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中場回顧,讓製造業復甦的子彈飛一會兒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MIR睿工業

2022年6月7日,江蘇南京浦口經濟開發區的園區內車來車往,大批工人在工地上忙碌著,這裡即將要建起總投資為100億國內首家量產5G、FCBGA高階基板的工廠, 投資方是一家叫做芯愛科技的公司。很多工人說這是他們這波疫情以來第一次做這麼大的專案,而這只是浦口這座江北小城投資的冰山一角。

園區內的很多企業管理者都感嘆2022年是一個坎坷的年份,從開年到現在,由於疫情等原因,許多專案遲遲沒有開工,受上海封城的影響園區內的一些貨物也無法順暢的運出去,致使大批貨物交付延期。回望2021年,雖然那時談不上大繁榮,但至少當年園區GDP首次突破百億大關,同比增長14.43%;規模工業總產值273億元,同比增長21.97%;工業投資98.49億元,同比增長28.11%。

浦口經濟開發區2022年開年以來遇到的困難並不是個例,類似浦口這樣的產業聚集區在中國還有很多,這些大大小小的產業聚集區加起來就是中國製造業的基本盤。如果說中國的製造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引擎”,那麼這些產業園和裡面的廠商就是這臺引擎的“火花塞”。

以小見大,中國製造業2022年以來可謂時運不濟,命途多舛,細扒開年以來的製造業相關資料,1、2月份中國製造業PMI分別為50.1%和50.2%,雖然整體略高於臨界值,但也只是在榮枯線以上游蕩。緊接著,上海疫情的擴散導致整個城市因封控而停擺,3月份中國製造業PMI直接下降到 49.5%,跌破臨界值,並且生產指數(49.5%)和新訂單指數(48.8%)均為2020年3月以來最低。並且這種不景氣的狀態一直延續到五月,PMI也很“穩定”的停留在了榮枯線(50%)以下。

2021年5月-2022年5月中國製造業PMI指數

(資料來源:國家統計局)

於是有很多人對製造業2022年的前景感到悲觀,認為2022年製造業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也有的人認為這只是中國製造業在內外複雜的形勢下暫時受到的衝擊,預計在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上半年將會迎來複蘇的拐點,那麼具體情況是如何?我們或許可以從幾組資料中找到答案。

01、製造業的中場回顧—憂中有喜

2022年以來,MIR 睿工業對製造業中的19個大行業(食品飲料,紡織等)進行月度監測。從中得出, 2022年前五個月,中國製造業新註冊公司(民營企業)數量總計達103606家,同比2021年前五個月下降約35%。這一資料趨勢基本上與製造業的景氣值呈正相關態勢。

細拆上述19個行業 註冊資金在1000萬以上的企業(這些企業作為製造業的中堅力量,有能力大規模投資生產建設工廠)總計3851家,同比2021年下降約55.5%。 其中,有17個行業的新增公司數量是比2021年同期減少的,只有 石化,菸草行業在其它行業都減少的情況下逆勢增長。

2022年1-5月製造業分行業新註冊企業數量(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

(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石化行業新增企業的逆勢增長得益於俄烏局勢緊張導致全球石油價格大漲,國內石油相關產業鏈受益於油價的上漲紛紛擴充產能。 俄烏戰爭前,2022年全球原油供需缺口就已經存在並將維持去庫存趨勢。俄烏衝突爆發後,全球原油供需兩端均發生變化(高油價下全球原油需求增速放緩,OPEC聯盟增產不及預期,供給彈性下降),即使考慮到需求恢復速度放緩,全球原油供需缺口仍將進一步加大。 預計未來幾年油價將長期處於高位,油價中樞抬升對於其上游板塊相關產業是一種利好。

菸草行業的逆勢增長主要是由於2021年受國家禁菸相關政策以及新冠疫情影響,中國菸草製品進出口貿易出現大幅度下滑,導致菸草行業被小小的限制了一把,但作為國內納稅第一大的產業,其帶動的相關產業和從業人員數量眾多,其發展不會被長期限制。 2022年,隨著傳統捲菸向新型霧化電子煙發展,電子煙相關監管政策逐步完善,全國統一電子煙交易管理平臺的正式執行,國內將會迎來一大批企業菸草生產許可證的落地和發放。

