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崗難求和兩人墜亡,試車員職業的紅與黑

語言: CN / TW / HK

事多錢少責任大

作者 | 劉星志

編輯 | 趙晉傑

來源 |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試車員這一冷門職業,以一種誰都不願見到的方式被大眾熟知。

2022年6月22日17時22分許,一輛蔚來測試車從上海汽車創新港8號樓三樓衝出墜地,事故導致兩名試車員身亡。

6月23日,蔚來官方微博對此次事故迴應稱,兩名遇難者中,一名為公司同事,另一名為合作伙伴員工,公司已經成立專門小組,幫助家屬處理善後事宜。

蔚來方面在迴應中同時強調“這是一起(非車輛原因導致的)意外事故”。截至發稿,官方仍未公佈這起事故具體原因。

這場不幸的意外讓試車員這一冷門職業引起了廣泛關注。

行業內將試車員劃分為三種:第一種是4S店駕駛員,主要陪同客戶試駕;第二種是給廠商做試駕活動的試車員;第三種是汽車廠商的試車員,主要負責對出廠汽車各方面效能進行測試。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迅猛,汽車廠商對於試車員的需求也隨之增長,但由於入行門檻不高,且相對車廠其他工種工作強度低、待遇好,這一崗位經常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6月24日下午,《盒飯財經》以應聘為由諮詢比亞迪長沙工廠某招聘負責人,對方表示,目前試車員崗位已經招滿,裝配工等其他崗位還在招聘。

6月23日,一段影片衝上微博熱搜,影片內容顯示,一輛蔚來測試車撞破大樓玻璃衝出並墜落,最終側翻在地,車頂整體被砸爛,現場一片狼藉。

據《介面新聞》報道,事故發生在上海創新港蔚來汽車總部,涉事車輛為一臺蔚來ET5,該車型於去年12月的NIO Day上市。按照規劃,該車型將於今年9月開始交付,該起事故的發生無疑給蔚來ET5的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

據《濟南時報》報道,對於此次事故原因是否與制動系統有關,濟南蔚來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迴應稱,不是制動問題,是把倒擋掛成了前進擋。

掛錯檔位這種低階失誤,聽上去不像專業試車員會犯的錯誤。但比亞迪長沙工廠試車員田澤洋向《盒飯財經》表示, 這種可能性的確存在,試車時候的事故,很多時候都是試車員操作不當導致的。 “比如有同事在車上剛睡醒,起車時候迷迷糊糊把油門當剎車衝出去了。”

與油車相比,電動車加速更快,類似情況也更容易出現。根據官方資料,本次涉事的蔚來ET5,百公里加速時間僅4.3秒,誤操作下留給駕駛員反應的時間可能並不多。

最近一個月,令蔚來頭疼的事情不止這一件。就在半個月前的6月10日,有蔚來車主在蔚來社群表示,自己的蔚來ET7在行駛途中“趴窩”,整車突然斷電,剎車失靈,只能依靠慣性緩緩停下,全部電氣裝置失靈,雙閃沒法開啟。

6月12日,蔚來汽車產品質量高階總監在蔚來社群回覆稱:“低壓蓄電池充電模組失效問題目前看是小概率情況,車機端可識別,售後可修復。”這一回復引發部分車主不滿,車主認為“趴窩”問題關係到人命。

此外,2021年8月,上善若水投資管理公司創始人林文欽駕駛蔚來ES8汽車時啟用自動駕駛功能後,因智慧輔助系統出現故障發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終年31歲。

不到一年時間裡的多起事故,讓不少車主和準車主對蔚來汽車安全性產生了懷疑。

事故發生後,有汽車行業人士呼籲對試車員這一工種的安全保護應給予更多關注。

《中新經緯》援引業內人士看法,認為試車員工作存在一定危險性,因為駕駛的是不那麼成熟的車輛。但儘管被測試車輛不那麼成熟,一般也會要求安全功能正常,和量產車相差不大。

《盒飯財經》觸達的多位試車員也認為,除去對車輛進行極限測試的情況以外,嚴重事故並不多見。試車員邵鵬認為,日常測試中,只要試車員自己注意一點,規範操作,一般不會出現大的事故。“開車哪有不出事故的。”邵鵬表示。

