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自動奶茶機,新風口還是真炒作?

語言: CN / TW / HK

數次在財報裡刷臉、預熱之後,備受期待的奈雪自研自動奶茶機終於亮出廬山真面目。

日前,奈雪自動奶茶機陸續在廣州、深圳多家門店投入使用,基本上實現全自動製茶目標。據觀察,奈雪的最新一代自動奶茶機已經在廣深兩地120多家門店上線。根據奈雪官方的說法,使用自動奶茶機的門店,單人每小時產能至少可以提升40%,而且操作相當方便,可以減輕新員工的培訓壓力。

目前,奈雪的自動奶茶機已經迭代至第二代,可通過識別訂單準確調配茶湯、果汁等原料,員工要做的工作只有在製茶前列印訂單和準備對應的杯子,以及最後的搖茶、封裝等收尾工作,效率較全人工調配確實高出一大截。

從財報資料看,奈雪上一財年虧損持續放大,原材料、租金等成本降無可降,人力成為了最有可能調整的環節。同樣有沉重經營壓力的喜茶、樂樂茶、茶顏悅色們,也在用各自的方式進行智慧化、數字化升級,但它們也都面臨不同的難題。

自動奶茶機能不能成為下一個爆發的風口,現在沒有人能下判斷。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只要是能省錢的方法,新式茶飲品牌都願意去嘗試。

(圖片來自奈雪的茶官方微博)

自動奶茶機正式落地,奈雪葫蘆裡賣什麼藥?

對於這一款智慧化產品的應用前景,奈雪顯得信心十足。

官方資訊顯示,奈雪預計自動奶茶機最遲將在今年三季度在全部門店鋪開使用。不僅如此,奈雪的技術團隊還在努力研發自動奶蓋機、自動茶湯勻質器等新產品,眼瞅著要往智慧化的道路矇眼狂奔。

一直以來,新式茶飲品牌都在追求智慧化、數字化升級,這本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奈雪對自動化產品的執著程度和投入熱情,還是稍稍超出外界的預期。

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奈雪有這個選擇並不奇怪。 雖然裝置的研發和生產在前期需要大量資金、人力投入,但從長期經營角度講,肯定更符合經濟效益——尤其是可以顯著降低人力成本。 對於過去一年業績、股價表現均不盡如人意的奈雪來說,降本增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加重要。

2021財年年報顯示,奈雪的茶全年實現營收42.97億元,同比增長40.5%,增速相當不俗。然而,虧損的老問題依舊沒有解決。上一財年,奈雪經調整後淨虧損為1.45億元——這不僅是奈雪連續四個財年錄得虧損,也是自2018年以來虧損額最高的一年。

虧損放大之餘,資本市場對奈雪的耐心也在逐漸消耗殆盡。截止發稿時,奈雪股價徘徊在6.6港元左右,市值較巔峰期縮水近200億。6月27日,高盛宣佈將奈雪的評級下調至賣出,目標價5.4港元,再次放大了投資者的恐慌。

細看成本結構就可以發現,和其他餐飲企業一樣,租金、原材料和員工薪酬這“三座大山”也為奈雪帶來了沉重壓力。特別要注意的是,奈雪和喜茶等定位高階的新式茶飲品牌門店主要集中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又以熱門商圈、大型購物廣場最為集中,這無疑會進一步推高租金和人力成本。

我們可以看一組有意思的資料。

截止報告期內,奈雪在深圳、上海和廣州三大一線城市分別擁有75、27和19家標準門店(不算奈雪Pro店),三地門店的日均銷售額分別為25.9萬、18.8萬和23.6萬,差異並不算大。但相對應的門店利潤率,則分別為22.8%、12.7%和19.2%,深圳和上海之間有著超過10個百分點的差距。

考慮到奈雪早已建立起覆蓋全國的數字化供應鏈體系,原材料成本對各地區門店的影響差異性被降到最低,那麼問題必然就出在租金和人力成本上。

(圖片來自奈雪的茶財報)

奈雪過去一年放緩標準門店的開店步伐,轉而大力擴張Pro門店,正是瞄準租金和人力這兩個痛點。

財報資料顯示,截止2021財年,奈雪在全國共擁有272家一類 Pro門店和99家二類Pro門店,過去一年分別開出271家和94家新店。對比之下,標準門店的資料從2020年同期的485家減少至446家。Pro門店雖然仍集中在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但選址多為社群和寫字樓,且門店面積更小,可有效降低租金壓力。

然而,從財報披露的資料來看,標準店和兩類Pro門店的利潤率相差不超過2個百分點,後者的盈利能力依舊備受考驗。這也表明,Pro門店不是萬能解藥,奈雪還需要繼續調整自己的打法。

事實上,在業內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諸如喜茶、奈雪等高知名度、高復購率的新式茶飲品牌是各大購物中心的生招牌,星巴克、Costa等咖啡品牌也一樣,它們一般都能拿到最大幅度的租金優惠。在北上廣深這種寸金尺土的一線城市,奈雪想在已有優惠的基礎上進一步壓低租金,可能性並不高。

這樣一來,人力就成為最有可能調整的環節。而現在被奈雪寄予厚望的,就是自動奶茶機。

作為新式茶飲第一股的奈雪,又為行業的智慧化升級開了個頭。這一次,喜茶們會跟進嗎?

