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研發IT正迎來利好,但問題是什麼?|數字思考者50人

語言: CN / TW / HK

企業數字化的成果越來越不像想象中那麼顯而易見。

鈦媒體APP觀察到,在經歷十年數字化洗禮後,IT技術越來越走向後臺,拉動IT持續滲透的源動力變成了企業自身的深度業務創新,而非個別的技術突破。這也導致曾經的企業數字化、資訊化一把手 CIO有了新的角色變化——從以往為企業業務提供面向全域性的IT系統架構支撐與落地,向CDO(首席數字官)等更具創新性、更加融合業務的職能角色拓展。

例如,受疫情影響,原本需要線下才能溝通的IT需求,不得不開始轉移到線上,IT需求的響應時間變慢,如何適配業務敏捷迭代的節奏的適配成為對開發人員對挑戰。加之,過去一年低程式碼技術應用的流行,讓業務部門擁有了編制應用、呼叫資料的能力,這意味著業務專家和非IT人員都可以建立應用,這一方面分散了IT部門的權力,另一方面也因為技術的滲透帶來的權力和利益的互相交織重疊,給未來IT部門和CIO的處境帶來前所未有的複雜性。

CIO更多的選擇和機會,也都在以數字化轉型為背景下,對客戶需求和業務需要的把握中出現。

“新一代CIO最大的挑戰是,如何達到這樣一種境界:數字化就是業務,業務就是數字化。只有把自己扔到業務挑戰面前,不要把自己當成單純的IT角色,與業務共同解決問題、推進創新。”敏橋科技創始人王勝軍對鈦媒體APP表示。

王勝軍曾在蔚來汽車創立早期起就負責支撐企業數字化研發產品與運營,如今他選擇了創業,在他看來,創業是他過去30多年IT和企業數字化實踐過程中,唯一還沒有做過的事情。這是勇敢者的修行,也符合當下時代和行情的需要。

據工信部最近給出的一組資料,截至2021年底,全國工業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分別達到51.3%和74.7%,比2012年分別提高了30.7和25.9個百分點。中國工業製造領域的轉型升級在正逐步進入深水區。

據鈦媒體觀察,當下國內製造業領域,很多ToB創業群體中,尤其是SaaS服務群體,不願意生產端如研發設計環節耗費精力。一方面在於業內已經有非常成熟乃至壟斷地位的軟體企業存在,如達索系統、西門子,另一方面也在於生產端本身的特徵,這種類似於從0到1的基建過程,因企業業務和作業方式的不同,極其難以標準化。相對而言,在非生產端,也就是通常理解的企業業務流程管理如供應鏈管理、CRM,從工業製造技術公司,到網際網路雲廠商,不乏有大量的玩家,以及較為成熟的探索路徑。

“中國是毫無疑問的製造大國,在全球具備成熟全面的產業鏈條,但這與真正的製造強國,或者說中國創造還很遠。”王勝軍說。

從過去的盜版、模仿,發展到自主正向研發,國產研發設計類軟體(包括PLM、CAD、CAE等)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彎路。王勝軍希望將網際網路、雲端計算等關鍵能力引入到這個領域,通過整合各類主流軟體研發平臺,以MBSE(基於模型的系統工程)理念,構建全棧式數字研發平臺,提供一流的工程師使用者體驗和高性價比的服務,去撬動可能的市場。

例如,汽車製造本身就是一個在為長期搞研發投入做準備的行業,蔚來汽車的數字化研發以VISION驅動,從一開始就對產品研發和使用者發展進行重點重塑和改造。

發展之初,蔚來汽車就將數字化投入重點放在了使用者發展和產品研發兩個層面,而在製造、供應鏈、質量管理等業務板塊仍選擇大量外部合作的方式。在王勝軍看來,蔚來汽車對數字化的投入是貼合其創始人李斌的商業計劃、創新模式展開的,完全通過自主研發,用全球的人才和資源實現產品創新,所以在資源傾斜上要有重點投入。但並不是要做一個很大很漂亮的工廠,或者在製造環節要做很多創新,相反,蔚來汽車的工廠都是通過合作伙伴代工完成的。

蔚來汽車希望塑造的是直接面向海量C端使用者的運營模式。為此,在數字化使用者發展方面,蔚來汽車起初就採取自研的策略,從創意、設計、研發、運維,都是由數字化團隊與業務團隊共同完成。

