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約到期 特斯拉裁掉輔助駕駛部門200名資料標註員

語言: CN / TW / HK

特斯拉全球裁員風波仍在繼續發酵,這次涉及的是特斯拉AutoPilot輔助駕駛部門的資料標註員。

特斯拉日前關閉了位於美國加州聖馬特奧(San Mateo)的一個辦公室,並解散了位於該辦公室的輔助駕駛系統團隊的約200名員工。據當地媒體稱,關閉辦公室是由於租約到期,被裁員工獲得60天的工資補償,並被要求不再對外發聲。特斯拉方面未就此發表評論。

資料標註員走向外包

第一財經記者從領英上搜索特斯拉聖馬特奧的職位,近期沒有顯示的招聘崗位,所涉及的輔助駕駛AutoPilot崗位大部分位於加州帕洛阿爾託(Palo Alto)。在聖馬特奧辦公室關閉前,特斯拉已將一部分員工轉移至帕洛阿爾託辦公室,剩下被裁的約200名員工主要從事輔助駕駛影片的資料標註工作。

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無論是自動駕駛還是輔助駕駛軟體,都需要對汽車採集的影片資料進行標註。自動駕駛或輔助駕駛的資料標註工作主要是識別和描述由自動駕駛或輔助駕駛車輛上的攝像頭和感測器捕獲的影片中的物件。該工種伴隨著人工智慧發展而興起,例如自動駕駛或輔助駕駛廣泛使用的AI深度學習演算法,需要大量訓練樣本進行不斷的演算法優化,這些訓練樣本就是被標註過的原始資料,例如對道路上的腳踏車和行人等進行準確的描述。

不過大多數輔助駕駛和自動駕駛系統的開發者都會將部分資料標記工作外包給第三方,例如澳鵬(Appen)、Cloudfactory、Hive AI等公司。近幾年來,為了順應中國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技術的快速發展,包括澳鵬在內的公司也都進入中國開展業務,並開發出適應中國市場的人工智慧資料標註系統。

“很多網際網路科技公司和自動駕駛公司、車企等一開始都是在內部培訓這些資料標註員,但是後來因為考慮到成本、效率、平臺、合規等因素,逐步轉為外包模式。”一位澳鵬公司管理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特斯拉前期也主要採取了內部招聘資料標註員的模式,擁有幾千人的資料標註團隊,以後預計他們也會走向外包的模式。”

一位國內自動駕駛企業創始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自動駕駛的工種級別也有高低之分,資料標註的工作就不需要有很高的技術含量,完全是可以交給外包公司做的。特斯拉也是正好借租約到期的機會將這些員工裁掉,主要還是出於成本控制的考慮,提升公司的運營效率。”

上述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資料標註的很多工作都要依靠人類標註員,人工智慧還不能達到人類的精度,但是這種採用人工的資料標註方法耗時長、成本高、效率低,因此要滿足未來更大規模的資料處理需求,比如實時交通的資料處理需求,未來還是要依靠人工智慧系統的應用。

特斯拉輔助駕駛發展坎坷

另一方面,特斯拉在輔助駕駛領域的進展也並不順利。儘管馬斯克的目標是實現“全自動駕駛”,但是目前特斯拉的AutoPilot系統仍然只是高階輔助駕駛系統。

根據美國汽車安全監管機構NHTSA本月早些時候公佈的資料,自去年7月以來,特斯拉累計報告了273起涉及高階駕駛輔助系統的車禍,超過任何一家其他汽車製造商。NHTSA還在對83萬輛裝有AutoPilot系統的特斯拉汽車進行調查。

“自動駕駛的投入非常大,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人力成本,尤其是高級別的演算法和研發工程師,這些人員成本高昂,如果自動駕駛部門的產出無法達到馬斯克的預期,他也會繼續擴大裁員。”上述自動駕駛業內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自特斯拉宣佈此輪裁員以來,特斯拉股價就一直下跌不止。6月28日收盤,特斯拉股價大跌5%;截至目前,特斯拉股價已較去年年底的高位下跌近40%。

馬斯克將過去兩年視為汽車供應鏈的“噩夢”。“糟糕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發生,我們還沒有擺脫困境。”馬斯克在上個月的一次採訪中說道,“特斯拉最關心的還是我們如何讓工廠保持運轉,這樣我們就可以正常給員工發工資而不至於破產。”

中國的這輪疫情令特斯拉的中國超級工廠本季度產能預計至少損失三分之一。馬斯克還表示,柏林和奧斯汀的工廠現在都是“巨大的熔爐”,就像有巨大的咆哮聲,這是金錢在燃燒的聲音。

特斯拉在全球的困境也讓競爭對手看到了機會。德國大眾集團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大眾德國狼堡總部表示,大眾汽車有望在2025年超越特斯拉成為最大的電動汽車生產商。

“在半導體供應鏈危機發生的早期階段,特斯拉的應對能力比大多數競爭對手都要強,但最近它在美國、歐洲和中國的超級工廠受到了製造問題的困擾,這削弱了他們的競爭力。”迪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