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同學首場帶貨直播:不希望在流量爆發時去變現

語言: CN / TW / HK

97個作品,粉絲1903.2萬,獲贊1.1億,這些龐大的資料緣起於一個東北小村莊。

最火的時候,張同學家的院子裡覆蓋著層層積雪。他戴著紅色塑膠手套,蹲在冬天的河邊漂洗衣服,再用單輪小車把一大盆衣服拉回家,晾起來的時候,衣服已經凍成僵硬的形狀。更遠的一些鏡頭裡,是枯藤,以及藍天。這個影片點贊量是187.8萬。

一個小院,一個東北炕頭,一口大鍋,一首動感的背景音樂,勾勒出東北農村的日常生活圖景。

去年11月中旬,張同學的粉絲還不到5萬,半個月之後,這個數字變成了1100萬,“全抖音都在刷張同學”。和關注一起湧來的,還有質疑聲。散漫的農村生活,背後團隊揭祕,張同學真實身份,這些話題常炒常新。

半年多時間過去,張同學的影片背景已是滿目青綠。有時,他會換掉令人上頭的背景音樂。不爭的事實是,張同學的影片點贊量有所下降,流水賬式的日常生活記錄,似乎遇到了創作瓶頸。

人們一直在等,這個千萬粉絲達人什麼時候開始走上常規道路——直播變現。張同學在準備這次帶貨的過程中迴應:爆發式的流量,“容易出事”,他想做一個穩穩當當的人,就像在《一個俗人》裡唱的一樣。“張同學確實是個俗人,但俗人他也有雅的一半,比如君子愛財嘛取之有道吧,看你怎麼去控制這種慾望吧。”

6月25日下午1點半,遼寧營口大石橋市松樹村,氣溫32攝氏度,張同學穿著黑色體恤,坐在大叔家後院開始直播,背景裡不時有汽車駛過。

作為抖音裡具有代表性的三農創作者,這是他在抖音電商首次直播賣貨,遼寧的營口大米、大醬、裙帶菜等農特產都上了他的直播間,還有一些東北當地企業的產品。

開播帶貨5分鐘,其直播間線上人數就突破了10萬。資料顯示,3小時的直播帶貨中,張同學共賣出農特產9.1萬單。他和團隊用了幾個月時間籌備這些貨品,希望人們在直播間裡關注到的,不僅是張同學本人,還有這些家鄉的農特產和企業。

━━━━━

成名之後的生活

新京報:成名之後,你的生活有了哪些變化?比如去年12月份的時候有很多粉絲和媒體來訪,現在還會有很多嗎?

張同學:我現在住別人家,因為小院正在改造裝修,真的沒地方住,現在也是租一個農家房住。12月份之前那個階段可能天天忙於創作,感覺挺累,壓力也挺大的。從那個時候熱起來以後,現在我感覺壓力更大了,針對創作這塊,很多方面的內容需要改進,也要思考流量怎麼能持續下去。我最開始拍影片的時候是日更,一天更新一個,可能堅持了一個多月吧,最近更新的速度慢一些了。三天更一期或者五天更一期。有時候也會認真看私信和評論,比如有粉絲髮私信說,張同學為什麼還不更新呢?其實我覺得可能創作也達到了瓶頸。解封以後也有很多粉絲來,有的粉絲來了,還會帶點食材找大叔給做個菜,坐在一起吃個飯,然後拍一個影片或者照片,感覺挺好。去年12月份的時候還有江蘇的粉絲開車來找我,現在附近的粉絲來的多一點兒,比較遠的來不了。

新京報:你的團隊有變化嗎?現在多少人加入你拍攝影片?給村裡帶來了哪些變化?

張同學:人多了一點。最開始拍攝的就我跟二濤,現在也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進來,團隊現在可能人會多一點,能有十幾個吧。有做商務的,有專門拍攝的。村裡對我的看法也有轉變,從原來對自媒體平臺不是很瞭解,到現在可能說張同學還能做得這麼火熱,還有很多人慕名而來。火了之後,有時候也想為村裡做點事。我的家人最開始就挺支援的,現在都覺得真挺滿足,挺知足的。現在的生活真的比以前好了很多,通過拍短影片也賺到了點錢,所以自己家的生活相對以前肯定會好一些了。

新京報:在短影片拍攝和創作方面,你有了哪些新的心得體會?看你還換過音樂,目前的點贊率好像比之前有所下降,你覺得原因是什麼,你做過哪些嘗試?有創意枯竭的時候嗎?

