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頂級機構青年合夥人:五大熱門領域的變化與機遇

語言: CN / TW / HK

掃描二維碼,檢視更多《乘風破浪的投資人》直播回放

6月15日鈦媒體釋出2022年H1先鋒機構榜單,榜單共揭曉“投資先鋒”、“募資先鋒”、“退出先鋒”、“先鋒青年合夥人”、“產業投資先鋒”等十項獎項。

同時,榜單釋出當晚8點,鈦媒體創投家《乘風破浪的投資人》上線,遠端連線對話頂級機構“先鋒青年合夥人”,共同回顧疫情波動之下頂級投資機構的應對之策、風向轉變、探尋2022年下半年新的投資動向和機會。

以下為對話內容精華版,略經鈦媒體創投家刪減整理。

企業服務:底層技術的變化,推動下一輪創新

鈦媒體創投家:依據您的投資觀察,近幾年企業服務行業發生了哪些變化?

五源資本合夥人劉凱: 有非常大的不同,五源從早期到成長期都會投,也見證了很多公司走向上市。

大約6、7年前投企業服務,中國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市場,當時投資的主題是基礎設施建設。在大市場裡必須基礎設施先行,類似於要想富先修路,路是經濟的第一道基礎設施,然後才是通電。

軟體在中國發展非常慢,是因為沒有根基,但是雲的發展就很快,包括大資料和底層資料庫、PASS,這是中國軟體、數字化的市場先行條件。

最早的幾年,我們就在投資一些面向下一代資料基礎設施的企業,例如PingCAP,現在也已經成長為行業裡的獨角獸,這是我看到中國企業服務第一階段的發展。

中國的企業服務很有意思,很多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對此抱有懷疑態度,大家覺得企業服務很多年前就在做,至今也沒出現大型企業,現在重新來過會不會又是一地的雞毛?

作為科技投資人我們看底層變數,對於近十年的軟體公司,底層變數完全不同於上一代企業,例如雲技術、大資料技術以及計算技術的演變,顛覆性的快速發展,經過這一代技術的發展,企業一定不是空中樓閣,技術的變化已經在上面構築了非常深的應用。

中國的特色是在大浪下面還有一些小浪,每隔3到4年在大行業下面就有一些新的子領域的成長。我們自己的投資邏輯也從早期投向下一代軟體基礎設施慢慢過渡到垂直性的行業應用。

作為早期投資人做出一個決定,真正的驗證週期最少也要5到6年,長了可能要7到8年,才能驗證投資的假設和前提成立,所以我們一定要想一些大的、長期的趨勢,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雖然資本市場經常會有變化,但我們還是更關注科技的底層變數。(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鈦媒體創投家:在企業服務賽道的投資邏輯是什麼?

綠洲資本合夥人張津劍:我們遵循兩個邏輯,一個是事情的邏輯,一個是人的邏輯。

依次展開,事情的邏輯有兩根軸線,一根是專業性價值的高或低。比如醫生一年掙100萬,工人一年掙10萬,這就是價值的高或低;另外一根是產業里人的多與少。比如正畸大夫,中國只有5000人,建築工人有1000萬人,外賣人員可能1000萬,這就是產業里人的多與少。

再將人分為四個象限,從業者少,創造的價值高,比如醫療行業;從業者多,創造的價值低,比如建築行業。

我們在尋找專業性和需求之間有巨大鴻溝的產業,這是我們在事情上的邏輯。

第二是人的邏輯。我們在尋找最具生命力的種子,持續幫助、投資他們、與其共舞,共創時代的綠洲,這也是我們取名綠洲資本的原因。

因為在中國,創業是一件挺苦的事情,創業者需要無與倫比的韌性、自我進化能力。我們看到中國非常成功的企業家,他們在早期的時候也會面臨迷茫、對未來的不確定、不知道方向在哪裡,但是他們的身上都有一種自我學習、自我堅韌的能力,我想這應該是中國創業的精神。(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先進製造:未來是多領域、多學科交叉的科技創新時代

鈦媒體創投家:作為持續關注硬科技賽道的投資人,近些年,您觀察到硬科技投資領域發生了哪些變化?呈現出哪些新的特點?

藍馳創投合夥人曹巍:我覺得整個市場大環境或外部變化還是挺多的。站在藍馳的角度上來講我們更關注底層技術,底層技術是非常關鍵的影響因素,它的變化將推動下一輪創新。 變化越大,機會越大,真正的好機會或者成規模的機會都建立在一波一波的底層技術創新的基礎之上。

例如自主移動機器人,過去大家理解的機器人或是以工業產線為作業物件或是生產加工流程為作業的物件,機器人的作業環境和目標非常明確。但是現在隨著2016-2017年自動駕駛技術的成熟,推動了機器學習、視覺演算法等技術在機器人賽道的落地和應用,從演算法、算力、資料到應用都有了各方面多維度的創新。機器人以圍繞固定環境、固定場景作業的環境逐步走向了半開放甚至是全開放等需要大量互動場景的環境,機器人在各種各樣的生活場景、工作場景、工業場景落地應用。

