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寧:健康金融與健康金融科技

語言: CN / TW / HK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張寧

健康金融作為一個漢語詞語,本身有兩層含義,或者健康作為形容詞修飾金融,類似Healthy finance,其含義是健康的金融體系(或其他),非本文討論內容;或者作為與健康有關的金融,類似health finance或者Health financing,這是本文的關注點。對應的,健康金融科技也可以是“健康的“金融科技,意指金融科技發展要合規、避免倫理偏見、演算法偏見和資料偏見等;也可以是健康金融中的”金融科技“,同樣,本文也關注後者。

健康金融的概念與本質

Health financing是一個比較泛化的提法即健康融資,在健康相關的行業或者研究都是習慣性的應用,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在官網上介紹了health financing,定義健康融資為衛生系統的一項核心職能,可以通過改善有效的服務覆蓋面和財務保護,在實現全民健康覆蓋方面取得進展。其具體包括瞭如下幾類任務:收入籌集(資金來源,包括政府預算、強制性或自願預付保險計劃、使用者直接自付費用和外部援助);彙集資金(代表部分或全部人口積累預付資金);購買服務(向衛生服務提供者支付或分配資源)。事實上,這幾類任務的劃分對於健康金融有很好的引導,即對當前大健康領域的服務方、支付方、客戶的關係和任務進行了確定。

一個可以直接啟發健康金融的是Healthcare finance,該詞語是許多醫學背景的研究者(或者醫生)首先提出,至於誰最早提出已經不可考,在筆者當初訪學多倫多大學醫學院並將精算方法和人工智慧方法用於大規模健康量化研究時,就有一個從墨西哥過去的學者設計了一個精巧的healthcare finance 工具,用於幫助支付方(保險公司)與製藥公司以及醫療裝置公司合作,市場上還有許多healthcare finance的工具(解決方案)用以幫助不同的患者設計負擔的起的付款方式,這些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提供有助於“患者”(被服務方)的健康改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它們聚焦於C端客戶。

國內在提到健康金融時,常常引用《“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中提出的“形成多元籌資格局,鼓勵金融等機構創新產品和服務”或者相關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中的相關點。它們也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努力提升“中國 老百姓 ”的健康水平,提高“幫助提高或維持民眾健康的機構(例如醫療)“的執行效率。同時,一些金融機構較早的提出健康金融的宣傳概念,通常是與地方政府合作,目的是幫助、優化或者 創新醫療 機構的融資手段,這仍然可以看作是提升”醫療機構”執行效率的一種。進一步的,提升效率的本質是讓更多的個體有機會使用這些醫療資源,從而是整體的健康水平提升。

部分研究以及券商報告從行業出發考慮健康金融,即從健康所涉及的行業來看金融對這些行業的服務(活動),例如典型的包括養老、醫療、體育、飲食,它們作為健康行業的中的一環金融都有很大的支援空間,形成很多金融問題或者可以總結的特徵。但需要看到的是,健康作為人的共有基礎需求,其行業的浸染是隨著社會進化以及科技發展不斷拓展的,例如基因、人體增強等都已經成為典型的健康行業,甚至建築業也已經是健康行業的參與者。綜合來看,通過行業出發看金融的作用,其本質上仍然是聚焦於“個體或者群體的健康”,這與上面體到的WHO、healthcare finance、國家政策和意志的含義是一致的。由此,我們可以跳過以上的不同視角,來給與健康金融一個核心的定義。

所謂健康金融是指以直接或間接促進個體或公眾健康為目的的金融。

這個定義的本質就是抓住健康金融諸多表現形式的最終目標:直接或者簡介促進個體或者公眾健康。從形式上,金融可以包括金融服務、活動以及產品等多種形式,還可以形成市場、機制或者監管等。通過抓住一個核心目標而給予健康金融一個更大的空間,有助於這個行業或者領域快速的發展,使得許多跨領域的問題可以被更好的聚焦、研究或者創造價值。

