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飛鶴的“破局思維”:敢開先河,敢走新路|巨潮

語言: CN / TW / HK

文 | 荊玉

“一個小小的奶粉就被人家‘卡脖子’,如果我們的肉、蛋、水產品進口需求很大,人家會賣給我們嗎?足夠的外匯儲備也買不來,變成人家遏制我們的利器。”

2014年,時任國家農業部副部長牛盾曾對國內奶粉業有此一問,直指國內奶粉業因質量安全被外資“卡脖子”的問題。

時至今日,國產奶粉已經重塑品牌、重拾消費者信心,逐漸收復了失地,但有一些問題仍然需要重視。例如,乳鐵蛋白等關鍵原材料無法自主生產,長期依賴進口,既無法保障供應安全,也掌握不了定價權。

2017年,國內羊乳清粉的價格2-3萬元/噸的不斷攀升至15萬元/噸,最高的D90脫鹽羊乳清粉曾達到25萬元/噸,讓國內乳企叫苦不迭;

2018年,國內乳鐵蛋白的價格曾一度暴漲10倍,價格接近3000萬元/噸,導致部分奶粉品牌被迫停產或虧本運營。

這不僅讓國內乳企受制於人,也束縛著國內奶粉企業的發展。在此背景下,以飛鶴為代表的國內乳企默默發力,嘗試攻克乳業關鍵原材料問題。

就在前不久,飛鶴乳鐵蛋白生產線獲得了生產許可,這是國內第一條乳鐵蛋白自動化生產線, 而且關鍵技術實現了國產化,讓乳鐵蛋白生產不再“受制於人”,開創了行業先河。

飛鶴乳鐵蛋白生產線

回顧飛鶴的發展歷程,無論是2006年決定自建牧場,開始打造全球首個農牧工一體化的產業叢集,還是深入開展母乳研究,設計出第一款母源配方,亦或是如今建設國內第一條乳鐵蛋白自動化生產線,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 一直以來,飛鶴在持續探索中不斷“破局”,才得以成為如今行業的領頭羊。

飛鶴的“破局”之路也是值得國內乳企參考的樣本。隨著人口紅利消退、行業格局重塑,中國奶粉業進入競爭的新階段,競爭的核心已經從銷量、規模轉向了品質、研發和服務。只有敢為人先、不斷創新,才能尋得破局之道,走出一條新的、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01

“零”的突破

飛鶴一直在探索關鍵核心原輔料的國產化,致力於將中國寶寶的“奶瓶子”掌握在自己手裡。

乳鐵蛋白是母乳重要的活性蛋白,是新生命初次獲得免疫力保護的營養物質之一,被人們稱作“健康的第一道免疫防線”。

但乳鐵蛋白不但資源稀缺(平均每100噸牛奶才能提煉出7公斤乳鐵蛋白),且提純難度大,國內一直沒有掌握生產關鍵技術和裝備,導致這樣一項關鍵的嬰配粉原材料長期依賴進口。

資料顯示,我國的乳鐵蛋白進口依存度高達98%,尤其是高純度乳鐵蛋白的關鍵資源,被集中掌握在歐洲和澳洲的極少數幾家企業手中。

在核心原材料上受制於人,一方面難以保障供應,另一方面是缺乏定價權且質量不可控, 這就相當於給國內乳業發展戴上了緊箍咒。

自2011年開始,飛鶴一直在探索關鍵核心原輔料的國產化,致力於將中國寶寶的“奶瓶子”掌握在自己手裡。

2011至2014年的三年間,飛鶴參與了國家“十二五”科技支撐計劃,開發出了乳蛋白濃縮物和乳清分離蛋白加工工藝,解決了乳清基料國產化的關鍵技術問題;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在此期間飛鶴完成了脫鹽乳清生產技術研究及產業化,併成為此後近10年國內唯一一條正常運轉的脫鹽乳清生產線。

自2018年以來,飛鶴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圍繞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的核心原材料,持續進行製備技術攻關和產業化探索,共申請了8項專利技術,並開發了6個相關產品。

