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水難救近火」的眼科義診,湖南眼底病專病聯盟做對了什麼?

語言: CN / TW / HK

今年的6月6日,是第二十七屆全國愛眼日。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眼科在這一天進行了一場特殊的義診。在湘雅二醫院的遠端會診中心內,醫生通過遠端醫療的方式,為基層群眾進行了眼部疾病的篩查診斷。

今年的義診團隊雖然沒有前往基層醫院,卻完成了比往年更多的任務——同時為千里之外的澧縣中醫院、慈利縣中醫院和龍山縣人民醫院等多地的眼病患者進行了診斷。

在往年的全國愛眼日,受限於時間和距離,專家團隊通常只能選擇一處社群或村鎮進行義診,效果有限。

在AI和遠端會診的模式下,越來越多的群眾享受到了專家級的醫療資源。

湘雅二醫院眼科的專家團隊以遠端會診的方式與多地的縣域醫院患者連線到一起,藉助鷹瞳Airdoc視網膜影像人工智慧系統對基層地區的眼病患者進行拍照、篩查,協助縣域醫院的醫生進行眼病診斷。

超負荷的義診,遠水救不了近火

對羅靜教授來說,6月6日的全國愛眼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

作為湖南眼底病專病聯盟主席、湘雅二醫院眼科教研室主任、視網膜病中心負責人,羅靜教授往年都要在這一天帶領團隊前往基層社群或村鎮進行義診。

義診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任務,由於醫療團隊人數十分有限,加之眾多基層患者的診療需求長期無法滿足,每年義診時接待的患者都是絡繹不絕。

羅靜教授對其中一次經歷記憶深刻,那是在長沙梅溪湖附近的一個社群,和湘雅二醫院相距很遠,羅靜教授等人趕往義診地點後,當地突然颳起大風,醫療團隊只能在狂風中堅持完成義診活動。

當天的義診活動結束後,羅靜教授就患上了重感冒,“醫生來回奔波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這樣的義診活動每次能夠幫助的患者數量太有限了。”

目前,中國的眼底病醫生十分稀缺。

據羅靜教授介紹,眼科診療對於醫生所掌握的理論知識與臨床技能要求非常高,要培養一名成熟的眼底病醫生至少需要十年時間,而成熟的手術醫生則需要十五年。

這部分成熟的眼科醫生幾乎全部集中在省、市級醫院,在縣域能進行眼底病診療和手術的醫生寥寥無幾。

基層龐大的眼底病患者群體的篩查與治療,僅靠省級專家偶爾的義診活動是遠遠不夠的,如何快速提升基層眼健康服務能力成為全國眼健康工作面臨的艱鉅任務。

《“十四五”全國眼健康規劃》中也明確指出,推動眼底照相篩查技術逐步覆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探索建立“基層篩查,上級診斷”服務模式,提升眼病診治能力,推動眼科優質醫療資源擴容並下沉。

因此,多年來羅靜教授一直在思索如何實現眼底病的分級診療。

要靠什麼來支援分級診療?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眼科擁有雄厚的技術實力和專業團隊,眼底病專家十餘位。

自2017年起,羅靜教授與同事們便開始致力於推動分級診療,組織了一個跨區的醫聯體聯盟,基本覆蓋湖南省各個市、縣,共有206家醫院加入。

當時,羅靜教授及專家團隊針對基層醫生開展了青光眼、白內障、眼底病等眼病診療的規範化培訓,由省級醫院專家針對基層醫生進行一對一的幫扶,還舉辦了相關的學術會議幫助基層醫生深造。

這套模式不僅被複制到了外省許多單位,也成為湘雅二醫院眼科團隊在2021年打造湖南眼健康新模式的基礎。

然而,在後續的工作中,羅靜教授發現基層醫院眼科的能力過於薄弱,甚至無法承擔眼底病的首診工作。

於是,基層患者仍舊湧向省級醫院,羅靜教授每天仍要接診大量眼底病患者。

分級診療的模式,始終難以落實。其關鍵的核心問題和解法應該是什麼?

2021年,經過湘雅二醫院眼科的醫療專家們與湖南省衛健委及相關政府部門的積極溝通,湖南的各州、縣級醫院得到湖南衛健委的一筆撥款,用於進一步推進全省縣級公立醫院眼科能力建設專案,覆蓋全省190家醫療機構。

首先,羅靜教授及專家團隊對這些機構進行規範化管理,帶領學生團隊對這些醫療機構眼科診療能力進行了調查,摸清隊伍建設、技術能力及醫療裝置的詳細情況,並形成文字報告,反饋給衛健委等相關部門。

其次,成立了湖南省眼底病專病聯盟,由羅靜教授擔任主席,並且在湖南省所有的地州市建立副主席單位,繼而輻射下屬所有縣級醫療機構,搭建起眼科疾病的三級診療網路。

第三,通過AI技術與三級診療網路,打造包含遠端會診、AI輔助診斷、醫療培訓等板塊在內的全流程的眼病管理平臺。

2020年8月,鷹瞳科技研發的視網膜影像人工智慧系統產品已取得國家藥監局醫療器械三類證。因此,眼底病正是目前最好的切入點。

2021年12月,鷹瞳科技正式在港股上市,成為國內醫學影像AI第一股。

“鷹瞳科技是一家上市公司,擁有業內領先的技術積累,我們跟這樣的醫療AI公司合作,可以更加有力地推進專案的建設。”