02、江浙粵魯持續領先 京津地區逆勢增長

從地區來看,MIR 睿工業統計了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制造業新增公司數量,結果顯示,2022年前五個月, 在中國製造業新增的103606家企業中,江蘇省就貢獻了11288家,這一數字遙遙領先其他省市。 浙江,廣東、山東分別以10516,10064,9394家的數字緊隨其後,從上述資料我們可以看出目前中國增長的熱點地區依舊集中在江浙滬和珠三角等產業聚集度較高的地區。江蘇省能夠名列第一與其發展的先天優勢不無關係:緊沿長江水道,擁有得天獨厚的水運優勢,又背靠上海這個全國的經濟中心,產業發展一直穩步向前。2021年江蘇以11.63萬億元的經濟總量排在全國各省市GDP榜單第二位,僅次於廣東省。

2022年1-5月各省市制造業新增公司數量(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細拆新增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的公司我們調查得到,2022年前五個月國內製造業 新增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的3851家公司中,山東省貢獻了444家,排在各省市第一名。浙江,河南,江蘇緊隨其後。 不難看出,江蘇省雖然總體新增企業排名第一,但在1000萬以上的規模企業新增數量卻沒有排在第一,這也說明,江蘇省的經濟的拉力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民營中小型企業,反過來,江蘇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產業分佈結構也適合於民營中小型企業的孵化。

2022年1-5月各地區製造業新註冊企業數量(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 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在這組資料中,我們也能找出一些亮點的地區。天津、北京這兩個直轄市在2022年新增企業的數量不減反升,MIR 睿工業分析認為天津的新增企業數量逆勢增長得益於兩方面:其一是天津支柱產業中的石化產業,受國際油價上漲的影響,帶動上游相關行業發展;其二是天津的汽車零配件產業,半導體制造產業在國內廣闊的市場需求拉動作用下飛速發展,使得產能擴增。

而北京新增企業數量的逆勢增長得益於其計算機、通訊和其他電子裝置製造業的持續發力。另外,北京疫情的反覆也刺激了醫藥製造業需求的增長。長期來看,北京市堅持製造業依靠高階產業引領經濟發展的策略,僅在2022年第一季度北京市高技術製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6.8%和14.6%,高於同期規模以上工業9.6個和7.4個百分點。

03、新建工廠—製藥,半導體

  • 新能源電池眼前一亮

MIR 睿工業持續關注3C,半導體,食品飲料,製藥,汽車,光伏和電池行業。2022年1-3月,這七大行業共計註冊新建工廠101家, 其中 製藥,汽車, 半導體, 電池行業新建工廠相對較多分別為36家,16家,15家,14家。

2022年1-3月新增工廠數量——分行業(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製藥行業的新建工廠迅速增長很大部分是由於疫情使得海外企業響應速度明顯受限,無法滿足國內外藥企快速擴大產能的需求。國內製藥上游領先企業希望憑藉本土新興需求/工程師紅利/國際化佈局,在新分子加速迭代的全球第四次製藥工業新浪潮中,加速進口藥品國產化替代步伐,爭奪更多全球市場份額。另一方面,新冠疫情再次肆虐也加大了國內對新冠原料藥等藥品的需求,2022年2月份國家藥監局附條件批准輝瑞Paxlovid進口註冊,也進一步帶動了相關製藥產業的快速發展。

2022年1-3月製藥行業新註冊工廠(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值得一提的是,君實生物在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二期及改擴建專案在2022年一月份註冊審批,投資額高達10億元。這一數字也是製藥行業2022年新註冊工廠中已知投資額第二高的專案。主要生產單克隆抗體藥物和中和抗體藥物,並進行大分子蛋白藥物的中試生產。該新建專案產線主要生產的是原液線,外界估計改建專案可能是君實生物投入用來新冠口服藥VV116(JT001)的批量生產。

剔除製藥行業由於疫情衝擊造成的短期需求暴漲、新建工廠數量被動上升的特殊性。半導體,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包括動力電池),光伏仍是在製造業其他行業都面臨低潮的情況下,帶動產業快速增長的風口賽道。拿電池行業來說, 在2022年新註冊的15個新建工廠中新能源動力電池專案就有6個, 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像寧德時代,剛剛市值突破萬億的比亞迪,中創新航,贛鋒鋰業,蜂巢能源等都有各自的佈局。

2022年1-3月電池行業新註冊工廠(資料來源MIR DATABANK)