但即便試車員能做到零事故,也不意味著零風險。 在田澤洋看來,試車員是一份風險大、責任大,隨時可能當“背鍋俠”的工作。

試車員的風險在於,不少新車存在各種未被檢測的安全隱患,這也是試車員存在的意義:每一輛車在交付給消費者之前,都要在試車員手上篩查一遍有無安全隱患。這些安全隱患五花八門,其可能導致的意外情況,即使是駕駛經驗豐富的試車員,在日常駕駛中可能也沒碰見過。“很多同事都出過事故”,田澤洋透露,“有一次車子剛點火,還沒啟動,我發現(試駕車)沒有剎車。”

而試車員的責任在於,如果一輛問題車“僥倖”在試車員手上順利跑完全程,問題沒被檢測出來,之後造成的後果要由試車員承擔。對於試車員來說,經手的每一臺車,試駕過程中不論是否出事故,試車員本身都要承擔一定風險。

相比風險,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工作時間的漫長和工作內容的枯燥。

邵鵬透露,車廠試車員普遍按“8對8”兩班倒的工作制工作,即一個月早八點到晚八點工作,下個月晚八點到早八點工作,迴圈往復。“工作不累(與裝配工等其他工種相比),但就是時間長,夜班時候難熬。”邵鵬表示。

與外界想象中的“隨便開車”不同,在12個小時的試車工作中,邵鵬要在每輛車上按規定流程重複剎車、防水、顛簸、急轉彎等專案的測試操作,工作內容相對枯燥。“和自己開車完全不同,感覺(自己)像一臺機器。”

邵鵬之前錄製上傳過一段自己開試駕車漂移的影片,釋出後不久,不少網友點贊,邵鵬隨即刪除了影片。“漂移是違規操作,怕被(領導)看見。”邵鵬解釋道。此前,不少試車員用試駕車嘗試漂移等操作,公司因此提高了類似違規操作的處罰力度,一經發現直接開除。

但這條影片仍舊儲存在邵鵬的手機裡,這是他上班期間為數不多值得回憶的瞬間。

“月薪5500-6000,包住,會開車就行。”這是《盒飯財經》以應聘為由詢問試車員崗位相關資訊時,比亞迪招聘負責人給出的回覆。

田澤洋證實了這一資訊,並表示由於經常加班,實際月薪會更高一些,高的時候能達到10000元/月以上,平均下來在7000元/月左右。

在長沙,這份報酬並不低,但看到蔚來事故相關訊息後,田澤洋最近開始考慮轉崗。他認為,雖然試車員出現傷亡是小概率事件,但風險和收益依舊不成正比。“真正出事故時候,就幾秒鐘時間,很難反應過來。”

田澤洋是今年一月應聘成為試車員的,在此之前,他從事旅遊行業多年,從導遊做起,後來又自己創業,直到2020年疫情爆發。

早在2015年,還在當導遊的田澤洋,月薪就已經超過20000元,現在來做試車員,也只是賺點生活費,因此在他看來,風險與收益不成正比。

但對於長期輾轉各個工廠的邵鵬來說,試車員不用上流水線,在廠裡已經算相當不錯的工作。

大多數試車員的想法與邵鵬相同,前述招聘負責人向《盒飯財經》透露,試車員崗位離職率極低,招滿後幾個月都幾乎不會有人離職。“從五月開始一個多月沒有招聘了,中間有一個缺口還是被內部人員補充了。”該人士透露。與之相對的,裝配工等其他工種則長期處於招聘狀態。

試車員崗位供不應求,主要與這份工作本身的性質有關。按照前述招聘負責人的描述,所有的工作內容就是開車,從早到晚開車。此外對於應聘者,要求駕齡三年以上,無不良駕駛記錄,年齡35歲以下,這一門檻並不高;而工廠內其他在招崗位,比如裝配工,工作強度更大,且要求應聘者最好有汽修相關經驗。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招聘啟事上,還是招聘負責人的表態中,車廠方面都未提及試車員崗位潛在的風險。但同時,對於有媒體爆料的試車員入職籤“生死狀”的情況,多位試車員表示自己的合同中並未提及。

當前,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勢頭迅猛,用工需求也不斷高漲。據Boss直聘資料,2021年特斯拉、蔚來、理想、小鵬等企業招聘熱度持續攀升,其中自動駕駛研發、軟體工程師等高階崗位需求同比翻倍增長。與此同時,試車員等相對低門檻的崗位,需求也隨之上升。

對於時刻處在聚光燈下的造車新勢力來說,每一次事故都會將消費者心中對於新能源車安全性的質疑無限放大。 如何最大程度保證每一位進入座艙乘客的安全,是車企的一個長期命題,這其中當然也包括試車員。

(文中田澤洋、邵鵬為化名)

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如需開白請加小榜微信:z62426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