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雲,站在中國容器潮頭

語言: CN / TW / HK

容器雲、微服務、中介軟體、AI、容器安全……每一個關鍵詞背後,對應的是博雲的新故事,是中國容器市場的新故事,也更是新一代定位PaaS的中國企業的故事。

作者|皮爺

出品|產業家

2019年年底,趙安全邀請了三家服務過的企業客戶來到公司總部。

他是博雲PaaS事業線負責人。在這之前的幾年時間裡,他帶領團隊成員服務了一眾包括來自金融領域在內的諸多行業客戶,與之對應的是,在容器方向博雲積攢了一定的行業口碑。

但趙安全想要的不僅於此,這也是他邀請三家企業來公司總部的原因——即他思考的幾個問題是:在單純的容器資源層之外,博雲要不要面向應用層發力?以及比如在PaaS層愈發火熱的中介軟體應用業務,博雲到底要不要介入?

在和三位企業客戶交流後,他有了逐漸明晰的答案: 應用這件事,不僅要做,更要成為未來博雲容器產品的核心。

在剛剛過去5月23日,2022博雲容器雲產品族釋出會在線上召開。會上,博雲重磅釋出了全新的容器雲產品族,新的容器雲產品族產品在固有的容器雲產品之外,更覆蓋微服務應用管理、中介軟體管理、AI應用支撐、容器安全等四個大類,對資源、應用、運維和安全四個層面進行全面升級。

歷經3年,伴隨著雲原生的浪潮,博雲已然成為一個全新的博雲。

在科技的世界裡,人們對於故事的敘事,相較於過程往往更關注於結果,但從0到1,從1到99的過程也往往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概括,更況論是在容器——這個目前在中國市場發展仍處於極度早期的賽道。

從時間刻度來看,博雲是中國最早一批進軍容器的企業。 從資源到應用,從微服務到中介軟體、AI應用,它更等同於中國容器本地化市場的一面旗幟,在不斷摸黑中穩步前行。

近日,全球知名市場調研機構 IDC 釋出了名為《PRC Container Infrastructure Software Market Overview and Analysis, 2021H2/2021》的市場報告,報告顯示,BoCloud博雲容器市場份額蟬聯中國TOP5。這是博雲第四次站在前五佇列。

從2014年到2022年,從第一款產品釋出到中國容器領跑者,這是屬於博雲的故事,也更是中國容器賽道的故事。

一、 從資源到應用

“我們最開始對容器的應用主要集中在資源層。”趙安全告訴產業家。

時間回到2015年,這一年海外發生了一個焦點性事件。2015年4月,Docker公司宣佈完成了9500萬美元的D輪融資。此前,他們已完成三輪融資,包括1500萬美元的B輪融資及4000萬美元的C輪融資。

Docker的釋出標誌著容器技術的正式成型。一個簡單的介紹是,和傳統的虛擬機器相比,容器可以擁有更低的物理損耗和更快的啟動速度,比如容器的在傳統物理機內的虛擬化損耗約 1%,而虛擬機器的損耗則是超過20%。

換言之,從單純資源層的角度來看,容器具備更強的投入價效比。

這正是博雲團隊最開始錨定的方向。但和大部分容器企業面向公有云的方向不同的是,博雲的首個選項是行業私有云,其中就包括金融等難度係數高的方向。

基於釋出首款容器雲平臺,博雲幫助不少企業解決了如應用的分散式改造、快速部署、高負載下的彈性伸縮等固有數字化痛點,比如解決高峰時期的流量擁堵等問題,基於此,幫助企業建立真正敏捷的私有云模型。

在容器技術和相關底層能力的強推動下,博雲在2015、2016年前後拿下了不少金融和電力相關的客戶,與此同時更完成了數千萬的A輪融資。

但在博雲內部,關於容器更新的思考還在繼續。

這種思考有跡可循。早在2015年的時間節點,博雲創始人花磊就曾對外表達過一個明確的觀點,即“容器更多的是應用層面的事,而非只是資源層面。”

即從具體部署的模式來看,儘管容器定義是在資源層,但其價值更多地則是體現在應用層面,而非資源。即相較於虛擬機器單純在資源層面的隔離和加持,容器的更大價值是在於對PaaS層應用的強助力,比如基於“沙箱”的物理隔離更好地完成上層應用的獨立部署,再比如進行特定環境產品的測試開發。

其中一個鮮明的例證是微服務的再次大火。即在容器技術出現之前,儘管微服務的理念備受市場認可,但對於業務的隔離以及底層資源的分配一直是解決不了的難點,但容器的出現完美解決了這一難題。基於容器的“沙箱”完美隔離,企業內部可以搭建出多個從上層應用到底層資源的模組,實現內部業務框架更加清晰敏捷。

