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離中國”這步棋,蘋果是虛晃一招麼?郭臺銘的話值得警惕

語言: CN / TW / HK

2022年以來,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蘋果的股價,已經從最高點182.49美元,跌破了130美元,最大回撤達28%。蘋果這一跌,也讓保持了兩年之久的“市值第一”,拱手讓給了緊隨其後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

很多人對此分析,因為近兩年,蘋果既將部分iPhone 13的生產線派給了印度,又將部分ipad的生產線派給了越南。但由於這些國家基礎設施薄弱,導致投資者對未來蘋果產能、銷量及品質預期的下降,進而反饋到了股價中。畢竟如中國擁有的健全的基礎設施,和成熟的勞動力群體,才是產能穩定的保障。

很多人由此,也引出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在全球局勢不穩定性增加的情況下,蘋果“撤離中國”這步棋,是落子無悔,還是虛晃一招?對此,郭臺銘的回答值得我們警惕。

一、蘋果鏈轉移的真正邏輯

鴻海精密創始人郭臺銘曾不止一次地對外放言:“一旦蘋果離開中國,生活在蘋果產業鏈下的中國企業,將全部倒閉!”“郭老闆”這句話是否是大放厥詞,我們暫且按下不表,這句話裡包含的資訊,我們先分析下。

首先,郭臺銘揭示了這樣一個現實:蘋果在中國,遠非賣手機、pad、電腦以及周邊配件那麼簡單。蘋果,牽動著中國的製造業。

根據蘋果釋出的2020年全球供應商名單,國內供應商數量已經發展到48家,佔蘋果供應商總數的24%。此外,如旭硝子、意法半導體、海力士等承接蘋果業務的國外代工廠,也在蘇州、深圳等地設有多座廠房。可以看到,蘋果已經在中國衍生出一條龐大而複雜的產業鏈體系。

其次,郭臺銘的話另一層含義是:蘋果鏈的企業,離不開蘋果。合則生,分則死。也因此,為了不坐以待斃,蘋果鏈公司一旦發現蘋果有轉移陣地的跡象,那麼它們的處理方法也很簡單:蘋果去哪,我就去哪!

比如承接蘋果AirPods代工的立訊精密,已經響應蘋果號召,在印度設立代工廠了。而“老搭檔”郭臺銘更是在印度泰米爾納德邦這樣的人口大邦投資10億建廠。

蘋果只需簡單調整各區域代工廠產品線的業務配比,就輕鬆“迫使”了國內供應商到海外佈局。從蘋果各元器件生產線,到資料中心、銷售中心、服務中心,同步行動。

為何,以前對中國親密的蘋果,突然轉向了呢?

二、誰能決定蘋果是否撤離?

蒂姆·庫克是蘋果現任CEO,是蘋果創始人喬布斯“欽點”的接班人。從2011年掌舵蘋果以來,蘋果的股價翻了近25倍。因此,庫克深得蘋果公司股東們的信任,自然在蘋果公司運營的決策上,庫克頗有自己的想法。

雖然庫克沒有明確表示將放棄中國市場,但從歐菲光、京東方A等中國供應商不斷被提出蘋果鏈的訊息被坐實,已經庫克本人頻繁到訪印度工廠,庫克的“中國情”,似乎就要緣盡了。曾幾何時,當喬布斯還在任時,最看好中國的是庫克。喬布斯過世後,第一個開拓中國市場的蘋果公司高管,也是庫克。

2011年之前,蘋果國內的下線門店僅有2家,一家在北京,一家在上海。如今已達到53家。庫克本人還曾多次到訪國內的代工廠車間,比如和立訊精密的創始人王春來,以及車間工人們合影留念。

彼時彼刻庫克與中國,恰如此時此刻庫克與印度。隨著2020年之後全球黑天鵝事件的不斷爆發,以往鍾情中國的庫克,也將“增加印度佈局”的戰略演變成了“加速撤離中國”。

三、結語

總體上看,蘋果“撤離中國”既有分散產能風險的考量,同時也想要試水印度、東南亞國家,是否有規模生產的能力。但無論如何,在全球化不可逆轉的今天,“撤離中國”終究只是口號,真正要撤離中國,蘋果也必然傷筋動骨。

其實,比起這些虛無縹緲的口號,我們更擔心的是,隨著蘋果在中國以外市場佈局的加深,一大批原本紮根中國,在國內提供大量崗位的代工巨頭,將會壓縮國內的產能。到那時,專家們抱怨的將不再是“年輕人不願進工廠”了,而是在國內,年輕人已無工廠可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