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方需要羅永浩

語言: CN / TW / HK

文/孟永輝

如果僅僅只是用當下東方甄選的表現來說明新東方業已轉型成功,未免有些太多簡單和武斷了。同理,簡單地將董宇輝和羅永浩劃等號,同樣是不切實際的。 當外界的鼓譟充斥耳畔,我們需要更加理性地看待董宇輝,看待東方甄選,看待新東方,乃至看待當下的直播帶貨行業,而非僅僅只是簡單地跟風。 當越來越多的人喊出新東方需要董宇輝的時候,筆者更多地想到的是,新東方需要的並不是董宇輝,而是羅永浩。

原因在於,新東方需要的是一場深度而又徹底的轉型,而這樣一場轉型並不是直播帶貨能夠帶來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東方甄選僅僅只是新東方尋求轉型的開始,而新東方若要真正擺脫當下的發展困境,或許需要更多的類似東方甄選的案例來蓄力。 這是在東方甄選火爆的大背景下,騰訊依然選擇退出的關鍵原因。

誠然,董宇輝的確給了我們太多的驚豔,他同樣讓我們見識到了直播帶貨的另一面。然而,如果東方甄選的直播帶貨依然還停留在直播帶貨本身,那麼,所謂的東方甄選,或許並無新意。而站在羅永浩的角度來看待東方甄選,甚至來探討新東方的轉型之路,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更多不一樣的答案。那麼,這個話題,讓我們就從「新東方需要羅永浩」開始吧!

直播帶貨,不可同日而語

我們都知道,羅永浩與新東方之間存在著諸多的聯絡,以致於這種聯絡的深度和多元讓我們縱然是在經過了許多年之後,依然無法撇清兩者之間的關係。 當羅永浩宣佈新的創業時,東方甄選的大火,更是讓我們再一次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了兩者身上。 之所以如此,除了羅永浩藉助直播帶貨完成了逆襲之外,或許,更多地原因依然在於羅永浩與新東方之間這樣一種深度的聯絡上。

眾所周知,當校外培訓開始被規範,我們看到的是,線上教育行業正在經歷一場生與死的考驗,這場考驗的影響之大,最終讓處於頭部的新東方都未能倖免。面對市場環境的急劇變化,新東方唯有轉型升級,才能找到新的發展突破口。 無論是資本市場的閃崩,還是大批人員的解聘,抑或是捐出課桌椅,我們都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出,新東方正在面臨一場全新的轉型,並且這樣一種轉型是深入而徹底的。

正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東方甄選應運而生。可以說,東方甄選是新東方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的產物,也是新東方真正開啟新的創業的開始。東方甄選成敗,直接關係到新東方的轉型之路是否通暢,甚至關係到新東方的未來發展之路。

不得不說,新東方當下所面臨的境遇是與羅永浩創辦錘子科技失敗之後所面臨的境遇頗有幾分相似之處的。要知道,那個時候的羅永浩揹負著鉅額的債務,承受著被「限高」的處罰,用逼退到絕境來形容羅永浩絲毫都不為過。這個時候的新東方雖然沒有像羅永浩那樣揹負著債務,但是,它所面臨的困境絲毫不比羅永浩差多少。

於是,為了償還鉅額的債務,我們看到了羅永浩開始投身到了直播帶貨的浪潮裡,並且開始通過直播帶貨來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如今,我們同樣看到了新東方為了應對行業的危機,為了突破發展的困境,同樣選擇了直播帶貨來尋找發展的突破口。

不得不說,東方甄選的表現是亮眼的。 如果將東方甄選的表現放置於當前的直播帶貨行業裡,同樣是讓人側目的。 同羅永浩投身到直播帶貨時的如日中天不同,現在的直播帶貨正在經歷一場深度而又徹底的改變。無論是頭部主播的問題頻出,還是直播帶貨本身內卷化的嚴重,我們都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出,現在的直播帶貨早已不再是以往的那個直播帶貨。

因此,我們現在需要的並不是一味地吹捧東方甄選在直播帶貨上的火爆,更不能將東方甄選與直播帶貨深度繫結在一起,而是更多需要看到的是,在這樣一場火爆的背後,新東方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轉型之路。 這才是東方甄選真正留給我們的,這才是我們觀察東方甄選的正確方式和方法。

從這個角度來看,新東方是需要羅永浩的。它需要的是像羅永浩那樣找到一個時下最熱門的領域投身其中,它需要的是像羅永浩那樣對於資本市場有較為熟稔的把控。而我們在看待東方甄選的時候,同樣需要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新東方的轉型上,而非僅僅只是聚焦在直播帶貨上,更不能僅僅只是侷限在董宇輝的身上。

