工程和設計團隊仔細分析了鎖屏上面iPhone通知的現狀,似乎與他們看到的並不完全一樣。

戴伊說:“如果考慮的是個性化的話,這種從底部進入的概念特別好,因為我們經常發現通知把鎖屏的照片完全給蓋住了,這次做新設計的時候我們不希望這樣做了。”

在iOS16裡面,通知會一直堆放在底部,等到使用者劃屏的時候再展開。這種外觀顯然更乾淨。

費德里吉補充說:“對於我們很多人來說,把通知放在手機底部,被照片蓋住,鎖屏的使用感受會大不一樣。因為其實很多人的手機都是這樣的,雖然做了個性化,但全都被文字列表、一堆通知給蓋住了。”

這可能會與“雜誌封面”的觀感相混淆。

在新的通知區的下方,是兩個中堅力量:相機和手電筒。這次蘋果並沒有移動或更新,因為他們知道,這仍然是這些app圖示的最佳位置。

戴伊說:“我們總是會探索新的[想法];尤其是在這個專案的過程中,我們肯定對新的佈局進行了探索。”但蘋果最後確定,“大家對這兩個概念的使用確實非常廣泛,所以,我們決定還是保持不變。”

進入專注

每個鎖屏都可以有不同的專注模式。(圖片來源:蘋果)

iOS16的鎖屏還有一個新的特性,不過不是一眼就能看出的那種,主要與專注模式有關。

專注模式是蘋果在iOS15的時候引入的,可分解為個人(Personal)、工作(Work)、睡眠(Sleep)、開車(Driving),而且還有一個寬泛的“勿擾模式”。

iOS16做了一件令人頗感驚訝的事情,驚訝是因為它很簡單效果很好,但居然之前它卻沒有做過:那就是以豐富且幾乎令人驚訝的方式將新的鎖屏與專注模式關聯。

在被問到為什麼蘋果選擇把鎖屏與專注模式聯絡在一起時,費德里吉答道:“我們是這麼看待你手機的個性的,我們認為手機的個性與你目前處於或想要進入什麼樣的心態有關。”

而且鑑於我們的專注點會因為情況(工作、家庭、假期)而異,所以鎖屏應該也將在iOS16體現這一點。蘋果允許使用者通過自定義將將專注模式與鎖屏關聯,而且會一直保持到下方的主屏。

費德里吉說:“我的手機會從各個方面向我發出訊號,即這就是我說過我想要進入的那種心態,這種宣示會強化這種心態。”

這些變更,直到根據專注模式顯示不同的鎖屏,都可以是自動進行。

費德里吉解釋說:“我們引入專注模式時,就讓它既可以設定明確的策略,比方說時間和地點,但也可以學習和制定隱性的策略。”

“注意到你上班的時候會切換時,它會說,\'嘿,我注意到你在上班的時候切換模式了,今後要不要我自動幫你執行這項操作呢?\'

你說,“好的”,它就會自動幫你做這件事。而現在,這不僅僅是關注策略的改變,你選擇的鎖屏桌布也會非常明顯地體現這一點。”

太多了?

複雜性往往是變革之家不受歡迎的客人。鎖屏不僅在一個螢幕上就提供了那麼多的個性化層次,而且還可能體現在多個鎖屏上,那蘋果怎麼才能確保iPhone使用者不會感到困惑或沮喪?

費德里吉對此並不擔心。他告訴我們,強迫別人強行做更改不是蘋果的風格。當然,他們會提供新的不可錯過的時鐘樣式,但照片分割是可選的,新增小元件,提供多個鎖屏也是如此。

費德里吉堅持說:“就算升級到iOS16,使用者基本上也不會面臨任何重大變化。”但消費者可以找到做出這些改變的選項。

費德里吉說:“偶爾會更換鎖屏照片的人可以到設定頁面,進入選定螢幕做出更改。他們去到那裡的時候,我們就在那裡等著,這裡的有些東西目前的版本還不具備,但我們會讓他們意識到他們可以選擇改變自己過去所做的事情,或者新增另一個鎖屏。”

這種做法為那些只想一年換一次桌布的人,以及想要十幾個不同鎖屏的人都留下了空間。

iOS16的鎖屏分割照片提高了吸引力,但這意味著當你向上滑動開啟主屏時,所有的app圖示冒出來幾乎肯定會遮住你愛人的臉,你會為此而感到難過。蘋果對此表示承認,他們正在做出一個微妙但相當令人驚訝的改變來解決這個問題。

戴伊表示,iOS16會給主屏的桌布影象增加一點模糊效果。“如你所知,設計app網格對於我們,尤其是對於蘋果的設計師來說,一直是個挑戰,因為很難讓介面顯得不雜亂。不過現在我們會給影象新增智慧的模糊感,讓介面更鮮活生動,這樣,桌布中的人物就能從螢幕中凸顯出來了。”

費德里吉似乎很喜歡這種改變,“有時候圖示擋住家人的臉或者東西時,我認為對於你的家人來說這幾乎是一種不尊重。所以,我們的預設設定就是讓桌布具有模糊效果,這種做法對涉及的所有人似乎都表示了尊重,而且也很好看。”

如果說iOS16對鎖屏的重新設計有一個壓倒一切的主題的話,那就是費德里吉的工程團隊與戴伊的設計團隊之間的“緊張”關係。

設計團隊也許有自己的夢想,比如分割,讓頭髮恰到好處地覆蓋文字,但實現這個夢想必須靠工程團隊的程式設計和開發,有時候需要數年的時間才能開發出來。這是一種建立在互相支援之上的共生關係——也許還有一點健康的緊張感。

費德里吉說:“戴伊和他的團隊有遠見,推動著我們拼命工作。他們的野心很大,想要達到的效果的很明確,所以我們開展工作的時候目標也非常明確,而且動力十足。”

鎖屏看似是iOS平臺裡面最小的一塊,但它其實是門面,是簽名,它所透露有關你的資訊,就像你在手機裡面找到的所透露出來的東西一樣多。這些年來它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但這次的重新設計遠不止是刷上一層新的油漆,而是當之無愧的重新設計,哪怕在現在這個早期階段,也十分令人印象深刻。蘋果在影象分割方面取得的重大突破基本上此前一點風聲都沒有,這次已經在照片和設計上面小試牛刀,帶來了令人賞心悅目的效果,但在影象處理方面,它已經展現出更大的可能性。

即便所有的新資訊都包含在iOS16的鎖屏上,似乎也不會有人用便利貼貼滿你的門面。不,戴伊和費德里吉對細節非常關注,是,他們對產品的熱愛已經表現得淋漓盡致。在一個仍然展現出“我是iPhone,由蘋果製造”的介面裡,仍然充滿著強大、簡單以及個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