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商用三週年:理想有沒有照進現實?

語言: CN / TW / HK

撰文 / 趙晨希

編輯 / 李信馬

題圖 / IC Photo

2019年6月6日,我國工信部正式向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廣電四大運營商發放5G商用牌照,進入5G“元年”。到今年,5G商用已進入第三年。

三年時間,我國5G覆蓋、發展速度迅速。

據工信部統計資料顯示,2021年,我國累計建成並開通5G基站142.5萬個,是2020年71.8萬個的兩倍。每萬人擁有5G基站數達10.1個,比上一年末提高近1倍。全年5G投資1849億元,佔電信固定資產投資比達45.6%。實現覆蓋全國所有地級市城區、超過98%的縣城城區和80%的鄉鎮鎮區。5G手機終端連線數也達到5.18億戶。截至2022年5月底,我國建成5G基站數量超160萬個,5G基站佔移動基站總數比例16%,5G基站總數佔全球60%以上,是全球首個基於獨立組網(SA)模式規模建設5G網路的國家。

工業和資訊化部資訊通訊發展司副司長趙策介紹,在5G商業應用方面,已覆蓋國民經濟97個大類中40個,5G應用案例累計超2萬個,截至2022年4月底,共計814款5G終端獲得進網許可,手機終端569款,2022年1-4月,國內市場5G手機出貨量合計6846.9萬部,上市新機型達78款。

在專利方面,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5G應用創新中心副主任杜加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在5G技術標準方面,我國參與標準制定公司接近40家,累計貢獻5G核心設計文稿超5000篇,佔比超30%,標準必要專利佔比33.5%。

5G建設的速度、規模,以及5G標準制定充分驗證了,通訊業內人士對我國通訊發展歷程的概述,“1G空白,2G追隨,3G突破,4G同步,5G領跑”。

5G時代,給行業、產業帶來哪些改變?

三大運營商格局未變

據三大運營商披露的使用者資料公告顯示,截至2022年5月,中移動移動業務使用者總數9.67億,5G套餐客戶數為4.95億,本月淨增1821.3萬戶;中國電信移動使用者數為3.81億戶,5G套餐使用者數2.24億戶,本月淨增704萬戶;中國聯通“大聯接”使用者累計到達數7.95億戶,5G套餐使用者累計到達數1.797億戶,淨增493.6萬戶。(注:“大聯接”使用者累計到達數=移動出賬使用者累計到達數+固網寬頻使用者累計到達數+固網本地電話使用者累計到達數+物聯網終端連線累計到達數+組網專線使用者累計到達數)

三大運營商使用者總數、5G套餐客戶數、5月新增5G套餐客戶數圖片來源:DoNews

從使用者數、5G套餐客戶數、5G套餐月淨增戶數上來看,中國移動佔據絕對優勢。

5G商用三年,除中國聯通之外,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的淨利潤已經從5G投資初期的下滑轉為止跌回升。2019年,中國移動實現股東應占利潤1066億元,同比下降9.5%,2020年,實現股東應占利潤1078億元,同比增長1.1%。中國電信2019年股東應占利潤205.17億元,同比下降3.3%。2020年,公司股東應占利潤為208.5億元,同比增長1.6%。

一方面,5G資本開始逐年增加,以中國移動為例,2019年,中國移動5G相關資本開支240億元,2020年為1025億元,2021年為1140億元,預計2022年5G資本支出將達到1852億元;另一方面,5G使用者數翻倍增長,截至2020年2月底,中國移動5G套餐客戶數1540萬戶,到2022年5月5G套餐客戶數已增長了三十多倍。

電信運營商淨利潤止跌與基礎業務通訊服務營收,5G套餐使用者數增長有一定關聯,以中國移動為例,2021年,中國行動通訊服務營收7514億元,同比增長8%,佔總營收88.6%。移動ARPU(使用者月均收入)為48.8,同比增長3%。

但5G移動業務對營收貢獻有限。中國移動財報顯示,智慧家庭、DICT(IDC、ICT、移動雲及其他政企應用及資訊服務)、移動雲、數字內容等業務的拓展,使得數字化轉型營收達到1594億元,同比增長26.3%,對通訊服務營收增量貢獻達到59.5%。

5G下半場來了!

北京時間6月9日,3GPP RAN第96次會議上,5G R17標準凍結,5G第二個演進版本標準正式完成,緊接著是,5G R18的立項與啟動。

換句話說,5G第一階段(分為R15、R16、R17三個版本)演進結束,正式進入5G Advanced(又稱5.5G,同樣分為R18、R19、R20三個版本)階段,即5G的下半場。

眾所周知,5G三個應用場景分別是eMBB(增強型移動寬頻)、URLLC(低延遲高可靠性)、mMTC(大規模機器通訊),R15、R16、R17三個版本的完成,主要是覆蓋以上三大業務場景。

例如,R15版本奠定了5G基礎,包括可拓展和向前相容、5G NR(新空口)、基礎URLLC支援、Sub-7GHz和毫米波,等等;R16版本主要面向行業拓展,包括免許可頻譜(NR-U)、增強型超可靠低延遲通訊(eURLLC)、直連通訊NR V2X、5G廣播、5G核心網支援的eMTC/NB-IoT,等等;R17版本持續加強技術基礎和垂直行業,包括增強型工業物聯網、定位、V2X,低複雜度NR-Light(RedCap),增強的IAB和簡單中繼器......