成本壓力席捲全行,新式茶飲品牌齊赴“智慧化盛宴”

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喜茶等競爭對手想效仿奈雪研發自動奶茶機或類似產品,短時間內並不現實。

新式茶飲雖然不像傳統中式餐飲有十分複雜的“祕方”,但不同品牌的原料配比依然有自己的講究。甚至考慮到不同季節下,水果原材料甜度、水分都存在差異,這又牽涉到糖漿等原料的比例,各個環節都必須動態調整以保證飲品口感的一致性,標準化難度不低。

更何況,客戶對冰塊、甜度的個性化需求,以及越來越豐富多樣的小料新增都會給自動化程式增添難度。雖然各大品牌已經將甜度和冰塊需求精細到七分甜、五分甜、三分甜等刻度,但針對不同客戶的需求,自動化程式能否一一兼顧還需要時間檢驗。

再考慮到前期較高的研發成本和漫長的回報週期,自動奶茶機這個風口想吹起來,還需要一些外部助力,目前只能算是奈雪一家的嘗試。

然而,自動奶茶機可能不會大火,但往智慧化、數字化升級,是所有新式茶飲品牌的共同追求。

畢竟有成本壓力的,遠不止奈雪一家。

過去一年間,喜茶、樂樂茶、茶顏悅色等同樣堅持自營模式的新式茶飲品牌,都經歷著相似的困境。而且和搗鼓出自動奶茶機的奈雪相比,其他品牌相繼鬧出的裁員、關店、降薪等負面傳聞,還對品牌形象造成了不利影響。

今年2月份,喜茶被爆正進行大裁員,規模佔員工總數的30%,諸如資訊保安、門店拓展等不能帶來即時效益的邊緣部門,裁撤比例更是遠高出平均值。與此同時,脈脈等社交平臺上也爆出喜茶全員無年終獎的訊息,將喜茶的經營困難完全揭露人前。

雖然喜茶很快便否認了大裁員和取消年終獎的訊息,但也承認在年前確實基於年終考核進行了人員調整和優化。除此之外,喜茶業績增長、門店擴張速度也都全面受阻。久謙諮詢資料顯示,去年下半年喜茶門店的坪效和店效雙雙同比下滑,尤其是進入年底消費淡季之後。

當然,作為新式茶飲老大,喜茶的日子還是比樂樂茶和茶顏悅色這些老弟要好很多。

茶顏悅色在去年11月宣佈集中關停長沙地區87家門店,不久之後又鬧出了員工不滿薪資大幅下調和創始人呂良在公司大群爆發爭吵的訊息。這個一直被視為業界清流的網紅品牌,第一次感受到了被負面新聞包圍的無力感。

從去年開始,茶顏悅色走出長沙,先後向武漢、重慶、南京等城市進軍,以緩解現金流壓力。然而就在同一時間,誕生於魔都上海的高階新式茶飲品牌樂樂茶,卻進入了戰略收縮期。

去年下半年至今,樂樂茶先後關閉了西安、重慶和廣州等地的所有門店,將經營網路收攏回江浙滬大本營。這一次大規模關店,距離樂樂茶2017年開啟“北伐南征”戰略,往華南、華北、西北地區大規模開店也僅僅過去4年多的時間。

令人唏噓的是,在去年7月份,即喜茶收購樂樂茶一事遭到闢謠時,為了力證自身經營沒有任何問題,樂樂茶還公開了自己的擴張計劃。按照樂樂茶當時的說法,預計在今年春節前將門店總數提升至140家。但美好的願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還是一敗塗地。

更重要的是,一級融資市場的金主們也開始擰緊水龍頭,新式茶飲品牌不再是人人追捧的香饃饃,資金壓力不斷上升。

去年,新式茶飲行業完成了30多筆融資,對外披露的融資總金額超過140億,賽道一片欣欣向榮。但來到2022年之後,一切戛然而止,VC們轉而將鈔票拋向咖啡、預製菜等新風口。截至一季度末,頭部新式茶飲品牌中只有書亦燒仙草拿到6億元新一輪融資。

面對當前壓力,活下去成為新式茶飲品牌的頭等大事。 喜茶、樂樂茶、茶顏悅色們也一直在進行智慧化、數字化升級。

喜茶的數智化之路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也推出過喜茶GO門店的智慧取茶櫃等產品。但喜茶的主要精力,並不是在門店,而是放在供應鏈管理上。

已經上線五年的喜茶ERP數字化供應鏈系統,從原料採購再到倉儲、配送等各個環節實現全數字化運營。這種供應鏈管理能力,是茶顏悅色、樂樂茶們最羨慕,也最欠缺的。

然而,門店和供應鏈的數智化升級雖可以有效控制成本,卻無法解決開源的問題。奈雪和喜茶們想挽救岌岌可危的市值/估值,賺錢才是王道。

除了降本增效,新式茶飲還能講出新故事嗎?