張同學:這個真的有。我沒事的時候也看了一下自己的影片,我現在就是一聽到原來那音樂其實我挺鬧心的,創作真的達到了瓶頸期,雖然每一集都想辦法有一些新的內容和思路注入,但是拍完以後感覺還是像原來那樣,有點千篇一律,那粉絲也會出現視覺疲乏。我感覺突破自己真的是非常難的一件事,所以這段時間也在不斷地去總結,接下來也想做一些新的內容和題材。其實也有計劃,7月份想拍一個小短劇那種的,像連續劇一集兩集三集的應該能有個十幾集。

以後原來那個背景音樂可能會用得很少吧,會嘗試用其他的一些配樂,這樣的話可能會有一些新鮮感吧。因為去年那種內容和那個背景音樂,它應該屬於2021年的事了,我感覺2022年應該有一些新的題材。

確實最近點贊或者播放量,是有所下降,通過這個我也能看出來,我的影片已經不是像去年那麼有熱度了,千篇一律它就不能長久。我在最近這3個月吧,我天天都在想這些內容應該怎麼去改變,可能有些影片拍得自己都感覺好像沒有那個感覺,沒有那個勁兒,沒有原來那種靈魂。粉絲也會給我一些好的建議,張同學這個拍攝手法趕緊換吧,內容趕緊換吧,要不你這個熱度要下去了等等都會講。

━━━━━

穩穩當當直播帶貨

新京報:今年1月你第一次直播,但是沒有帶貨,你說不能“冒進”,當時是怎麼考慮的?

張同學:平時在平臺上也能看到帶貨的主播,帶一些什麼樣的貨,這個我也會考慮。因為我的賬號屬性本就是三農,可能推薦農產品或者農產品深加工的標準化的產品還是可以的,其他的可能不適合。帶貨首先得考慮質量能不能過關。還有就是價錢方面,因為現在全網我感覺賣什麼產品價格都比較透明,所以一直也沒有說去帶貨,盲目地去賣貨。我個人倒不覺得錯失了什麼機會,可能去年的時候我心裡有數,去年開播估計人氣應該會更多一些,流量會更大一些,現在可能流量會平穩一些吧。

但是我感覺針對帶貨這塊,你就應該平穩一點兒,我本人性格就這樣吧。就是不希望在爆發式的流量比較大的時候去變現,顧及不到的地方容易出事。越是風口浪尖的時候,我感覺穩穩當當的這樣正好,可能走得更長久一點了,就更遠一些吧。

新京報:你曾經說想通過自己的影響力,把家鄉的特產賣出去,是什麼樣的機會決定在今年6月開始直播帶貨?

張同學:可能季節是一個原因,特別東北嘛,這個季節往後可能農產品會更豐富一些。因為農產品質量把關很難,就是打個比方,可能你在直播間裡介紹蘋果,可能全都這麼大,但是實際發貨他不能保證每一個蘋果都這麼大,有大的有小的,農產品都是這樣的,所以農產品的把控可能會很難。接下來也許會選擇,做成深加工的標準化的農產品,就是能讓初級農產品增值。

新京報:農特產很多是非標品,品控向來是大眾關注的焦點,這次直播帶貨你做了哪些準備?

張同學:其實從這幾個月就開始準備了,每一個品真的是親自去跑親自去看,親自到廠家去了解情況,就算一個東西挺好吃,包裝價格也挺和合適,但是你也要去廠家看一下。

包括廠家的規模、生產、倉儲怎麼樣啊,或者售後物流都怎麼樣,各方面都得去看,我哥和我弟基本上回來很少,基本上都在外邊跑,如果選不好或者是價錢沒有真給消費者帶來實惠的話,那就違背初心了。

過程中,抖音電商“山貨上頭條”專案組的人也一直在和我們溝通,第一次帶貨沒有經驗,他們前後也在幫我們把控產品的質量、發貨售後還有直播當天的一些籌備。首場的商品,平臺也給了貨補。

新京報:有哪些農特產是你特別想要推薦的?價格上有優惠嗎?

張同學:基本上首場全都是咱們遼寧當地比較有代表性的一些產品,比如營口大米,營口大醬都是比較有名,再就是一些海產品,因為咱這邊都是靠海嘛。

我比較有感觸的是,比如大石橋永安鎮有一個酒廠,因為這個酒是從去年12月份的時候,他們就跟我有過聯絡,我想他那個廠子也挺大,酒品質挺好,就是銷售稍微有點問題。他們這個廠子現在基本上每年都不敢滿負荷去生產,現在他們這個廠子接下來能不能運作起來,真的是靠這些酒能不能銷售出去,在永安那個地方,如果這個企業能運轉起來,有很多人在那裡上班,也可以帶動很多就業,所以我會盡力去幫他們。作為一個主播,帶貨佣金我感覺不是什麼祕密的事兒,我的佣金會稍微少收一點,那產品的價格它就會下來,起碼消費者他也能得到一些實惠。

新京報:你註冊成立了自己的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這個公司目前開始運作了嗎?有什麼規劃?

