擠破頭也要上市的TWS晶片廠,救命稻草難覓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偲睿洞察,作者 | 寇敏,編輯 | Emma

TWS晶片廠商傑理科技又雙叒叕要申報上市了。

2022年6月22日,傑理科技再次更新了招股說明書,這是自2017年3月以來,傑理科技第四次衝擊IPO,結果不得而知。

在傑理科技衝擊IPO之時, 一眾TWS廠商已經前仆後繼扎堆謀上市 。繼博通整合2019年4月成功上市後,2020年下半年掀起了白牌TWS廠商上市潮。

幸運如恆玄科技、博通整合、炬芯科技、中科藍訊等已經成功上市;另一波,和傑理科技一樣,依舊奔波在上市途中,比如易兆微電子、泰凌微電子。他們之中, 除了恆玄科技直接打入了小米、華為等品牌供應鏈,大部分仍是白牌廠商

它們上市路途頗為坎坷:

有的法律訴訟纏身,多年奔波。比如,2017年就啟動上市計劃的博通整合,身陷和同行力同科技的專利訴訟,兩年後才得以成功上市;傑理科技則與前東家珠海建榮10年極限拉扯,從2012年底打官司,至今無果,懷揣“侵犯商業祕密、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侵權等”定時炸彈4衝科創板。

有的爭議紛紛,修改招股書。比如,背靠IDG、小米、阿里一眾大佬,估值高達450億的恆玄科技在首輪問詢之後,就刪除了招股書中自稱是“第一梯隊”的定性描述……

焦慮上市的TWS晶片廠商,誰會是它們的下一根救命稻草?

01上市焦慮:不得已而為之

白牌TWS晶片廠商興於蘋果AirPods,也將因品牌衰之。

2016年9月,蘋果釋出第一代AirPods,推出一款劃時代的可穿戴產品的同時,也帶動了華強北一眾山寨耳機晶片廠商崛起,畢竟沒有什麼是華強北不能造的。

2010年成立的傑理科技,此前一直專注於藍牙音訊晶片,在TWS耳機興起後迅速反應,在2017年當年連續推出兩款藍芽耳機晶片,順利登上TWS耳機快車。

(傑理科技藍芽耳機晶片產品推出歷程 圖源:傑理科技招股書)

反應迅速是華強北的基本素養,而對於傑理科技而言,還有兩個殺手鐗:一是低至1~2元的高性價比。從2018至2021年,傑理科技主營的藍芽耳機晶片和藍芽音箱芯片價格連年下降,到2021年時,均價不足1.5元;二是技術瘋狂迭代,技術更新週期從一年,縮短至2020年的半年一次,甚至在招股書中提出每年迭代升級 2-4 個系列晶片產品的速度,以保持推出市場熱銷產品。

“庫克來了也分不清楚”的高仿級別、“在華強北賣山寨AirPods,月入百萬”的創收神話、時不時來一次的TWS耳機晶片缺貨……一時間,山寨AirPods市場掀起狂熱。

所有白牌TWS耳機廠商賺得盆滿缽滿,從2018年到2021年,博通整合、傑理科技、炬芯科技營收幾乎都實現了翻一番,誇張如中科藍訊,營收從0.84億增長至11.24億,增幅達到1238%。同時,這些白牌TWS廠商的產品也分別進入了華為、小米、傳音、LG、夏普、飛利浦、JBL、漫步者等大廠。

它們謀求上市的高光時刻,危機卻隨之展現無遺。

從行業角度看, 可預見的未來,白牌TWS晶片廠商生存空間會愈來愈有限

盤點整個TWS耳機市場,經過數年的發展,技術迭代愈加穩定,耳機價格不斷下探,讓市場向頭部品牌集中。

以華為、小米等安卓系品牌耳機為例,資料顯示,安卓端品牌耳機銷量從2020年的1.51億對增長至2021年的3.64億對,市場份額達到66%。相對應的, 白牌耳機市場份額一路下滑,從2020年的56%,降至2021年的34%。預計2025年,其市場份額將僅剩2%

(預計2025全球安卓品牌TWS耳機出貨量 資料來源:深港證券研報《替代效應顯現 看好 TWS 耳機藍芽晶片龍頭》)

而這些白牌TWS晶片廠商並未展現出應對行業衰退的競爭力:

它們 主營產品單一 ,以藍芽耳機和音箱晶片為主,收入普遍佔據總營收的75%以上;它們技術動力不足,以傑理科技為例,2021年研發費用1.88億,僅佔營收的7.6%;最要命的, 它們位於供應鏈最底層,在上游晶圓產能吃緊時,將第一批受到衝擊

