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科技:上市即巅峰,车检站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语言: CN / TW / HK

多伦科技(603528,SH)自2016年上市以来,通过不断并购和自建扩大连锁车检站,但营收不仅没有出现大幅提升反而在下降,目前的年营收还不及上市当年。但公司对车检站的热情丝毫不减,可惜的是受疫情和政策的影响,高价收购而来的车检站没有达到预期,在对商誉进行大幅减值后,公司2021年亏损1.7亿元。车检新政出台后,公司为何还要将大把资金砸向车检站?围绕着车检站,公司还有哪些故事可以讲?

圈地车检站,业绩受拖累

多伦科技2016年IPO时,除用自有资金投入车检站外,并没有品牌连锁车检站项目,但2020年发可转债时,6.4亿募集资金中就有5.4亿投入该项目,在2021年时又变更募资投向,将“基于北斗卫星技术智能交通系统、智能驾驶培训和考试系统研究示范基地建设项目”的募集资金9100万转而投向连锁车检站。

有大把资金在手,多伦科技开启了圈地模式。2019年多伦科技高调进军车检市场,并通过自建与收购车检站经营车检业务,动作频频。当年7月,公司收购了山东简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65%股权,介入了机动车检测设备、尾气遥感监测的软硬件产品的研发、销售和服务。9月,公司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江苏多伦车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12月,多伦车检作价9900万元,大手笔收购了山东枣庄6个车检站55%股权。之后,多伦车检与山东枣庄合作伙伴联合发起设立了山东多伦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在山东省境内自建、合作、收购及运营检测站。时间来到2020年,多伦科技完成6.4亿元可转债发行,收购检测站23家,持续加码智能车检业务。即使在车检新政出台后,2021年,公司继续收购了27家检测站。截至2021年末,收购形成的商誉原值累计3.24亿元。

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当年底,多伦车检已在江苏、山东、河北、湖北、浙江、深圳等重点省份及地市完成70余家车检站的落地,并与一汽出行、比亚迪、平安保险、滴滴、T3出行、跨越速运、运满满、江苏电力、万科物业等18家头部客户达成实际业务落地。

但经营情况却是很不理想。2020年底车检新政颁布实施,优化了非营运小微型客车检测周期(取消第7、9年机动车检测),行业需求收缩,叠加疫情,竞争加剧,价格下降。

收购来的车检站拖累了业绩。到年底时,公司不得不计提大量商誉减值,2021年商誉减值总额达1.6亿元,涉及23家车检站。其中,约半数全额计提,8家为2021年收购、合计减值0.56亿元。公司计提减值如同公司并购时一样“激进”。

值得一提是,商誉最大的资产组是枣庄机动车检测站,对应的商誉原值、减值金额分别为0.61亿元、0.32亿元。根据收购公告,交易对方承诺其 2020-2022年每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50万元、1450万 元、1650 万元或三年累计不低于4350 万元。不过,钛媒体APP查阅年报后发现,多伦科技并没有公开枣庄机动车检测站的盈利情况。

关于车检站,还有哪些故事可以讲?

巨额投资车检站,却成了“包袱”,这自然成了投资者关注的焦点。但公司并没有放慢的意思,公司今年初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表示,车检新政对行业来说就是一个洗牌的过程,任何恶性价格战都是不能持久的,这种阶段性进行的价格战,是一个洗牌和自然淘汰的过程。公司通过连锁经营,可以提高竞优势;公司会加大收购力度,采取收购和自建站并行的方式推进,根据每个省份的情况收购自建比例会有所不同。

此外,公司认为新能源车车检会提供新的机遇。公司接受调研时表示,公司已经加入了公安部新能源汽车技术检测标准以及检测设备的定标委员会,这个标准正在制定过程中,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从初步讨论看,新能源车检测要比普通燃油车的检测更为复杂,对于电路、电池、电控系统都要进行检测。言下之意是,新能源车的车检市场大、收费标准估计比传统车收费要高。

只是公司已上市6年了,但这6年的表现,却很让投资者失望。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多伦科技营业收入分别是:5.09亿元、5.50亿元、6.98亿元、6.36亿元,同比增长-38.86%、8.13%、26.86%、-8.92%;净利润分别是1.02亿元、1.35亿元、7954万元,同比增长-66.99%、32.43%、13.65%、-48.15%。

钛媒体APP注意到,进入2022年,多伦科技并没有扭转业绩下滑的局面。一季报显示,公司Q1实现营业收入1.63亿元,同比下降30.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22.47万元,同比下降81.0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56.03万元,同比下降95.40%。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公司毛利率是39.53%,而上市当年的毛利率水平是60.43%,中间也不过就5年时间,下滑超20个百分点。公司目前股价不到6元,不到历史最高价36.50元的零头。多伦科技车检站的故事会如何演绎,钛媒体APP将持续跟踪。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夏峰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