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互動在場景中起飛——理想 L9 智艙體驗亮點解析

語言: CN / TW / HK

2022 年 6 月 21 日,理想 L9 釋出,售價 45.98 萬。火還是不火,大量湧入的使用者不會騙人,一時之間激增的流量沖垮了理想汽車 APP,甚至觸發了伺服器的熔斷機制。

6 月 22 日,理想汽車的股票在港股迎來了釋出後的開門紅,漲幅最高時一度衝到了 15%。

在我為數不多的微信群裡,連毫不相干的播客聽眾群都在聊理想 L9。

第二天上午,有人往群裡轉了條 B 站影片,內容是國內頭部遊戲媒體的編輯在理想 L9 座艙裡接上了任天堂 Switch,靠在開啟按摩的二排座椅上,用後艙娛樂屏玩起了最近在各平臺好評如潮的《忍者神龜:施萊德的復仇》(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Shredder’s Revenge),笑容燦爛得好似人間四月天。

圖片來源:gameinformer.com

在交通工具裡接上裝置玩影片遊戲,多少會帶有那麼一些「叛逆」的意味。

但這不妨礙人們把那些以往被時間和空間束縛住的需求,向不曾想也不敢想的地方延伸下去。在這方面,理想 L9、理想汽車團隊,還有李想本人,又開了個好頭。

車內互動層面也如是。用 HUD 和方向盤上的一長條安全駕駛互動屏來取代傳統的儀表盤、用 3D ToF 隔空手勢來實現後排乘員對娛樂屏的操控、多塊高標準的 OLED 螢幕、通過聲場實現側向預警等等……我們似乎不能單純用「先鋒」或「大膽」來準確形容理想 L9 車內的種種。

這也引發了我們的興趣。記得去年《智慧座艙情報局》欄目重新評測理想 ONE 時,最後的結論是,名字寫作理想汽車的這群人,其實無比的務實——所以當時起了一個《既理想,又現實》的標題。

功能和配置相信每個人看得都差不多了。所以這次就跟大家一起看看,理想 L9 裡那些亮眼的互動功能,同時也會試著分析下背後的邏輯。

先來看看話題性最強的 HUD。

說起來,原本是軍用技術的 HUD 這次成為車型標配,還說不上多見。還記得國內有後裝 HUD 的品牌,曾經用「獲得駕駛戰鬥機般的體驗」來形容產品。說實話,即便不看兩者使用環境的巨大差距,像這樣去傳達 HUD 的體驗也有些言過其實了。

無論是各路豪華品牌,還是 6 月初報道過「正在路上」的蘋果新版 CarPlay,都在顯示方式和美學設計上下了不少工夫。萬變不離其宗,從裸眼 3D 儀表,到豐富程度堪比錶盤市場的各種設計,時速表和轉速錶仍是原本儀表盤最核心的顯示資訊。

有了 ADAS 視覺化之後,使用者對一定範圍內路面環境的整體把握要求明顯上升。在我們的一份面向智慧汽車使用者的深度調研中,絕大多數使用者表示,在開啟 ADAS 相關功能之後,對路面其他交通參與者的相對位置和動向最為關心。同時,也有使用者對於表現不穩定的視覺化資訊表達了不滿,譬如系統將小區內路邊停靠的車輛識別為動態接近,並觸發碰撞預警和強制剎車;或是在菜市場等行人密集的路段將前面已經走遠的行人識別為接近中並觸發行人碰撞預警。

放到理想 L9 上,儀表盤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功能和職責被分攤給了 HUD 和方向盤上那塊採用 Mini-LED 技術的安全駕駛互動屏。

理想 ONE 儀表盤

我們與多組使用者進行過深入探討,大家對於 HUD 直接取代儀表盤的形式表現得比較謹慎。主要的擔憂集中在了直接影響可用性的 成像效果與抗干擾能力 這兩點上。而另一部分使用過 HUD 的使用者則相對寬容得多。 有專業使用者認為,能否跟車輛的駕駛輔助體系很好地結合起來,是影響 HUD 可用性的核心規則之一。

理想 L9 的 HUD 系統部分,由 GeekCar 的老朋友、位於北京的 FUTURUS 未來黑科技作為核心供應商來負責。

理想 L9 提供了 13.35 寸的 HUD,較大的顯示空間裡面提供了時速、限速、駕駛模式、擋位、導航、轉向資訊、ADAS 視覺化等資訊模組,對駕駛來說已經足夠。

在實際體驗中,理想 L9 這塊由高通驍龍 8155 晶片直接渲染和控制的 HUD 顯示幀數不低。這種幀數涵蓋了圖形和數字的變化、導航位置實時位置的更新、從車道切入到周圍車輛位置圖示的變動,目視效果十分流暢。這對於導航和 ADAS 視覺化這種強調實時位置、能夠對駕駛安全和效率產生直接影響的資訊模組來說十分重要。