很顯然,類似於上述介紹,可以從不同視角形成健康金融的不同理解和範圍:以行業為視角: 醫療(促進健康)的金融,養老金融,體育(健康)金融,飲食(健康)金融,基因(健康)金融等等;也可以以金融的分類為視角,例如: 健康信貸、健康直接融資、健康投資、健康保險等等。還可以提出其他的視角,例如創新和傳統、科技與業務等。為了比較清晰的、足夠全面的描繪健康金融,本文基於筆者申請健康管理科學博士時的論文中的概念“健康可以有巨集觀到微觀的連續狀態”,採用“從微觀到巨集觀的視角”,它實際上有三層含義: 第一層含義是直接的,即個體健康與群體健康;第二層是時間維度,短期健康與全生命週期健康;第三層是時空角度,基於知識經濟的時空規律。它們都適合於看到健康金融的全景,本問則將第一層和第二層含義綜合起來,聚焦於促進健康的目標群體的尺度,將其分為五類健康金融,筆者建議分別稱為個體(個體)健康金融、家庭(家族)健康金融、醫療健康金融、大健康金融以及泛(廣義)健康金融,對應的金融科技分別是:個體健康金融科技、家庭健康金融科技、醫療健康金融科技、大健康金融科技以及泛(廣義)健康金融科技。接下來本文分別介紹這這五類健康金融以及金融科技,同時基於我們在其中的工作進行示例說明。

二、個人(個體)健康金融與個人(個體)健康金融科技

個人健康金融定義為促進個體健康的金融(如金融影響因素、金融服務、金融活動、金融產品等)。個體健康金融是最微觀的目標尺度,當然它可以聚焦於某個時間點也可以涵蓋個體的生命週期,但它是健康金融最具吸引力的領域之一,其背景是個體個人健康在社會經濟決策中的地位隨著經濟水平提升而提升:20世紀末,由於整體健康資源不足,即使是歐美社會也僅僅停留在生活質量需求階段,健康資源的統籌和利用沒有到達精準和智慧的水平,總體個人健康在巨集觀決策層面得不到重視——儘管其統計特徵常常用來支撐社會經濟變革或者政策推演;但進入21世紀後,根據我們生命質量研究會報告(2021),2021年生命質量經濟產出已經佔全部經濟產出的13.8%,這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意味著生命質量經濟即將接近七分之一的拐點,從而進入預言中的生命質量主導的未來經濟模式。 在研究方面,個人健康金融所牽涉的主題較多,相對零散,但實際上這恰恰是個人健康金融的“前沿性”決定的,因為個人健康金融不僅僅是金融用於個人健康促進,而且是個人健康的進化與金融的充分融合,即所謂的精準醫學帶來的廣闊空間,金融第一次從外生影響因素成為內生的動力。在個體健康金融方面,實際上這也是我最早跨界到健康領域的出發點.

  1. 金融影響的全生命週期健康

我們(生命質量研究會)首次基於大規模的全週期數據(近30萬樣本*全生命週期*全維度健康/財富/基因等)構建了可解釋的推演框架,精準給出給定個體的全生命週期健康曲線。健康曲線是健康的視覺化表現和基礎特徵,圖1是一個真實的例子(可參考之前的主題),左圖是一張健康曲線,右圖是經過許多因素作用調整後的健康曲線,很顯然調整後個體的健康預期壽命以及預期壽命都大幅度增加,這些因素就包括了金融因素,是一個典型的個體健康金融的研究成果,其使用的技術並不神奇,即可解釋的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框架。

圖1:健康曲線實際例子(資料說明:297326資料量,35歲,含多維度資訊,來自於生命質量研究會和中國金融科技研究中心的合作結果)

  1. 個人綜合健康金融分析(生命質量分析)

在(1)的基礎上所構建的完整的生命質量分析,將個人金融需求和健康需求統一在一個生命質量框架下完成,並自然生成財富曲線以及金融產品的適用性評價,是一個從底層基礎推演的過程,圖2是一個實際例子,可以看到對於個體的生命週期中,金融工具如何影響其財富以及健康,並最終形成了量化生命的生命質量結果。 這個相關結果將在暑期的《財富報告》中釋出。

圖2:生命質量投影曲線(資料說明:同圖1)

  1. 特定人群研究

生命質量研究會以及家辦組織服務的主要成員主要是全世界(超)高淨值人群,所以我們在高淨值人群研究中個人健康金融取得了很多成果,目前部分可公開的相關結果在經過嚴格的流程後已經形成了高淨值人群的演化和穩定理論的一部分。在一些金融機構的私行以及精英代理人培訓中可以看到相關理論及應用。

  1. 個人健康金融的控制問題

我們在生命質量干涉中考慮金融因素,目前在17萬的跟蹤干涉過程中,有大約3.1萬的比例金融因素髮揮直接的作用(超過2年以上),這方面形成了很多直接使用的生命質量干涉工具,這些例子可以看作個人健康金融的實際樣本,其相關分析具有很重要的示範意義。

