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數字藏品:15元成本賣15000元,姚明、周杰倫“入坑”

語言: CN / TW / HK

數字藏品火了。2021年初,數字藝術家Beeple將自己之前創作的數千幅畫作組成了一幅數字藝術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最終該作品以6934萬美元的價格拍出,這是拍賣機構佳士得首件以NFT形式拍賣的藝術品。隨後,村上隆、姚明、周杰倫等各界名流入局,NFT迎來爆發式增長。

數字藏品通常以NFT作為權利憑證。華東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法律與政策研究院研究員楊勇告訴中國新聞週刊,NFT指非同質化通證,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產生的不可分割、不可篡改、可交易的唯一序列號。

今年以來,數字藏品熱度持續攀升,網際網路巨頭、文化機構以及各路資本紛紛入局。根據公開報告,截至2022年6月中旬,國內數字藏品平臺已超過500家,5月一週工作日平均藏品發行量超過10萬件。預計2026年中國數字藏品市場規模或將超300億人民幣。

在數字藏品走紅後,投機者亦跑步入場,與此前炒鞋、炒幣的邏輯類似,很多人期待在自己身上出現暴富神話,幾近瘋狂。業內人士指出,數字藏品發展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並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價值規律,投資價值週期還未出現,投資需謹慎。未來,數字藏品的發展還是要回歸技術和內容。

使用者總量300萬,數字藏品“假內卷”

今年618,電商平臺將戰火首次引向元宇宙。數字藏品成為特殊應用,除了為品牌營銷,增加曝光度之外,還成為最新的“引流”手段。

圍繞著數字藏品,天貓、京東均設立了專有入口,多款數字藏品與相關店鋪相關聯,以“實體產品+限量贈送”的形式給到消費者。此外,Burberry、Max Mara、Coach、Versace等奢侈品品牌均發行了數字藏品,發行量超2000個,繫結618主推商品近400件。

天貓數字藏品相關負責人透露,自去年11月起,合作超過100個品牌,發現超25萬枚藏品,有品牌通過數字藏品銷量翻倍。

數字藏品在國內“忽如一夜春風來”。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22年2月國內數字藏品平臺不過100多家,如今,短短几個月時間,這個數字已經超過500家,幾乎每天都有10多家新平臺出現。

楊勇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數字藏品是一類文化現象,背後有大量的藝術、美學和文化創意體現,是一種基於新技術的文創產品。某種程度上和傳統的集郵類似,同樣具有稀缺性、唯一性和真實性”。

在國內,數字藏品與海外NFT在本質上有差異。

2022年北京冬奧會期間,冰墩墩迅速出圈,成為國民IP。線上下門店一墩難求的情況下,由官方授權在nWayPlay發行的線上冰墩墩NFT盲盒一經推出銷售秒空,售價99美元的盲盒,二手交易價格暴漲近千倍,達到數萬美元。該平臺需要以美元結算。

早在2021年6月,阿里與敦煌美術研究所合作釋出的敦煌飛天與九色鹿兩款NFT面板上市後就被秒空,在二手平臺上被炒至天價。此外,支付寶推出的亞運會數字火炬,被炒到數千元。隨後,二手平臺開始處理這類NFT,發行方開始改名為“數字藏品”。一位數字藏品從業者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在國內正規數字藏品平臺上,一般都會有建議售賣價格,價差不會過大,也不會支援二級交易。

冠勇科技董事長兼CEO吳冠勇指出,國內數字交易平臺在合規方面趨向於進一步削弱海外NFT自帶的“虛擬貨幣”屬性,弱化投資交易屬性,將其性質從數字代幣向數字商品方向塑造,即為“數字藏品”。

網際網路資深觀察人士張書樂表示,在國內,數字藏品大多是以一種營銷的伴生品出現,甚至是一種“禮品”進行贈送,在生態方面,更偏向於文化創意產業,多出現於營銷層面的藝術創造領域。網際網路公司、文創機構及各個企業如果不跟進,似乎意味著營銷方面的不足。

目前國內數字藏品的發行量與國內相對單薄的使用者數量會形成一個對比。根據東吳證券分析,國內現有數字藏品交易使用者總量約300萬人。行業規模擴大後,多個頭部平臺的藏品價格持續陰跌,甚至出現滯銷情況。

中國行動通訊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表示,數字藏品市場目前處於“假內卷”,可理解為“假性存量競爭”,背後原因是部分企業急於在市場發展早期通過擠壓式的無序競爭搶奪市場份額,出現投機炒作、濫用技術、盜用版權、虛構價值、交易不規範等系列問題。這可能會嚴重製約數字藏品下一階段的發展壯大。

投機者跑步入場,亂象頻發

在國內,數字藏品平臺層出不窮,其“玩法”大同小異,預售、拍賣、抽獎、開盲盒以及拉新使用者註冊等方式均可獲得藏品,並且售價不高,通常花幾十元就能買到,甚至很多都是免費。特別是一些較為火熱的藏品,一經出售,很快售罄。

