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探(Scout)是VC的眼睛和耳朵

語言: CN / TW / HK

矽谷大佬發問:這年頭兒還有誰不是獸探(Scout)嗎?

作者丨海腰

編輯丨信陵

圖源丨圖蟲創意

紅杉美國合夥人Alfred Lin,投資了Airbnb和Doordash,2021年Midas List第一名,2022年位列第七。

紅杉美國合夥人Mike Vernal曾任Facebook副總裁,曾在2013年個人投資瞭如今估值超百億美元的Notion。

紅杉美國合夥人Jess Lee,加入紅杉時年僅33歲,是紅杉歷史上最年輕的合夥人之一,紅杉美國曆史上第一個女性合夥人。

他們在正式加入紅杉之前, 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與紅杉合作的Scout (挖掘球星的叫球探,挖掘明星的叫星探,既然是為了發現獨角獸,就叫獸探吧)。

Jason Calacanis(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天使投資人之一,自稱只有Ron conway和Chris sacca比自己更強)曾作為EIR在紅杉短暫工作過(06到07年), 是紅杉第一個獸探,也被認為是之後紅杉獸探的原型。 在Acquired的一次訪談中,Jason Calacanis稱在紅杉當獸探時,曾投資了7家公司,其中有3家成為了獨角獸( Uber,Thumbtack,Datastax)。

Jason Calacanis曾是一名成功的創業者,曾創立Weblogs(被美國線上收購)和Mahalo(紅杉,馬斯克,獨行俠隊老闆庫班都曾投資)。Jason Calacanis在Acquired的採訪中回憶,自己曾在極早期向紅杉推薦了Twitter和Zynga,結合自己之前曾創立Silicon Alley Reporter(沒寫錯,不是Valley,Silicon Alley位於紐約,USV創始人Fred Wilson的老婆是該媒體的合夥人)和Digital Coast Reporter(Jason Calacanis與UBER創始人相識於該媒體一次活動中的採訪)的媒體背景, 讓紅杉意識到自己的背後有一張極具價值的人脈網路。 之後紅杉美國合夥人Roelof Botha找到Jason Calacanis並問道,如果我們給你一些錢,進行類似的種子投資,你覺得怎麼樣?

2009年,紅杉美國正式對外發布了獸探計劃。目前,有近百位獸探為紅杉美國工作,投資了超過1100家創業公司,包括Stripe,Thumbtack,Faire,Uber。

a16z合夥人Ben Horowitz這樣評價紅杉的獸探計劃:早就聽說他們在做了,有很多企業家很聰明,也想做天使投資,但是他們沒錢。為這些人提供種子資金是一個好主意。

認為獸探計劃有價值的,不止Ben Horowitz一個人。

Accel,CRV,Founders Fund,Index Ventures,Lightspeed Venture,Social Capital,First Round Capital等都有類似的獸探計劃。Village Global以獸探為自己的主打差異化,AngelList專門推出了資助獸探的Spearhead。

今年早些時候,紅杉將獸探計劃複製到了印度。

SaaStr創始人Jason Lemkin曾問道, 這年頭兒還有誰不是獸探嗎(Anyone not a scout these days)?

獸探是創業生態繁榮的產物

是VC的眼睛和耳朵

在VC的早期時代,創業者稀缺,資本更稀缺。為數不多的有圈子內部人士背書的創業者,畢恭畢敬的來到沙丘路,等待著VC投資人的“面試”。

這是一種通過一定篩選,集中見優質創業者的工作方式。投資人四處社交,參加各種行業會議,在創業大賽的決賽階段當評委,與大廠,政府,媒體,產業園區合辦孵化器或加速器等,都是這個邏輯。但相對來說,漏斗的層級沒有那麼多。

但目前早已不是仙童八叛徒和Paypol黑幫的時代,創業者的數量多了好幾個量級,且優秀的創業者可能來自任何地方,甚至來自看起來跟科技行業毫不沾邊的地方。馬雲曾是一名英語老師,陌陌創始人唐巖曾是一名媒體編輯。在創業者數量膨脹,優質創業公司靠搶的時代,各家VC急需擴大漏斗,並增加漏斗的層級。