以上(1)(2)(3)(4)都涉及到很多金融科技,例如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大資料、區塊鏈、基因科學、人體增強、物聯網(健康指標獲取)等,延續我們對金融科技的核心定義:金融中核心元素的科技化(《中國金融科技創新發展指數報告》,張寧等,經濟科學出版社),則個人健康金融涉及的主要是資訊(資料)和風險的科技化。

三、家庭(家族)健康金融與家庭(家族)健康金融科技

家庭(家族)健康金融,定義為促進家庭(家族)健康的金融(因素、服務、活動、產品等),此時群體健康定義在家庭水平上,而家族則是更大範圍的家庭,為了減少篇幅減少文字重複,以下都用家庭健康,但顯然兩者在傳承、稅籌等有一些不同,這裡不做詳細區分。家庭健康傳統上常常作為一個巨集觀指標,然而今天的資料科學發展已經需要我們在更加微觀的看待家庭這個社會的基本單元。許多金融服務已經考慮家庭作為一個整體(例如保險、信託),同時基於圖分析的相關金融分析可以在社會關係的基礎上進行深入分析,而家庭則是最關鍵的基礎關聯關係。家庭金融健康相對個人金融則同樣顯得比較有體系,許多我們熟悉的細分行業實際上主要屬於家庭金融健康的範圍,這些包括:健康保險、(考慮健康的)家族信託、家庭健康財富管理(或規劃),(考慮健康的)家庭信用服務等等。 我們在這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以下是簡單說明以更加清晰家庭健康金融中的問題和框架。

  1. 考慮健康因素的家庭財富配置與管理

改革開放 40 多年以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越來越多的人群積累起可觀的家庭財富,使得資產配置成為中國家庭一個日趨重要的問題,家庭資產配置問題也成為一個越來越重要的研究領域。 在家庭資產配置中,健康衝擊會產生直接照顧或者醫療費用以及間接費用(失去收入),而良好的健康狀態不僅可以提高投資者的壽命,而且健康的個體具有好的幸福感和更好的職業發展前景,因此家庭投資者的健康成為影響家庭配置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我們將健康因素引入到家庭財富配置中,即考慮家庭成員健康狀態如何影響家庭財富配置,同時又考慮財富對健康的影響,目前合作者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中國精算研究院劉敬真教授團隊已經能夠給出一些優美的數值解和一些情況下的清晰的解。家庭健康金融中包含了財富與健康的相互關係以及家庭成員之間財富以及健康的多元關係,為了更好的衡量,這其中我們引入了圖資料分析、圖機器學習。

  1. 健康財富規劃(英文HWP)或健康財富管理

健康財富規劃可以在個體尺度上進行,但大多數健康財富規劃都是一攬子綜合服務,是在家庭尺度上進行的。實際上這是家庭健康金融最有空間的發展方向,(1)的相關結果也是它的有力支撐,當然健康財富規劃超出了家庭健康金融的範疇。為了推動其發展也是為了推動家庭金融在行業中快速進化,我們(與泰康珞珈合作)已經申請了教育部1+X健康財富規劃師的新職業,為其建立標準、制定教材並培訓相關講師;同時許多金融機構也已經加入,並形成了自己的健康財富規劃培訓,事實證明這裡的空間很大,以筆者作為主要授課教師的泰康為例,通過初級和高階HWP培訓,相關人員業績獲得了較大質量的提升,這意味著家庭健康金融的需求被有效挖掘併產生價值。

  1. 考慮健康的(家庭)家族信託

這是典型的家族辦公室的主要工作之一,但實際情況複雜很多,當前解決的主要機制可以藉助於我們的匹配工具實現引導並評估;同時我們依據醫學中的資料和積累,配合基因資料進行家族財富優化(含信託、實現傳承)。這些工作相對比較零散,更具有個性化,家族財富管理本身就是一個個性化的問題,這其中金融、健康以及科技手段的融合可以獲得非常大的“知識”價值。

上述(1)中涉及到許多金融科技,自然也是健康金融科技中的典型應用;(2)中有許多金融科技手段可以用於需求挖掘,特別是大資料以及相關的協同過濾方法;(3)相關的匹配技術以及圖譜技術、基因技術都有很好的應用空間。此外,一些綜合性的健康財富規劃服務(含家族信託)在構建了足夠多的連結後可以構建屬於自己的金融生態並在金融科技支撐下實現更強信用的交易和協同(類似於區塊鏈以及虛擬幣包括數字證券STO、NFT),我們通過這些金融科技已經實現了倫敦香港幾處分支的從資料到價值流的協同,規模從當初的百億規模拓展到現在千億規模。