圖片來源:FUTURUS 未來黑科技

相較於以往多數情況下使用單個 MCU 來處理 HUD 的做法,這才算是符合強力 SoC 身份的正確使用姿勢。HUD 到底是錦上添花的玩具、是麻煩製造者,還是可以被信任的駕駛互動核心介面,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但在環境資訊迅速變化的路上,唯「快」不破仍是核心指標,尤其當 HUD 成為互動核心介面的時候。

《異形》電影世界觀中用作單兵雷達的 M314 動態追蹤器,位置重新整理速率約為 3 秒一次。 不負責任地說,這才是恐怖感和壓迫感的根源。

圖片來源:Alien Anthology Wiki

我們認為,理想汽車的產品經理們很清醒。有了 HUD 後用戶低頭看儀表盤的頻率會顯著降低,儀表盤作為原本的核心顯示介面,其作用和價值會被不斷稀釋。同時,使用者不用繼續在兩個不同維度的介面間反覆切換注意力,大腦對資訊的識別方式固定在同一個維度中。相對更加自然的互動方式,也會在一定程度上節省駕駛時的精力支出。

當然,前提是 HUD 提供的介面足夠清晰直觀,光學顯示質量足夠好,才能幫助使用者快速讀取資訊,而非把整個導航與儀表介面都粗暴地放到使用者視野裡。這些對 HUD 團隊的技術水平、設計功力都是考驗。而且,在後續的 OTA 中,對 HUD 介面的持續優化,以獲取更好的體驗也必不可少。

正式釋出後的第二天,不少熟識的朋友趕去線下靜態體驗了理想 L9。我也逮住其中一位理想 ONE 車主交流了下 HUD 的體驗,朋友表示靜態體驗十分好,只待上路驗證。

方向盤上的安全駕駛互動屏,是我們認為有意思的設計之一。

在 3 月份開始的理想 L9 第一批次圖片劇透活動中,它還沒有曝光,只是理想 LOGO 的狀態,沒有任何的不自然,直到第二次圖透才顯露真身。

理想 L9 公佈的第一批次圖透中

安全駕駛互動屏還只是 LOGO 狀態

根據公開資訊,這塊採用車規級 Mini LED 技術與多點觸控技術的安全駕駛互動屏,由來自深圳的車載顯示供應商,聚飛光電提供。理想 L9 的這塊安全駕駛互動屏不僅可以清晰顯示必要的行車資訊,還可以實現觸控式互動,安全便捷地選擇包括動力模式在內的各項功能。

考慮到行車時多變的光線環境,對這塊螢幕的峰值亮度也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我們認為,這塊安全駕駛互動屏的意義有三點:

傳統儀表盤消失之後,關鍵駕駛資訊由 HUD 承擔。一些相對低頻和次級的資訊譬如動力模式、能耗資訊等也需要一個相對直觀的出口。這塊屏能減小 HUD 在資訊豐富程度方面的壓力,同時也能減少正前方視野中非關鍵資訊、關鍵但非高頻資訊的數量。

安全駕駛互動屏可以為 HUD 形成完整的冗餘。在不可預見的極端光線情況下,峰值亮度較高的螢幕能夠穩定地提供時速等資訊的顯示。同時,在心理層面為使用者提供一種相對穩定的隱性支撐,而非將關鍵資訊顯示介面的安全感構建全都交給 HUD。同時,位於視野下方的這塊螢幕處在駕駛者視線能夠方便觸及的位置,簡單掃視之後視線也能迅速回歸前方路面。

這塊支援多點觸控的車規級 Mini LED 螢幕處在雙手握持方向盤時 ,手部稍微向上移動、拇指 就 可以輕鬆觸及的位置。從實際體驗來看,翻頁、選中等動作十分跟手,選單的邏輯框架也 極其 簡單,使用的便利性得到了保障。與智慧手錶、智慧手環等穿戴裝置十分近似的,靠拇指上下翻動實現介面 滾動 切換的操作學習成本 極 低,使用者可以很快上手並掌握。

小小的一塊螢幕,體現了背後團隊的巧思,而且作用還是落在實處的。

再來看看後艙娛樂屏的 3D ToF 手勢操控。

在今年 3 月份的第一次圖片劇透中,能連線任天堂 Switch 的後艙娛樂屏成為了這輛車的熱點話題之一。人們討論最多的,還是在「為什麼要在車上玩遊戲」這件事上。

記得當時 GeekCar 編輯部也發生了爭論,關鍵在於「什麼才是那塊螢幕最合理的互動方式」。有人說是遙控器,有人說是語音,有人說是隔空手勢,也有人說是觸控。

在釋出時的演示影片中,小女孩和爸爸進行了一系列跟播放、車控、投屏有關係的操作。

仔細想想,如果是以語音為核心的話,雖然理想 L9 的 6 音區識別可以很精準地區分交互發起人的位置,但對於後艙娛樂屏來說既不能在流媒體庫裡進行無目的性的挑選,也不方便實現播放時的各種操作——即便行的話,想想也會覺得太過愚蠢。

