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裁員、競爭內卷,程式設計師還是份好工作嗎?

語言: CN / TW / HK

2018年後,隨著資本退潮、流量見底、政策監管等影響,網際網路行業對於程式設計師用工需求急劇減少,人才市場回到冷靜期。跳槽薪資即漲幅30%已經成為過去式。

作者:田進

封圖:圖蟲創意

導讀

壹  ||    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進入瓶頸期、業務擴張步伐放緩,最終造成網際網路行業對於程式設計師用工需求的急劇變少,人才市場回到冷靜期。

貳  ||    從2013-2018年,計算機相關專業畢業生正好遇到了移動網際網路的爆發式增長,薪資水漲船高。那個階段,擁有幾年網際網路大廠工作經驗的程式設計師,漲薪30%成為了跳槽的最低門檻,漲薪50%—100%的也大有人在,網際網路公司搶人可謂 ‘癲狂’。

叄  ||   優秀程式設計師還沒內捲到供傳統IT公司隨意挑選的地步,優秀畢業生和市場上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依舊是稀缺資源,不管是網際網路公司還是傳統IT公司,這樣的格局短期內不會改變。

2022年,從電子科技大學(958、211高校)碩士畢業後,陳雨感知到了網際網路大廠招聘的趨冷。

去年找工作時,網際網路大廠還招聘了陳雨的不少同學,但今年縮招明顯,陳雨和他的同學們幾十份、上百份的投遞簡歷,都被很多網際網路大廠“婉拒”了。

而在過去幾年,像陳雨這樣的高學歷應屆生,進入網際網路大廠、年薪30萬被認為是普通家庭子女最理想的職業路徑。

擁有6年頭部網際網路公司經歷的崔瑞變得越發焦慮,今年大廠裁員的訊息風聲鶴唳,在公司近一萬名程式設計師中,他基本看不到35歲以上的基層研發人員,被裁掉的老員工可以去往哪裡就業他不知道。網際網路行情能否轉好、是否會被裁掉等問題他也沒有答案。唯一確定的是,自己沒辦法長久留在北京。

前程無憂提供給經濟觀察網的一組資料顯示了企業謹慎的招聘態度:5月22日-6月5日,前程無憂對142家網際網路/計算機軟硬體和系統領域的企業的調研顯示,2022年疫情影響下,23%的企業招聘人數銳減,7%的企業凍結招聘。

這種現狀讓崔瑞越發懷念前幾年的“黃金時期”,工作四五年後月薪在3萬元左右的程式設計師比比皆是。

在網際網路、高科技領域做獵頭的十年間,科銳國際網際網路行業總監、數科同道專家顧問黃旭洋也曾參與過網際網路公司的“搶人大戰”。他認為2018年後,隨著資本退潮、流量見底、政策監管等影響,網際網路行業對於程式設計師用工需求急劇減少,人才市場回到冷靜期。跳槽薪資即漲幅30%已經成為過去式。

儘管需求依然普遍存在,平均薪酬也高於大部分行業,但程式設計師這一職業正在滑過高光時刻,從“金色傳說”變為“金色普通”。

一如曾經的房地產和移動網際網路,生物醫藥與新能源等賽道正在成為資本的新寵,並釋放出旺盛的人才需求,沒人能準確預測這樣的熱潮會持續多久。

只是,對於剛剛完成高考的千萬畢業生而言,他們可能不得不通過對職業的波動起伏作出觀察,從而躍上那輛“時代的列車”。

存量博弈

綜合考慮後,陳雨最終選擇了一家工作地在成都的銀行軟體研發崗位,稅前年薪20萬元出頭,工作時間從早8點半至晚8點。

如果有進入網際網路大廠的機會,陳雨坦言自己依然會考慮跳槽,其中關鍵因素是網際網路大廠的薪資會比銀行高出很多。但他也需要篩選崗位是否為核心部門,否則專案一旦在幾年內砍掉,存在失業風險。銀行的崗位則更穩定、加班更少。

觀念上,陳雨也早已為網際網路公司的“996模式”做好了準備。他說:“去網際網路肯定要經常加班,畢竟人家給那麼多錢。我們年輕人的優勢就是學得快、比較能熬夜。”

但留給陳雨的機會並不多。2022年,大廠裁員引起了普遍的討論。身為網際網路大廠的老員工,崔瑞的直觀感受是應屆生越來越卷。“現在應屆生的水平已經比得上我們工作兩三年後的技術知識儲備,但即使這樣都很難進網際網路大廠。新人要做好比老員工更內卷的準備才能找到工作。想要複製我們過去幾年的職業路徑,可能要付出幾倍的努力。”

