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精英與投機主義,李想的AB面丨鹿財經

語言: CN / TW / HK

摘要:

1. 從資料上看,理想L9確實賣得不錯。據理想汽車微博訊息,理想汽車L9釋出72小時,支付5000元的預訂使用者超過30000——這30000名使用者的熱情有多高呢?甚至讓理想汽車App的伺服器都宕了機。

2. 理想L9正式上市,這本該是屬於理想的高光時刻。但李想的發言,又惹爭議。“司機在車裡如果有老闆的話,司機是一個低一等級、身份很低的人。”一句話讓李想顯得傲慢,又充滿古板的等級觀念。

3. 李想不會不知道增程式電動技術只會是一個過度方案的問題,但看在“錢”的面子上,L9仍然堅持增程式電動技術。只不過,前期缺乏技術儲備的理想,後期補課也必將困難重重。

作者丨張勉    編輯丨陸達

理想L9正式上市,這本該是屬於理想的高光時刻。畢竟,這是一臺李想口中“500萬元以內最好的家用旗艦SUV”。

然而,李想的發言,又惹爭議。

近日,李想在懂車帝的理想L9網路直播中,回答主持人向他提問的“為何理想L9第二排右邊有小桌板,而左邊沒有小桌板”這個問題時,李想的回答是“司機在車裡如果有老闆的話,司機是一個低一等級、身份很低的人。”

這話一出,一切都引向了對李想價值觀的懷疑。

事後,李想在社交媒體上進行了澄清,表示在很多大型車的產品定義裡,首先以照顧後排老闆為目的,司機的重要級別是最低的,所以可以犧牲司機的舒適性和體驗。與此同時,理想汽車官方也迴應稱,採訪影片被惡意剪輯並進行歪曲解讀,損毀了李想和理想汽車的名譽及形象,將拿起法律武器進行維權。

但網友們對此並不買賬,因為很顯然,無論記者怎麼誘導、影片怎麼剪輯,能說出“司機是一個低等級、身份很低的人”這樣的話,必然會招致對這個人的質疑。

1

李想的理想

李想在言論上引起爭議,許多中文網際網路的老使用者已經見怪不怪了。

例如,2020年4月,瑞幸咖啡財務被曝出造假,其董事長陸正耀在朋友圈髮長文表示:“我非常羞愧、痛心。無論獨立委員會的最終調查結果怎樣,我都會承擔應有的責任。”李想直接轉發微博,並稱其為“Sha Bi”。

同年8月,在理想汽車使用者日活動現場,憋不住氣的李想對著向增程式唱反調的人大爆粗口——“TMD,一幫搞臭技術的,天天衝我們XX,什麼增程電動是個落後的技術,請問,他們TMD搞出來屁技術了?讓一群毫無使用者思維,完全不關心使用者的這幫人,天天的研究技術路線,TM什麼技術路線啊?胡說八道!”

或許是年少成名,給了李想想說就說的底氣。

1981年10月,李想出生於河北石家莊,畢業於石家莊第四十中學,高中學歷。高中時,李想迷上了個人網站,還搭建了一個個人網站,“一開始是自己做著玩,但我這個人喜歡爭強好勝,別人做得好,我就要比別人做得更好。”

他把自己喜歡的電腦硬體產品都放在網上,有很多人上網和他交流,3、5個月後訪問量達到1萬人次/天,一同被吸引過來的,還有廣告商。

當時李想的網站每個月有6、7千元的廣告收入,甚至在高考之前賺到了10萬塊,這也促使李想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輟學創業。

在邀請到樊錚與邵震的加盟後,這家名為“顯示卡之家”的網站也正式更名泡泡網,業務範疇從顯示卡擴充套件到與電腦相關的所有品類。李想也從石家莊來到北京闖蕩。

2003年,泡泡網的月活衝到了行業第三,僅次於“太平洋電腦網”和“中關村線上”。2004年,泡泡網營收近2千萬,利潤1千萬。這一年,李想24歲,創業6年。

但市場對第三名總是不夠友好,很快,泡泡網的增長遇到瓶頸,李想也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創業,他開始在泡泡網內部孵化汽車之家——後者和泡泡網的業務模型相似,只是把產品從IT產品換成了汽車,而當時,正值中國汽車行業高速發展的黃金時期,乘用車銷量每年以雙位數增長。

在沒有任何推廣費用的情況下,汽車之家憑藉中立客觀的內容以及在資料庫、實拍圖片等方面的創新,獲得了許多使用者的關注。而內容驅動模式則為汽車之家節約了大量流量購買成本,短短4年時間,汽車之家進入國內垂直類汽車網站的前五名。

