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女主”李蓓官宣不再發文,勸告投資者:多關心經濟,少關注八卦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寧鵬

知名基金經理李蓓宣佈“退圈”。

6月26日,“半夏投資”創始人李蓓,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釋出文章《寫給所有喜歡李蓓的人》稱,不再公開發布文章,大部分時間也不會接受採訪。該文章引發大量關注,快速斬獲10萬+閱讀量。

李蓓是知名私募基金半夏投資的創始人和操盤手。2020年10月,她曾解讀螞蟻集團IPO表示“不能買螞蟻”;今年4月,李蓓又曾精準判斷A股拐點。在私募圈,“半夏投資”微信公號更是獨特存在。自平臺創立以來,李蓓便以職業投資人身份發表觀點,屢屢對市場發表預測。李蓓以直白表述,成功吸引大批粉絲。

6月27日,李蓓再次通過“半夏投資”公眾號發文迴應,表示大家應該“多關心經濟,少關注八卦”。

曾師從李旭利

李蓓自帶網紅體質。

2007年,李蓓北大碩士畢業,加入交銀施羅德基金,擔任研究員,師從交銀施羅德投研團隊領銜人李旭利。當時,公募行業有“南有李旭利,北有王亞偉”的說法。李蓓作為李旭利的弟子,在資管行業擁有一個極高起點。

李蓓也曾公開表示,入行以來,對她影響最大的是李旭利。在公募圈內,李旭利素以擅長“自上而下”的巨集觀判斷而著稱,與當時業內盛行的“自下而上”頗有不同。李旭利鼓勵李蓓追隨內心,選擇巨集觀作為自己的方向。

李蓓公募生涯,也頗為離經叛道,曾獲得“金融小魔女”稱號。在研究員之後,李蓓在交銀施羅德擔任專戶投資經理,開始投資之路。

2011年,李蓓加入前夫梁文濤創立的泓湖投資,專注做巨集觀對衝策略。當時,陽光私募尚處起步階段,巨集觀對衝策略更是稀罕。泓湖投資起步頗為順利,但從2016年開始,泓湖投資連續遭遇淨值回撤。

梁文濤認為,李蓓的研究和策略建議不符合當時市場。2017年4月,兩人結束了婚姻關係。

事實上,巨集觀策略基金本身也自帶“看天吃飯”屬性,以李蓓、梁文濤先後擔任基金經理的泓湖穩健巨集觀對衝基金3期為例,從成立到最後一次淨值披露,產品的淨值走勢和股市的漲跌負相關。

有分析指出,巨集觀策略的高光時刻更有可能出現在市場風格切換、政治轉向和資產波動率上升的階段。參與巨集觀策略基金的投資人,如果將這類基金的風險收益特徵,與普通股票多頭基金混為一談,無疑十分危險。

2017年5月,李蓓成立半夏投資。天眼查資訊顯示,半夏投資的股東為李蓓、歌斐資產、上海諾彩,股權佔比分別為80%、19%、1%,是典型的“基金經理加渠道銷售”的組合。

此後,半夏投資和泓湖投資,分別打造出了自身的招牌基金。李蓓、梁文濤兩人仍是巨集觀策略基金領域的話題人物。

從基金經理到網紅

李蓓素以敢言著稱,但對基金經理而言,率性灑脫的人設也是雙刃劍。

早在學生時代,李蓓就作為版主,活躍在清華BBS股票版,其ID為“Purplemm”,人稱“Purple妹妹”。有業內人士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李蓓恐怕是最擅長營銷的私募老闆,沒有之一。”

成立半夏投資後,李蓓不時站在聚光燈下。2020年,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的“橋水到中國來大概率我業績比他好”言論,也一度引發熱議。

半夏投資成立時,希望走“橋水路線”,其中的要點包括:組合在資產類別上分散,在細分資產類別和具體頭寸上也做到分散,從而降低整個組合的波動率,並使得策略具有很高的規模容量;嚴格控制最大回撤,不追求特別高的收益率;對投資人提供專業的巨集觀研究和資產配置諮詢服務,以此作為營銷手段,吸引機構投資人成為客戶;管理費為主要收入,業績報酬為輔,自有資金增值最次要。

2019年年中,李蓓決定放棄橋水路線,改換路線。對半夏穩健重新定位,倉位係數從半夏巨集觀的0.6倍,改為半夏巨集觀的2.5-3倍。同時,停寫月報,不再為機構提供系統的研究服務。

“雖然業績非常亮眼,但槓桿的使用和集中的持倉使得基金展現出與純股票多頭策略基本相當的高波動,在單一資產類別下注超過100%讓人不禁想到索羅斯的量子基金,也將風險水平推至更高。” 某渠道對“半夏穩健混合巨集觀對衝”三年表現如是評論。

人紅是非多。半夏投資公眾號讀者,早就不限於半夏投資投資人,其獨特的畫風,時常引發爭議。譬如,在招聘基金經理時,半夏投資表示只招“俊男靚女”就曾引發極大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