張同學:其實這個公司弄完以後一直都沒動,一直也沒運作,因為從最開始的時候,我就感覺弄個農業公司,後期肯定會有用,那個時候是我爸和我一個朋友,他們說得弄一個這樣的公司,所以才創辦的,但是一直也沒用。

新京報:這場帶貨你的個人收益如何分配?

張同學:其實首場直播,我個人感覺收益可能不會太高,因為本身從最開始對接商品,我對佣金就沒有什麼要求,談得比較低,首先還是追求品質。我會把這場個人收益拿一部分出來在遼寧做本地的助農。

━━━━━

“《一個俗人》很符合我的經歷”

新京報:粉絲的聲音其實都很肯定你,比如說你火了之後沒有飄,沒有直播,沒有帶貨,這次帶貨你擔心大眾的看法嗎?成名之後就變現的質疑你怎麼看?

張同學:這種質疑的聲音肯定會有,然後我就是隻能在品質方面把好關吧。你帶貨我感覺沒毛病,但是你賣這個東西能不能對得起自己良心,我感覺這個是最主要的。也不能忽略網友的聲音,看情況吧,因為有些事不可控的因素比較多。也許大家就反感你帶貨,或者你就壓根不適合帶貨,這些都有可能,那以後也許就不觸碰這個東西,那你就換種方式唄。直播間裡的主播,有的可能很有激情,有的搞笑一點,有的可能會沉穩一點,佛系的賣貨,各種各樣都有,我肯定會有一種更適合我的風格吧,介紹得細緻一點,踏踏實實的可能更加適合我。

新京報:你前後推出了《一個俗人》《心中的光》兩首歌,歌曲的創作錄製過程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分享嗎?你最有共鳴的歌詞是哪句?《一個俗人》這首歌能代表你內心的自我認知嗎?

張同學:第一首歌的時候,是去年12月份,北京一個搞音樂的,他發了一首歌說張同學有沒有唱的想法,當時我真的沒那個想法,但是我聽完那首歌以後,就是感覺歌詞特別適合自己,當時就有那種畫面,聽完一遍以後我第二天直接訂票過去把這個錄好了。《一個俗人》確實很符合我的經歷。《心中的光》包括現在有時候在創作或者鬧心的時候,真的需要那麼一束光來照亮自己,給自己一些新的思路和想法,一路堅持走下去,能讓自己看到未來。我最有共鳴的歌詞是“穩穩當當走好每一步”。張同學確實是個俗人,但是俗人他也有雅的一半,不能全都是俗氣的,對不對?比如君子愛財嘛取之有道吧,沒有錢不行,看你怎麼去控制這種慾望吧。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守住初心”?未來打算如何發展?

張同學:其實我最開始接受你採訪的時候,我也講過我的初心一直也沒有變過。那時候我剛開始回村裡來,我就想直播間做到200人,把馬路兩旁老百姓賣的農產品把它給銷售出去,那時候就這麼簡單的想法,一路走過來,到現在還是可能想法會變得更大一些吧。因為有時候農產品呢,比如說豆角剛摘下來,打完包裝,可能質量保證不了,可能會出現問題,所以現在會想如果要是農產品給它深加工以後呢,它會增加附加值,我感覺這樣能形成標準化。

除了嘗試電商帶貨,未來我個人一直想要做的事兒,真的想拍一部短劇,這個想法也在落實去做。第二也想做一個孵化基地,就是能教更多的人拍攝或者是製作內容,幫助更多的人做賬號,這也是我接下來的一些規劃。

最近我也在打造我的小院,基本上我前兩個影片已經拍完了,關於怎麼改造小院,大概框架基本上都拍出來了,還是會從裡到外的都會更新一下,會達到新農村這種面貌吧,像以前那種老院的感覺可能會很少了。我從去年的時候,就想通過一些影片一點一點去改進,蓋一個小涼亭,養魚池,以後也想在這個小院去養老。

文/朱清華 編輯 陳曉舒 校對 吳興發

值班 編輯 古麗

點選下圖進入"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實時地圖"

“您的成績過高,系統不予顯示”

對話“栓Q哥”:我只是個農民英語愛好者

河北警方通報唐山打人案件偵辦進展,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