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從政策轉變,看中國企業經營環境的改善

語言: CN / TW / HK

‍‍

“我認為到下半年,中國經濟有望實現復甦,甚至達到比較高速增長的狀態。

|《中國企業家》記者 任婭斐

圖片來源 |中企相簿

6月25日至26日,由《中國企業家》雜誌社主辦的全球木蘭論壇暨2022(第十四屆)中國商界木蘭年會在北京舉行。本次木蘭論壇以“她宇宙,無定義”為主題,宋志平、楊柳、盛松成、姚洋、陳春花、彭凱平、喬健、尹燁、夏華、周巨集騏、劉楠、梅冬等近50餘位企業家、政府領導、專家學者及意見領袖共同探討了女性力量的生長和釋放。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出席論壇,並分享瞭如何從近期政府政策的轉變,看中國企業經營環境的改善,以及政府對經濟發展態度的轉變。

姚洋提到,改革開放最大的變化,就是黨把工作重心轉移到了以經濟建設為重心的新目標上,這引領了中國過去三四十年經濟的高速發展。去年經濟工作會議以來,黨和政府再一次強調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從過去幾個月看,政府也在不斷推出新的政策舉措,這些都在增加企業執行的確定性。

姚洋表示,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到今年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經濟發展體現了三點變化:一是停止了運動式的減排;二是房地產行業要實施因城施策;三是共同富裕政策有所調整。而這些變化對穩定經濟、穩定企業家階層的軍心都是非常重要的。

姚洋認為,儘管全年實現5.5%的增長目標,難度很大,但是到下半年,中國經濟有望實現復甦,甚至達到比較高速增長的狀態。

以下為姚洋在“全球木蘭論壇”上的演講,有刪改:

大家好,非常高興參加今年的木蘭論壇。今年的主題是“在不確定的環境中尋找確定性”,我覺得這個主題非常好。

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減弱的三重壓力。今年這些壓力非但沒有下降,而且有很大的上升,俄烏衝突導致世界能源,還有糧食供應的緊張,美國、歐洲、日本大量的貨幣放水,也造成了很高的通貨膨脹率,這些對中國的影響都是非常大的。另一方面,在國內,這一波疫情來襲,各地防疫措施升級,也在很大程度上導致我們的經營環境惡化。

這些都是不確定性,今年的木蘭論壇主題是在這些不確定裡,尋找確定性,那我想,組織者的願望就是希望通過這次論壇,為企業找到中國經濟的一些確定性方向。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如何從近期的一些政府政策轉變,看中國企業經營環境的改善。這些政策的改變其實預示著政府對經濟發展態度的轉變。

我們知道,改革開放最大的變化,就是黨把工作重心轉移到了以經濟建設為重心的新目標上,這也引領了我們過去三四十年經濟的高速發展。去年經濟工作會議以來,黨和政府再一次強調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從過去幾個月看,政府也不斷地在推出一些新的政策舉措,這些政策舉措也在增加企業執行的確定性。

我想回顧一下政策的改變,讓企業在不確定性裡找到一些確定性的方向。

先把中央政策追溯到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當時中央不僅提出了三重壓力問題,而且給出了答案。今年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裡,又進行了細化。我覺得有以下三個變化。

第一個變化,是停止了運動式的減排。 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裡,把減排方式的變化放在了今年和增長目標同等重要的地位。去年年中以來,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非常大,其中一個原因,我們在雙碳問題上搞運動式的減排。

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裡明確提出,減排不需要運動式,我們只要按照“十四五”規劃的步驟,就可以實現減排目標。國發院也做過一些簡單計算,只要我們按照現有的減排步伐,到2030年就可以實現碳達峰。到2030年,我估計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長速度會在5%,甚至可能再略低一點。那就意味著如果我們的減排速度也達到5%左右,就可以實現碳達峰。但在過去二三十年,我們每年的能源效率提高3%,對於煤炭的依賴一直在下降,這樣每年還可以貢獻1.6%~1.7%。再加上減碳方面的步伐,所以我們是比較容易達到每年5%的減排目標,也就用不著搞運動式的減排。這對企業來說,是一個非常寬鬆的運營環境。

第二個變化,是房地產行業要實施因城施策。 我們也看到,已經有100多個城市放開了房地產的購買,央行也推出來了一系列政策,還鼓勵老百姓買房。儘管1~4月份,房地產的銷售額仍然在下降,但是5月份房地產銷售環比開始上升了,這極有可能意味著4月份房地產下跌的趨勢止住了。希望到6月份、7月份,我們能夠看到房地產出現正增長。

