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相:德堡生物实验室安全迷雾

语言: CN / TW / HK

什么是美国真相?CGTN新媒体依托百位美国拍客,首次以美国普通人的视角,从枪支暴力、种族歧视、医保困境、毒品泛滥等多角度记录了美国社会的沉疴痼疾。

今天推出《美国真相》第一季第十二集《德堡生物实验室安全迷雾》。

2019年7月份前后,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仅一小时车程的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绿色春天”(Greenspring)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了一种致命性疾病,患者症状包括 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等 。此次 突发的呼吸道疾病致 3人 病亡,另有 23人 在几天之内感染送医。

“绿色春天”退休人员社区是一家具备养老看护资质的机构,有263名居民和若干工作人员。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卫生局官员称, 2019年6月30日,该社区首次发现这种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的病例。 而《华盛顿邮报》2019年8月2日报道则援引了弗吉尼亚州卫生官员乔纳森·佛科的发现—— 2019年夏天,当地上报的呼吸系统疾病病例数量 增加了大约一半 ,其中就包括“绿色春天”社区的这次疫情。 与此同时,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卫生局的本杰明·施瓦茨博士也认为,“养老机构中,呼吸系统疾病暴发并不罕见,但 这次暴发是在夏天一般情况下,夏天不太会出现呼吸系统疾病。

2019年8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据《纽约时报》报道,暂停的实验室研究中, 涉及某些已被政府认定为“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的毒素。 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这项决定的信息。

为什么炎热的七月暴发了通常在冬季出现的呼吸道疾病?突然关停的“德堡”安全迷雾重重,美国究竟在隐藏什么秘密?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究竟隐藏着什么?

“绿色春天”社区疫情已然过去近三年,公众对于其中细节仍然知之甚少。2021年,CGTN美国拍客曾到访此地—— 社区居民皆对2019年的疫情避而不谈,当地社区管理部门也拒绝了采访请求。

然而,距离“绿色春天”仅一小时车程的德特里克堡却始终存在于公众的视野中,令人生疑。

新华社曾在2003年7月的报道中指出,为实行耗资 60亿美元 的“生物盾牌计划”, 美国正在国内建造一批用来储藏和研究最致命病毒的生物实验室 。当时,此举在当地民众中引发了强烈抗议,认为这些实验室缺乏透明度, 频繁出现的安全违规行为对公众构成威胁

德特里克堡的官方名称是 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 ,储存有 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数十种致命生物制剂与毒素 ,并长期开展与之相关的检测试剂、药物、疫苗等实验研究。然而,这个原则上本应在传染病研究和防治领域产生极大影响力的机构,却被美国最著名的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描述为 “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 长久以来,德特里克堡也因安全防护问题频登美媒头条。

在“绿色春天”疫情爆发一个月后,“德堡”突然被关停,这一举措令人吃惊。美国疾控中心将其解释为“废水净化问题”,并且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相关的细节。

对此,马里兰州众议院议员卡罗尔·克里姆(Carol Krimm)质疑美国疾控中心的行动缺乏透明度,并敦促疾控中心将“德堡”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透明化。与此同时,当地的咨询委员会撰写了一封公开信,谴责军方缺乏透明度,并警告称“ 陆军不负责任的行为可能会使诸如德特里克堡一类的实验室对当地居民的健康构成高风险 ”。

面对这些质疑,美国疾控中心依旧无动于衷,不予回应。然而德特里克堡的关闭与新冠病毒的暴发令各界众说纷纭,美国当局的沉默使得人们的猜测不断升级。

2022年3月10日,美国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出现一条请愿贴。该贴列举了一系列“大事件”,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以及大量关于“德特里克堡被关闭”的英文新闻报道被删除等,就此 要求美国政府公开全美最大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的信息,并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真正原因” ,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2021年7月,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众发起了在线请愿书, 呼吁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德堡” 。短短三周,该请愿书便获得了全球 2500万人 签名和 数百万 条评论。然而事实却是 美国继续无视这些要求 ,并未向世界卫生组织开放“德堡”。

污迹斑斑的历史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位于美国马里兰州。该基地始建于二战时期,从那时起,美军就开始在德特里克堡利用各种病原体进行生物战研究。二战结束后,为了获取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和人体实验资料,美国豁免了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的战争罪,转而聘请他为“德堡”的高级顾问。许多纳粹集中营生化实验研究人员也被“德堡”重新招募,靠着731部队和纳粹的生化实验资料,“德堡”快速发展成为 美国最主要的生物武器研发中心

70多年来,德特里克堡一直远离公众视线。作为美军的生物武器研发基地,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视为 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纽约世贸大楼双子座相继倒塌。惨剧发生一周后,有人相继 把含有炭疽杆菌的信件寄给数个新闻媒体以及两名民主党参议员,最终导致 5人 罹难, 22人 被感染

这次突如其来的炭疽邮件攻击让美国社会产生极大恐慌。因为, 在目前已知最危险的生化武器中,炭疽以其巨大的毁灭性排名第一 。感染了炭疽杆菌,通常是致命的,任何治疗手段将无济于事,因此它也 被称为“隐形而致命的杀手” 。美国花了大量人力物力, 追查炭疽邮件来源,最终锁定了重要嫌犯——“德堡”的高级生物武器研究员 布鲁斯·艾文斯(Bruce Ivins),其主要工作包括培养炭疽病毒。然而,就在联邦调查局计划以恐怖袭击罪名起诉他之前,艾文斯服药自杀了,该案于是成为无头悬案。

2003年,华盛顿邮报刊文称,美国军方清理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一个垃圾填埋场, 发现了大约 2000吨 危险废弃物,包括数瓶被掩埋的活细菌和非毒性炭疽菌。 另外,一些本应经过消毒焚烧处理后掩埋的实验室材料、动物残骸等也被发现,其他一些政府机构运送到“德堡”垃圾填埋场的垃圾也一样被直接倒进坑里。这些政府机构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而据一份解密的政府报告显示, 中情局在“德堡”测试了生物制剂 。这些事实表明 “德堡”既没有预防措施,也没有处理填埋的清单记录。

2009年,德特里克堡因其存储的病原体未列入其数据库而被迫暂停研究。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

除了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外,美国触手也伸到了世界各地—— 美国早已在全球范围内经营着 200多 个类似于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医学实验室。

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曾指出,“ 美国是世界上生物军事化活动最多的国家,在叫嚣调查其他国家实验室的同时,美国恰恰是唯一反对建立多边生物核查机制的国家。

俄罗斯前总统、现任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对美国生物实验室活动带来的威胁也曾表示严重关切。他认为,俄罗斯不了解美国在邻国参与创建的生物实验室在做什么,因此不排除它们可能是病毒的来源,可能会因为某个狂人的错误而导致病毒泄露。

《今日美国报》援引其获得的一份美国政府报告称, 2008年至2012年间,美国联邦监管机构先后追踪了 1100多起 涉及细菌、病毒和毒素的实验室事件,这些事件对人类和农业均构成了严重威胁

美国每年报告发生 超过200起 实验室生物武器制剂丢失或对外排放事件。这相当于每周超 过四起 的频率 ,”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指出。

来源:CG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