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陪练卖身两月后,“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 ,作者:叶心冉,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小音咖被爆失联、停摆以后不久,VIP陪练的危机也逐渐浮出水面。

6月15日VIP陪练仍有主管安抚员工工资会正常发放,但一直到了6月25日的发薪日,员工发现未有工资进账,同时社保也被公司暂停。直到现在,一直未有负责人出面解释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后续会怎么办。

据记者所知,当前消费者自发组建的VIP陪练维权群有十多个,目前,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VIP陪练跑路不退费”的集体投诉已经汇聚了超过370位用户。根据记者从VIP陪练内部员工处获悉,VIP陪练平台上此前的活跃用户有超过9万人,付费用户超过15万人,课程客单价多在2万元左右。

“整个事件梳理下来,会发现这是一个毫无征兆的、很突然的事件。”VIP陪练内部员工这样表示。至今内部员工也并不清楚公司出了什么样的问题,并且员工前往公司负责人住处均未讨到说法。当下员工面临的情况是,在突然失去内部系统使用权限之后,工资未如期发放,并且社保也被暂停。

针对上述信息,记者致电VIP陪练的官方热线,一直未有人接听,同时在线上询问客服,也未有客服回复消息。

一、突然消失

4月11日,小柯作为VIP陪练内部员工,和其他人一样,也是从网上得到了小音咖收购VIP陪练的消息。小柯是VIP陪练的一名售后班主任,任职已超过两年。在收购消息正式发布之前,公司内部无任何风声。

4月11日,小音咖、VIP陪练均在各自的公众号宣布,小音咖已完成对VIP陪练的全资收购,正式成为VIP陪练的独资股东。

资料显示,VIP陪练在2016年开创“一对一在线乐器陪练”,专注于解决琴童的练琴问题,提供钢琴、小提琴、古筝、长笛、二胡、萨克斯等32种乐器陪练服务。2018年11月,VIP陪练获得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腾讯、兰馨亚洲、金沙江创投、蓝驰创投等跟投的1.5亿美元C轮融资,创国内素质教育历史融资纪录。小音咖则成立于2015年,提供系统化的音乐辅导服务,有30+乐器品类,3000+音乐老师。

4月份,小柯的部门主管明确告知他们,小音咖完成收购以后,双方仍是各自独立经营,并且,5月份,小音咖就会有一笔将近5亿元的融资注入,所以VIP陪练员工的薪酬发放不会有任何问题。

疫情期间,VIP陪练的业务仍在有序开展,所以即便4月小柯已经听闻小音咖内部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况,她也仍然相信VIP陪练不会出现问题。 因为作为业务员之一的小柯清楚地知道,自2月份以来,VIP陪练账户上一直有稳定的进账。

5月25日,小柯正常收到了4月份的工资。到了6月6日,公司通知复工,一切都在正常运转。但是到了6月13日晚,VIP陪练的员工突然被告知,全员从公司撤离,居家办公,支付入口先行关闭。当时公司给到的解释是因为小音咖完成了收购,所以VIP陪练需要配合完成业务清算。

小柯和同事们内部系统的使用权限被关闭,后来班主任、兼职老师开始越过平台联系家长告知平台出现问题,然后双方均开始维权。

二、VIP陪练一直有进账

实际上,自3月份以来,VIP陪练一直都有进账。小柯表示,按照VIP陪练此前的业务节奏,每年的3月、7月是售后的工作人员集中做业务的时期,这期间售后班主任会积极引导用户续费。

据小柯讲述,2月20日到3月31日,售后组共完成了超过9000万的业绩。4、5、6月也都有业绩产生,4月有将近七百万,5月有七八百万,6月初也有一两百万进账。不过,后来小柯了解到,4月份,VIP陪练的U盾被小音咖的财务带走,基本上VIP陪练的账户一有进账,便会被小音咖划转去。

小柯表示,自小音咖收购以后,售后组的业务节奏被打乱,原本每年只在3月和7月集中做业绩转变为每月都要积极发动家长续费。

小柯梳理的时间线与小云了解到的基本一致,小云是一名钢琴老师,同时在VIP陪练平台以及小音咖兼职。大约在6月中旬,小云的一位在VIP陪练上做小提琴老师兼职的朋友告诉小云,其致电了VIP陪练的一位高管以后得知,目前,VIP陪练已经人去楼空。

而彼时,VIP陪练旗下的另一大业务线——小马AI的员工还在正常做业务推广。在网络上进行检索发现,十天前,小马AI还在正常投放广告。小云的一位在广州开发小马AI市场的朋友前几日还在拓展市场,结果近几日突然联系不上总部人员。

当前,关于小音咖和VIP陪练之间的资金往来众说纷纭。前段时间,小音咖高管被爆失联以后,市场有颇多疑问指向小音咖在欠薪的情况下,收购VIP陪练的款项从何而来。

三、内部员工质疑模式可持续性

VIP陪练的模式在内部员工看来并非是可持续的模式。

小柯、小文都同时表达了VIP陪练的模式对于资金输血的迫切需求,所以当时小音咖收购VIP陪练的消息一经发布,内部员工以为的是公司正在以集团化的方式稳步向上市迈进,“这笔收购让我们内部员工浮想联翩,大家都觉得小音咖、VIP陪练还是想好好往下做的。”小文说。

VIP陪练所采用的方式是,以免费视听、大量赠课以及低于市场价的课程费用吸引用户,比如买120节送60节课。 但是小文表示,消费者根本无法使用赠课,因为在课程开始没多久以后,VIP陪练的工作人员就会采用多种话术吸引消费者续费,比如不及时续费课程将会涨价或者是剩余课程不能继续使用等等。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能够看到,此前有消费者反映如果不续费,VIP陪练会把剩余课时清零。小文表示,VIP陪练需要不断诱导消费者续费,这样才能维持整个盘子的运转。

在小柯的感受上来看,VIP陪练出现异常始于去年,当时公司擅自修改了多项服务条款,比如退费增加限制、课程包强制清零,以及为之前无限期的课程包强行加上期限等等。小柯表示,实际上这些条款都有违于一开始与消费者签订的合同约定。公司给到的解决办法是,如果消费者投诉给了315,那么公司会对相关需求进行解决,如果没有投诉,公司便不会做任何处理。作为员工,小柯都对当时公司的很多做法不能理解。

近两年,在线音乐陪练平台停摆事件屡见报端。2020年11月30日,柚子练琴在公众号发布公告表示,由于市场环境影响以及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出现了现金流断裂,公司已经资不抵债,已启动破产清算法律程序。在这之后,快陪练也在去年9月宣布,停止真人陪练业务。

真人一对一陪练模式成本高企,规模不经济,并且优质师资缺乏一直是业内老生常谈的问题,昔日在线陪练领域的独角兽——VIP陪练也未能给出解决之法。

现今,VIP陪练危机浮现,小文和小柯均表示,寒心的是,至今VIP陪练未有负责人站出来说明公司出现的问题,以及员工的欠薪该如何解决,小音咖创始人李艾在6月13日发布的公开信上表示会在6月17日公布纾困方案,但一直也未见进展。

应受访者要求,小柯、小文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经济观察报 (ID:eeo-com-cn) ,作者:叶心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