經過一年的實地摸索調研與專案建設,專家團隊最終提出了改變傳統幫扶模式,探討“聚焦縣域、省市縣三級聯動、農村包圍城市”的湖南眼健康新模式。

他們決定從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入手,以遠端會診的形式提升各級醫院之間的溝通聯動,推動眼底病分級診療的落實。

糖尿病視網膜病變(以下簡稱糖網)是糖尿病的併發症,是常見的眼底病之一。超過30%的糖尿病患者會發生視網膜病變,如果發現和干預不及時,將會致殘、致盲。

這一次,有了政府力量的推動和引導,眼底病的分級診療工作終於取得了顯著成效,各級醫院之間的屏障被打通後,糖網等眼底病的診斷變得更加便捷。

但羅靜教授及其團隊的目標並不僅僅侷限於此,其他眼科疾病的分級診療也將陸續提上日程,如近視防控、青光眼等等,逐漸覆蓋眼科全類疾病。

湘雅二醫院眼科2017年與2021年兩次推動湖南省眼病分級診療,卻取得了不一樣的結果。

在雷峰網看來,其關鍵的勝負手,在於遠端影片會診,以及被引入眼病篩查診斷環節的AI技術。

AI,為基層醫患搭起一條技術“高速公路”

如果說遠端會診使湖南省眼底病的分級診療得以優化,那麼AI技術則大大提升了分級診療的效率。

今年全國愛眼日的義診與往年大不相同,湘雅二醫院眼科開展了“眼底一張照,眼病早知道”為主題的遠端會診活動,羅靜教授和專家們坐在遠端會診中心內即可為患者進行診斷。

6月6日上午,魏為教授、姜文敏教授、劉驍教授、謝滿雲博士等幾位眼科專家守在大螢幕前,通過雲端連線距離長沙千里之外的澧縣、慈利、龍山等地的眼科醫生和當地群眾,協助澧縣中醫院的孫軍主任、慈利縣中醫院的謝瓊主任和龍山縣人民醫院的彭寒主任團隊在當地開展眼病義診篩查。

一次義診,專家們可以同時為不同地區的多個基層醫院提供篩查診斷,使更多的眼底病患者及時得到救治。

羅靜教授介紹,這次義診中,醫院使用了鷹瞳Airdoc視網膜影像人工智慧系統,基層醫護人員通過簡單培訓後即可採集影像,眼底照相耗時不到1分鐘。

拍照完成後,系統立即將影像傳輸至湘雅二醫院眼科專家們的手中,醫生即可根據影像對患者病情做出及時診斷。

在義診中,澧縣一位49歲女性進行眼底照相後,馬上被人工智慧技術識別出糖尿病視網膜病變,診斷結果在當地一鍵上傳到了千里之外的湘雅二醫院眼科專家面前,會診考慮是重度增殖期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患者需要馬上治療,意見當即返回當地眼科孫軍主任。

龍山一位19歲近視患者通過眼底照相,發現高度近視視網膜病變,慈利一位78歲老人拍照後發現年齡相關性黃斑變性……

僅一個上午,湘雅二醫院的眼科專家便完成了千里之外三個縣、500餘位當地群眾的眼病篩查。

來自澧縣中醫院的孫軍主任說道,“眼底一張照,眼病早知道,人工智慧技術加上遠端會診的模式太好了,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對我們基層而言,解決了我們的大問題,以後可以普及作為常規操作。”

慈利中醫院謝瓊主任,龍山縣人民醫院彭寒主任也表示,這種人工智慧和遠端會診技術結合的新模式非常適合基層,高效便利,並可以節省當地老百姓的醫療費用支出。

在羅靜教授看來,醫療AI對基層醫院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它能夠輔助經驗不足的基層醫生進行眼病診斷,節約人力物力。

“許多眼病患者因為沒有及時發現病情,開始治療時病情已經非常嚴重,無法逆轉,導致視力嚴重受損。”

而鷹瞳Airdoc視網膜影像人工智慧系統能夠識別多種眼底疾病,即便是針對少數罕見病,該系統也能夠識別出患者眼部的異常狀態。

羅靜教授有一位患有先天性眼部疾病的兒童患者,就是在鷹瞳Airdoc視網膜影像人工智慧系統的篩查中發現病情,才能在病情惡化之前及時進行治療。

也有許多病人在眼底篩查中發現了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的眼部併發症後,才得知自己患有嚴重的慢性病,得以及時治療避免危及生命。

不過,即便是AI可以更好撐起分級診療的效率體系,但受制於觀念更新、裝置條件、基層技師能力,醫療AI的普及任重道遠。

為了解基層醫生和患者對AI技術的接受程度,羅靜教授一家家醫院挨個走訪,“要一步一個腳印地去做AI技術的培育工作。”

在最近的懷化、常德等地的基層培訓中,她也將AI技術作為重點內容講解,提升醫務工作者對AI技術的接受度。

好在,不論是基層醫生還是患者,都願意嘗試這一全新的診療模式。

人工智慧和遠端醫療等先進技術,為優質醫療資源和眼底病醫生匱乏的基層搭建起了切實可行的“高速公路”。

注:本文由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與雷峰網 (公眾號:雷峰網) 聯合採訪,感謝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的支援。

雷峰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 轉載須知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