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上空的雷曼魅影

語言: CN / TW / HK

歐洲最擔憂的事還是發生了。

據新華社報道,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近來接連減少通過“北溪-1”天然氣管道對歐洲的供氣量。 義大利和斯洛伐克17日報告供氣量只有正常值的一半,法國自15日以來就沒有經由德國接收到俄天然氣,奧地利已被告知供氣量會減少。

目前,北溪-1號只有原先供應量的40%。另外,德國之前花巨資投入110多億美元的北溪-2號,在反俄浪潮中早給中斷了。要知道歐洲對俄氣的依賴度高達50%左右。

德國為歐洲最大的經濟實體,穩不住了。於近日警告稱,俄羅斯削減歐洲天然氣供應可能引發能源市場崩潰, 如果天然氣市場供需缺口太大,能源市場就有崩潰的危險,一場能源界的“雷曼式危機”將爆發。

目前,俄斷氣對德國工業生產還沒有產生實質性影響。第一,有不少庫存,第二,夏季天然氣消耗量僅為冬季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不過,如果斷氣持續數月甚至更長時間,歐洲恐怕將會面臨災難性考驗。

斷氣不是沒有代價與後果。 截止6月22日,歐洲天然氣基準荷蘭TTF現貨價格為35.771美元/百萬英熱,環比上週(6/14)大漲45%,期貨價格環比上週大漲30.6%。

這給火熱的歐洲通脹再澆了一桶汽油!要知道,歐元區5月CPI已經高達8.1%,創下歷史最高記錄。其中,愛沙尼亞20.1%,立陶宛18.5%,拉脫維亞16.8%。此外,德國8.7%,西班牙8.5%,義大利7.3%,法國5.8%。

可怕的通脹,將會是歐洲上空可能爆發“雷曼危機”的重要巨集觀變數。不僅是實體經濟,還包括急劇膨脹的金融市場。

01

經濟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席捲全球,重創了歐洲經濟,此後一蹶不振。到了2021年,歐元區GDP總量為13.7萬億美元,還不及2008年的14.098億美元的歷史高位。足足13年,GDP年複合增速<0。 並且,這還是在建立在大規模的財政赤字以及超大規模的印錢基礎上實現的。

2020年,歐元區政府債務為11.1萬億歐元,而2008年略超6萬億歐元。債務規模越來越大,但GDP長年不增長,前者佔後者的比例越來越高。2008年為69.7%,2020年已經飆升至97.2%。

另外,2008年歐元區利率高達4%,後為了救市大規模降息,疊加2012年開始爆發歐債危機,然後在幾年內悍然降息至0。

不僅如此,歐央行還大規模擴表——資產負債表從2008年的1.3萬億歐元急速擴張至當前的8.8萬億歐元,膨脹了5.77倍。 這還是基礎貨幣,疊加貨幣乘數,可謂是超級海量的貨幣洪水被釋放出來。

在海量貨幣洪水+規模性的財政赤字之下,歐元區經濟未見起色,原地踏步10多年。

如果沒有了這些最基礎的巨集觀環境,經濟又憑什麼增長?

高通脹改變了整套遊戲規則。

通脹失控,不但衝擊經濟本身,還會衝擊貨幣信用,還可能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動盪。上週,英國、比利時等在首都爆發數以萬人計的遊行示威,抗議高通脹導致的物價上漲。

英國倫敦爆發遊行示威

為了避免崩盤,歐洲央行被迫加息,改變過去經濟執行的底層邏輯。

6月9日,歐洲央行宣佈停止資產購買,將在7月加息25個基點,並預計9月會再度加息。這是歐央行2011年以來的首次加息。近日,歐央行官員Peter Kazimir表示,歐洲央行可能在未來12個月內將利率提高超過200個基點,使利率從現在開始的一年後達到1.5%-2%。

縮表方面,歐央行暫無表態,但不太可能繼續擴表QE,否則一邊加息,一邊QE,還怎麼控制40年以來的高通脹。

在過去很多年,歐洲央行進行QE,購買了大量歐元區成員國的國債,包括義大利、法國等經濟強國。現在歐央行停止QE,沒有了最後的兜底人,歐元區內的財政赤字將面臨大幅縮水的境地。

那麼,這容易導致債務高企的國家首先陷入債務危機的漩渦之中。比如義大利,國家債務佔GDP的比重高達150%以上,10年期國債利率一度飆升至4%以上,違約風險大幅上升。6月15日,歐洲央行召開特別緊急會議,商討應對新歐債危機的措施。

不過,歐央行難為無米之炊。過去一有問題就印錢的套路難再玩下去,因為頭頂上有一把達摩斯之劍——通脹,越來晃動。

沒有海量的財政赤字,貨幣還要快速緊縮,且在高通脹肆虐的大背景下,一旦對風險問題處理不當,歐元區大概率會以較快的速度陷入衰退,乃至爆發經濟危機。如今的俄油氣斷供問題,就是一個風險考驗點。