博雲的這些思考在K8S傳入中國後被迅速驗證。基於谷歌釋出的K8S容器編排技術,容器徹底擺脫了固有的資源層的限制,基於K8S的編排和排程可以作為最核心的操作單元在PaaS和IaaS層之間靈活使用,幫助企業高效完成日常開發運維。

方向確定後,博雲內部快速行動。

2018年,在底層容器BOC平臺的基礎上,做具體的PaaS應用被提上博雲的新戰略方向。但儘管如此,新的問題依舊存在——即“博雲具體要基於容器做哪塊業務”。包括趙安全在內的核心負責人開始不斷論證。

於是就有了開篇的那一幕。實際上,那僅僅是在那段時間裡,趙安全和創始團隊思考求證的一個縮影。據瞭解,在面臨轉型的幾個月裡,博雲創始團隊進行了大量的市場調研,也和一眾博雲的合作伙伴們瞭解市場情況。

逐漸地,方向終於明晰。

二、 一張“容器雲產品族”答案

今年5月23日,博雲交卷。

具體來看,博雲新發布的容器雲產品族覆蓋微服務應用管理、中介軟體管理、AI應用支撐、容器安全四個大類,在底層企業級K8S發行版的基礎上,基於容器雲分別釋出了微服務管理產品、中介軟體管理產品,AI應用支撐產品和容器安全產品。

這正是博雲錨定的新方向。

鏡頭拉回做決定的那一年。實際上,在當年趙安全邀請的三家企業中,其中兩家對他表達的明確訴求是,“現在中介軟體太複雜了,非常難管理。”

立足當時,從中國企業數字化的程序來看,從2017到2019的兩年時間裡,市面上一大批企業開始尋求“網際網路+”的概念,與之對應的除了IaaS層的不斷大火,更對應的是中介軟體市場的大火,其中不僅包括固有的資料庫層,更有諸如儲存、訊息中介軟體、任務排程等諸多軟體。

儘管中介軟體幫助企業完成業務和底層的高效對接,但大量中介軟體的使用,同時也帶來了中介軟體管理的混亂,此外,儘管市面上不少中介軟體管理平臺解決了基本的自動化部署和運維難題,但伴隨著中介軟體的不斷髮展,中介軟體的運維和可觀測性等正在成為新的主流需求。如若解決不好這些問題,對企業的IT部門而言,反而容易適得其反。

這是博雲這次容器雲產品族新品最開始的一錨定心點——中介軟體管理產品。

博雲有自己的優勢。即和傳統的中介軟體管理平臺不同,博雲本身對於K8S Operator有足夠深入的瞭解和技術延展(博雲K8S社群貢獻全球11),基於Operator的部署,博雲不僅可以幫助企業實現基礎的資源管理、部署、效能監控等常規中介軟體管理屬性,更可以讓企業具備開源Operator部署所不具備的其它功能,比如實現特定場景下的資料遷移,比如基於方案實現中介軟體的免運維管理等等。

一組資料是,基於博雲的中介軟體管理子產品,企業在中介軟體建設上的交付效率提升在200%左右,運維成本可以降低50%,此外,在資源層成本將節省超過30%。

實際上,不只是中介軟體,如果仔細審視博雲的容器雲產品族產品,則是不難看出,博雲已然建立起“以應用為核心”的容器產品矩陣。

比如微服務子產品,博雲能夠為企業做到的是敏態的雲原生應用全棧管理能力,即真正從應用的視角出發,將容器與微服務進行無縫齧合,達到業務內容和業務排列形態的一致同意,進而達到“書同文、車同軌”的業務一致性目標,為業務賦能。

同樣還有AI應用產品。即基於容器技術的敏捷特性,博雲可以加速AI應用從上線到啟動的整個過程,比如AI應用上線時間從固有的1周可以縮短至2分鐘,1000個作業的啟動時間從3小時變為3分鐘。

明確的不僅是上層應用,更在安全建設。比如基於頻發的安全問題,博雲則是從執行時安全,執行環境安全,執行生態安全,映象安全,自適應安全,全生命週期安全等六大維度,全面解決物理機,虛擬機器,容器等混合雲原生安全問題。

在更加具體的應用之下,博雲更向外部交出愈加堅實的底層容器雲產品答卷, 其核心則是博雲企業級 kubernetes 發行版BKE 與混合異構kubernetes管理模組BKM。 前者可以幫助企業建立敏捷可用的K8S環境,而後者則是可以實現企業內部多雲異構環境的使用體驗一致性和對全應用的監測運維。

三、 歡迎來到雲原生時代

雲原生是博雲的最新錨定點。

“現在企業的開發人員對於容器的歡迎程度是有目共睹的。對大部分中大型企業而言,容器技術都已經在成為企業的底層核心之一。”趙安全告訴我們。

根據CNCF 2020年釋出的報告資料顯示,在生產中企業應用容器的企業比例從去年的84%增長到今年的92%。與此同時,艾瑞諮詢在《中國容器雲市場研究報告》中顯示,2020年有84.7%的中國企業已經&計劃使用容器。

