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總結|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語言: CN / TW / HK

「時光不負,創作不停,本文正在參加2022年中總結徵文大賽

2022年轉眼過半,又是一年畢業季,團隊中下週將有一批新的00後入職,本週剛將實習項目、試用期的系列培訓教程材料等敲定完畢。

於我而言,也將迎來我工作的第10個年頭。想想10年前的自己,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和同學聚完最後一次餐、然後送同窗多年的朋友踏上校門外的公交站台,開始各自天南海北的新徵程。

雖説是年中總結,但恰此時分,卻也忍不住要回顧下自己的這10年。

悄悄努力、抓住時機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被分到了一個老員工眾多的團隊,負責項目中一個邊緣模塊的維護,第一年績效平平。為了讓自己在討論問題的時候可以插得上話,我把整個項目的代碼扒了一遍又一遍,各種編碼思想、編碼設計原則、各種核心技術教程等書籍翻了一遍又一遍。雖然我負責的那個模塊也就用到點CRUD技術,但我還是在不斷地去看、去模仿,用自己新學到的技能去改寫之前自己寫過的代碼。

機會的降臨往往是悄無聲息的,入職剛滿一年左右,部門內新成立了個團隊,而我則被抽調到新團隊中去了。在新團隊中,積蓄良久的力量終於找到爆發點,速度快、產出高,質量好,成為了團隊中絕對的中堅骨幹,而得益於之前項目組中的打雜經歷,學到了很多項目開發周邊的輔助項目管理類的的流程、工具等,被領導評價“一人頂一個團隊”,開啟了一段職業快速上升通道,幾年後也從開發人員轉到架構師崗位。

默默蓄力、華麗轉身

作為一個加班文化被推崇到極致的公司,我也不可避免的身陷其中。在比996更恐怖的節奏中,一轉眼,便是6年的時光。終於有一天,壓抑的情緒爆發,便開始去面試找新的機會,想着跳槽去個互聯網行業。

剛開始去面試的時候,挑了幾個小互聯網公司試試水,結果就是驗證了一句古語“隔行如隔山”。一直在通信行業的我,對互聯網行業的很多術語和業務場景瞭解不夠深入,而面試前我也毫無任何準備,然後每一場面試都是大型尷尬現場 —— 估計那幾個面試官比我還尷尬。

遭受了一頓暴擊後,冷靜下來想了下,作出了應對策略:

  1. 將幾次面試面試官問的所有問題都梳理出來,然後逐個上網確認正確答案。
  2. 上網四處搜尋良久,列出互聯網行業對應的軟件開發與架構需要掌握的一些技術棧、中間件等。
  3. 對列出的知識點逐個去查資料深挖原理、買書系統研究,當時一口氣在京東買了近20本相關方面的紙質書、又打印了近1000頁的從網上搜索到的資料。
  4. 每個加班回來的夜晚、每個偶爾不加班的週末,我都蹲在書房裏面去看書、去研究資料、去記筆記、去總結回顧、去理解相關原理、去融匯貫通、去寫DEMO練習。

兩個月後,重新刷新了下簡歷,在獵頭推薦的面試機會中,挑了幾個一二線互聯網大廠去面試,一面、二面、三面、終面,過關斬將。

然後,完成了從通信行業向互聯網行業的跨越。

再然後,在多年大型頂流項目中去實戰歷練,去領悟各種技術的本源。

落子無悔、一往無前

當初大學畢業的時候,其實有兩條路擺在我面前:一個是某985的碩士錄取通知書、一個是某500強的軟件開發offer。最終因為某些現實的原因,選擇了直接去工作。

一路走來,見證着身邊一個又一個985、C9的同事,見證着團隊中碩士比例一點又一點的提升,見證着目前校園招聘時動輒70%以上的考研率,心中偶爾也會有點失落、有點懷疑曾經的選擇,甚至有點自卑、自卑到漸漸不敢在朋友圈裏發與母校有關的信息——雖然母校其實也不差。

也會一遍遍的問自己,當初的選擇究竟對不對。但終究是個無解的問題,雖然會時常去想,但也不過是庸人自擾罷了。

無奈,我只是一凡人,還是會在某些場景的觸動下,去假設其它可能的選擇,去猜測可能的結局。

無妨,我雖是一凡人,卻總能找到一些合適的理由,去做自己的心理建設,讓自己跳出這個怪圈。

無解,那就交給命運吧...

命運負責做決定,而我負責去實現。 人生如棋局,落子無悔,一往無前。

初心不改、温情待世

自己的第一份工作,雖説節奏比996更恐怖,但好在也提供了與其節奏強度相比配的報酬,也正是這份報酬,讓年少家貧的農村娃在城市站穩了腳,獨自在大城市實現了買房買車、還補貼了點讓日趨年邁的父母也能在老家住上電梯新房,亦給了自己更多的底氣去融入城市的小資生活、可以偶爾去領略下他鄉風情。所以即使已經離開、但對前公司,始終心存感念,默默祝福。

生活時常無趣且乏味,但細細去品味,卻也沒那麼糟糕。

就比如,週末散步見到夕陽的時候,也會被那片橘黃色的温柔而觸動;

就比如,在某個疏影橫斜的夜晚,心裏會浮現出曾經的紙短情長;

就比如,加班到夜深下樓的時候,還不忘去樓下撫慰那隻流浪貓的自由靈魂; 就比如...

地上的七便士要撿、頭頂的白月光也不可辜負,一個工科生的理性與感性的糾纏寫實。

生而平凡,活着是第一要務,但也要拼命去守護那些不敢明説卻始終銘記於心的年少時天真的奢望——或者説,叫夢想。

悄然回首、波瀾不驚

回顧這一路,我與芸芸大眾一般,照着這個世界最為普通的一種路線活着,沒有驚世駭俗,沒有波瀾壯闊,甚至自己都沒得選擇,只是被時間推到一個個的路口,然後我走了普世價值觀所認同的最為中規中矩的那一條,然後硬着頭皮走了下來。

沒錯,硬着頭皮,堅持走下去。 不認輸,是我與世界抗爭的最後倔強。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回到當前,2022年初定的目標,似乎還是遙遙無期。

而在這個年中之際,我又給自己立了個Flag,嘗試將自己這些年的技術積累輸出並分享出來,既是對自己的知識體系與架構思維做個整理,也可以鍛鍊下自己的文筆,順便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一起進步。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十年磨一劍。

我用10年的時間,把自己從農村硬推到這個世界面前,隻身孤膽的迎戰未知,那一年,我21;

又用10年的時間,在與世界的鬥爭與妥協中起起伏伏,一路踉蹌的向前小跑,這一年,我31;

而這一次,我將手持親自鑄就的兩把劍,去捍衞屬於我的更加穩固的未來。

這是我的長征,我必須親自走完這段征程。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與有夢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