“網際網路就業市場從增量紅利模式轉入存量博弈時代,極大概率是一個不可逆事件” ,2月25日,拉勾招聘在釋出《2022年網際網路行業春招薪酬報告》時,拉勾創始人許單單說。

黃旭洋認為這種形勢的變化在2018年以後已經初步顯現。彼時,網際網路技術深入滲透到社交短影片、電商、本地生活等各個細分領域,各個賽道的公司在發展過程中優勝劣汰,市場飽和度已經很高;其次,在政策的監管下,一些行業比如網際網路金融、線上教育按下暫停鍵;第三,流量增長已經見底,各個平臺的APP普及度已經非常高。三方面因素導致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進入瓶頸期、業務擴張步伐放緩,最終造成網際網路行業對於程式設計師用工需求的急劇變少,人才市場回到冷靜期。

隨著網際網路公司招聘需求的放緩,鼎甲科技這類傳統IT公司在2022年接收到的簡歷也比往年明顯多了起來。只是,這並沒有給公司的招聘難帶來多大改觀。

首當其衝的便是公司滿足不了很多應屆生的高薪預期。在校招過程中,鼎甲科技CTO馬立珂發現,從985、211到普通一本院校,今年應屆生薪酬目標在前兩年的基礎上進一步提高,相比去年總體目標上漲了10%甚至30%。“如果我們給不出足夠待遇,他們就傾向於讀研或者‘慢就業’。這樣的提高幅度跟行業乃至經濟的起伏出現了背離,出現這種現象我們也挺納悶的。”

應屆生對於程式設計師職業持續而穩固的預期正在與現實情況背道而馳。

智聯招聘執行副總裁李強向經濟觀察網介紹,55%的畢業生因經濟環境等外部因素影響降低期望,畢業生平均期望月薪6295元,比去年的6711元下降約6%。但電腦科學與技術專業畢業的人才薪酬在眾多職業中仍位居第一,薪資與去年相比也保持了正向增長。

黃金年代

直到現在,崔瑞仍慶幸自己在2012年填報了計算機專業。

那一年,土木、機械還是崔瑞高中理科班諸多同學心目中的理想專業,建築學專業霸佔著各大人力資源機構應屆生薪酬排行榜的頭把交椅。他說:“以我考取的渤海大學為例,那一年計算機招生分數比很多理科專業都低,班上很多同學都是被調劑過來的,計算機專業不溫不火。”

2016年畢業時,超乎崔瑞的預料,程式設計師反倒變成了更搶手的職業。和他一樣掌握一定程度演算法的同學,可以隨時在北京網際網路公司找到一份月薪一萬起步的程式設計師工作。以他在的頭部網際網路公司為例,工作四五年後月薪在3萬左右的程式設計師比比皆是。“那時也不需要什麼背景或學歷,靠技術能力說話,身邊就有專科學歷但公司職級很高的員工。”

在老家遼寧葫蘆島,崔瑞這樣的高薪幾乎不可想象,他也成為同村長輩乃至同齡人羨慕的物件。

黃旭洋說:“從2013-2018年,計算機相關專業畢業生正好遇到了移動網際網路的爆發式增長,薪資水漲船高。那個階段,擁有幾年網際網路大廠工作經驗的程式設計師,漲薪30%成為了跳槽的最低門檻,漲薪50%—100%的也大有人在,網際網路公司搶人可謂 ‘癲狂’。”

這樣的“癲狂”來自於移動網際網路2013年開始的快速增長。在網際網路新公司不斷湧現以及平臺使用者量急速擴張的同時,程式設計師的搶人大戰一觸即發。

“網際網路公司的研發人員是專業性很強的工種,而當時市場上的既有人才儲備比較少。在一段時間內出現需求爆發增長時,勢必導致程式設計師供不應求。網際網路公司又多是創業公司,能吸引人才的無非是薪酬與期權。所以一跳槽漲薪30%的現象非常常見,期權也讓一部分人在公司上市後實現財富暴漲”,黃旭洋表示。

因為薪酬缺乏足夠競爭力,傳統IT公司在過去十年中與網際網路公司搶人大戰煩惱不已。

馬立珂對經濟觀察網表示:“我們主要做資料容災備份軟體研發,基於業務需求,公司對應屆生學歷、知識儲備都有一定要求。十年前,我們還能招到頂尖院校的優秀計算機專業畢業生,可後來網際網路大廠的高薪資打破了市場薪資平衡,網際網路公司成為應屆生的首選。為此,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並採用股權激勵計劃以及一年以上的自主培養等方式吸引應屆生。”

