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35歲離開大廠創業的人,後來怎麼樣了?

語言: CN / TW / HK

內卷時代下,鐵打的網際網路大廠,流水的求職者。隨著大廠紅利的消失,一些年輕人也從中離去。創業成了許多大廠離職者的熱門選擇,本文對話多位35歲左右的大廠離職者,探尋他們離職後的創業生活與軌跡。歡迎感興趣的小夥伴們閱讀交流~

大廠似乎已經不再是當下年輕人的神往之地,甚至更早進入大廠的一批網際網路人,正在悄悄“逃離”去創業。

曾經的網際網路大廠是80 後、90 後削尖腦袋都要擠進去的神往之地,它背後是平臺勢能、高薪福利、光鮮履歷等砝碼。然而伴隨著疫情大環境和裁員潮陰翳,流量和增長見頂的網際網路大廠跑步邁入寒冬。

大廠似乎已經不再是當下年輕人的神往之地,甚至更早進入大廠的一批網際網路人,正在悄悄“逃離”去創業。“35歲是網際網路大廠的退休年齡”這句傳言由來已久,沒有人能證實它的真偽,但的確有一批“中年人”正在離開,他們有的看到職業的天花板,想去看看世界;有的想挑戰下年齡的侷限,逃離公司的管理機制;有的基本上實現了財務自由,開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

最後,他們都選擇了創業。創業邦與幾位35歲左右的曾經大廠人聊了聊,他們逃離大廠之後的創業生活。

一、想去看看更多的世界

30歲的張秋夢,在2021年面臨三十歲大關的時候,焦慮更多來自於職場。

網際網路大廠工作七年多,從樂視跳到京東,資歷見長,但一直扮演著螺絲釘的角色,職位的天花板觸手可及。

“我當時在京東科技集團負責所有影片廣告的工作,工作三年半,很快就看到了職位的天花板,感覺自己成長的邊際效應在遞減,第一年我在各方面進步都比較快,但後來積累的越來越少,就像是在拿時間換錢。”張秋夢說,誕生這樣的想法之後,她就經常問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後來她得到一個答案,就像很多人離職報告中寫道的:想去看看更多的世界,挖掘更多可能性。

離職的想法萌芽了,但未來的職業方向並沒有想好,張秋夢一次在與大學同學傾訴中,表達了自己想離職的意願,有過創業經驗的同學鼓勵她一起創業,兩人一拍即合,決定成為創業合夥人。

創業方向大概定為影片廣告,但如何切入仍沒有頭緒,兩人坐在一起第一次開會,拿出一張紙,每人把自己擅長做的事和喜歡做的事列出來,合併同類項,取最大公約數,決定了未來創業的切入口:給大公司提供商業影片廣告的年框服務。

2021年7月,張秋夢正式從京東離職,加入創業合夥人的工作室北京天光雲影Studio。在離職後的一個月內,工作室仍沒有接到一單生意。“之前早就聽過創業九死一生,會經歷很多坎坷,我們早做好了心裡準備,心態比較平和。”她說。

在一籌莫展之際,之前在大廠積累的人脈起到了作用,經過朋友的介紹,天光雲影Studio迎來了第一單。

“不得不承認,有大廠的工作經歷,京東的背書,不管在談合作還是客戶的信任度上,都有正面的影響。”張秋夢坦言,大廠的工作雖然不是她職業的終點,但更像是良好的職業培訓營。

這樣的正面影響不僅體現在生意上,還體現在工作方法和效率上。“我覺得收穫最大的一點是大廠有非常體系化的工作流程,特別注重效率,也培養了我良好的工作習慣,做事的思維邏輯和解題方法,這些一直延續到了目前的創業的工作中。”

另外,憑藉對京東業務的熟稔和需求的精準把握,天光雲影Studio成為了老東家京東的供應商,拿下了京東提供商業影片廣告的年框服務,業務包含TVC、宣傳片、短影片、紀錄片、CG特效等前中後期一整套解決方案。

