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澤平與俞敏洪連麥,否認為1500萬年薪加入恆大,再談過往經歷,主要是想了解地產公司如何工作

語言: CN / TW / HK

6月26日晚間,在與俞敏洪連線直播時,任澤平談到了自己在恆大集團的經歷,表示自己不是為了1500萬年薪加入恆大的, 去之前已經是千萬年薪,去恆大主要是想看地產公司是怎麼工作的。

對於建言恆大,任澤平稱,自己是學者,學者一般會比企業家更謹慎。後來國家提出房住不炒時,自己就開始寫報告做建言,但寫了以後在恆大的大會上被批評格局不夠等。

任澤平還稱,自己是做房地產分析經濟形勢的,有一定前瞻性。雖然建言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但是自己不後悔,做了該做的事。成與敗都是財富,自己缺少挫折教育,這一段經歷就是寶貴的財富。

對於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任澤平評價稱,許家印是非常有企業家精神、冒險精神的人,也不要輕易以成王敗寇來評論。

任澤平是市場上活躍的“網紅經濟學家”,2017年從方正證券離職後,加入恆大集團任首席經濟學家(副總裁級)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恆大為其開出1500萬年薪。

在恆大任職期間,任澤平陸續發表觀點稱:“中國未來10年一二線城市房價翻二倍,三四線城市房價翻三倍”、“我國城鎮化率比到60%,發達國家平均80%以上。中國的城鎮化還有至少一二十個百分點,一二十年的空間”等。

2021年3月,任澤平官宣離開恆大集團加盟東吳證券,出任首席經濟學家。

不過,隨著恆大債務危機暴露,在恆大任職的這段經歷也讓任澤平陷入輿論漩渦。2021年9月,另一位經濟學家劉勝軍直言,恆大的激進,不僅是許家印的野心,同時也受任澤平打雞血式“忽悠”的影響,恆大最終因為過度擴張導致了資金鍊陷入困境。

任澤平對此做出了迴應,在2021年10月發表的文章《任澤平:諫言、真相與幾句心裡話》中,任澤平表示,在2018年2月至4月的公司報告上,他曾明確提出諫言,建議降負債、反對多元化,但在公司幹部大會上卻大受批評,認為其格局不夠,認識不到公司重大戰略;自己一年前即提出離職,重回學術研究,此前未迴應誤解性言論是因為顧及企業陷入困境等。

近期,任澤平再度“跳槽”,從東吳證券離職。在今年4月的一場直播中,任澤平以“著名經濟學家、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副會長”的頭銜現身。東吳證券方面表示,自中國證券業協會新規執行後,任澤平已不再擔任東吳證券特邀首席經濟學家。未來東吳證券和任澤平博士將在投資者教育、區域經濟研究等方面繼續加強合作。

此前,任澤平多次因為公開言論引發爭議。今年1月,任澤平談及低生育率問題,在《解決低生育的辦法找到了——中國生育報告》中提出“印錢生娃”“建立鼓勵生育基金”等觀點。不過,該觀點引發輿論質疑,或受其影響,任澤平官方微博被禁言,原本保持日更推文風格的微信公眾號,也一度停更超1個月。

恆大方面仍在處理債務問題。6月20日,中國恆大公告稱,公司正在積極推進重組工作,公司預期將於七月底前公佈初步重組方案。中國恆大、恆大物業、恆大汽車三家公司需要滿足聯交所相關要求才能復牌,具體包括公開年度業績,公佈恆大物業134億元的質押擔保被相關銀行強制執行的調查結果等。

(責編:張騫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