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補上“資料運營”這門課

語言: CN / TW / HK

前快速更迭的市場需求與新型商業模式的崛起,預示著整個商業格局核心競爭力的革新與重構。與此同時,常態化的不確定性致使企業管理的難度與複雜度不斷升級, 過去僅憑經驗和直覺的運營與決策方式需要升級成更為科學體系的數字化運營方式。

企業如何迴歸商業本質和運營場景,基於過去業務積累與洞察以前沿視角打造科學的數字化運營體系,成為未來擁有廣闊商業想象空間的基礎。

一、破解轉型誤區,把握數字化升級的本質

隨著數字技術的日益成熟,技術賦能的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企業正經歷著不確定性帶來的衝擊,在這種新常態的轉變下,基於數字化工具而來的運營能力遲遲未來得及構建與沉澱。最常見的比如許多企業搬來CDP等數字化工具,並未基於企業核心戰略深入理解CDP的發展路徑與運營方式,致使CDP只停留在資料儲存工具層面未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而企業如何確立數字化運營能力的錨點,避開企業數字化管理與運營在應用實踐落地中的誤區,則有賴於企業的兩大關鍵認知。

1.戰略是根本,工具是基礎

從戰略角度考量,轉型作為企業核心戰略,首要確認的是基於過去業務積累和未來發展梳理企業當下的目標。數字技術推動了商業正規化的創新與重塑,但企業使用CDP等數字化工具轉型的總體目標仍舊是為了企業長期可持續生存與發展。

不同行業企業的要從根本上認識到 數字化轉型的戰略是基於業務重新定義競爭優勢, 以數字工具CDP來整合資源,重塑業務及組織流程,為客戶創造更大的價值與成果,這是一種長期建設和資源投入。

2.組織是框架,運營是關鍵

企業任何戰略和目標都建立與當下商業市場環境相匹配的組織領導力上,面對日益複雜的業務場景和鏈路,要求組織協同,具備基於CDP快速反饋、調整的運營能力,更要求企業發揚創新領導力,驅動以資料鏈接產品與消費者。

對企業而言,迴歸業務場景、確立數字化運營能力的錨點以此來建立健全更能適配當前轉型戰略與目標的組織架構是數字化轉型必要的措施之一。並在實踐發展過程中還要注重培養關鍵人才,逐步構建和培育起組織的CDP運營能力,完善科學的數字化運營體系。

二、拆解業務核心,構建體系化場景式運營

疫情的肆虐加速了行業結構變遷和企業數字化的程序,大資料技術、人工智慧等技術發展為其提供了強有力的工具,比如CDP以及營銷自動化等。

但如何利用CDP開展業務實踐,一方面在於企業對數字化戰略目標與理念的理解與實踐;另外一方面則在於數字化轉型過程中 基於業務打造數字化運營能力,找準數字化實踐路徑, 以實現全鏈路、全體系結構級別大提升與增長。

1.數字化理念落地與路徑實踐

在理念達成一致性的基礎上,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在技術賦能的基礎上具備擴充套件性,從沉澱資料、分析資料等多環節鏈路都將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理念融入CDP搭建等數字化建設過程。用數字化的模式打破資料孤島,形成對業務有價值的洞察和輸出,更好地為使用者服務。

基於大資料技術以及CDP收集與沉澱全域使用者資料,並對資料進行標籤化處理以構建使用者畫像。其中最為關鍵的部分在於企業要 根據業務場景和應用場景梳理資料標籤體系 ,對齊資料口徑和業務口徑,使資料標籤真正意義上落地於業務場景,賦能於業務發展。

2.基於業務場景,打造運營能力

企業除了要將以使用者為中心的理念融入CDP搭建,更要基於CDP在業務場景中持續培育和打造運營能力,以便挖掘場景需求、創新場景,通過CDP等資料預測需求趨勢,在具體的業務場景中感知使用者訴求與情緒。

CDP等數字化工具的實踐落地與運營應用,企業內部實時收集、共享使用者行為資料、使用者反饋資料以及非結構化資料等基於業務場景的資料反饋。可根據資料的可衡量性,基於當前業務戰略確認業務目標和運營體系構建的側重與核心,後以單條業務線或者以MVP的形式測試、驗證、提升整體的運營能力。

三、精益化敏捷協同,驅動閉環自運營模式

技術的發展帶來的效率提升,同時亦伴隨著組織的進化。基於CDP等數字化應用,企業在舊有基礎上調整組織架構,使其適配於當下CDP的應用與數字化升級,更具備靈活性和敏捷性。

反過來,在協同的數字化工具支援與運營下,企業整體的協同水平和組織運營能力將向著更高層級擴充套件,不斷持續迭代。

1.啟用組織活力,協同進化

企業內部組織和團隊自承接企業數字化轉型升級的目標起,就以標籤資料串聯起協同關係。企業自上而下的戰略實施,最終是依靠組織協同下以自下而上的效果反饋來呈現的。數字化轉型升級是一個系統性的戰略工程,其實行與落地都離不開組織的保障,在促進組織協同的同時也對組織的活力與自主性提出了效率上的要求。

基於CDP調研梳理、落地實施和長期運營,企業積攢了數字化轉型的經驗。同時,以新形式啟用組織活力,培育與發現人才,提升其開放程度和自主性, 為全體系化運營能力的構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打造自運營能力,精益迭代

企業在新型組織架構和數字化工具構建中,基於業務構建體系化的運營方式並培育運營能力,積累了數字化轉型的經驗。在更長維度的時間中,企業要不斷基於業務需求更新與鍛造運營能力,讓數字化工具發揮更大的作用,賦能組織創新與業務發展。

數字化轉型不僅是CDP系統和工具應用,更是長期組織運營能力的打造、培育與迭代。而在落地與實踐的過程中,要在協同進化的基礎上不斷鍛造組織整體運營能力的升級,實踐長期主義,為企業未來進一步的持續發展構建全面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