2008年,汽車之家流量超過所有汽車垂直類網站,成為行業第一。但在李想的回憶裡,那一年他過的並不好,因為他們遭遇了金融危機。廣告商減少,客戶還以賬期藉口拖欠結款。

最困窘的時候,李想的賬戶上只有一萬塊錢,只好借錢去給200多個員工發工資。

更大的壓力來自於投資者,他們紛紛指責李想的不專業,導致公司融資困難,“有一次,我們幾個股東跟我們都坐在一張桌子上,有一部分股東就指著鼻子罵我們,說要把我和另一個合夥人踢出公司。”

也是這一年,李想將泡泡網55%的股份賣給了澳洲電訊,而當時泡泡網旗下除了PCPOP外,還包括上升勢頭良好的汽車之家——2012年秦致出任汽車之家CEO;2013年,李想任汽車之家總裁,按照公司章程,他需要向秦致彙報工作。

2013年12月11日,汽車之家上市,澳電持股75.1%,而李想的股份只有5.3%。;2014年11月,股票禁售期後,李想通過拋售,持股比例已不足4%。

2015年6月,李想卸任汽車之家總裁。同年7月,李想第三次創業,創辦車和家,2016年5月,車和家宣佈完成A輪7.8億人民幣融資,估值29.8億元人民幣。

這一次,李想吸取了汽車之家的教訓,把控制權牢牢抓在自己手裡。2021年8月,理想汽車在香港上市,李想持股22.6%,擁有69.8%的投票權。而最大的外部股東——美團創始人王興持股19.1%,投票權則只有7.5%。

2

理想的增程式

車和家成立的時期,正值國內新能源汽車創業的黃金時代——2013年起,我國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進入第二階段時,在補貼上加大了向私人消費市場傾斜的力度。同時,2011年到2015年這幾年裡,我國新能源汽車累計銷量接近45萬輛,市場急劇擴張。

但李想入場依然是“蔚小理”三家中最晚的——蔚來成立於2014年11月,小鵬成立於2015年,其實在2014年就已經開始組建,理想汽車則在2015年7月才正式成立。

不過,跟其他兩家先通過代工廠實現量產的方式不同,理想汽車一開始就做出了自建工廠的打算,2016年8月,理想開始在江蘇省常州市武進技術開發區自建制造基地。

自建工廠也導致理想的最終交付時間比較晚,直到2019年12月,理想汽車才交付第一輛理想ONE,作為對比,蔚來在2018年6月開始交付,小鵬在2018年12月開始交付。

自2019年底上市以來,理想ONE累計銷售了17萬輛。2021年交付了約9萬臺,相當於蔚來三款車、小鵬兩款車的銷量,同時也是30萬以上新能源車中,除特斯拉外最暢銷的車型。

但理想ONE也遭受過不少的爭議,首當其衝的,便是其採用的增程式電動技術。

與蔚來主打免費充電樁、充電車與換電業務“三板斧”不同,李想的思路是給電動車裝上油箱,也就是“增程系統”——其原理就是在電動車上搭載一個燃油機,在電池容量不足時,利用增程器給電池充電,以增加續航里程。換句話說,增程模組就像一個大號的“充電寶”,可以一直給汽車電池組充電,只不過它的能量來自於燃油。

但業內對此並不看好,因為早在李想之前,一些國際大廠早就嘗試過這種技術,包括該技術的發明者保時捷也都選擇擱置,除此之外,寶馬、凱迪拉克、雪佛蘭、日產、馬自達等國際品牌也都曾採用過增程式電動技術,但最終也全都放棄。

核心原因是,從技術與成本的角度,即便是在今天,增程式電動技術依然不是一個最優解。首先是效率太低,增程式技術需要先把熱能轉化為電能,再把電能轉化為機械能,比起油車或是純電車而言都多了一重轉化過程,導致能量損失大幅增加;其次,設計製造方面,由於增程式電動車擁有兩套動力系統,這對於車企來說,就意味著必須掌握兩套系統的技術,帶來的不僅是製造成本,甚至還有全新平臺的研發成本。而對於消費者來說,不同的兩個系統,也導致汽車出問題的概率及此後的維修成本,同樣被大幅提高了。