房地產業對中國經濟非常重要,在過去兩年,房地產的復甦對中國經濟的復甦大概貢獻了1/3的份額。但是從去年年中到今年4月份,房地產一直在下滑,特別是今年1~4月份,平均下滑了30%。這就給中國經濟挖了一個大坑。房地產對GDP的貢獻是17%,再乘以-30%,也就是說經濟總體就負增長了5.4%。只有填了房地產的坑,中國經濟的復甦才會有希望。所以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今年的兩會,對於房地產政策的轉變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政策發揮效果,房地產的復甦會帶動其他很多行業的復甦。

第三個變化,是共同富裕政策有調整。 去年提出共同富裕後,有很多人困惑,主要是因為一些網路大V借題發揮的極端言論,把它講成了重新吃大鍋飯,重新搞平均主義。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否定了這一說法,這對穩定企業家階層的軍心是非常重要的。

在平臺經濟領域,政府也在不斷推出新政策。 5月17號,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政協專門召開了座談會,並肯定了平臺經濟對於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說得非常清楚,要支援平臺經濟、民營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研究支援平臺經濟規範健康發展具體措施,鼓勵平臺企業參與國家重大科技創新專案,支援數字企業在國內外資本市場上市,數字經濟發展必須堅持對外開放,特別是著眼於人、著力於人,以開放促競爭,以競爭促創新。

這裡麵包含三層含義。

第一層,是政府下決心要支援平臺經濟的發展。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由於我們要搞平臺經濟的反壟斷,有些人開始對平臺經濟汙名化。劉鶴副總理的講話,就是在表明態度,支援平臺經濟的發展,而且是支援民營經濟的發展。

第二層,是要支援數字企業在國內外資本市場上市。 一般而言,投資者往往會受制於國家經濟發展的週期,和歐美髮達國家來比,中國經濟還處於追趕階段,很多投資者沒有能力承擔像平臺經濟這麼大的風險,但是在歐美國家,投資者可以承擔。所以我們鼓勵平臺經濟企業在國外上市,對於促進企業的發展是有利的。

第三層,是我們的著力點還是要對外開放。 中國經濟的發展得益於對外開放,沒有對外開放就沒有今天中國經濟的蓬勃發展。李克強總理在兩會之後答記者問時就說過,長江黃河不會倒流,中國開放的大門永遠不會關上。我想這是一個莊嚴的承諾。

劉鶴副總理其實也是在重複這一點。關於平臺經濟的監管,他強調要以開放促競爭,以競爭促創新。我個人的總結是,我們對於平臺企業的規制不應該僅僅看反壟斷,而應該通過競爭來促進創新,政策不是要管住或者管死現有的平臺經濟企業,而是要放開,讓更多的企業進入平臺經濟領域競爭,以鼓勵創新,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思路上的改變。

還有,5月25日國務院召開了十萬人的經濟動員大會。 李克強總理在會議上的講話,中心意思就是我們既要做好防疫工作,又不能讓防疫阻礙經濟復甦。這表明了黨中央和國務院對於發展經濟、穩定經濟大盤的決心,也提振了大家的信心。

目前,上海、北京的疫情已經接近尾聲,在探討常態化防控的措施。我個人覺得在不凍結經濟活動的前提下,我們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市場也有了積極的反應,4月底上證指數已經止跌反彈,從最低的2800多點,迴歸到3300多點。

儘管全年要實現5.5%的增長目標,難度非常大,一些地方的防控措施也會影響經濟復甦的速度,但是我們相信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各個地方都能探索出一條常態化防控的手段和道路。我認為到下半年,中國經濟有望實現復甦,甚至達到比較高速增長的狀態。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姚贇  審校:譚麗平  製作:崔允琰

關於木蘭匯

點選 下方圖片 ,加入木蘭匯!

請聯絡木蘭匯小祕書:18618461662(同微信)

木蘭匯創始於2009年,由《中國企業家》雜誌社發起成立,是廣泛匯聚商業女性的價值創造與分享平臺。 旨在倡導女性商業精神,展現商業女性美好力量。

經過13年的發展,秉持“女性讓商業更美好”的願景,木蘭匯已成為商界女性領袖聚合平臺,擁有近1000位成員,來自全國29個省市,其中企業市(估)值20億元以上的核心成員112位

關注 “中國企業家” 影片號

看更多大佬觀點和幕後故事

[ 推薦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