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印度獨角獸衝到了100家

語言: CN / TW / HK

這一幕還是出現了。

最近VC圈常常聊起一個現象: 印度獨角獸正在迎來大爆發 ——僅僅2021年,印度就跑出44家獨角獸,相當於此前10年的總和;而2022上半年,印度跑出近20只獨角獸,幾乎一兩週就誕生一家獨角獸。

其中最新轟動的案例是,印度社交媒體獨角獸 ShareChat 剛剛宣佈獲得由谷歌、時代集團和新加坡淡馬錫控股投資的2.55億美元。憑藉50億美元估值,ShareChat一舉成為印度網際網路史上估值最高的企業之一。

至此,印度獨角獸總數已經超過100家,在全球排名前三,僅次於美國和中國。其中,網際網路領域是印度最大的獨角獸工廠——截止2021年,網際網路創業公司在印度獨角獸俱樂部中佔據74個席位,佔比也在8成以上。

01

一年跑出44家,網際網路最多

印度正批量生產獨角獸

曾幾何時,印度獨角獸並不是一個性感話題。2010年,印度誕生歷史上第一家獨角獸創業公司——線上旅遊公司MakeMyTrip。然而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印度獨角獸生長速度緩慢,每年數量屈指可數。

真正的轉折點是2021年。印度研究機構Inc42 Media資料顯示,直到2020年,印度所有獨角獸企業的數量還只有37家,然而2021年,印度獨角獸迎來罕見大面積爆發,一年就跑出44家,同比增速達到了383%,相當於此前10年的總和。

進入2022年,印度仍然以每一到兩週新增一家的速度催生獨角獸。僅2022上半年,印度跑出近20只獨角獸,覆蓋消費、教育、金融、電商、物流、遊戲等賽道。

今年印度的第一家獨角獸企業是一家母嬰護理品牌——MamaEarth,公司在獲得紅杉印度領投的5200萬美元融資後,估值約為10.7億美元。這也是印度為數不多的有女性聯合創始人的獨角獸公司。

MamaEarth誕生於一對奶爸奶媽。在給即將出生的第一個孩子買日用品時,前印度聯合利華公司高管Varun Alagh和妻子Ghazal發現,市面上幾乎每一種產品都含有對新生兒有害的化學成分。為此,Alagh夫婦決心自己做一個安全的天然植物基產品。2016年,MamaEarth正式創立,主要生產嬰兒和媽媽的洗面奶、潤膚露等多樣護理產品。成立6年,這家獨角獸正在走向IPO。

隨後,人工智慧和分析解決方案提供商Fractal、教育科技公司LEAD、社交電商平臺DealShare和人力資源技術初創公司Darwinbox相繼成為印度新晉獨角獸。2022年一季度,印度新增13家獨角獸企業,創業投資金額合計117億美元,前兩個月幾乎每五天就會增加一隻獨角獸。

今年5月,印度第100家獨角獸誕生——Neobank Open。這是印度一家新生代數字銀行,平臺全程採用純數字或純手機端操作,主要為中小型企業提供金融服務,平臺所能提供的服務幾乎覆蓋了所有銀行金融業務。當月,Open剛完成一輪5000萬美元的融資,由IIFL領投,老虎環球基金、淡馬錫、3one4 Capital跟投,估值10億美元。

6月,印度備受關注的教育領域又跑出一隻獨角獸——PhysicsWallah,估值11億美元。PhysicsWallah創始人是著名YouTube STEM教育家Alakh Pandey,早年間他敏銳地意識到,印度教育市場雖然已經進入紅海區,但經濟基礎稍微差一些的二三線城市學生仍然上不起培訓課。於是,他將培訓教育帶到下沉市場,憑藉低價學習產品在印度較小城鎮贏得了大量使用者。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印度出現大規模教育公司裁員潮,PhysicsWallah是為數不多還能繼續融資的公司。

粗略算下來,從2022年開始,還有全渠道家居裝修平臺Livspace、自動化平臺Uniphore、開發者工具平臺Hasura、物流運營服務商ElasticRun、信貸平臺Oxyzo、營銷自動化SaaS平臺LeadSquared等10多隻獨角獸相繼出現。

至此, 印度獨角獸總數已經超過100家 ,其中網際網路領域是印度最大的獨角獸工廠。值得一提的是, 這100家印度獨角獸總共籌集了超過900億美元風險投資資金,總估值約為3330億美元 。在印度創投圈內,位元組跳動作為中國第一大超級獨角獸估值3500億美元,目前仍然超過印度前99家獨角獸的總估值。

02

“中國模式”席捲

印度版微信、拼多多、小紅書...來了

印度為何在兩年內迅速跑出50多隻獨角獸?