為更好吸引應屆生,每年春秋招,鼎甲科技的人力資源部門都會深入一些計算機專業排行靠前的高校去做宣講、校招,同時還與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高校簽約實習合作,這些方式每年能為公司貢獻約十位計算機相關專業應屆生。

馬立珂說:“移動網際網路確實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但我們這類傳統實體行業其實也需要同步發展,尤其在卡脖子的大背景下。只是資本更多流入了風口產業,我們這類長期深耕某個領域的傳統行業得不到資本的青睞,所以招人也缺乏足夠的競爭力。”

風口永不眠

2016年,入職頭部網際網路公司後,崔瑞體會到了什麼叫“金錢永不眠”。

吃住在公司、每年1/4時間在加班熬夜成為崔瑞生活常態。正常工作節奏下,他的工作時間為早10點半至晚9點,遇上新專案上線或緊急故障,則需要24小時待命。最近一次連續加班經歷為某便利店外賣專案上新,為此他和同事兩班倒,他負責從晚上8點至第二天早晨8點盯著專案的平穩執行。這樣的生活方式也給他帶來了月薪3萬的待遇。

崔瑞說:“我們這類普通家庭出生的,當程式設計師算是變現最快的方式,否則能想到的只有開店做生意或考公務員,但這兩者存在諸多不確定性。看到程式設計師的高薪資,一位大學學養殖專業的朋友也轉行去培訓機構學習程式設計,同行業也有很多半路出道學程式設計,就是這麼現實。這一行沒有學歷歧視,能力強薪資也就能高到離譜。”

現在,29歲的他因為裁員危機開始構想追逐新的熱點。他將理想職業道路修改成等到被裁員或幹不動,回到大連或瀋陽找一家外包公司當一個普普通通的程式設計師。

因為不斷的內卷與焦慮,崔瑞這位行業老員工勸新人儘量不要選擇這一行。他把自己的工作稱之為“浮士德式交易”——渴望高薪的同時,個人一定得付出代價。

崔瑞說,上一輩人覺得掙錢多就是好的。但說句沒人信的實話,金錢絕對不是人生幸福的標尺。如果沒有從事網際網路,我可能掙的沒有現在多,但會比現在幸福。程式設計師本身迭代就很快,疊加這兩年的企業經營壓力,個人就業更是朝不保夕。“我們是恰好登上了網際網路時代的高速列車,現在新人想再去趕,有點難。”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看來,專業選擇也不能盲目追逐熱門,掉進“熱門陷阱”。

熊丙奇表示,在填報志願時,個人要對自我進行分析,根據興趣選擇適合的學校與專業。正在推進的新高考改革,也是旨在引導學生根據專業興趣選擇適合的學科組合。一些考生、家長認為的“熱門”,是招生人數多、開設該專業學校多的專業,這些專業其實是人才培養供大於求的“冷門”。中國高校近年來撤銷較多的專業,就是10多年前考生和家長追逐的“熱門”專業。

優秀程式設計師依舊緊俏。馬立珂表示,優秀程式設計師還沒內捲到供傳統IT公司隨意挑選的地步,優秀畢業生和市場上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依舊是稀缺資源,不管是網際網路公司還是傳統IT公司,這樣的格局短期內不會改變。同時,市場上畢業生每年以百萬計的增長,並不意味著整體水平的提高,很多應聘人員還是達不到公司的業務水平要求。

儘管如此,從資料的增長上,一些新興的行業正在釋放更強烈的人才需求。6月,智聯招聘開展的“潛力行業調研”專案顯示,高技術製造、生物工程招聘職位增速分別高達28.2%、141%,遠高於全行業職位增速,並且受訪從業者的工作體驗更好。此外,新能源、電子半導體等行業因為政策支援等因素,成為大部分職場人心中的“潛力行業”。

李強表示:“不論哪類水平院校畢業生,都應積極關注行業發展趨勢及人才缺口。例如,智慧製造、生物醫藥、新能源及晶片/半導體等高速發展的新興職業人才供給不足;此外,還有一些新職業,如積體電路工程技術人員、服務機器人應用技術員、電子資料取證分析師、碳排放管理員、智慧硬體裝調員等,也存在人才缺口。選擇潛力行業,有助於在有成長性的賽道中,先為自己爭取一張入場券。”

(應採訪人要求,文中崔瑞、陳雨系化名)

黃碼父女“襲警”背後:別讓就醫權困在一級又一級的防疫政策中 全聚德“待檢”:那些與鴨子無關的事 輕傷鑑定標準該反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