通俗地講,如中國移動研究院無線與終端技術研究所副所長、3GPP RAN全會副主席胡南對R15-R17的描述和形容,5G R15版本就像“毛坯房”,R16版本則像“精裝房”,R17版本是在“精裝房”基礎上,進行“軟裝”,R18版本像在“軟裝房”裡面引入智慧家居。

那麼,5G下半場則是在ITU定義的eMBB(增強型移動寬頻)、URLLC(低延遲高可靠性)、mMTC(大規模機器通訊)三大業務場景基礎上,再引入UCBC(上行超寬頻)、RTBC(寬頻實時互動)和 HCS(通訊感知融合)三大新場景。

以R18版本為例,R18將5G擴充套件至所有終端和用例,如無人機和擴充套件衛星通訊、擴充套件直連通訊、XR、擴充套件定位、NR-Light(RedCap)演進等。

華為無線網路產品線5.5G領域總經理高全中表示,5G上半場主要是改變社會,一方面提供泛在千兆體驗,另一方面,重塑、使能千行百業,5G下半場則是全面賦能數智社會,讓整個行業走向萬兆體驗和千億連線。

具體而言,“第一,5G下行將會達到泛在的10Gbps,速率相對於5G再提升10倍;第二,上行泛在體驗從當前的10M左右提升近100倍,尤其是To B行業,上行需要大幅度增長;第三,實時互動,即面向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的互動,包括機器人的互動,需要快速的互動能力,未來,穩定的低時延交付能力可以低到5毫秒端到端交付能力;第四,千億物聯的能力,在物聯網方面有大規模的進步和發展。”此外,高全中說,5.5G還將提供超越連線的能力,諸如民用雷達領域,通訊訊號既可以通訊又可以感知。

當然,無論是使用者還是企業、行業最為關注的依然是5G的落地情況。

“理想”沒有照進To C、To B

5G具體落地進展如何?

目前,在To C方面,裝置廠、晶片廠商、手機廠商更多關注XR、雲遊戲、影片等領域。比如愛立信與OPPO合作的5G+AR雲遊戲,以及全息通訊(對遠端物件的3D表現的實時捕獲、編碼、傳輸和渲染)。

5G套餐使用者小萌告訴DoNews:“從4G套餐更換到5G套餐後,明顯感覺到速度快了,卡頓也比較少。但提到應用場景,一時半會兒想不到。”使用者莉莉用的4G套餐、5G手機:“買5G手機主要是趕上手頭的舊手機需要更換,不升級5G套餐是因為確實除了速度快,沒有更吸引我的點。”

To B方面,電信運營商、裝置商均進行諸多佈局。比如華為面向不同行業成立數字化軍團,包括煤礦軍團、智慧公路軍團、海關和港口軍團、電力數字化軍團、智慧光伏軍團等。運營商側中國聯通為落地工業網際網路等5G應用場景,也面向垂直行業成立各種軍圖,諸如智慧礦山、智慧鋼鐵、服裝製造、汽車製造、裝備製造、智慧醫療等。

據工信部統計資料顯示,今年Q1,工信部發布了123個工業網際網路試點、示範專案,4個產業示範基地,目前為止,全國5G+工業網際網路在建專案總數達到2400個,形成上萬個5G應用案例和20多個典型應用場景。

前愛立信中國總裁趙鈞陶曾說,5G To B開始小規模商用,但規模化之路挑戰較多,現在全球5G To B落地都處於樣板間階段。言外之意,5G To B大規模商用、落地的場景少之又少。顯然,這與5G初期時,所宣傳的“萬物互聯,極低時延,改變人類生活和經濟社會”有一定距離。

談及目前5G To B商業模式的難點,愛立信東北亞區執行總裁、中國總裁方迎告訴DoNews:“現在5G受模組價格制約,很多工廠對模組價格敏感,成千上萬個模組單價幾百元不等,與GSM模組幾塊錢相比,成本過高;其次,考慮到效益問題,工廠、企業需要看到效益,而5G到來的效益需要工廠認真核算。此外,因為WiFi便宜,很多企業認為使用WiFi已足夠滿足日常作業需求,沒有動力再向前一步,初期的投入以及有其他選擇,導致很多行業企業難以下定決心進行5G改造。”

不過,方迎對5G落地表達了樂觀情緒:“5G網路更安全、穩定,未來整個工廠無線化是必然趨勢,5G To B甚至To C都需要點時間,特別是,當5G模組達到一定量級,必然帶來成本急劇下降,也為5G落地剷除障礙。”

(文中小萌、莉莉為化名)

參考資料:

1,《5G商用三年,帶來哪些改變?》,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2、《工信部:全國“5G+工業網際網路”在建專案總數達2400個》,來源:中國工信產業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