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夥伴周煒:VC沒有躺平的藉口

語言: CN / TW / HK

“不躺平不放棄。”今年以來,創世夥伴CCV創始主管人周煒在內部會議上不斷重複這一句話。

今年一級市場比想象中更嚴峻。“有沒有用盡所有可用的力量?有沒有嘗試過所有可以嘗試的方式?有沒有為了你的被投專案盡過所有可以盡的努力?”這是他面對團隊經常提出的靈魂三問。

雖然出身於歷史世家,但周煒十分酷愛科幻,他常常會從歷史沿革、供應鏈、商業模式創新、甚至還有量子力學的方面為團隊和創業者給出建議。他從歷史的角度鼓舞團隊: 相較十年前,當下中國產生偉大公司的條件更充分,土壤更富饒,創業者更優秀,創新更多,因此大家不應感到悲觀。

從KPCB中國主管合夥人到創世夥伴CCV的創始合夥人,周煒親歷了中國創投行業的浮浮沉沉。於他而言,勤奮和專注已經是刻進骨子裡的習慣,而外部不確定性從來都不是躺平的藉口。

2022年春天以來,焦慮情緒一度蔓延創投圈。“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每天都和不同領域的人去聊外部環境的變化。然後有一天,我停下來了。從歷史的角度去看,巨集觀並不是那樣瞬息萬變的,大的趨勢和方向已經浮現。”

抓住主線後,剩下的就是噪音。周煒迅速回到了日常的緊湊工作中,看專案,做投後……他鼓勵創業者,鼓勵團隊,不要過多地被影響,“用盡一切力量做好可以做到的,活在當下。”

一位見證週期的投資人

回憶自己的成長經歷,周煒首先想起一個關鍵節點——1992年。

那一年,周煒還在電子科技大學物理電子專業唸書,期間嘗試過家教、調酒師等各類兼職工作,機緣巧合下遇到一群想要實現電子支付軟硬體國產替代的年輕人。大家志趣相投,開始一起進行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電子支付軟硬體研發,周煒不顧父母家人的反對,放棄國企和研究所的工作開始創業。十年後,他支援和帶領兩家公司完成上市和併購。

後來,他進入沃頓商學院求學,開始了投資生涯。周煒難忘的一段VC經歷是在傳奇基金KPCB,他一路做到了KPCB中國主管合夥人。任職十年,周煒和團隊僅僅用兩億美金,就投中京東、宜信、啟明星辰、喜馬拉雅、秒針明略等一眾明星專案,保持35%的獨角獸命中率。

2017年,周煒決定再次創業,創立了專注早期的創世夥伴資本CCV。截止目前,創世夥伴CCV管理著超過85億元的雙幣基金,短短几年已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創投力量—— 迄今收穫2個IPO專案,4個處於IPO程序中的專案,還有6只行業獨角獸。 今年上半年,周煒在早期投資的瑞爾齒科在港成功上市。接下來,創世夥伴CCV還有多家被投企業即將IPO,包括喜馬拉雅、數坤科技、玩美彩妝等多個明星專案……而且八成以上專案都在A輪進入。

周煒介紹,團隊已從最初的四個人擴充到如今二十多人;投資方向也從科技模式創新企業,大規模進入為硬科技、人工智慧和先進製造業專案。“實際上,我們從2017年募集人民幣基金時就開始投資硬科技專案。較早的佈局,也讓我們在今天這樣的大環境下依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目前基金有大量硬科技專案已經或正在成為行業領軍企業。”

梳理過去15年投過的專案,周煒總結了一個共同點: 不少優秀專案都是在半小時內就做好了投資決策 ,並且很多被投當時只處於第二梯隊,但日後都成為了各自行業的第一股。

用周煒的話來說,投早、投快和投精的祕訣是深潛和圍獵,而要完美執行這樣的戰略,勤奮、專注、團隊配合缺一不可。作為一支精選型基金,圍獵的戰略給了創世夥伴CCV以“十萬兵馬”對抗百萬雄師的勇氣和機會。

具體而言,創世夥伴CCV團隊會提前發掘確定投資方向,在一個階段內全體投入行研和覆蓋公司的工作中,在兩個月內研究並找出最關鍵成功要素,再找到行業的所有公司,尋找最佳投資機會。“我本人酷愛歷史, 圍獵正是成吉思汗最典型的打法 。這樣一來,我們可以在短時間內選出最匹配的公司。”周煒如是說。