直接面對使用者,也讓蔚來汽車沒有嘗試搭建自己的經銷商網路,而是選擇直銷模式。能夠看到,過去幾年,很多傳統汽車企業也不斷創新摸索,通過建立新的子品牌進行對直銷模式試水。

而在產品研發方面,業內已經有成熟的國外產品,像達索系統、西門子生態裡的工具CAD、CAE、PLM等工具,蔚來汽車早期也儘可能投入了大量成本,與外部合作,希望儘快提升研發能力,縮短研發週期。但後來,他們發現,這些不同的工具放到一起,要想支撐好蔚來汽車這種大規模、國際化的研發協作方式,是相當不容易的。

這也讓蔚來的數字化業務團隊逐漸在技術和組織層面探索創新模式,形成了一個端到端的業務中臺,以支撐來自不同業務領域的,需要敏捷應變,需要上下游整合的業務需求。

蔚來汽車全球有多個研發基地、幾十條軟硬體產品線,軟硬體工程師幾千人。以今日之視野來看過去,蔚來汽車全部直接採購外部各類現成的解決方案已經滿足不了當時的需求,加大對研發中臺的重視成為必然。

市面上現成的研發設計類平臺,無論是CAD還是PLM,在當下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已經更難滿足企業對產品研發週期短、敏捷迭代的要求。同時,在傳統行業尚未引入中臺策略之前,通常的IT正規化是,通過一個個單體系統來支撐企業原有的業務域,技術與資料無法實現統一。

也恰恰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提出了中臺戰略,雖然事實上跟當時蔚來所構建的研發中臺不是同一個型別,但無疑對創新技術有著超強嗅覺的汽車行業,受到了這種網際網路創新的啟發。

在蔚來汽車的前三年,王勝軍的團隊主要在夯實整個Order-to-Delivery閉環系統。2018年開始交付第一臺車起,使用者從蔚來App上直接下單後,通過供應鏈驅動代工廠製造,提供個性化交付,以及提供金融保險等各種車生活周邊產品和服務,基本實現了業務上下游的端到端貫通。

這段企業數字化實踐的經歷給王勝軍對國產工業研發設計類產品,如何在數字化時代迸發出新的生命力有了新的看法。當然,這個賽道仍需要更多的創新路徑、創新物種來實踐、反覆驗證。

從工業製造領域的CIO到創業者,王勝軍對國內製造業研發設計類平臺存在的特點、空間和侷限有著深刻理解。鈦媒體APP與王勝軍深度對話,理解這些親歷者的每一步嘗試,匯聚成對當下有參考意義的思考。

製造業研發IT的經驗與教訓

鈦媒體:從製造、模仿,發展到自主正向研發,能否談談我國研發設計類平臺的發展脈絡?例如像CAD,可以說有著相當長的歷史週期了,幾乎跟計算機都是同一時代的產物。

王勝軍:簡單講,我挺贊成這樣一個說法:我們在工業軟體領域失去了30年。

我還在清華讀計算機本科的時候,就上CAD的課,就能用世界上最先進的圖形工作站,當時怎麼也不會想到我們國家會在這個領域裡走那麼大的彎路,到後來幾乎放棄了這個領域的研究和實踐。雖然說中國如今是世界第一大製造國,但在國產的研發設計類軟體領域,卻也成為我們最大的一個短板。

2018年之後,由於國際形勢的變化,我們發現這件事情終於繞不過去了,或者說也是當下從中國製造蛻變為中國創造,必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能夠看到過去十多年一直以來都在這件事情上堅守的專家和從業者,隨著時代和產業形勢的變化,可能會迎來一個非常好的發展期;首先國家在政策上開始大力扶持傾斜,同時,此前曾完全無視這個領域存在的網際網路大廠、資本也開始多方面進行人才、技術和資源的傾斜。但這個賽道仍然是一個需要長期主義、可能會比較緩慢上升的發展路徑。

鈦媒體:你剛才提到的這兩年迎來利好發展,從政策因素來講對國產 工業軟體的呼聲比較高了嗎?