02

金融

如果歐洲經濟因此大幅受挫,過去極度膨脹的金融市場恐將很可能一併遭遇重大危機。

歐洲股市持續遭遇拋售。 德國DAX、法國CAC40、義大利富時MIB從去年高點均大幅回撤超過20%,現價點位均逼近今年3月初的位置。

對於歐股的未來,華爾街一眾大佬正在用真金白銀來表達態度。 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管理規模超1500億的橋水基金正在做空歐股,規模高達105億美元,押注金額幾乎是上一週的兩倍。 據彭博資料顯示,上週橋水做空18家公司的總金額為57億美元。

據報道,橋水對阿斯麥、道達爾、賽諾菲、思愛普、施耐德電氣、拜耳、安聯等分別押注了超過5億美元的空頭倉位。上兩次橋水大規模做空歐股,還是2018年(規模為220億美元)以及2020年一季度(規模為140億美元),均獲得不菲回報。

橋水帶頭,其他大中型對衝基金也加入了做空歐股的行列。據德國官網披露平臺聯邦公報的資訊顯示,截至目前今年已經披露167項機構的淨空頭頭寸,包括Citadel、千禧年管理、以及馬歇爾韋氏等對衝基金巨頭。而在2020-2021年,做空機構數量分別為33家、22家。

歐洲債券同樣遭遇慘烈拋售。 國債市場中,德國10年期收益率飆升至1.4%,法國10年期為1.949%,義大利10年期為3.505%,均較年初大幅攀升。

國債如此,歐洲公司債早已“血流成河”。據ICE Data Services指數顯示,今年以來歐洲公司高評級債券的收益率下降了15%,超過2020年新冠爆發時的7.3%和雷曼兄弟倒閉後的回撤峰值6.1%。這年初至今的總損失創下了歐元公司債有史以來的紀錄最深。目前,以世界主要貨幣計價的債券都遭遇了兩位數百分比的年內負回報。

6月8日,橋水基金表示正在做空美國和歐洲的公司債。 該基金認為,全球經濟將繼續悲觀,今年公司債券將出現拋售行情。這背後的重要原因是通脹遠超預期,可能迫使美聯儲(歐央行)將利率上調到超過預期的高位水平,這將對眾多企業產生打擊。

還有匯率市場,動盪同樣不小。從去年初至今,歐元兌美元匯率大幅貶值了15%。接下來,歐元還將面臨繼續被拋售的巨大風險。

美元在接下來還有望繼續走強,主要邏輯是美聯儲的加息動作比歐央行、英國央行等要激進得多。且在經濟表現上,雖然美國也會承壓下行,但相較於俄烏戰爭直面的歐洲要相對好一些。要知道,美元指數權重最大的是歐元,佔比高達57.6%。

當前,歐元兌美元為1.05283。如果跌到與美元利率持平(1:1),將會是一個不安的里程碑。一旦跌破整數關口,將可能迎來更多的空頭部隊加入做空的序列之中,將進一步推高通貨膨脹率,並嚴重衝擊經濟基本面。

隨著時間的推移,歐洲經濟將面臨巨大的衰退風險,而金融市場,包括股債匯三市也恐將迎來更為嚴重的拋售潮,乃至發生不可預知的災難。

03

尾聲

20世紀上半葉,歐洲土地上經歷了2次世界大戰,數千萬人生靈塗炭,經濟遭遇重創,凋零不堪。戰爭結束之後,歐洲國家痛定思痛,一心想要追求和平發展,尤其是德國與法國的百年恩怨也一笑泯恩仇,以致於後來成立了歐元區。團結、繁榮的歐洲回來了!

但好景不長。在軍事(北約為抓手)、軟實力滲透以及政黨操弄之下,歐洲被美國“掌控”,喪失獨立性。本來,俄羅斯有能源,有糧食,有資源,歐洲有技術,有市場,可以睦鄰友好,攜手發展。但很遺憾,歐洲在美國的慫恿與操控下不斷東擴,不斷刺激俄羅斯,最終戰火燃在了歐洲。

俄烏爆發3個多月以來,歐洲跟隨美國製裁俄羅斯高達5300多項。明知繞不開俄羅斯的能源,但仍然壯士斷腕,跟隨美國。

立陶宛再挑事端,封鎖俄加里寧格勒

有什麼好處呢?似乎找不到,倒是會有很多的惡果。

歐洲通脹創40年新高,天然氣、電力、石油飛漲,食品、商品服務價格飛漲,民眾正常的生活遭遇重大沖擊。與此同時,高通脹對於歐洲經濟威脅巨大,同時會觸發歐央行的貨幣政策進行快速調整,進而引發金融市場重大的動盪。

歐洲的通脹危機、能源危機、糧食危機已經出現,還有接下來可能誘發的債務危機、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等不可預知的嚴重後果。 對了,還有難民危機。自從俄烏開戰後,已經有550萬人湧入波蘭、羅馬尼亞等國,這是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而美國口頭承諾接收10萬烏克蘭難民,但截止目前僅僅不足100人。

還有,以橋水為首的美國資本大規模進入歐洲做空股債匯市場,就如深海里的極其飢餓的鯊魚聞到了血腥味一樣興奮。打壓歐洲,打壓歐元,讓資本回流美國,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場被歐元威脅的局面迎刃而解了。這還是美國撈取的其中一點好處罷了。

世界唯有團結合作,才能避免一場重大危機,而美國不,歐洲不,俄烏不。那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只會加速演進。歐洲上空已重現雷曼魅影,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