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片人”攬金有道 有相關企業衝刺IPO

語言: CN / TW / HK

本報記者 李豪悅

又一位虛擬人破圈走紅。

6月29日,“虛擬主播B站直播2小時收入超百萬”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據瞭解,一位叫Shoto的虛擬主播,在B站的首場直播,僅兩個小時就獲得了超過100萬元的打賞。

據媒體報道,Shoto是海外知名的Vtuber(Virtual Youtuber,虛擬主播),來到B站之前,只在Twitch、Youtube上直播。

今年以來,海外虛擬主播在中國市場短暫亮相就獲得高額打賞的現象並不少見,資本市場也出現了靠虛擬主播實現盈利並衝刺IPO的公司。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首席探索官趙佳茹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虛擬主播只是虛擬人眾多落地中的冰山一角,但受益於現階段技術的發展節奏,以及國內演藝產業的高度成熟,在兩者疊加之下,虛擬主播迎來了高速增長。未來,虛擬人產業將呈現出從娛樂化,到工具化、基建化的形式滲透。

虛擬主播風口吹來

相關企業成功IPO

虛擬主播Shoto在中國受歡迎不是孤例。今年5月份,日本知名虛擬主播公司彩虹社,旗下虛擬男團Luxiem的成員VoxAkuma,也在B站完成中國直播首秀。雖然全程英文直播,但吸金能力不容小覷。第三方平臺darkflame資料顯示,成員VoxAkuma在5月6日僅僅直播了1.7小時,營收超過117萬元,付費人數近4萬人。在付費人數上,Vox首播已經超過了此前A-SOUL各成員的所有單次直播記錄。

而在6月8日,VoxAkuma所在的日本彩虹社,其運營公司ANYCOLOR於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這是日本首家以虛擬主播為主營業務的上市企業,中國的君聯資本也是其股東。

據瞭解,ANYCOLOR上市首日以每股1530日元(約合人民幣75.3元)的價格開盤,連日來股價持續走高,一度達到每股7700日元(約合人民幣378.8元)。截至6月29日收盤,ANYCOLOR每股6760日元(約合人民幣332.6元),市值213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05億元)。

能夠受到投資者認可或許和其業務的穩定有所關聯。ANYCOLOR公佈的2022財年(2021年5月1日-2022年4月30日)資料顯示,2022財年彩虹社銷售收入141.6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17億元),同比增加85.5%;營業利潤41.91億日元,同比增長188.6%;淨利潤27.93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41億元),同比增長198%。

不止日本市場,在中國也有相關企業衝刺IPO。今年3月份,樂華娛樂提交招股書,計劃在香港主機板掛牌上市。樂華娛樂推出了在本土吸金最強的虛擬團體A-SOUL。公佈的資料顯示,A-SOUL幾乎撐起了公司的泛娛樂業務。出道一週年成員直播3.5小時就收到了125.71萬元。2021年樂華娛樂的泛娛樂業務收入達到了3787萬元,同比增長近80%,毛利率達到77.7%。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資料顯示,虛擬人行業正迎來融資熱潮。2021年全年,虛擬人相關企業融資共有2843起,融資金額為2540億元。今年首月融資時間更是超百起,投資方包括紅杉資本、IDG資本、順為資本、峰瑞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以及位元組跳動、網易、小米、米哈遊等企業。

“可以肯定的是,從產業關注度的角度來看,虛擬主播現在的確迎來了爆發,商業模式也迎來了從直播打賞、廣播電視、到授權帶貨,甚至走入產業數字化的變局之中,‘虛擬數字人’完成了從最初的直播打賞、到IP授權通過衍生產業變現的新的商業場景。”趙佳茹說道。

離不開“中之人”

風險依然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無論是虛擬偶像,還是虛擬主播,暫時還未解決依賴“中之人”的問題。

現階段,觀眾和粉絲在直播影片中看到的,是“能說會道”的live2D模型,但這僅僅是虛擬偶像外表的那層“殼”。將虛擬偶像人設豐富起來的是背後的真人,他們提供聲音、動作、臨場發揮的表演等,統一被稱為“中之人”。

一位喜愛虛擬主播的粉絲向媒體表示,粉絲追求的不僅僅是那層“殼”的精美度,更多時候依然是被背後“中之人”的人格魅力打動。

這種情況下,過往行業提出的“虛擬人0風險”的判斷,也不再準確。

艾媒諮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虛擬偶像或虛擬主播的變現模式是走得通的,但本質仍然是由真人扮演的虛擬形象來圈粉,現階段也不可能完全剝離對真人的依賴。之後進入賽道的公司在運作相應IP時要考慮,整個鏈條上要怎麼將虛擬形象和中之人做銜接。

趙佳茹認為,從技術角度而言,虛擬主播仍然處在“爆發前夜”,在互動技術與人工智慧技術發展的今天,人們已經開始嘗試將虛擬人與現實空間疊加,或是通過AIGC(AI生產內容)來創作,相信隨著技術的成熟,這些風險也將逐步解決,虛擬人會迎來新一輪爆發。

而對於當下逐漸受到市場認可的虛擬人經濟,商務部研究院副研究員洪勇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技術的革新會讓虛擬人的應用場景越來越豐富,甚至未來不會僅侷限在直播和短影片領域,可能深入到社會方方面面。當下對虛擬人的佈局,是有必要的,也有利於企業佔據相關技術的應用高地。

(編輯 喬川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