王勝軍:是的,中國製造業對國產工業軟體的內生需求越來越強,國家政策支援也越來越大。以我們在的上海為例,市裡就有促進工業軟體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具體到我們所在的嘉定區,區裡對我們這些做工業軟體的創業公司都有專班支援。

同時,在研發設計類軟體領域也出現了一些新的機會。之前,很多大型企業有非常多的IT預算,可以用於採購國外軟體(以滿足國際接軌的需要),但現在這件事情可能不太一樣了,花了昂貴的價格,效果卻也不一定見得很好。

而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可能根本也買不起,其整體IT的能力和投入,也駕馭不了如此昂貴且又複雜的產品。其實中小企業需要的是一套非常輕快的產品研發和協同工具箱,這個需求是擺在這裡的,只是說供應端沒有能跟上。

如果能夠用一些先進的技術去滿足這類需求,對於高階製造企業,可能不需要花很多錢就可以更好地投入到產品研發中去,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則可以用得起正版軟體,而不是乾脆不用或者用盜版。

鈦媒體:從供應端角度看,這個賽道中國本土創新者的機會是什麼?

王勝軍:有時候壟斷者在理念上,或者說對技術趨勢的把握方面也是領先者,例如基於3D協同研發理念。但同時,他們在實際落地上卻又是非常遲緩的,因為老的模式更容易維護其壟斷地位。

中國本土的創新者,有在主賽道上即CAD等工具研發方面已經耕耘了十多年的企業,也有能夠通過點狀的創新,幫助企業解決點狀的問題,如AR等技術。我們的理念是,對整個業務場景的重構,深入到業務場景中為製造業的研發團隊提供一種更高效的工具和工作方式,其中也借鑑了3D協同研發理念,但不只是點狀地解決使用者的痛點,而是希望能夠提供一個開箱即用的創新一個產品所能需要的全棧工具箱。

鈦媒體:你其實提到了一個當下來講非常熱的雲原生理念,以及可能會涉及的容器化部署技術路線。但這類實踐對於傳統制造企業還並不高,或者說仍處於上雲的階段。企業存在從傳統IT到基於VM、容器等多套應用架構並行的系統,這使得企業研發IT將從哪些角度展開?

王勝軍:從技術維度講,雲原生涉及到微服務架構、容器化部署、CI/CD應用交付方式等幾個技術維度,具備高度彈性、靈活輸出的服務特徵。

首先要澄清,雲原生的工具軟體,不等於它部署在公有云上。它也有可能部署在私有云,或者一個小的產業雲裡。傳統企業部署在工作站裡的軟體、算力、3D渲染等,都可以遷移上雲,將整個繫結的資源全部解放出來。對於大型或中小企業而言,研發團隊在協同研發層面,整個的系統運維的便捷性都會有很大的提升,同時在保證資料安全的前提下,都還能承擔起一套產品協同研發系統的花費。

鈦媒體:傳統制造對上雲的需求有了怎樣的變化?

王勝軍:這兩年大家的認知度是在高度提升中的。過去前兩三年,首先,製造業大廠開始越來越主動地規劃和執行上雲計劃,然後,這兩年第二波新勢力新能源零部件創新企業出現時,他們大量的精力是投入到自身的創新產品中,而不希望花錢去養一個很龐大的專業IT團隊和基礎設施。同時,中小企業開始在跟隨大廠的示範效應,而且大家也開始真正理解在雲上的資料才是更安全的。

鈦媒體:很多企業都會存在數字化轉型路上的挑戰與困難,如何看待過去幾年企業數字化推動中,存在的不足或痛點問題?

王勝軍:其實在過去我們與企業CIO、CTO交流的過程中,在企業數字化發展的痛點問題中,最大的問題不是IT,反而更多的是組織建設、管理的問題。這件事情反倒並沒有一個非常確定的經驗或做法。這並非是祕密,而是行業裡普遍存在的一類痛點。

當企業數字化從開始的創業期進入到深水區時,很多事情越做越細、越做越深的時候,就會出現組織靈活化協同的痛點。無論是業務部門還是研發團隊去引導數字化業務都沒有問題,但當面臨具體的專案時,就會產生一些在管理上的消耗。

鈦媒體:如今企業研發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業務發起的非IT部門主導的應用,這類應用也推動產生新的研發模式。像蔚來在這方面主要選擇了自研投入,那麼對於其他企業而言,選擇自研,而不是大量依靠外部的解決方案,是否會成為一種普遍路徑?