客觀原因是自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席捲印度,大大加速了印度社會的數字化程序,民眾開始接受網上購買食品,消費教育、影音、資訊、醫療保健等線上服務。而深層次原因,我們或許可以ShareChat身上能夠略窺一二。

ShareChat創立於2015年,彼時當地政府分別推出了“創業印度”與“數字印度”兩項倡議。事實上,這一年前後也正是印度多家獨角獸企業成立的時間段。

一次偶然機會,ShareChat安庫什看到Facebook一位明星話題的帖子後面,粉絲們不顧隱私留下上萬條電話號碼,以尋求拉群溝通。這讓他和兩個夥伴意識到,或許有一群使用者更需要貼合自己語言的內容平臺,他們不熟悉英語,但卻對新社交軟體有著強烈需求。於是,一款針對聊天內容共享的本地語言社交平臺,ShareChat誕生了。

彼時,印度網際網路開始迎來爆發,給了當地獨角獸發展的土壤。2016-2021年,資料顯示的印度網路使用者、智慧手機的年均增速分別為124%、132.2%,遠高於美國、中國與東南亞。當千千萬萬的印度使用者第一次接觸網際網路,ShareChat乘上了這股東風,逐漸佔領市場。

這也是很多印度獨角獸崛起的關鍵原因。據FT中文網報道,印度是全球電信資費第二便宜的國家,廉價的本地電信流量加上廉價的中國智慧手機,大幅降低了民眾上網的門檻。

而復刻中國甚至海外的商業模式,則是印度本土獨角獸身上的烙印。ShareChat曾經是稱為“印度版微信”,後面又大舉發力短影片。“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短影片市場的規模,80%的網際網路使用者會每天使用短影片產品。” 創始人安庫什曾在採訪中表示,這是一個被中國驗證了的商業模式。

這並非個例,印度另一隻DealShare曾被叫做“印度版拼多多”。DealShare最初以WhatsApp為主要社交渠道的電商平臺,使用者來自二三線城市的中低等收入人群,主要運營模式與拼多多的團購業務十分相似。DealShare成立於2018年,這一黃錚正帶領拼多多登陸納斯達克,風頭一時無兩。

無獨有偶,當年 Paytm 的創始人維傑·沙爾瑪在中國香港聽到了一場關於支付寶和淘寶的演講,大受啟發。回國後,維傑·沙爾瑪開始研究這兩個中國平臺,並結合印度消費情況加以創新,在2010年創立了Paytm,締造了“印度版支付寶+淘寶”。如今,Paytm發展為印度最大的數字支付公司之一,拿下了阿里巴巴、螞蟻集團、軟銀、巴菲特的多輪融資。

這樣的例子在印度不勝列舉。

2016年,“印度版小紅書”Trell橫空出世,成為印度第一個以本地語言分享生活方式的社群。Trell結合當地社交習慣,打造了以本地語KOL為核心的內容、社群和商業平臺,使用者數在6個月內實現近5倍增長。今年2月,“印度版滴滴”Ola拿到150億盧比融資,估值達73億美元,並計劃於今年上市。這是由孟買理工學院電腦科學專業的畢業生Bhavish Agarwal和Ankit Bhatti共同創辦的一家網約車公司。

2021年,印度最熱專案Zomato成功實現本土IPO,這起初是一家大眾點評與外賣配送業務的平臺,被稱為“印度版美團”。2015年,Zomato上線送餐服務,此時,中國的餓了麼已經成立6年,美團外賣上線兩年。

