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來電於德翔:“電動汽車加充電網”是實現 2060 碳中和的最佳路徑

語言: CN / TW / HK

“充電分三個時代,第一個時代是充,第二個時代是電,第三個時代是網。”在 2022 中國汽車供應鏈大會上,特來電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於德翔說道。

基於現下產業發展現狀,於德翔認為我國充電行業正在從“充”的時代步入“電”的時代,未來則是進入“網”的時代。

在他看來,電動汽車加充電網路是實現 2060 碳中和的最佳路徑,甚至可以實現真正的能源革命。

未來 90% 的私家車都不會在公共樁上充電

“我們預測,到 2025 年新能源汽車滲透率將達到 70% 以上,我們的汽車保有量將達到5千萬輛,包括整個充電基礎設施,公共達到 500 萬個,私家達到 2000 萬。”於德翔表示。

這意味著,如果採用充電形式,新能源汽車每年的充放電量將達到 5 千億度電;但如果用電動車儲能,大概 1/3 的車能夠參與到儲能,則每輛車每天能放 10 度電,每天儲能達到 2 億度電。如果未來有一千萬塊退役的電池也參與到其中,還可以達到每天 1 億度電的儲能。

因此,於德翔認為,如果企業現在僅做充電,不考慮到電動汽車儲能的話,其企業使命就已經完結。

“未來 90% 的私家車都不會在公共樁上充電。”於德翔說道。

對於目前現有的充電技術和路線,於德翔均持以否定態度。在他看來,超充技術理論上是隨著電動汽車的規模化發展,在充電基礎設施不完善的情況下,出現的一個過渡性方案。大量使用超充樁,會給汽車電力系統與電網帶來壓力和挑戰。

對於大熱的換電模式,於德翔認為,儘管換電可以在短期解決充電時間長的痛點問題,但其帶來的成本是充電的 1-3 倍。

充電車型 1 輛車需要 1 塊電池,但是換電企業在開展業務的時候,需要為每 1 輛車準備 1.1 塊電池或者 1.2 塊電池。此外,做一個充電站大概需要 10 萬塊錢,做一個換電站要 20-30 萬塊錢。於德翔認為,換電模式很難在資產、應用和管理方面做平衡。

充電網不是一個裝置,而是一套系統

“我們一定要做充電網路”,於德翔說道,“充電樁是把電充到車裡,充電網是把一個區域裡列成一個系統,可以進行有序地充電和放電”。

在於德翔看來,充電網不是一個裝置,而是一套系統。按照他的規劃,一個城市可以劃分成五張充電網,包括面向於公交車的公交充電網,面向公共和快充的公共充電網,面向物流的物流專用網,面向居民小區的居民充電網,面向園區的叫園區充電網。

“根據不同的應用場景,每個城市做五個不同的佈局,這就會把所有的電動汽車,人和能源聯結在一起,形成一個新型的場景。”於德翔表示。

按照其設想,未來每一個車位上都會裝一個充電終端,一個終端大概有 30 個控制點,一億個終端就會有 30 億個控制點,這種融合了資料網、能源網的新型充電網將形成最大的工業網際網路。

需要指出的是,新興充電網是以大規模電動汽車作為基礎支撐,只有汽車數量足夠大,有幾千萬輛,甚至上億輛都連線電網,才能構建巨大的零成本的儲能池。

從電力屬性來看,充電網的形式其實是在電動汽車和電之間形成一個互動,這種互動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場站內群調,二是預約充電排程,最後是利用需求側排程。

比如,在大型的公交場站中,如果場地和電網在某個時間段出現富餘,可以通過資料打通,讓出租車和網約車等車輛在缺電時進行補足。

“未來的每一個場站都會建立成電、配、光、充、儲一體柔性關係網。”於德翔說道。同時,他還認為,未來的充電網路有必要深度連結車,包括儲能裝置的資料、車輛執行的資料等等,在提升效率的同時,也能避免一些安全隱患,解決大部分車輛的安全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