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刪除有害內容?Twitter新老闆馬斯克需吸取Meta這些教訓

語言: CN / TW / HK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24日早間訊息,據報道,美國許多社交媒體平臺僱傭了大批內容稽核員,他們的使命就是刪除有害內容。這些稽核員在刪帖時是否經常犯錯?實際的情況可能超出您的想象。

在15個月之前,Meta(之前的Facebook)創辦了一個獨立的內容監管委員會,委員會的使命是監督稽核員們的工作。而在這15個月之內,該委員會就發現了130多個存在問題的刪帖決定。

在審查這些刪帖樣本案例之後,Meta公司得出了一個結論:內容稽核員在執行公司政策時一共犯下了51次錯誤,換言之,內容稽核員四成的刪帖工作出現了錯誤。

如果這些樣本能夠廣泛代表Meta平臺的使用者內容,則這意味著稽核員被發現的錯誤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本週,Meta內容監管委員會宣佈,在處理Facebook平臺和Instatram的使用者內容上,委員會一共接到了110萬次投訴。

網民對於刪帖行為的嚴重不滿,再加上稽核員的錯誤判斷,這些事實似乎證明了美國億萬富豪馬斯克最近在收購 Twitter 網站時的一個觀點,那就是應該儘量減少對言論內容的稽核控制。

馬斯克公開表示,之所以要收購Twitter,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消除對於網路言論的障礙(只要這些內容合法)。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馬斯克立場有所軟化,表示事情可能不想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上個月,馬斯克表示,他將會刪除Twitter平臺上“對世界有破壞性”的帖子,與此同時,他也會用各種策略,比如限制某些推文的傳播範圍,暫時封禁某個使用者的賬號。

上週,馬斯克對Twitter員工也表示,將和平臺上騷擾其他使用者的不良行為做鬥爭。

各種跡象表明,在內容管理上,馬斯克將會面臨和Meta一樣的挑戰。

對於Facebook的東家來說,網路霸凌和騷擾資訊的處置是使用者反映的最不滿意的兩個領域,佔到了內容稽核委員會所有投訴的三分之一。其他使用者不滿意的領域,還包括Meta對網路仇恨言論以及煽動暴力內容的處置。

如果馬斯克對Twitter內容進行稽核監管,而且還要防止引發使用者大規模抱怨,他可能要採取比Meta更嚴格的措施。

Meta讓一個外部獨立委員會來對稽核員的刪帖行為做“馬後炮”式的決定,這相當於拱手放棄了平臺涉及到使用者體驗的一個重要方面。

當然,Meta的做法有利有弊,可以讓公司和一些刪帖爭議保持距離,通過讓外部獨立機構處理刪帖爭議,Meta相當於“外包了正義和良心”。

Meta的外包行為,也讓外界看到了處理刪帖糾紛的難度,如何對網民“語言和言論”執行公司的一條硬性規定,這頗具挑戰。

在內容稽核委員會發布的第一個報告中,委員會稱在前15個月中,他們一共只處理了20宗糾紛,在14宗糾紛中,委員會修改了Meta稽核員的刪帖決定。和委員會接到的海量投訴相比,這些處置的案例數量只是九牛一毛。

對於Meta來說,公開某些刪帖爭議的處置細節也有一些好處,可以讓一部分炮轟社交媒體“審查言論”的批評聲“閉嘴”。要知道,在網路平臺上,並不是非黑即白,還有灰色地帶。

這個獨立的稽核監管委員會,也給Meta帶來了一些不適。委員會要求Meta提供更多有關刪帖過程的資訊,另外在刪帖決定上必須向用戶保持更加透明。另外在Meta正在打造的元宇宙中,這個監管委員會也希望在內容稽核政策方面獲得話語權。

獨立監管委員會的運作,可以讓Meta把精力放在重要工作上,Meta也可以對外表明:我們在迴應外界的壓力和呼聲。這樣的監管委員會也可以消除另外一種聲音,那就是讓政府機構來監管網路平臺的使用者內容。

從一個小樣本四成的差錯率,可以看出,內容稽核工作的準確度不高。人類的言論內容本來就是模糊的,人類稽核員自身的判斷也會犯錯誤,這使得言論監管政策執行起來很難。

如果馬斯克成功收購了Twitter,在內容監管和刪帖上,他可能需要吸取Meta的一些教訓。另外一方面,馬斯克一直不害怕成為網路爭議風暴的主角,因此在監管全球網民言論方面,這位全球首富其實正盼著在媒體聚光燈下、發揮他個人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