新東方,需要的不僅僅是直播帶貨

儘管東方甄選為新東方帶來了生機與希望,但是,對於新東方來講,它真正需要的或許並不僅僅只是直播帶貨。筆者認為,相對於直播帶貨來講,新東方更加需要的是,找到自身與時下相契合的發展模式和方法,特別是找到與時下發展大趨勢相契合的發展模式。 只有這樣,新東方才能真正穿越陰霾,迎來光明的前景。從這個角度來看,新東方是需要羅永浩的。

觀察羅永浩的創業歷程,我們不難看出,羅永浩所選擇的賽道都是熱門的領域,都是受到資本市場追捧,都是與時下發展的大趨勢相契合的領域。無論是早期的培訓學校,還是後來的錘子手機,抑或是再後面的子彈簡訊,還是替他實現「真還傳」的願望的直播帶貨,幾乎都是如此。對於當前的新東方來講,依然需要羅永浩這樣敏銳的嗅覺,而不是一味地將所有的寶都押在直播帶貨的身上。

反觀羅永浩,在宣佈退出所有的社交平臺之後,我們看到的是,他宣佈將會投身到AR領域的創業裡。 不得不說,AR領域是當下較為熱門的領域。 同元宇宙的虛無縹緲,遙不可及不同,AR似乎是一個可以觸達,並且可以找到資本市場和行業發展「癢點」的領域。以蘋果、谷歌為代表的科技巨頭,幾乎都在佈局AR領域。可以說,AR是一個與資本市場和行業熱點實現了完美統一的領域。羅永浩之所以會做出如此的選擇,更為深層的邏輯,依然是想要復刻他在直播帶貨上的輝煌。

對於新東方來講,它真正需要的正是羅永浩的這樣一種捕捉資本市場和行業動向的能力,以快速實現自我轉型和升級。這才是新東方需要羅永浩的真正的內涵和意義。

基於這樣一種邏輯,筆者認為,新東方並不僅僅只是需要直播帶貨,而是需要能夠將自身的行業積澱與經驗積累與產業化發展的大趨勢相契合的新商業模式。這才是新東方真正需要的。

按照筆者的理解,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以網際網路玩家為主導的發展模式將會經歷一場深度而又全面地融入到實體產業,融入到實體經濟的大變革。無論是現在新東方業已探索出來的東方甄選也好,還是整個直播帶貨行業也罷,都逃不過這樣一場大變革的洗禮。 新東方如何在這樣一個大變革的時代,找到自身的定位,特別是找到與自身的發展積澱相契合的發展模式和方法,才是關鍵所在。

羅永浩業已投身到新技術領域的創業當中,這樣一個領域,正是當前的發展大趨勢,正是資本市場和行業發展所必須的。新東方所需要的並不僅僅只是簡單地複製羅永浩,更不僅僅只是簡單地孵化出董宇輝,而是更多地尋找改造直播帶貨,改造自身的正確的方式和方法。

因此,新東方需要羅永浩,並不僅僅只是孵化羅永浩,而是需要找到和羅永浩相類似的底層邏輯,以此為突破口來實現新的發展,最終為新東方賦予更多新的內涵和意義。只有這樣,新東方才有可能走入當前的陰霾。

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東方甄選,聚焦在董宇輝的身上的時候,其實,並未真正把握東方甄選之於新東方,董宇輝之於新東方的正確的涵義,而是陷入到了就事論事的怪圈之中。 站在更高的維度,以更深的視角來看待東方甄選和董宇輝,或許才是正確的姿勢和方法。

結語

當東方甄選和董宇輝被推到輿論場的中心,我們越來越偏離它們之於新東方的最真實的內涵和意義。 相對於簡單地認為新東方業已轉型成功,筆者更加願意將東方甄選和董宇輝的火爆看成是一個開始,並且這並不是新東方真正要做的。 正是因為如此,筆者才會如此堅定地認為新東方是需要羅永浩的。它需要像羅永浩那樣找到新的行業風口,並且將自身的特質與此融合;它需要像羅永浩那樣找到詩和遠方兼得的模式,並且將自身真正打造成為名符其實的「新東方」。

《孟永輝頻道》

由孟永輝創辦

專注深度思考與行業分析

孟永輝

管理學碩士

行業研究專家

每日一文10年

11年網際網路老兵

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

累計撰稿字數突破400多萬字

文章散見於網路、報刊、雜誌、圖書

曾出版圖書《終端戰事》、《極地絕殺》

專欄覆蓋百度、今日頭條、搜狐、新浪、知乎

網易、介面、騰訊、鈦媒體、億歐網等100家平臺

2019年烽巢網最佳變革獎

2016年鈦媒體年度作者入選

2017年未央網最佳年度專欄作者

2019年騰訊雲社群年度最佳作者獎

2019年今日頭條青雲計劃破百作者

2018年百度百家千分好文卓越創作者

2019年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年度人氣作者

2017年品途網年度產業影響力媒體top20

2021年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年度最受歡迎作者

合作聯絡

微信:95184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