數坤科技堪稱一筆經典案例。2015年至2017年是中國AI醫療影像最火熱的時期,一筆筆大額融資誕生。但到了2018年,形勢急轉直下,由於此前AI醫療企業估值漲得過高,又無法商業化落地,一級市場開始變得冷淡起來。但周煒與團隊卻判斷,中國AI醫療影像行業已經準備好了,技術足夠成熟,唯一缺少的就是商業化的突破。

周煒回憶,當時國內大量AI影像公司,都專注在肺結節的診斷上,因為這個領域在市場上可以找到大量的公開病例資料。但數坤科技不一樣,這家公司是周煒看到的唯一一個集中在心腦血管領域的創新企業。

“從商業化角度而言, 集中在心腦血管領域,對醫院來說非常有實操意義 ,所以醫院會願意花錢購買;此外,數坤團隊的能力很突出,兩位創始人都曾是IBM的高管,技術能力和商務能力非常互補。”於是,創世夥伴CCV在2019年2月領投了數坤科技的2億元A+輪融資,並在後續多輪融資中持續加註。目前,數坤科技正在赴港IPO,最新估值達百億元。

而去年大火的元宇宙,創世夥伴CCV更是早早潛伏殺入。2017年成立的MetaAPP,是國內涉獵元宇宙領域最早的遊戲公司之一,其2018年A輪融資的獨家投資方正是創世夥伴CCV。之所以會發現這家公司,契機是周煒與團隊想要尋找下一代的流量入口,而當時還沒有元宇宙這一概念,彼時稱作“下一代人機互動方式”。

“我們請MetaAPP的創始人胡森來公司面聊,胡森的本意是他們不需要融資,但想一起聊聊行業和趨勢。”對於當時的場景,周煒記憶猶新,兩人只聊了不到半小時,他就立馬決定要投。

“有意思的是,胡森還是說他們不想融資,並且天使輪老股東也不知情。 我就在辦公室‘強迫’他打電話 ,徵得老股東同意後,敲定了這筆投資。”如今,MetaAPP估值水漲船高,已然是獨角獸級別,而創世夥伴CCV的回報更是翻了幾十倍。

周煒說,團隊通過深潛和圍獵的打法對行業和賽道獲得的深刻認知讓大家在挖掘專案時有非常明確的指向性。“創投行業非常豐富,投資人可以接觸到各種新事物新知識,但也容易在這樣的忙碌中迷失。我希望 年輕投資人們不要焦慮於錯過,也不要陷入每天都在開會見創始人學習新東西的虛妄的忙碌之中。

“在深潛狀態下,我們需要全部的專注,專注在我們認定的方向和賽道上,扎得足夠深之後,我們再上浮,找到最好的標的,永遠不是random(隨機)地去碰專案,而是帶著深潛給你的智慧和方向感,踏浪前行。”

天才是稀少的,專注才是重要的。周煒坦言,“焦散可能會讓人成功繞開所有正確答案。”

又一個拐點已至:

現在,創業者拿錢最重要

親歷多個週期的周煒,對社會情緒和商業環境的變化更加敏感。

他常常告訴剛入行的同事:一切並不是理所應當的,包括動輒百億的估值,動輒百倍的收入。最近一次給企業家課程講課時,他引用了《三體》的一句話:你所經歷的,可能只是偶然。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周煒認為,創業者和投資人都要及時調整心態,轉換思維。他的個人朋友圈簽名是: 最大的風險在知與不知之間自以為知,更大的風險在於靜態的知。 這句話放在當下似乎格外合適。

清科研究中心資料顯示,今年第一季度市場新募集基金數量共1374支,其中第一季度共20支外幣基金髮生新一輪募集,同比下降57.4%;披露募集金額約315.1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幅度達62.6%。

這讓周煒想到了自己2016年曾在清華五道口發表的一篇演講。在這篇演講中,周煒表示,國內風投行業將會面臨進一步的優勝劣汰、大浪淘沙。當時他還強調,高競爭度的風投行業甚至不是所謂的“二八分化”,而是 “5%的VC,賺95%的錢”