王勝軍:總結來看,這與對創新的重視度不無關係。過去的製造業本質上就是生產製造,還談不上創新。例如在汽車行業,過去的研發投入是較少的,作為主機廠,最賺錢的車基本都是合資車,核心研發也不在國內完成,銷售和服務也基本都交給了經銷商網路。因此企業資訊化多年以來依靠的仍然是經典的供應鏈管理系統、ERP系統,根本無需非常多的自主創新。

如今不同的是,企業進入到了需要直接面對使用者,以多觸點的創新方式與使用者進行互動。在產品研發層面,無論是支援產品正向研發,還是做那些比較創新的自動駕駛,智慧座艙,都需要有越來越多的軟體人才和組織在企業內部進行支撐。這是這個階段必然要破解的難題。

當然,確切地來講,越偏向使用者端,偏向敏態業務層面,企業需要非常頻繁地迭代和創新,包括使用者體驗、設計UI等方面,最高階的方式就是乾脆自己建一個產品團隊。而越往深水區,越來越多的技術或系統還是能買就買來,企業去做一些橫向貫通的事情,解決傳統商用套件解決不了的問題。

我也並不認為大量投入業務數字化系統自研是一件所有企業都要做的事情,這只是某個企業在當時的一種選擇而已。可以將某些不那麼個性化、不太需要打出差異化品牌體驗的事情,儘量通過外部採購快速構建起來,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大包大攬。

創新者的挑戰與機會

鈦媒體:敏橋科技面向製造企業提供服務。因為製造業細分賽道非常多,產業鏈長,企業也有大有小,能否詳細講講PCP為不同型別的目標客戶提供的價值有哪些?

王勝軍: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服務主機廠、大型零部件企業,服務這類早期燈塔型企業主要是為了錘鍊和證明自身的產品與服務能力。另一類則是服務更多製造業腰部的企業,這類企業擁有一定的研發工程師團隊,但有又沒有很充足的IT預算,無法塑造很強的IT部門。

鈦媒體:這類大型企業通常還是會採取招標的模式,怎麼去制定自己的市場策略,去打動這型別企業?

王勝軍:這是在數字化道路上最大的隱性障礙。老闆想搞數字化,其實潛臺詞是希望企業能夠快速創新、試錯,找到路徑。但是落到執行層面,無論是採購部門還是IT部門,動作上還是跟不上老闆的想法,很多還是傳統資訊化時代的模式。配套企業數字化的管理模式需要儘快趕上,在大規模試錯、敏捷創新的前提上,找到領先競爭對手的一兩個機會,這是企業數字化的基本做法。伴隨越來越多的傳統大廠開始吸收網際網路的人才,把這套數字化的思想和工作方式帶到傳統領域,管理上的配套會越來越好,同時中小企業的響應速度會超過大型企業。

鈦媒體:這類企業對於雲原生的感知度,或者對於它所能呈現的一種極致彈性的能力和研發的便捷性,是否有一種比較清晰的概念?

王勝軍:他們不會提這樣的詞,但是他們提出的需求,其實招招命中要害,都是雲原生想要解決的問題,主要有三點:一是對於研發迭代的敏捷性要求,這種是傳統的大型商業套件無法滿足的;二是對研發管理過程中存在的資料安全性問題;三是對價效比的要求,希望能夠用到正版軟體,其實都是很樸素的要求。

鈦媒體:會不會戰略性選擇一些企業生態合作?

王勝軍:目前我們已經在跟航天雲網,首雲這些合作伙伴開展基礎設施合作,我們也希望能夠跟一些大的網際網路生態合作,但我們對底層資源環境的要求十分特殊,對機器、配置環境、軟體等需要一個比較行業垂直的解決方案,不是隻有標準化的虛機拿來用就行。

鈦媒體:現在很多跨國企業會通過一系列收購,以不斷強化軟體(產品化)能力,你認為相比這類企業,自身的優勢面是什麼?

王勝軍:處於壟斷地位的廠商通過不斷收購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垂直產品套件,同時利用品牌效應吸納了很多經銷商、服務商的合作伙伴,從而能夠佔用比較高的IT預算。

這是優勢也是劣勢,因為他們會越來越偏離普通工程師使用者們的需求。一名普通的製造業工程師需要的是一個非常快、好用的、甚至是傻瓜式的輕量軟體和工具。我們中國工業軟體團隊的優勢是更加關注本土工程師的使用者體驗。當然後發的創業團隊天生沒有包袱,可以給讓使用者直接享受雲原生這些新技術的紅利。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 作者 | 楊麗,編輯 | 蓋虹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