這也是為什麼,純電動和插電混動吸引眾多車企加速佈局,48V輕混車型也可謂蓄勢待發,但增程式自始至終卻乏人問津的主要原因。

客觀地看,理想之所以能把增程式電動技術做成,主要還是因為用內燃機+電機組合的形式,解決了純電車型的里程焦慮問題,還能以新能源車的身份解決牌照問題——也就是說,很大程度上,是順應了市場所致,但並不是技術的勝利。

但增程式本身的問題的侷限性,即便是理想L9把增程式電動技術進一步提質增效,但其低效的本質無法改變。

而作為企業負責人的李想,不會不知道增程式電動技術說破天也只會是一個過度方案的問題,更不會意識不到目前市場還在發展早期,消費者的知識儲備較少、寬容度較高,因此能對增程式電動技術給予認可,但隨著充電樁佈局更加深入,以及100度電池的普及和充電速度的提高,純電車續航會進一步增長,充換電也會更加快捷方便,屆時,增程式電動車最大競爭力的續航里程也會變得不再突出。

而前期缺乏技術儲備的理想,後期補課也必將困難重重。

3

李想的投機主義

客觀地講,理想ONE能夠成功的前提是能上新能源綠牌,對於一線城市藍牌緊張的環境而言,不吝為提供了一個上牌“捷徑”。

而按照三年的主力車型研發週期來看,理想在第二款車上依然堅持增程式的方案,不客氣地說,就是覺得錢太好賺,還想要再割一波韭菜的緣故。

也難怪一路走來,李想屢屢被業內人士批評為“一切為了投機,缺乏做車的敬畏之心。”包括今年上半年宣佈因電池成本上漲而被迫漲價,也被網友譏諷“這點電池也好意思跟風漲價”。

在此之前,理想ONE的拿來主義同樣被廣為詬病,技術層面來看,理想ONE整車大量借鑑豐田漢蘭達(底盤)與三菱歐藍德PHEV(驅動),再加上李想自稱的多年在汽車行業的積累與“調研”結果,綜合拼湊出了一臺適合中國家庭的大新能源座駕。

其搭載1.2T的三缸DAM12TD增程發動機,源自於長安旗下的東安動力;與發動機配套的變頻器和控制器系統等,則是由李斯特、德爾福合作研發;電機也是由聯合電子提供;後置“3合1”電驅動總成、雙電控系統由匯川提供;電池以及電芯技術則由寧德時代提供。

到了理想L9時代,這種拿來主義仍然如出一轍,主要用於宣傳的點,除了終於從三缸換成四缸的發動機之外,其它也是諸如五屏三維空間互動、自研輔助駕駛功能等一些錦上添花的事物,另一個亮點之一——理想和新晨動力成立的合資公司提供的增程器,讓L9的燃油模式熱機能耗優化到了5.9L/100km,但鑑於L9同時也更大更重,比理想ONE重了220kg,最終省油的效果還得兩說。

這也進一步體現出,理想L9同樣是一個商業策略的產物,而非一個技術策略的產物。

不過,李想或許壓根不在乎這一點,因為從資料上看,理想L9確實賣得不錯。據理想汽車微博訊息,理想汽車L9釋出72小時,支付5000元的預訂使用者超過30000——這30000名使用者的熱情有多高呢?甚至讓理想汽車App的伺服器都宕了機。

6月24日,理想汽車股價開盤急升逾5%,突破所有均線,刷新歷史新高。除了新車釋出的因素之外,還得益於理想與寧德時代的“眉來眼去。”

6月23日,寧德時代(300750.SZ)釋出CTP3.0麒麟電池,系統整合度創全球新高,體積利用率突破72%,能量密度可達255Wh/kg,實現整車1000公里續航。在相同的化學體系、同等電池包尺寸下,麒麟電池包的電量,相比4680系統提升13%,將於2023年量產上市。

隨後,李想轉發了相關訊息的微博,並配文“明年見”,疑似預設理想汽車明年推出的純電車型將搭載麒麟電池。寧德時代有關人士6月23日晚對媒體確認,理想汽車旗下新能源車已確定將搭載麒麟電池。

多番利好之下,理想股價提升,不足為奇——事實上,如果不是李想口不擇言,給這一連串的利好里加入了一些負面因素的話,即便有增程式電動技術的爭議纏身,但對李想與理想汽車而言,這依然是一個新的良好開局。

只不過,當我們把目光拉長,隨著競爭對手越來越注重細分市場的耕耘,家庭“奶爸車”的市場勢必也將迎來一輪混戰,而當對手把細分市場都一一佔據之後,留給理想汽車的生存空間還能有多少?“80”後創業精英李想計劃於2023年推出的純電動車型,又能拿出什麼樣的技術優勢?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