“當投資回報率的下降、熱點泡沫的破裂,任何一個觸發點,都終將帶來魚龍混雜的風投行業再次洗盤。”如今回首看,周煒當時的預判似乎正在得到驗證。

彼時創業公司和估值正走向“烈火烹油”,周煒的發聲足夠冷靜;來到當下,他卻提醒大家要堅定信心:創業者與投資人不必過度恐慌,要看到市場中依然有不少積極因素。

“我們要清醒地看到與週期相伴的是中國企業創新能力越來越強,而中國的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依然有著良好的經濟和供應鏈基礎。”

他反覆提及一個觀點:無論什麼時候,專注與耐心是支撐一家投資機構穿越週期的關鍵。“以前的市場極其熱鬧,現在冷靜下來就必須把長期的心態管好,過去有很多的東西短期可以實現,今後幾年則必須更有耐心。”

在採訪中,周煒回憶起2008年的金融危機。“京東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B輪融資面臨極大困難,劉強東頭髮都白了。但是度過那個冬天後,京東就進入了發展快車道。”

那一年,也是周煒在投委會上力推京東卻遭到拒絕的一次。KPCB全球投委會在圍繞京東毛利是否過低、未來是否能真正盈利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然而到京東再度融資時,已經開始挑選投資人。事後劉強東曾提到,當時更多是出於對周煒的認可,才決定讓KPCB進入。時間也證明了周煒的選擇是正確的,2014年京東成功上市,KPCB獲得數億美元回報。

周煒說,巨集觀的變化不是構成“擺爛”的理由。“歷史上巨集觀環境一直在變化,但依然有那麼多璀璨奪目的人物作出了推動社會發展的貢獻。”

對於創業者,周煒建議首先要調整好心態,面對估值回撥這一常態趨勢要做好準備。“我一直在跟被投企業講, 調整期及時拿錢非常重要,不要過分在意一時的估值。 未來公司發展好了,你所做出的犧牲自然會得到回報。”

其次,他也認為,中國企業必須要有國際化的志向,面向更大的市場,也可以分散風險。“數字化、機器人和智慧裝置領域的中國公司,都有望成為全球最領先的企業,要堅定信心。”

是投資人,也依然是創業者

回想起KPCB的十年,讓周煒記憶深刻的案例還有唱吧。

2012年春節前,周煒接觸到當時還只有demo產品的唱吧,在跟唱吧創始人陳華見面過後,他覺得值得一投。但當週煒把專案帶到全球投委會上,反響卻是平平。“大家都很不理解也無法想象,因為美國人不僅不唱卡拉OK,更不可能想象會有人拿著麥克風對著手機在家裡跟著一個軟體去唱。”最終,唱吧專案沒有被通過。

這讓周煒意識到中國開始出現全世界都沒有見過的全新商業模式。

其後,周煒準備參與出行領域快的A輪融資,但KPCB全球投委會對快的競爭模式與Uber不同產生疑慮,最終沒有批准投資。這讓周煒愈發地意識到,過去一段時間內中國的創新、創業和投資一直跟著美國的路走,但雙方路徑隨著中國的發展開始變得越來越不一樣,許多美國投資人已經看不懂中國的創新模式和競爭路徑差異。

Copy to China 的階段進入 中國本土模式創新 的階段之後,中國又出現了科技創新,這時候周煒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帶領一起工作多年的科技投資團隊再次出發,建立了創世夥伴資本”。

回顧當初的決定,周煒直言:“做VC,天天干的事情就是勸別人創業,一輩子也就賭這一次。天天鼓勵別人,然後發現自己當年創業的火苗仍然沒有消失,那為什麼不自己在基金行業再創業一次呢?本土決策才能最高效率的支援中國創業者。”

而之所以取這個名字,周煒想表達的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理念: 要關注足夠改變格局的事情,與創業者為夥伴。 周煒與這支新機構,以“伴左右,創世界”為理念,專注於數字化、智慧化、全球化科技創新企業早期投資,開啟了一段新徵程。

在外界看來,5年迎來IPO收穫季對一家專注投資早期專案的新基金來說已經非常快,但他卻依然在期待下一個偉大公司的出現。更難能可貴的是,他依然堅守在創投一線。

就在投資界採訪結束後,周煒馬上又奔赴下一個地點,參加下一個專案的會議。當被問到為何依然親力親為時,周煒笑著回答,自己還很年輕。

“我不是一個被動的投資人,我喜歡參與大家的創業過程。最重要的是,能夠跟一批厲害的創始人,共同把企業做大,這是我一直堅持做投資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