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通訊行程卡“摘星”:防控更精準,這些行業將最受益

語言: CN / TW / HK

圖/受訪者供圖

“終於摘星了!”6月29日下午,“通訊行程卡取消星號”這一話題迅速衝上社交媒體的熱搜,同程、攜程等出行平臺的機票、火車票、景點的搜尋量也隨之暴增。

據工信部網站6月29日訊息,為堅決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和“動態清零”總方針,支撐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方便廣大使用者出行,即日起取消通訊行程卡“星號”標記。

因為疫情暴發而在2020年投入使用的“通訊大資料行程卡”(以下簡稱“行程卡”),為疫情背景下人民群眾日常出行和生產生活提供了持續的服務。不過,因為疫情起伏而隨時可能出現的“星號”,也成為人們規劃出行時的一大顧慮。

專家表示,在精準防控的大背景下,動輒標記整個地級市乃至直轄市的“顆粒度”已經不夠精細;行程卡中“星號”的取消,可以有效規避基於行程卡“星號”標記的層層加碼和一刀切現象,讓人們的出行、出遊更加便利;旅遊、餐飲、會展、文博等涉及人員流動,特別是跨省流動的行業,都將受益於此。

出行 旅遊搜尋量暴漲 暑期或迎來旅遊領域復工復產高潮

“通訊行程卡取消星號”的訊息傳開,最為激動的莫過於有出行需求的群眾。據去哪兒平臺數據顯示,訊息公佈半小時後,平臺上國際機票瞬時搜尋量翻倍,達到近兩年以來該平臺國際機票搜尋量最高峰。平臺機票搜尋量在30分鐘內上升60%,酒店搜尋量翻番,火車票搜尋量上漲最多達到1.5倍。而同程旅行大資料也顯示,訊息釋出半小時內,平臺機票搜尋量較昨日同一時段上漲180%,酒店搜尋量較昨日同一時段上漲220%。

在相關新聞報道下方,就有不少網友迫不及待地表示自己計劃出遊。“準備休年假了,需要好好放鬆一下!”一位網友寫道。同時,也有不少網友表示,自己已經開始把探親、旅遊等事項排進日程。

馬蜂窩平臺上,甘肅、新疆、雲南、貴州等長線旅遊目的地搜尋量上漲明顯,其中“敦煌莫高窟”搜尋熱度上漲733%,“新疆自駕”相關搜尋熱度上漲550%。瞬時訪問量熱度漲幅最高的目的地前十分別為成都、烏魯木齊、西雙版納、重慶、三亞、貴陽、桂林、威海、敦煌、恩施。

“行程卡取消‘星號’標記後,人們出行、出遊所要遵守的防疫政策將實現真正的全國一個規則、一把尺子,可以有效規避基於行程卡星號標記的層層加碼和一刀切現象,從而讓人們在防控常態化之下的出行、出遊更加便利。”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程超功表示。

而攜程集團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全國範圍內的“摘星”,標誌著疫情精準防控、科學防控按照“全國一盤棋”的方向加速推進。隨著多重政策利好的釋放,暑期或將迎來旅遊領域復工復產的高潮。

據瞭解,從昨日開始,暑期跨省遊就迎來加速回暖。攜程平臺數據顯示,截至6月28日,預訂7月1日至8月31日的跨省遊訂單相比上月增長近200%。而高星酒店預訂量相比上月增長超過了50%。

行程卡服務兩年多來日均查詢 1 . 6 億次 容易被誤讀 “星號”標記 精準防控 讓路

過去兩年多來,行程卡為疫情防控、復工復產、道路通行、出入境等活動提供了持續的技術支撐。從技術原理上看,行程卡是由中國信通院和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利用手機“信令資料”,通過使用者手機所處的基站位置獲取,查詢結果實時可得、方便快捷,並且真正做到了全國一張網的全面覆蓋,因此也成為各地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參考。

2022年4月19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釋出會上,工信部相關負責人介紹稱,“通訊行程卡”的日均提供查詢服務量已經達到1.6億次。

不過,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在人們的日常出行中,行程卡的“星號”標註也存在被誤讀的風險。城市名稱標有“星號”,實際上意味著使用者在過去14天訪問過的城市中目前存在中或高風險區域,但這並不意味著使用者實際訪問過這些中高風險區域。而在實際執行中,使用者因為“行程卡帶星”而遭遇出行不便的情況一直時有發生。

在6月28日最新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中,高風險區原則上以居住小區(村)為單位劃定,中高風險區所在縣(市、區、旗)的其他地區為低風險區。顯然,行程卡“星號”的標記範圍對此的參考性已經不大。

通訊專家付亮表示,在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速度快、隱匿性強的條件下,行程卡需要使用者在一地停留4小時才顯示到訪的技術特性,也顯示出了先天不足。

“如果行程卡的‘星號’能精確到中高風險地區本身,或者至少精確到縣、區一級,才比較可行,但是技術上做不到。”付亮表示,在精準防控的大背景下,行程卡中“星號”動輒標記整個地級市乃至直轄市的“顆粒度”已經不夠精細,未來,行程卡功能或許可以整合到健康碼之中。

行程卡“摘星”利好人員物資流動 文旅餐飲等行業或最受益

“這對於未來一段時間的經濟發展,肯定是比較利好的一件事情。”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姚建明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行程卡取消“星號”,將對人員流動、物資流動帶來很大的好處,為接下來更加精準的疫情防控打好基礎。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國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因時因勢不斷調整防控措施,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而如何在抓實抓細疫情防控各項工作的同時,儘可能推動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各部門、各地方也在積極推出相關舉措。例如,6月24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釋出會上,交通運輸部運輸司副司長韓敬華就表示,各地要根據貨運車輛和司乘人員實際行程、是否涉疫等情況,精準實施通行管控,不得以車籍地、戶籍地作為限制通行的條件,並且全面取消對來自低風險地區的貨運車輛防疫通行限制。

在姚建明看來,行程卡“星號”的取消,受益最大的就是涉及人員流動的服務行業。“包括旅遊、餐飲、會展、文博等,只要是涉及人員流動,特別是跨省流動的行業,肯定都會受益。”姚建明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許諾 王真真 鄭藝佳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薛京寧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