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趙福全:整供企業要成為命運共同體

語言: CN / TW / HK

“供應鏈問題不僅是未來整個汽車產業面臨的一個挑戰,而且是整個國家乃至全世界都不得不面臨的一個巨大挑戰。”

這是清華大學車輛與運載學院教授、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基於當下汽車供應鏈現狀作出的判斷。

作為一位在汽車界縱橫多年的老兵,在系統思考“汽車產業何謂強大”、“德國、日本、美國何以成為汽車強國”這些問題時,依然深感難解。

早在 10 年前,趙福全就參與了中國工程院“製造強國”的研究專案,負責建立一個評價國家汽車產業強弱的模型,以便明確中國在全球的位置以及後續努力的方向和路徑。

經歷多年的研究和梳理,趙福全著重於建立了可以量化評價一個國家汽車產業強弱的多層級指標體系,並且對“供應鏈與汽車強國”議題有了更深入的見解。

何為汽車強國?

對於“汽車強國”的理解,向來是千人千種解讀,但在趙福全看來,汽車強國需要具備三大維度,即擁有世界級的本土整車企業,掌握關鍵技術的完整的供應鏈體系,具有科學、穩定、統一的汽車產業法制管理體系。

具體來說,所謂世界級的本土整車企業,首先要有優秀的品牌和有競爭力強的產品,其二是要掌控核心技術,以支撐產品和品牌的創新,最後是要在世界範圍內擁有一定的市場份額。

在趙福全看來,優秀並不等同於豪華,掌控不等於掌握,汽車產業要發展,僅僅擁有知識、清楚原理是不夠的,必須確保技術能夠落地,有效實現產品化,中國汽車產業要實現的是創新,而不僅僅是創造。

另外,趙福全還指出了現有汽車產業法制管理體系不完善之處,各地政策各不相同且多變,這種不統一、不穩定的政策體系對車企來說是一大危害。

因此,政府必須清楚地告訴企業未來產業管理體系的發展方向。“說到底,汽車強國戰略需要國家制定並推行,並通過本土企業的做強最終實現”,趙福全說道。

透過這三大維度不難看出,零部件與整車同等重要,兩者都是汽車強國內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沒有零部件產業,就沒有汽車產業;零部件產業強,則汽車產業強。

尤其在汽車產業重構以及疫情、國際形勢不穩定的大環境下,汽車供應鏈的重要性被進一步放大。在新產業形態,新形勢下,汽車供應鏈也需要呈現出新面貌。

產業重構何以重塑汽車供應鏈?

談及汽車產業重構,趙福全認為核心在於生產要素將從硬體向軟體轉化,而軟體以資料作為生產力,未來資料將是新的最大的生產要素,這將使得整個汽車產業發生鉅變,成為具有生命力、能夠自我進化的產業。

“硬體是必要條件,軟體是充分條件。因此供應鏈中要有傳統硬體、新硬體,還有軟體,包括內容、服務等等,否則汽車產業生態是做不起來的”,趙福全說道。

因此,傳統供應鏈強調效率、速度、供貨、物流的管理模式需要創新突破,也就是說,要徹底改變原來那種只追求效率和成本的供應鏈管控模式,未來安全必須成為核心的考慮要素。

未來的汽車是基於資料、場景,並依託於生態的,是個性化且能夠自我進化的生命力,因此,趙福全認為未來汽車產品的開發和使用者的運營都必須完全本地化。

相應地,供應鏈以及整個汽車產業也會發生根本性改變,全球化的汽車公司將面臨著新本土化的挑戰。外資企業必須在中國做新本土化,不只是製造的本土化,還包括研發本土化、經營本土化、使用者運營本土化等。

“在總部發一款車,到中國跑點試驗就出售,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趙福全說道。

對中國企業而言,這一發展趨勢則是重大利好,中國迎來成為汽車強國的機會,作為萬物互聯最大的載體,汽車產業將成為母生態。不過,這一夢想的最終實現,還要看供應鏈能否完成應有使命。

總的來說,產業重構對於汽車供應鏈的影響有三大特點,一是這種影響是全方位、全生命週期的;二是核心的參與主體以及商業模式都會發生鉅變;三是傳統供應鏈將發生鉅變。

“未來的供應鏈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一定是區域化的、軟硬融合的、生態協同下的供應鏈系統。”趙福全說道。

汽車供應鏈如何應對不確定性?

以往汽車供應鏈過分強調成本和效率,而忽視了供應鏈的安全和韌性,對於這一現象,趙福全認為必須重新審視安全和效率、成本之間的關係,建立起安全的新鏈條,同時做好平衡度的把握。

全新的鏈條體系將挑戰整車和供應鏈企業之間的關係,主機廠和供應商將深度繫結,突破原有買和賣的關係,進行聯合開發、資料共享。這類似於一種“對賭關係”,雙方需要建立真正意義上的戰略互信。

在全新的信任機制外,面對環境的不確定性,趙福全認為高風險零部件在關鍵市場要進行多點多地的組合佈局,另外,原來產業堅持的零庫存管理也要發生改變,JIT ( 準時制生產方式,Just In Time)必須適度,要構建儲備庫存,並減少供應層級。

其次是要建立敏捷的供應鏈。整車企業對供應鏈的管控要建立在對供應鏈科學預測的基礎上,把內部資源產供銷研打通,實施數字化轉型,並在此基礎上加強外部合作,即要做到“整供企業要成為命運共同體”。

再次,汽車行業要重新構建供應鏈管理理論,要將國際形勢、區域市場、產業重構、科技生態和產品迭代等,放在一起綜合考慮。

總的來說,解決供應鏈問題一定要標本兼治,短期解決“保供”的問題,長期加快打造軟硬融合、強韌性、高安全,同時兼顧效率和成本等指標的供應鏈。

“要摒棄那種‘車到山前必有路’的錯誤想法,努力實現供應鏈體系的長治久安”,趙福全表示,“這就需要在多點供應與命運共同體,訂單式管理與內外部資源聯動,核心技術受控與開發生態,以及高效率、低成本與高安全、強韌性之間,尋找最合理的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