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和運用大資料,擁抱數字化時代

語言: CN / TW / HK

人類已經進入數字化時代,大資料和國家、企業、個人都有關係,也就是說,從國家、企業、到個人,都需要了解大資料、運用大資料。

有關介紹大資料概念的文章大多是從技術角度、或是具體的應用場景去談的,我想換個角度,先從哲學思維的角度討論一下對大資料的認識,即:大資料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大資料是什麼?

首先,大資料從哪裡來。5G+IPv6+感測器技術的廣泛應用,實現了萬物之間的連線,每一個物體、包括人都會變成一個智慧終端接入到網路,成為一個數據源並上傳資料。譬如,我們帶的智慧手錶,一塊智慧手錶上有十幾個感測器,我們每個人的行動軌跡、血壓心率、有氧無氧、影象體貌等都會生成結構化的資料上傳到雲平臺,還有工業網際網路、消費網際網路等等,每天都在連線越來越多的終端,每天都會產生海量的資料,諸如運營資料、生產資料、社交資料、電商資料等。據預測,到2025年,中國的資料總量預計將達到大約48ZB,躍居世界第一,佔全球27%以上。

其次,大資料往哪裡去。大資料通過網路彙集到各種中心的或邊緣的、公有的或私有的雲平臺以後,經過計算和處理,變成決策支撐資訊、運營優化資訊等等,進而提高決策水平、提高全要素的配置效率,使我們的生產和生活、社會治理和企業管理實現智慧化、智慧化。

第三,大資料是什麼。從初始形態來說,資料是指對客觀事物進行記錄並可以鑑別的符號,是對客觀事物的性質、狀態以及相互關係等進行記載的物理符號或這些物理符號的組合。在計算機系統中,資料是以二進位制資訊單元0、1的形式來表示的。那麼大資料是什麼呢?直觀地說,大資料就是海量的資料。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給出的定義是:一種規模大到在獲取、儲存、管理、分析方面大大超出了傳統資料庫軟體工具能力範圍的資料集合。從社會經濟概念上,2020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的《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首次確定資料是生產要素和戰略資產。資料資產作為生產要素是可交易的,到目前為止,全國已經設立不少於17家資料交易平臺。資料價值化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內在要求,國家推出的一系列舉措,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我們正在經歷第四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實現了機械化,第二次工業革命實現了電氣化,第三次工業革命實現了資訊化,第四次工業革命是數字化革命,將會實現智慧化。前三次工業革命是由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生產要素驅動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則是由知識和資料驅動的。伴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全世界進入數字經濟時代,人類真正進入了數字化生存的時代,數字化將會驅動人類社會的大重構,這是前所未有的,也是當今討論所有問題都需要明確的一個前提。

在數字經濟時代,大資料是企業的戰略資產,無論是運營還是決策,都離不開大資料。資料和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生產要素一起參與到經濟價值的創造過程,並將引發企業乃至全社會從流程驅動向資料驅動的深刻變革,伴隨著這種變革,決策和執行依據的不再是建立在人的經驗和直覺基礎上的固定流程,而是通過收集和輸入大資料,然後資料建模、機器學習,最終輸出決策結果,進而實現高質量決策和高效配置資源,快速糾錯、實時迭代,實現自動化和智慧化,這將是企業決策模式在大資料時代的一次質變,會為我們開啟一個新的演進通道,並且還會催生許多新模式、新業態。關於運用大資料進行企業決策的例項其實已經有很多,譬如銀行放貸前的徵信:通過合規獲取借款人的標籤資料,譬如學歷、職業、薪資、歷史借還款、居住區域、網購行為等(大概一個使用者的標籤維度可以達到7000個左右)分析判斷客戶的信用情況。譬如香港賽馬業通過分析每一匹賽馬的歷史比賽資料,篩選實力最強的賽馬下注,可以獲得高收益。再譬如美國資料庫巨頭甲骨文,多次獲得美洲盃帆船賽冠軍,就是通過在帆船上安裝很多感測器(多達300多個),每秒鐘收集10次3000個變數的資料,把帆船的位置資訊、速度和風向,再到主帆尾帆的角度,都傳送到雲伺服器上,進行資料處理,然後指導帆船選手,或者進行賽後覆盤。

數字化時代為我們的世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全社會都在進行數字化轉型,數字政府、數字企業、數字經濟、數字農業,以及城市數字孿生、企業數字孿生、元宇宙等等。在數字化時代,資料是核心的生產要素,基於大資料進行跨界重構,是數字化時代的底層邏輯,我們將伴隨著數字化進入智慧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中,這將是一個全新的生命體驗和世界形態。我們別無選擇,只有積極地擁抱數字化,擁抱大資料,才能擁抱美好的未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