共有的困境之外,白牌TWS廠商還各有各的“痛心事”:

比如虧本上市的炬芯科技,對政府補助高度依賴,2018~2020年三年間,分別收到4123.2萬、5555.7萬及2429.6萬補貼,分別佔到當期營業利潤的115%、99.2%、97.2%,簡單說,上市前三年,靠政府補貼養活。

又比如身背鉅額對賭協議的中科藍訊,早在2019年12月,外部機構投資者入股時,設定6000萬對賭利潤,遠低於2019年實際淨利潤;同時,這邊以科技創新企業申請上海科創板上市,那邊,被市場一致看低——“中科藍訊的產品與許多同類相比皆被視為'便宜貨’,甚至是低質量、山寨產品的代名詞”。

以上種種,廠商們扎堆上市也就不難理解——趁著當前業務增長的餘溫,講完最後一段故事,在資本的支援下,謀求新的轉機。

02TWS品牌市場,白牌廠商沒錢可賺

招股書中,募集資金投資專案這一欄中,炬芯科技、傑理科技、中科藍訊紛紛將“ 智慧藍芽耳機晶片升級專案 ”放在首位,但要想在品牌耳機晶片市場混出頭, 它們繞不過一個“卷王”——恆玄科技

先說背景,2016年,蘋果釋出AirPods,不僅革了耳機孔的命,打開了TWS耳機的新市場;而且標誌在下一輪可穿戴裝置領域內獲得了先手。

這引起了華為、小米、OPPO、VIVO等手機品牌的焦慮。比如,在2017、2018年,小米手機做藍芽耳機的信條是“把藍芽耳機做出來就行”。但無奈的是,國內龐大如華為、小米短期內都沒有拿出合適的解決方案。

理由很簡單,技術跟不上。蘋果採用了Snoop(監聽)模式,可以左右耳一起聽。反觀安卓系,通常採用relay(轉發)模式,即,音訊從手機傳到左耳(主裝置),再由左耳轉發到右耳(從裝置),存在延時高、功耗高、右耳機無法獨立使用等缺陷。

(蘋果及安卓系TWS耳機藍芽連線技術對比 圖源:感測器專家網)

這時,還位屬白牌陣營的恆玄科技由於提前押對“雙耳傳輸”技術路線,成了下游的香餑餑。

動作迅速如華為,第一時間採用恆玄科技的 BES2000 系列晶片,並於次年7月,推出華為首款無線耳機FreeBuds。

此時,這家成立於2015年的公司,在經歷了多年虧損後,於2018年轉虧為盈,實現營收3.3億,利潤300萬元。

華為之外,魅族、錘子、一加等手機廠商,第一款藍芽耳機均採用了恆玄科技的BES系列;而小米、OPPO等在第一代採用瑞昱、高通的晶片之後,隨後也紛紛轉向恆玄科技。

(恆玄科技覆蓋主流手機品牌藍芽耳機情況 資料來源:深港證券研報《替代效應顯現 看好 TWS 耳機藍芽晶片龍頭》)

2019年10月,蘋果新發AirPods Pro,將“主動降噪”列為賣點之一,加速了整個行業從被動降噪到主動降噪的技術轉變。

恆玄科技又一次提前押對技術路線,因為在蘋果之前,其就推出過“主動降噪”系列晶片。它迎來了第二輪“高光時刻”,又鞏固了與華為、小米、OPPO、一加、魅族等眾多手機大廠,以及漫步者、JBL等知名音訊公司的合作。

總結來說,恆玄科技從白牌升級到品牌的上車路,其經驗歸為兩點: 一是趁技術尚未成熟之時,提前押對路線,二是在市場上從0到1發展過程中,深度綁定了華為、小米等焦慮且大體量的客戶。 但傑理科技、中科藍訊、炬芯科技等白牌TWS晶片廠商,並不會這麼幸運:

從自身條件來看, 它們的技術丟失了先發優勢

在恆玄科技專心突破蘋果技術壁壘時,其他白牌晶片廠商緊抓TWS流行潮流紅利,賺快錢;直到今天,招股書上的核心技術優勢,也只能集中在業界普遍具備的連線技術等方面。

其實,就算技術跟上了,大廠早一步和恆玄科技等先來者形成了強繫結關係,很難有動力再去磨合新的夥伴,後入者進入將更艱難。

而即便是上了品牌的車,它們也難遇到前兩年這般快速的增長機會了。

在持續多年的技術迭代下,國內廠商在連線、功耗、互動等方面都達到了頂點,用小米高階產品總監李創奇的話說,“當前TWS整個產業鏈已經相當成熟了,想做出一個80~90分的產品很容易,但90分以上,大眾就感知不到差異了。”

況且,全球TWS耳機市場增速明顯減速,從2019到2021年,增速分為96%、158.9%以及24.8%,增速疲態顯著。

簡單說, 錯過了品牌TWS市場發展黃金期,白牌廠商要想分羹困難重重

接下來,是如何尋找新的增量,和智慧家居、車載等大市場融合。比如,蘋果早已經為下一個戰場——車和 XR 眼鏡做準備了。

那,下一輪增量市場,白牌TWS晶片廠商有機會嗎?