四、醫療健康金融與醫療健康金融科技

醫療是健康中的重要一環。醫療健康金融是指與醫療有關的、目的是促進醫療被服務方健康的相關金融活動等。此時群體健康定義在接受醫療服務的個體。 促進被服務方健康水平與提升醫療效率具有一定程度等價性。 這方面包括許多相關領域,主要包括:醫療投融資、醫療財務金融、醫療保險(不是醫療保險產品,是指醫療保險融合)、醫藥金融制度、藥品研發金融、藥品科技金融等。 筆者最初的一些研究都屬於此,簡單介紹如下。

  1. 醫療保險融合

這個方向研究基於醫療資料進行保險產品開發、定價、分析以及健康管理;同時也考慮保險作為支付方對醫療機構的作用。我們的研究包括了不同類的慢性病以及併發症,例如老年痴呆症(考慮老年痴呆症的醫療險住院費用預測與比較,保險研究,與趙穎旭博士等)、糖尿病(基於機器學習模型的糖尿病帶病人群醫療險風險保費測算,與趙穎旭博士等)、健康管理的經濟與金融作用、不同帶病體分析中的金融問題(與多大醫學院、醫師學會)等(《健康險與健康管理》上,經濟科學出版社)。

  1. 醫療管理及優化中的金融財務問題

這個方向本質上是考慮金融財務手段優化醫療體系,促進被服務方健康,實際上國外保險的支付方優勢地位使得保險公司有機會在此方面進行深入研究和探討,但在國內這個更多的是侷限在醫保(最大的支付方)。我們團隊(與北京師範大學趙亮副教授、圖特雲圖等合作)給出醫院管理中的一個棘手問題的解決方案,即醫療成本問題,通過優化和機器學習方法給出客觀的成本,避免當前方法的人為主管以及評估時間長的問題;我們基於金融中的隨機方法給出了DRG和DIP影響的預測和評估問題的解答,已經完成多個病組的應用和分析;我們在一些具體醫療行為(比如手術)管理以及評估中引入人工智慧技術;我們還將圖資料分析用於此類問題,形成了動態評估、權重關聯以及動態任務分解等,此方面我們積累許多相關專利,其最核心的任務就是管理和優化醫療體系和流程,在此過程中,金融財務是一個重要的抓手或者目標。

  1. 醫療機制優化

醫療體制優化是涉及到多重關係的梳理和資源的利用,某種程度上是(2)的一個巨集觀表現。我們的主要工作是構建了適應多場景的資源分析工具,目前它用於醫院、醫院藥廠合作、區域醫療資源協同中效果還不錯。

上述(1)(2)(3)都應用了許多科技手段,特別是像DIP本身就是大資料思想的應用,即是醫療科技也是包含金融因素的健康金融科技。

五、大健康金融與大健康金融科技

大健康是一個成熟的概念,大健康金融的含義也是建立於此,此時群體健康是所有健康服務購買者。 大健康金融和醫療健康金融都是服務方金融。除了醫療服務外,大健康金融的服務購買者還購買健康管理服務、體能服務、塑身等,所以對應的有:養老(健康)金融、體育(健康金融)、健康管理金融、體能管理金融、身材管理金融等非常眾多的細分領域。實際上大健康金融通過大健康細分行業與金融細分行業相乘會產生非常多的子領域,我們的研究主要聚焦於這些領域中的金融創新以及科技創新。

我們將人工智慧、大資料技術(以下稱ABCD)與體育結合起來,拓展了運動生物學的方法,在這其中金融也是一個目標或者衍生的實現途徑。

我們將ABCD等技術與健康管理結合,並考慮健康曲線以及健康的基本邏輯,形成了健康管理科學,這其中所包含了金融創新和科技創新。

類似的體能管理身材管理都有相關應用,多集中在科技創新方面。

六、 (廣義)泛健康金融

健康金融是一個不斷拓展的領域,其邊界不段擴大,符合其定義要求的尺度也會越來越多層次,所以泛健康金融給出了一個更多尺度的空間,這裡面有基礎研究也有拓展研究,例如:考慮用於支援健康的金融活動,也考慮金融對健康的影響,同時考慮兩者不同尺度的關係,這是基礎研究;考慮環境影響的金融,間接健康影響;考慮虛擬空間和環境的健康金融;考慮特定群體的健康金融等,都屬於泛健康金融的範疇。 我們做的工作有:基於生命質量框架的金融和健康的關係分析、測度以及邏輯框架;高淨值人群的特定分析;特定基因組攜帶者健康與金融等;綠色金融中環境健康部分等。

(本文作者介紹:中央財經大學教授、家族辦公室合作與發展組織首席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