飛鶴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揭牌

飛鶴對於乳鐵蛋白的開發研究,可以追溯到2016年。

雖然乳鐵蛋白在國外已有相對成熟的產線與生產工藝,但要購買進口裝置和生產線,也需要面對技術壁壘,目前國外僅有少數企業能做到乳鐵蛋白95%以上純度,普遍僅為80%,這就導致關鍵技術買不來,也很難在品質上有所突破。更重要的是,乳鐵蛋白的提取技術是蛋白類原料提取的基礎,掌握了它,未來才有可能基於此提取其他功能蛋白。

最終,飛鶴最終選擇了全自研的道路,通過整合國內的資源和裝置,實現了關鍵核心技術的國產化,成功生產出乳鐵蛋白產品,其產品純度穩定在95%以上,已經可以比肩國際水平。

更可貴的是,對於國內奶粉行業而言,飛鶴率先走出關鍵一步,也會帶動更多企業在關鍵原輔料方面不斷探索,對於提升中國乳業的國際競爭力也有著重要意義。

02

研發基因

從研究成果向創新產品的順暢轉化,有效提升了飛鶴的產品競爭力。

之所以能夠連續實現技術突破,打破國外壟斷,也源於飛鶴在長期發展中形成的研發基因。自2009年進行母乳研究開始,飛鶴一直在研發方面堅持做長期、戰略性規劃和投入。

過去十多年來,飛鶴已承擔25項國家及省級重要科研專案,其中國家級重大科研專案17項,覆蓋母乳研究產品研發、關鍵原材料研究與開發、規模化奶牛養殖技術、原料奶檢測、數字化資訊化等多個方面。

飛鶴2021年科研成果彙總

這背後是實打實的研發投入在支撐。財報顯示,2021年飛鶴的研發投入達到4.3億元,同比大幅增長60.5%。而在2016-2021年間,飛鶴的研發費用複合增長率達到98.4%,研發人員擴充了3倍, 研發費用佔比和增長情況在國內乳企中均處於領先水平。

作為一家民營乳企,飛鶴的科研基因是如何養成的,為何能夠持之以恆地進行長期科研投入?

這一方面來源於飛鶴董事長冷友斌“科研為先”的經營理念。技術工程師出身的冷友斌,深知科技創新之於企業發展的重要作用,他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未來飛鶴能否成為世界著名的奶粉企業,就看研發創新,看有多少世界領先的科研成果,這才是飛鶴的核心動力。

在企業的長期發展過程中, 飛鶴對於主業的專注,以及對科研和創新的推崇和追求,逐漸滲透成為了長期企業文化與價值觀。

比較典型的代表就是飛鶴的中國母乳研究專案。母乳是孩子最好的食物,也是乳企進行產品研發的黃金標準。

作為國內最早開展母乳研究的企業之一,飛鶴從2009年開始加入國家863計劃,承擔黑龍江、北京兩地母乳的採集和檢測任務,並以此為契機從零開始搭建中國母乳資料庫。經過十餘年持續的收集,目前飛鶴已經建成全國最大的中國母乳資料庫之一,擁有來自全國27個省份的2萬多個樣本,覆蓋全國多地區、多民族。

而且,飛鶴在中國母乳方面的研究,不僅成果產出量位居國內第一、世界前列,研究方向也與國際主流方向相同,更具前沿性。

科研論文方面,近年來,飛鶴有多篇學術文章發表在《Carbohydrate Polymers》、《Food Chemistry》、《Frontiersin Nutrition》等國際頂級期刊,影響因子最高達到9.3。其中,不僅有對中國母乳的系統綜述,也有在人與動物乳蛋白組比較、蛋白組學、低聚糖組學等以及臨床試驗方面的突破性進展。

目前飛鶴對於母乳的研究,不僅關注母乳中巨集量營養素在時間序列上的變化,突破了單課題研究在樣本量小、橫斷面資料方面的侷限性,而且依託十數年來建立的母乳資料庫,採用多組學分析進行母乳研究,是將母乳看做一個複雜的生物學系統,研究母乳及其代謝過程,以及對於嬰幼兒生長髮育的影響。