拿寧德時代在廣東肇慶註冊資本為10億元的廣東瑞慶時代新能源工廠來說,該專案是作為廣東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主專案打造的,規劃建設25GWh動力及儲能電池生產線。對於寧德時代來說這兩年感受到來自行業的焦慮:松下與LG作為寧德時代在新型電池業務的競爭對手早早就開始了新型電池技術的進一步研發,而且將會有很大機會在新一代動力電池專案上和特斯拉進行合作。另一方面,隨著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領域的不斷耕耘,其來收入來源進一步集中,這使得下游主機廠話語權不斷提高,其對於電池技術、質量要求也變得更高,這導致寧德時代有降成本的壓力。面對這些問題,寧德時代既要不斷地擴充產能同時也要開發新型電池技術、新型工藝、新型材料,綜合提高產品的不可替代性。

在肇慶建廠對於肇慶和寧德時代來說是雙贏的選擇,一方面,肇慶引入寧德時代可以加速形成千億級產業叢集,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寧德時代融入肇慶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也可以吃到產業協同發展的紅利。

一名樂觀者的自白

進入5月之後,上海疫情逐漸得到控制,6月份以來上海全面恢復正常,這預示著疫情這隻黑天鵝對於經濟的強影響暫時告一段落,許多人憧憬著經濟會在下半年迎來反彈。對於製造業來說,隨著各行各業的全面復工,似乎行業的復甦從邏輯上看來是理所當然的。

針對部分業內人士在疫情嚴控期間對製造業的一些悲觀論調,我們通過研究發現,即便是在疫情令人窒息的那些月份,製造業在有些地區、有些行業也會冒出一些“星星之火”。像是石化,交通運輸,菸草行業的逆勢增長;天津,北京的不減反增。在對製造業新生力量——新增企業的增量進行分析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製造業的韌性。尤其在當下,網路上瘋傳“越南替代論”,一度讓人們對中國製造業的未來感到一絲隱隱的擔憂。但是,老祖宗的智慧告訴我們: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中國製造業這兩年來遇到的種種情況確實對整個大環境產生了不少衝擊,但在大浪淘沙中我們製造業實際上是在往更精,更強的路上發展。同時,也正是因為疫情等不利因素使我們從中發現了很多機會,這些機會行業的發展也反過來助力中國製造業的轉型升級。

從全球經濟發展的週期來看,現在的經濟形勢與70年代的世界經濟所產生的“滯脹”(經濟增長放緩甚至停滯,且伴隨大規模通貨膨脹)局面有微妙的相似之處。區別在於,那次的經濟衰退更多是“石油危機”造成的。而這一輪的經濟衰退則會很大程度上要歸結於全球新冠大流行背景下的各類綜合因素共同作用。

我們可以鑑於往事,從那次危機中找到解決之道。當時的西方各國的應對手段是摒棄了“凱恩斯主義”一貫堅持的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轉而投向“新自由主義”的懷抱,重新審視市場的作用,政府的干預進一步減少(但並不完全放任不管),採取大幅度降低個人和企業納稅的稅率等措施,進一步釋放經濟活力。通過這一系列的改革,資本主義經濟實現復興,且乘著資訊科技革命的東風,歐美國家進入了經濟發展的黃金年代,甚至可以說對後來世界經濟的基本格局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因此,展望未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但可能與傳統政府大包大攬的規模化投資思想所不同的是:過去由於我們的文化觀念,國內市場發展的特點等因素,使得國內消費端一直沒辦法成為經濟發展的積極力量。反而是處於中間的製造業在消化著經濟異常時期所出現的通貨膨脹,大規模失業等經濟壓力。而一旦製造業出現不堪重負的局面時,我們又會用大規模的投資去從外部刺激它復甦,像是用起搏器去電擊瀕死的病人一樣。

09年之後,似乎是看到4萬億投資對國內的經濟的帶動作用,大多數人心裡都會產生一種迷思:上馬大專案就是第一生產力。實際上大規模投資對GDP的貢獻是在逐年減弱的(排除2020年新冠大流行後,經濟在一段時間內需求大漲,導致投資對GDP貢獻異常上升)。這一趨勢是市場規律使然,不以任何機構或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因此,後基建時代穩投資一定是以企業和市場化投資為主,而政府穩投資的發力點應該是深化“放管服”和營商環境改革、大力減稅降費、全面放鬆供給約束,把政策資源和重點全面轉到穩消費的有效措施上來。當然,適當擴張投資也是應有之計。

作為供給學派的信徒,我認為當前中國的經濟恢復要消費、投資兩手抓,這樣才能助力內需全面擴張,形成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讓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總而言之,經濟恢復的槍已經開火,硝煙還未散去,許多人都盼望著經濟快速恢復,但彆著急,我們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