去年7月,Zomato在印度證券交易所上市,市值達132億美元,創始人Deepinder Goyal成為印度的新晉億萬富豪。

“中國消費網際網路的經驗是可以複製到國外去的。”北京一家知名VC機構合夥人曾向投資界提到。他認為,借鑑已經成功的中國模式,再結合當地情況加以創新,在另一個不同的文化空間裡誕生出新產品,這便是“Copy from China”。所以從印度獨角獸爆發中,我們能依稀看到十年前中國移動網際網路爆發的景象。

03

VC/PE進軍印度

老虎、軟銀、紅杉掃貨

“投資印度就是投資10年前的中國。”這句話早在兩三年前就已經被VC/PE掛在嘴邊。彼時,國內一批VC開始籌劃出海,大家普遍會提到孫正義的“時光機”理論。在他們看來,印度就像是曾經的中國,當年在中國市場上爆發的網際網路紅利會同樣在印度上演。

美元基金首當其衝。比如ShareChat的融資超過14輪,投資方包括老虎環球環球、淡馬錫、騰訊投資、五源資本、谷歌、推特等知名美元基金及全球頭部網際網路企業。資料顯示,海外基金在2021年向印度初創公司投入超350億美元,活躍的投資方主要是老虎環球基金、軟銀、紅杉印度、GGV、Accel以及谷歌、亞馬遜等全球網際網路公司。

其中,老虎環球基金最為凶猛。2021年,老虎環球基金在印度投出17家獨角獸企業。僅在今年6月,這家美元巨頭就領投了印度信用卡獨角獸Slice的C輪融資,參與了印度金融支付平臺PayGlocaB輪融資、還有B2B製造及自動化公司Groyyo的A輪融資。

曾有訊息稱,老虎環球已為旗下一隻名為Private Investment Partners 15的基金籌集了110億美元。據瞭解,該超級基金將主要用於投資美、中和印度的網際網路技術初創公司。不久前,紅杉印度也宣佈完成募集兩支新基金,其中一支就是20億美元的印度基金。

軟銀更是佔領了印度獨角獸的半壁江山。梳理印度支付平臺Paytm等估值排名前二十的獨角獸,有近一半都能看到軟銀的身影。2021年,軟銀在印度投資了30億美元。在此之前,軟銀與淡馬錫已經在2019年成立了印度辦事處。

產業資本也不遑多讓,谷歌、推特、Meta、微軟,以及騰訊、阿里巴巴、位元組跳動、小米等國內頭部企業CVC也瞄準印度初創企業,投出Meesho、Byju's、Zomato、OYO Rooms等多隻獨角獸。CVC的爭搶要比VC更加激烈——印度市場,有望成為他們的下一個根據地。

不過在更多VC眼中, 印度是冒險樂園,也可能是一片傷心地 。眾所周知,印度國土面積298萬平方公里,1652種語言和方言,200多個民族,現實情況比投資人們預估的還要複雜。在投資上,有時風俗文化和政治經濟環境的差異,往往會成為一道很難邁過的巨大溝壑。

如何適應印度當地政府監管,也是主要難題之一。今年4月30日,印度監管機構宣佈,由於小米(印度)非法向境外機構匯款,將扣押小米印度公司銀行賬戶中555.1億盧比(約合48億元人民幣)的資產。此事件已不是小米第一次在印度受到侵擾。

此外,隨著資本湧入, 印度VC市場已經泛起泡沫 。此前一位中國投資人透露,之前印度有一個本土社交專案被搶得很厲害,他們開出的估值是7000萬美元,但是對方自定估值2億美元,後來拿了幾個TS,最終5億美金估值成交。

印度獨角獸們正在被迅速“催肥”。據悉,從公司註冊到估值達到10億美元,B2B線上市場Udaan只用了26個月的時間,成為印度最快躋身獨角獸行列的創業公司。

某種程度,看似遍地機會的印度更像一個VC“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而裡面的人想出來。事實上,已經有一些VC選擇離開印度,轉戰東南亞市場,比如新加坡、越南、印尼等地。根據過往經驗,印度獨角獸大爆發背後,除了造富神話,還會伴隨著更多血淋淋的教訓湧現。

注:文/楊文靜,文章來源:投資界,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邦動力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