03劍指AIOT,困難重重

不得不說, 智慧家居是個不錯的賽道

IDG資料,2021年,我國智慧家居裝置市場出貨量超過2.2億臺,市場規模圖片5000億元。2022年預計出貨量將突破2.6億臺,同比增長17.1%;到2026年預計突破5億臺。

彙總招股書中博通整合、炬芯科技、傑理科技以及中科藍訊的新產品方向,可以看到:

TWS耳機晶片廠商最擅長的藍芽、WIFI等低功耗無線連線技術,以及音訊全訊號鏈技術,正是智慧家居實現“人機互動”所需要的,它們可以藉此成為智慧家居入口的重要供應商。

體現在產品上,智慧音箱、語音遙控器、體重秤成為了白牌TWS晶片廠商的主攻新市場,除此之外,傑理科技還有部分監控和門鎖等智慧安防產品;

它們在車載、教育、辦公等領域亦有涉足,終端應用包括車載音箱、點讀筆、滑鼠、錄音筆等。

(智慧音訊在智慧家居場景中的應用 圖源:恆玄科技招股書)

理論很美好,但現實並不光鮮: 有價值的產品打不進去,能做的產品價值有限

白牌廠商們紛紛關注的智慧音箱和車載音箱市場規模確實可觀,奈何翻開大廠終端產品的供應鏈,搭載的均為高通、聯發科、全志科技等龍頭企業的晶片;而在白牌廠商們做到的檯燈、點讀機、體重秤等,都是行業體量和單品價值都很低的產品,增長性十分有限。

在少數產品中,它們 依舊充當白牌供應商角色 ,儘管科大訊飛的錄音筆搭載了炬芯科技的晶片、傑理科技有一款小愛隨聲聽音箱,但是 大部分產品,都是隻見產品,不見買家 。比如,傑理科技2021年第一大客戶深圳華鉅芯半導體有限公司,其官網首頁的產品展示,出現了一批五顏六色的故事機,這很難讓人聯想到智慧家居。

(傑理科技客戶深圳華鉅芯官網產品展示首頁 圖源:深圳華鉅芯官網)

而它們真正想進入的AIOT市場裡,還盤踞著幾家龍頭——全志科技、晶晨股份、瑞芯微。

從技術上看,這三家公司都基於音影片編解碼、影像視覺處理、軟硬體協同開發、多應用平臺開發等方面的技術實力,在低功耗中央處理器的基礎上擴充套件音影片功能和專用介面的超大規模積體電路——智慧終端應用處理器晶片,即智慧裝置的“大腦”。

對比TWS晶片廠商基於音訊連線、互動等技術定位,智慧家居晶片廠商可以說是降維打擊了。

而在供應鏈方面,和品牌TWS晶片供應商一樣, 智慧家居晶片龍頭與大廠繫結十分密切 。翻開這三家企業的終端客戶,盡是小米、華為、美的等智慧家居龍頭。而在成為這些頭部品牌的供應商之前,晶片廠商早已經過市場和技術的千錘百煉。

比如全志科技和瑞芯微,兩家企業從MP3、MP4時代分佔市場,到平板時代,分別拿下高、低端市場,再到智慧音箱、智慧家居時代,全志科技和小米深度合作,瑞芯微則牽手谷歌、科沃斯等大牌……一次次的市場變遷,一次次的迅速應對和轉型能力,都考驗著企業的綜合實力。很明顯,白牌TWS晶片廠商還需要更多磨鍊。

總得來說,白牌TWS晶片廠商目前應該焦慮的不只是如何上市,而是上市之後去往哪裡。

橫在他們面前的兩大致命困難——主業卷不進品牌客戶的供應鏈;轉型智慧家居等新領域,卻因為技術單薄,只能做一些邊緣化產品。

如何摘掉白牌廠商標籤、攻入行業核心領域,不再陷入因無增長而被迫頻繁轉行業的困境,是這些白牌TWS晶片廠商要思考的長遠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