然而在交易中,不少平臺暗藏虛火。來自浙江的數字藏品使用者安飛於去年9月開始入局數字藏品,當時曾在iBox平臺上花不到20元購買一款藏品,在今年初,這款藏品價格升至高點,達到15000元,價格翻了千倍。安飛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現在這款藏品已經跌到3000元。目前行情不好,有些平臺泡沫過大,現在入手有可能脫不了手。

iBox是目前國內最火的數字藏品平臺之一,今年以來頻頻破圈。此前熵灣科技和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創造的大鬧天宮系列作品中有藏品以99元價格寄售,二次寄售價格就達到99999元,目前寄售價格最低仍然接近萬元。巨大的價差令目前平臺上投資數字藏品的使用者十分不安,安飛表示,現在已經很少在iBox上投資,風險極高。

此前,在iBox上數字藏品價格大幅下跌,多個圖片式數字藏品系列價格跌去一半,一度衝上社交平臺熱搜。“iBox平臺貨款不到賬且無法提現”的訊息曾引發熱議,有消費者反映出售成功後錢未到賬,並且聯絡不到客服。

目前,在黑貓投訴上對iBox的投訴達到近500條,關於數字藏品的投訴超過3000條,大部分內容涉及藏品不發貨、出售後錢未到賬以及虛假宣傳升值等問題。

近日,天穹數藏一則疑似“跑路”的訊息震驚圈內,“出於人道主義發個最後的公告,很遺憾由於經營不當跑路,各位韭菜們好自為之吧……”這則出現在App頁面的彈窗公告隨後被官方認定為PS,天穹數藏表示平臺執行正常。截至6月10日,該平臺使用者數量接近157萬。

數字藏品市場不斷升溫,受到監管部門關注。4月13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NFT相關金融風險的倡議》,明確指出,確保NFT產品的價值有充分支撐,引導消費者理性消費,防止價格虛高背離基本的價值規律。堅決遏制NFT金融化證券化傾向,從嚴防範非法金融活動風險。

近日,《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範》新增“虛擬貨幣及數字藏品交易行為”條款,並將其列入“違法違規經營行為”。在今年3月底,微信就封禁一批數字藏品平臺公眾號,涉及超10個平臺。

萬商天勤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張烽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目前一些數字藏品平臺確實會有比較強的投機性,不建議去參與這類平臺。“數字產品目前還沒有一個完整的價值規律,投資價值週期還沒有出現。建議消費者根據自身喜好,多在大平臺上進行購買,找到信得過的機構,此外,要多關注產品發行的要求和限制。越是安全的產品,相關資訊和限制條件就越多。”

於佳寧認為,企業要堅決抵制金融化傾向,合規化是數字藏品平臺的既定方向。未來勢必會出現數字藏品技術、發行等具體標準和監管舉措,以保證數字藏品行業安全、合規化、可持續發展。

技術造就稀缺性,如何形成長期價值

近日,國家級數字文創規範治理生態矩陣釋出《數字文創規範治理生態矩陣公約》。該公約在數字文創和數字智慧財產權保護開發、規範治理、預警防控等方面提出“數字文創規範治理十一條”建議,鼓勵服務數字經濟高質量場景應用和賦能實體經濟。

百度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百度數字藏品平臺此前釋出了首個“月壤”數字藏品。與黃永玉、韓美林等藝術家和IP的合作,一經上線,很快售罄。選擇藏品的原則是具有獨創性,知名度高,二創效果好,具備公共屬性。

該負責人透露,在商業模式上主要有三種形式,一種是與IP方聯合發售並分成,此外還有技術賦能和定製服務方式。

張烽指出,目前數字藏品的主要素材來源實際上是線下,應用場景集中在收藏品、藝術品、音樂等具備IP資源的領域,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還有很大的空間亟待拓展。從技術上來看,可信度、智慧化和開放度等方面有待提升。國內數字藏品弱化二次交易屬性,大部分數字藏品專案還是為品牌營銷,想要找到與數字經濟生態形成強力結合的切入點還需要一段路程。

NEOLOOP霓虹鹿數字文創DAO發起人Rebecca是一名數字藏品創業者。在她看來,數字藏品的發展無外乎兩個方向,一個是深耕內容,真正能夠長期發展下去的內容很少,另一個是發展技術,這是能夠商業化的現實路徑。具備這兩種能力的公司才能做得更為強大。

“通過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優化業務模式,獲得更高收益”,張烽更傾向於將數字藏品及NFT模式看作數字經濟中商品和服務數字化的一個技術工具,這將是長期趨勢。

元宇宙AI藝術家賈偉近期在其“如花三生”元宇宙藝術展中以人工智慧生成30萬件數字藝術藏品進行展出。

“技術造就了藏品的稀缺性,加上我個人的創造,具備行業認知度,此外喜愛潮流藝術的年輕人們會喜歡作品的風格,因此內容的價值就能最大化”,賈偉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數字藝術藏品其實是一個精神產品,稱之為想象力經濟,最終整個規模由場景邏輯和精神邏輯所決定。

“無聊猿”是目前NFT領域的當紅IP,可以作為遊艇俱樂部的會員資格,並獲得會員專用福利。

在基於創新版權的無聊猿模式受到追捧的背後,楊勇認為,“要提倡數字藏品藝術化、版權化,尊重其市場化,防止其金融化。數字產品的轉讓和權利人的版權授權費用獲得,甚至追續權的利益獲得將是這個市場最大的商業趨勢和價值。

作者:孟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