在一片哀嚎中,也有新式茶飲品牌把日子過得相當滋潤——比如攻佔下沉市場、達到萬店規模的蜜雪冰城。 但和奈雪、喜茶們不一樣,蜜雪冰城走的是另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和營收模式。

主打加盟模式的蜜雪冰城,本質上不參與飲品銷售環節,這是一線加盟商的任務。而蜜雪冰城的收入來源,除了加盟費之外,主要就是向加盟商提供統一採購的器材和原材料。同樣走加盟路線的茶百道、書亦燒仙草等,盈利模式也都大同小異。但這種模式,對於堅持直營的喜茶、奈雪們並不適用。

當然,蜜雪冰城在下沉市場的大獲成功,對喜茶、奈雪來說肯定是一種刺激。喜茶就在2020推出子品牌喜小茶,試水8-16元價格區間的中低端市場。

然而,喜小茶的擴張並不順利。

一方面,喜小茶和喜茶從logo、營銷定位到門店裝修都過於相似,前者獨立性不強,一直被視為喜茶的附屬。根據喜茶官方釋出的資料,喜小茶成立一年之後,在全國範圍內只開出了22家門店,且集中在珠三角地區,擴張相當緩慢。

另一方面,中低端新式茶飲市場的競爭比喜茶一直聚焦的高階市場更加殘酷,姍姍來遲且沒有爆款單品的喜小茶沒有任何優勢。艾瑞諮詢統計的資料顯示,高階和中低端新式茶飲的市場佔有率基本上呈三七開,前者的主要玩家無非就喜茶、奈雪兩家,後者則囊括大量新老品牌。

下沉之路暫時走不通,相信喜茶是相當受挫的——畢竟向來擅長營銷的喜茶,已經很久沒跟資本市場講過“性感新故事”了。

過去幾年,我們可以看到喜茶、奈雪這兩家頭部新式茶飲品牌越來越趨同。 它們調動消費者興趣和打動資本歡心的手段,彷彿都只剩下不斷聯名促銷、扎堆推出新品以及搗鼓新型門店上。

翻看小紅書、微博等社交平臺就能發現,不少使用者都提到奶茶店最近幾年的上新速度越來越快。同樣來自艾瑞諮詢的資料顯示,2021年新式茶飲品牌一共推出了930款新品(包括限定復活產品),喜茶、奈雪在2021年平均不到兩週就有一款新品上線,作為消費旺季的夏秋季節速度就更誇張了。

與此同時,喜茶也早已摒棄出道之初的簡約工業風,先後推出了黑金店、手造店等門店型別。然而,新產品也好,主題門店也罷,喜茶能做的奈雪也能做,樂樂茶、茶顏悅色們未來難保不會跟著做。 歸根結底,它們都沒有解決新式茶飲行業低門檻、缺乏競爭壁壘的根源性問題。

資本需要聽新故事,而且是有價值的故事,但現在的喜茶和奈雪似乎已經卷不動了。風口總是起起落落,投資者也好,消費者也罷,都不會無緣無故為一個品牌長期停留。從喜茶收穫首筆融資開始算起的話,新式茶飲也紅火了6年的時間,留給它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自動奶茶機。雖然這種新物種能不能成功,對奈雪的作用有多大還不好說,但至少是一次大膽的嘗試。能邁出這一步,總歸是好事。

寫在最後

早在2019年,奈雪創始人彭心就談論過標準化的製作流程和服務體系對新式茶飲店的重要意義。

“我們開了這麼多家店,產品絕大部分都是門店現制現售的。品質如何把控,顧客的體驗怎麼一如既往地維持下去甚至做得更好,這都是必須考慮的事情。”

彼時,奈雪只有288家門店,現在各類門店數量總計已經翻了一倍有餘。能提供標準化和智慧化製作的自動奶茶機,作用就更加突出了。

當然,正如前文所言,自動奶茶機才剛剛落地,應用效果如何、能不能在全行業帶動新的風潮,尚需時間檢驗。如果說有什麼值得欣慰的,那就是喜茶、奈雪們都準確抓住了數智化升級這條主線。

沿著這條路走下去,總不會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