有了大客戶的加持,天光雲影Studio這家小而美的獨立工作室正式步入了創業的正軌,從剛成立幾個月的入不敷出,到業務量每年60%的增速。他們的作品也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客戶群體也在逐步擴大,從京東到百度、騰訊、華為、比亞迪、泰康人壽、中交集團等大型公司,涉及的業務也越來越廣泛,涵蓋電視廣告、影視特效、動畫片創作、短影片、紀錄片等多個領域,提供從策略創意、拍攝、剪輯、調⾊、配⾳、配樂等全流程影像製作服務。

離開京東不到一年的時間,張秋夢藉助前期的積累和後期的堅持不懈,成功打破了原先職業的天花板,找到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但對於創業的態度,她並不是激進派。

“我覺得創業是一種生活方式,不是人人都適合,而且創業真的是九死一生,如果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建議不要嘗試。”

對於外界傳言已久的“35歲就到了網際網路大廠的退休年齡”,張秋夢也不以為然。她認為,不是年齡限制了在大廠的發展,而是核心價值。“很多人65歲從大廠退休了,還會被返聘回去做顧問,如果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就不怕公司會放棄。”張秋夢覺得,想在大廠生存下去還是要不斷創造自己的價值,這也就是外界所說的“內卷”。

只是有些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不願意再“卷”了而已。

二、嘗試獨當一面

問宇(花名)就是那一批到了一定年紀不願意在大廠裡“卷”下去的人,他給自己設立了一個人生目標,就是要挑戰下自己的35歲,能不能脫離公司管理的環境,成為到社會上獨當一面的人。

在此之前,他在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已經工作了七年,年薪收入不菲,也算是小有成就。

但問宇並不滿足,眼看著離35歲越來越近,他也邁出了腳步。技術人員出身的他,在人工智慧大資料領域研究多年,多次參與跨事業部的對賭專案和CEO專案。

“在阿里的七年,我從大資料到人工智慧到Java開發,成長為一個全棧工程師,讓我覺得有能力在網際網路中創業,從0-1做一些事情。另外,阿里體系內業務線非常豐富,可以讓我有幸瞭解到使用者運營,商家運營,產品設計等背後的邏輯,對於商業模型有了一定的敏感度,這是非常難得的。”問宇說,他覺得自己出去闖蕩的時候,該到了。

於是,在2019年初,問宇就與幾位合夥人開始兼職開發一個專案。出於對兒童教育的熱愛,以及看好STEAM教育未來的發展,他們的第一款產品主要針對線上兒童程式設計教育。就當時的市場情況來講,進入這個賽道不算晚,但團隊都是兼職,加上對資源的判斷失誤,導致錯過了融資機會,以及業務發展的最佳階段。

而後,國家雙減政策出臺後,兒童程式設計教育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也失去了競爭優勢,問宇迫不得已關掉了第一次嘗試創業的專案。“儘管第一個專案失敗了,但還是積累了創業經驗,也對後來的創業方向提供了參考。”問宇說。

小試牛刀之後,問宇並沒有放棄創業夢,仍在早期教育的道路上探索著。在阿里巴巴的內網中,發表了一篇對於兒童成長助手專案的暢想,從技術的角度出發描繪了一副通過人工智慧和大資料技術,賦能兒童早教和養育的藍圖。通過網際網路技術,能夠幫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這篇洋洋灑灑的創業藍本很快成為內網中的熱帖,被同事甚至上司熱議,最後傳到了螞蟻公益的總裁彭翼捷耳朵裡。很快,彭翼捷約見了問宇,聽他彙報了一邊創業的想法,並加以認可,還探討了未來與螞蟻公益合作的可能性,這也更進一步堅定了問宇創業的信心。

“我覺得阿里這一點還是蠻特別的,他們會包容很多可能性,不管是接納在集團內部的創新,還是想離開創新,都會支援的。”問宇表示,除了內網交流之外,阿里還有校友群,裡面有很多離職創業的前輩,有的已經融資兩三輪甚至上市,他們會對後輩們提供直接的指導意見,以及推薦投資機構和資源。