誠然如此。伴隨著多雲環境的到來,雲原生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業務模型,即將業務直接部署在雲端,並在雲端完成從開發、測試、部署到後期運維等一系列流程,更加迅捷、高效地進行業務推進。

而在其中,容器則是絕佳的雲原生底座。其向上可以支撐起分散式架構、微服務和不同的工作負載,向下則是封裝不同的基礎設施,遮蔽底層基礎架構的差異性,基於映象等屬性進行統一的納管,進而支撐起整個雲原生大廈。

以博雲服務的某銀行客戶為例,其最初的訴求就是實現全面雲原生。“最開始我也在諮詢這個客戶,問為什麼要推進雲原生推進的這麼堅決?”趙安全回憶說道。

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即對趙安全而言,他遇到的很多客戶更多的是採取某塊業務容器化,基於雲原生的模式做微服務的相關架構適配,進而通過效果來決定是否要完成全部環節和業務的雲原生。

對方的回答是,“單個環節的雲原生效果幾乎不明顯,微服務的數量有限,價值很難體現出來,若想感受到效果,還是要實行全面雲原生。”

一個數據是,基於博雲提供的產品服務,該企業如今可以實現兩週一次的更新頻率,而在之前,這個時間至少是兩個月。

這僅僅是個縮影。

從某種程度來看,這也正是博雲的底氣所在。即如果說 “以應用為核心”是博雲的戰略核心,那麼“助力雲原生”則正是博雲這次容器雲產品族的本質底色, 用博雲容器雲產品族事業線產品負責人的說法就是,要做到“Any APP on Any Kubernetes”。

實際上,在具體的場景應用之下,構成博雲核心競爭力的恰是其適配雲原生架構的底層容器雲產品,企業級 kubernetes 發行版BKE 、混合異構kubernetes管理模組BKM、邊緣kubernetes髮型版BEE三者可以幫助企業構建出更適配自身的底層環境。

此外,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和不少行業內同樣提供容器雲產品的廠商相比,博雲的容器雲產品族能力 具備極強的松耦合能力,根據客戶的需求不僅可以幫助客戶完成從諮詢到落地的全環節容器云云原生設計,更支援被整合, 即允許底層的laaS廠商等植入博雲的上層應用能力。

“現在很多企業提供的能力是封裝,即把容器的資源和應用放到一起來做交付,但我們是分開分別去部署完成,整體應用介面更清晰,也更直觀。”趙安全告訴我們。

根據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博雲已經服務客戶數超過400個,覆蓋10多個領域,此外,頭部金融客戶滲透率超過52%。

四、 在中國的數字化程序中,尋找“博雲”

如果覆盤博雲發展的過程,則是不難看到,這是一家“足夠低調”的企業。這種低調不僅在對外的發聲,更在於其在容器市場層面的伴隨發展。

但是,從2014、2015年容器傳入中國開始,博雲恰是最早一批將這項技術進行落地應用的企業之一,從最早的資源層到如今的應用層,從最早期容器、雲管產品的釋出到如今基於雲原生趨勢的全棧產品,博雲一直走在容器的路上。

從行業的視角,會有更多的感觸。

即如果說全球最早階段的TO B的競爭更多的在資源層,即雲端計算等算力層面,那麼如今的行業發展則是來到了更有序的階段,即基於PaaS層的競爭,這是中國企業的短板,也更是中國企業需要強化的環節。

一組資料顯示,美國TO B巨頭的IaaS和PaaS的收入比例維持在2:8的比例,但中國的TO B企業的這個比例則是在8:2左右,相較於IaaS層,PaaS層對技術的要求,但產生的利潤也更大,與此帶來的是美國和中國TO B企業在營收上的巨大差距。

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能明確看到的是國家對於PaaS廠商(容器、資料庫、中介軟體等)的助力和扶持,比如在十四五規劃中,就能明確看到諸如“鼓勵科技創新企業,如中介軟體、資料庫等方向的企業發展”的表述。

但從博雲的發展軌跡來看,這誠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論是如今的容器雲產品族產品,抑或著博雲在具體的市場交付中所做的諮詢和服務,對應的都是國內市場和客戶的亟待教育和對國產軟體企業的接受支援。

“國內的容器市場還是非常早期。大家需要一起把市場做大,讓更多的企業知道、應用容器,讓市場尋求更好的發展。”在採訪的最後,趙安全告訴我們。

容器雲、微服務、中介軟體、AI、容器安全……每一個關鍵詞背後,對應的是博雲的新故事, 是中國容器市場的新故事,也更是新一代定位PaaS的中國企業的故事。

數字化進入深水區的當下,博雲值得期待。

特別宣告: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絡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絡 [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