觸控的話也不用想。即便是成年人,坐在第二排座位上頻頻直起腰來觸控螢幕也談不上是什麼好的體驗。更不用說,小小的乘客們還可能需要在行車途中站起來點選螢幕,潛在的安全風險不言自明。

遙控器可能是會是個好主意,但並非最優解。就家中智慧電視的遙控器操作體驗而言,習慣了其他智慧裝置的觸控之後,遙控器就只能歸為無奈之舉。況且遙控器上充斥大量並不常用的按鍵,不僅會影響外設的體積,在光線經常變化和行車搖晃的環境下也並不會好用。

講真,釋出會時李想講到這一 page 的時候我是嘴角上揚的

這包袱抖得,我給滿分

我相信,原本符合人們認知的那些操控方式,實際上都存在著短時間難以補足的痛點。而這些,都成為了促使理想選擇 3D ToF 隔空手勢作為後艙娛樂屏核心方式的原因。整套邏輯不復雜的前提下,只要通過簡單的學習與合理的互動引導,各個年齡段的使用者都可以掌握。

在之前的《手勢互動,到底靠不靠譜?》一文中,我們曾經總結了手勢互動存在著 識別率與穩定性、文化異同性、學習成本 這三大方向的問題。這些也是一直以來車內隔空手勢互動為許多人所詬病的主要原因。

理想 L9 能不能為手勢這一符合人類天性的互動方式在車內的地位正名?從理想團隊對於 APP 上車的謹慎選擇和仔細打磨的務實態度來看,這部分的體驗是可以期待的。

當我們進入理想 L9 的座艙實際體驗了一番之後,心中有了自己的答案。

後艙娛樂屏基於 3D ToF 的這套隔空手勢邏輯並不複雜。在內容選單介面下,手掌會被識別為類似滑鼠指標游標的存在。

在滑動等需要大範圍移動的操作中,游標十分跟手,延遲也可以忽略不計。更重要的是,隔空操作時手肘可以支在座椅扶手上,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手臂懸空帶來的疲勞感。

以電影播放中的常用操作為例,伸手的第一段手勢被識別到後,攥拳橫向揮動為拖動進度條,縱向揮動為調整音量。

總體來說,理想 L9 的 3D ToF 隔空手勢操作超出了個人預期,在延遲與跟手程度上能夠令人滿意,點選等精確操作的需求也能令人滿意。

只是,我隱隱地感覺到感測器對手掌存在一個最佳識別區,距離過勁或過遠都會對識別率產生一定影響。不過我想,該特性也有可能是為了照顧兒童乘客的臂長而進行的折中調整,僅對第一次接觸該互動的人而言是存在的。

畢竟車內的大多數可用互動,其實是個明確能力邊界後人與機器之間互相磨合、彼此習慣的過程。

順帶一提,想起官方影片中那段致敬《星球大戰》的字幕,配合頗具原力之風的隔空互動方式,真的很有意思。

寫在最後

坦白講,寫下這些文字的心情是有些微妙的。

和所有事物一樣,有人喜歡,就有人不喜歡。不管是我們釋出的體驗影片,還是媒體同行們的文章評論區,都出現了質疑的聲音:有人批評新車大量的功能設計是汽車的「本末倒置」,或指責釋出後 APP 那 20 分鐘的崩潰,是品牌為了營造虛假的火爆氛圍而使出的下作手段。

甚至有人會說,為什麼都是說好的,為什麼都是在誇的,看得人心煩。

話說回來,理想汽車在 6 月 24 日晚間釋出了一組資料,支付 5000 元訂金的預定使用者超過了 30000 人:

作為唯一的硬體選裝項,選擇電動踏板的預訂使用者達到了 64%。

很是亮眼。

在一部分看客怒斥理想 L9 是「堆疊功能」時候,讓我明白了,人類之間或許真的沒有辦法理解彼此,所以這世上才會需要產品經理這群人。

在我看來,理想 L9 真正有意義的,不是對包括我們在內一眾媒體同行們來說的新聞價值,而是行業中人曾經那許許多多的可想不可為也好 、豪車 和 概念車上曇花一現的新奇功能也好,通過一支團隊對使用者需求痛點的觀察與思考,嘗試將解決的方法合理地付諸實踐。

所以,與其說火爆的背後是對的人在選擇對的車,倒不如說是人和需求的雙向奔赴。理想團隊的產品經理與互動設計師們在新車上的這把「梭哈」,接下來會更有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