對於中國母乳的研究與發現被很好地應用到了飛鶴的奶粉產品當中。例如,在研究中,飛鶴髮現,不同國家寶寶的體質有明顯的不同,中國母乳也有自己的特點。以影響嬰兒腦部發育重要營養物質DHA和ARA的比例為例,美國為1:3.16,日本為1:0.51,而中國是1:1.7。基於這一研究,飛鶴2022年推出的星飛帆卓睿,就將配方中DHA/ARA的配比設定為1:1.7,更貼近中國母源黃金標準。

這種 從研究成果向創新產品的順暢轉化,有效提升了飛鶴的產品競爭力, 幫助其在競爭中脫穎而出,並最終反哺于飛鶴的研發投入。

飛鶴星飛帆系列產品近年來受到了越來越多媽媽的信賴,在2019年成為中國市場第一大單品,2021年躍升為全球嬰幼兒配方奶粉第一大單品。還成為了成為首個登上月球的嬰幼兒配方食品。

研發成果與創新產品兩者之間形成了一種有機迴圈,使得研發成果得以不斷積累,飛鶴也得以不斷享受技術帶來的紅利,科技護城河也不斷加強。

03

“破局”思維

飛鶴往往能夠通過敢為人先的探索,突破自身的發展瓶頸和市場困境,實現可持續性發展。

從實現脫鹽乳清和乳鐵蛋白的國產化,到中國母乳研究成果國際領先,飛鶴在實現自我突破的同時,也一直在開創行業先河,引領行業的發展。

回顧飛鶴的發展歷程會發現, 飛鶴這種敢闖“無人區”的精神實際上貫穿其發展的始終。

過去十幾年間,中國本土嬰幼兒配方奶粉行業經歷了多次市場週期性波動,行業經歷過激烈洗牌。2008年後國產奶粉經歷了“失去的十年”;此後,隨著國內的監管加強和消費升級,行業再次迎來洗牌……

飛鶴往往能夠通過敢為人先的探索,突破自身的發展瓶頸和市場困境,實現可持續性發展。飛鶴也在這種持續不斷的破局當中穿越週期,成長為如今的行業領頭羊。

2006年,當行業頭部品牌都在爭相拓寬渠道,搶奪瓜分市場蛋糕時,冷友斌擔憂家庭養殖模式難以保障奶源安全,毅然決定投入大量資金打造牧場, 開創了自建萬頭牧場的先河。

在2008年的食品安全事件中,飛鶴憑藉自有奶源的優勢,成為極少數未受波及的企業之一,這為其塑造了良好的使用者口碑和形象,幫助其在競爭中取得領先。

此後飛鶴將自建牧場模式進一步向前延伸,建立了 全球首個全產業鏈模式,實現了從源頭牧草種植、飼料加工、規模化奶牛飼養,到生產加工、售後服務各環節的全程可控。 在此模式下產出的鮮奶,質量超過了被視為國際生鮮乳最高標準的歐盟標準。飛鶴也憑藉對於高品質的追求贏得了消費者的信賴,市場份額不斷攀升。

飛鶴牧場擠奶大廳

2021年,飛鶴又在行業率先提出了“雙鏈融合”戰略,將進一步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佈局產業鏈,強化基礎研究,加快關鍵技術攻關。

正如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名言“真正的高手,都有破局思維”。在技術研發、產品創新和經營模式方面,飛鶴不斷“破局”的成長曆程值得國內乳企借鑑。

尤其是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市場格局不斷變化,可持續發展的能力越發關鍵。只有敢開先河,敢走新路的企業,才能夠在激烈競爭贏得先機,順利穿越週期。

對於行業領軍者飛鶴來說,其已經具備了產業鏈、母乳研究、關鍵原輔料開發、數字化等等多方面的先發優勢。未來要做的,就是繼續引領行業先河,將護城河越挖越寬,雪球越滾越大。

感謝您的耐心閱讀,同時推薦關注巨潮商業評論,發現股票投資精彩乾貨:

新增好友juchao2021,邀您進入巨潮投資者交流社群。機構投資者請告知身份,進入獨立的巨潮機構投資者社群。

本文系巨潮WAVE原創,申請轉載授權請聯絡mycree2021,商業合作請聯絡juchao2021,新增好友請備註公司和職位。

推 薦 閱 讀

內容不錯,點選 分享、點贊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