同樣都叫Scout, 獸探之於VC,正如球探之於俱樂部,星探之於模特公司,提供了更多的觸角和評估維度。

a16z的一篇報告中提到,巴西南部盛產超模,但沒有任何一家模特經紀公司能走訪每個村莊,面試每個小女孩。星探提供的覆蓋度非常重要。

是否能成為超模,長相和身材很重要,但同樣重要的還有氣質,鏡頭感,舞臺感等玄學,有經驗的星探提供的這些維度的評估同樣重要。作為球探,一份符合IPSO(國際職業球探組織)標準的球探報告,不僅要包括速度,耐力,彈跳,對抗等硬標準,還要包括很難量化的位置感,領導力,決策力,比賽態度等。著名教練穆里尼奧甚至要求手下的球探評估球員的性格,是否自律,有錢後是否張揚等維度。

回到VC行業,獸探用自己的人脈幫助投資人觸達更多的創業者,觸達的維度包括地域,行業,特定人群等。Flybridge Capital每進入一個新地區時都會招募當地的獸探,Jason Calacanis曾提到紅杉看重他的東海岸背景(生於紐約),AngelList的Spearhead計劃明確要求獸探必須來自灣區,舊金山,紐約和波士頓。2021年5月,紅杉,光速與非營利組織BLCK VC達成合作,招募黑人獸探,更好的覆蓋黑人創業者。

獸探還為VC提供了來自於“近處”的不同視角。比如很多VC都喜歡的“高P”策略,同樣是“高P”,誰能用很少的資源做成專案,誰只是靠了大平臺的力量;完成一個大專案,誰起了主導作用,誰只是寫了個彙報PPT,投資人在“遠處”很難知道。

獸探通常是成功的創業者

從整個行業來看,獸探的個人背景有很大差異,他們可能是創始人,可能是天使投資人,也可能是媒體人或大學教授,但 佔比最多的還是成功的創業者 (有小成或中成的創業者,貝索斯不會當任何VC的獸探)。

上文提到的紅杉獸探的原型Jason Calacanis,以及曾是獸探的Alfred Lin,Mike Vernal,Jess Lee,他們都曾是紅杉被投企業的創始人或高管。紅杉在印度的獸探計劃也保持了這種模式,成員包括移動廣告網路InMobi的聯合創始人Naveen Tewari,線上家居設計公司Livspace的聯合創始人Ramakant Sharma,Naspers的金融科技高管Amrish Rau。

成功的創業者帶給初創公司的不僅是錢,還有人脈,管理經驗,對產品和市場的理解等,幫助創業者少走彎路。周鴻禕稱,天使投資人應該是在這個行業裡創過業的人,對所在行業有一定的認識和資源。

獸探與VC怎麼合作?

獸探與VC之間的合作關係比較複雜,各家都不太一樣。

從開槍的角度,頭部VC通常只出錢,投不投是獸探的決定。據Crunchbase報道,紅杉會給每個獸探10萬美元用於投資,獸探需要把訪談記錄交給紅杉。 紅杉不強制要求,但鼓勵獸探告訴創業者錢來自紅杉,對外宣佈的投資方或董事會席位也屬於獸探本人,而非紅杉。 AngelList的Spearhead也把決定權交給獸探,甚至不要求獸探必須投資創業公司,投資別的VC也可以。但腰部及以下基金,開槍通常需要基金的許可。

從收益的角度,有獨立決策權的獸探通常沒有固定薪酬,但可以分享投資利潤。 Jason Calacanis稱最早與紅杉的約定是,投資收益對半分,目前的紅杉獸探只能分到35%或30%,但仍然在行業內屬於較高水平。 與之對應,沒有獨立決策權的獸探通常有固定薪酬。

從獨家的角度,頭部VC不強制要求,但鼓勵自己的獸探只為自己服務。非頭部VC和獸探通常不是獨家合作的關係。近年來,撮合VC和獸探交易的平臺,如Landscape和Super Scout陸續出現。Landscape創始人Joe Perkins表示,通過平臺,獸探與多家VC分享投資機會,而不僅是一家。VC可以根據獸探的個人履歷和交易紀錄,選擇訂閱,從而獲得潛在交易的資訊。越來越多的獸探,希望以此職業作為進入VC的跳板,也不願意被一家VC獨佔,從獸探做起,最終成為投資人的包括a16z的David Ulevitch,Lightspeed的Jana Messerschmidt,Quiet Capital的Lee Linden,Maveron的Cat Lee和軟銀的Deep Nis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