如今,問宇已經正式離職八九個月,他帶著原先第一次創業的團隊在研發一款新的產品——親親成長助手,希望通過人工智慧等技術對兒童成長髮育、興趣愛好、心理狀態等方面的評估和資料化,幫助家長、老師、社會更瞭解兒童,進一步實現對每個孩子的個性化早教。

據其介紹,目前親親成長助手已經進入最後的公測階段,等順利融到天使輪,便準備開始下一步的商業化版圖。

在產品研發的八九個月期間,問宇和他的團隊幾乎沒有收入,還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來進行研發產品和打磨知識內容,與之前在阿里的待遇相去甚遠。問宇稱他給這次專案的期限是兩年,如果兩年之內沒有成功商業化,他將把產品完全公開給有需要的人或機構,作為一個公益專案長久的執行下去。

“假如兩年之後沒有達到預期,我應該還會看看能否回到大廠,或者加入其他創業公司吧。”問宇說,這說到底還是一場挑戰。

三、打破原有的人生軌跡

如果江江沒有去過拉美,看到過絢麗多彩的寶石,也許她將繼續在華為做著高管,拿著不止百萬元的年薪,過著普通打工人難以企及的生活。

江江的經歷並不複雜,大學畢業後,便被華為錄取,並派往海外市場部。在這10年裡,她幾乎走遍了南美洲的各個國家,為華為貢獻著青春,從職場小白一步步做到華為高階管理層。在這10年裡,她看過世界,走過繁華,她負責的客戶群直接對接各個拉美國家的政府高層,被委內瑞拉總統邀請坐總統專機“空軍1號”去做電視報道;作為高階翻譯,陪著任正非老闆與世界首富carlos slim喝茶聊天。她嫻熟地切換著西班牙語,英語與世界各地的客戶朋友們聊天談判。

2014年,當時的江江擁有著不止百萬的年薪,本應該過起自己悠然自得的小日子。但一次出差中,拉美豐富的寶石礦產資源和美輪美奐珠寶深深吸引了她,內心開始蠢蠢欲動,準備打造一份屬於自己的事業,一份與美麗相關的事業。

在此之前,江江沒有接觸過任何與珠寶相關的工作,但僅僅是憑著一份熱愛,她決定深入瞭解寶石的產地和種類。在海外工作多年的經歷,讓她很快擁有了很多寶石礦井的資源,她甚至親自下礦井與礦長交流學習,挑選寶石,因此建立了與許多礦長的信任。

下礦井這事兒既危險又辛苦,沒有多少人願意到礦場去做生意。江江卻說,被華為千錘百煉過的人,這點辛苦不算什麼。她看重的是與礦主直接交易,能夠拿到一手資源。

很快,江江創立了自己的高階珠寶品牌AngieBella瑄珠寶。據其介紹,AngieBella的理念是 M to M,即 From Mine To Market,從礦區到市場直接打通,因為有豐富的礦區合作資源,省去了所有的寶石流通環節,溢價環節,使得他們的珠寶非常非常接近於成本,價效比高,可以使普通老百姓用金銀飾品的價格,擁有一件真正的珠寶。

如今,江江在北京成立了小而美AngieBella瑄珠寶工作室,在她的團隊中,不僅有深諳西方珠寶造型的設計師,也鍾情於中式珠寶的設計師。她經常帶著設計團隊和作品在世界各地參加設計比賽,而她本人也在2019年獲得環球夫人大賽澳門區冠軍,實現了自己在美麗事業中另一個巔峰。

“人們都開始追求更高的生活質量,更高的生活品質,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珠寶也是我一生的事業,我不用退休,可以越來越有價值,越來越專業。”就像江江所說,她打破原有的人生軌跡,從一段事業的高處激流勇退,找尋到了人生追求的意義,收穫了另一段不同的人生體驗。

與很多逃離大廠的故事不同,我們今天提到的三位創業者,他們一方面在35歲之前選擇了新的方向,但是另一方面,曾經的大公司經歷,也成為了他們日後創業的基石之一。 這或許印證了那句話,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

作者:陳曉;來源公眾號:創業邦(ichuangyebang)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 @創業邦 授權釋出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於CC0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