比如創新醫療器械賽道,在杭州我們投了程天科技,一家做術後康復外骨骼機器人的企業。患者把外骨骼穿在身上,裝置通過對患者身體狀態的判斷和理解,引導患者做步行訓練。通過步行訓練讓患者受損的中樞神經的關鍵連線點做恢復,幫助他們在術後能夠快速地復原,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跨界融合的新興領域。

這個專案交叉元素非常多,包括:機器人技術、腦機介面、神經的可重塑原理和康復醫學等,而最終產品又是一個非常專業需要走臨床認證的醫療器械。在看這一類方向的時候,發現之前我們在機器人方向的一些積累以及在醫療行業、網際網路醫療的積累,正好可以把它融合起來,用到這個新的場景裡。所以團隊當時花了兩三個月去做非常深入的研究和分析,我們發現2015-2016年外骨骼在海外市場就已經有比較成熟的產品落地了。但是醫用外骨骼涉及到很多前沿科技和技術,外資創新型企業想來國內落地,也被美國的投資監督管理局叫停了,說明還是有一定難度的,所以我們一直在找國內可以替代的團隊,由此發現了程天科技。

在與程天科技溝通的過程中,發現他們不但做了而且在各個方面都做得很好。第一,質量方面,醫療器械要解決非常嚴肅的臨床問題,要在臨床角度上有專業的臨床認證流程,需要大量和多中心醫院聯合做臨床案例使用。我們發現,康復外骨骼機器人的臨床效果優於了普通醫生通過人手幫助患者去做康復的效果。

第二,成本方面,外骨骼機器人裡面有大量精密的控制器件,包括電機、減速機、力感測器等。此前我們看到國內或海外的產品,整體硬體成本大約在30萬左右,有的團隊省一點的成本在20萬左右,整體來說成本很高。

而程天科技靠此前積累的底層技術和自研的硬體模組將成本從20萬左右降到了2-3萬,成本直接降到了1/10,但同樣達到了非常優秀的質量。應用場景的落地和未來大規模的商業化,可以與海外市場的產品相媲美,這就是一個非常經典的案例。它結合了交叉學科不同維度的創新,同時具備非常有價格顛覆的產品形態,同時結合了AI、大資料、腦機介面等前沿科技。(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鈦媒體創投家:未來將會出現哪些機會賽道?

原始碼資本合夥人黃雲剛:我們看機會的邏輯是以科技創新為主,在此基礎上看它的底層驅動在各個領域、各個商業模式上的應用。

長期領域,比如新能源、醫療健康、產業數字化、消費等領域,科技會在裡面產生很多變化;短期領域,比如元宇宙也有可能發展成一個非常大的領域,但是需要提前認知、佈局。

此外,現在的創新不再是單一性的,而是多領域、多學科交叉出來的新物種。比如我們花了三年的時期去開拓醫療健康賽道,剛入門的時候非常難,這其中包含了生物技術、物理、化學、藥學等多個交叉學科,最後還是順利開展。

所以我們的方式是,對於多領域有了解,側重1-2個重點領域,多領域的知識背景、對於商業、對於環境的理解,再去看一個行業、一個商業模式的時候,更清楚一些。(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醫療健康:現在技術穩步發展,跨界碰撞創新領域

鈦媒體創投家:基於您的預判,未來10年、20年,最火爆的醫療健康企業將誕生在哪個細分領域?

北極光創投合夥人於芳:從一級市場投資來看,基金特別是創投基金的存續期通常在10年左右,10年可能剛好是一個週期,或者一個半週期。

人乃血肉之軀,無論如何都會生病、都得治病,解決問題的方式本質上就這麼多,所以在這個領域不會突然出現一個類似元宇宙的事物。從歷史的變遷來看,醫療健康不是一個5年、10年就能自發產生新興事物的行業,大概率上來講,10年之後醫療健康板塊大的賽道還是生物技術、醫療器械、診斷工具,可能會加上一些跨界的新興行業,比如數字醫療、消費醫療、醫療遠端化等,這些是受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和聲光電技術跨界創新的發展而在最近10年產生的新事物。

放在大的行業裡面,現有的技術一定還會穩步地朝前發展,生物技術是一個非常廣闊的領域,目前我們對於它的瞭解非常有限,未來逐個去突破將會出現很多治療方式、藥物,解決更多人類生老病死的問題。

除此之外,創新型的熱門領域會出現在跨界領域,比如用遠端的方式在家庭場景、院外場景完成醫院內才可以完成的診療、治療,這將誕生出一個新的巨大市場,也是過去三年新冠疫情帶給我們的啟發和推動。(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鈦媒體創投家:機會的另一面是挑戰,在您看來初創醫療企業將會面臨到哪些挑戰?他們應該如何應對?

華創資本合夥人盧漢傑:創業公司肯定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醫療行業比較特殊,一方面是企業內部的挑戰,一方面是行業監管的挑戰。初創醫療企業首先需要關注政策,其次才是某個細分賽道的競爭。

企業內部挑戰,包括創始人對融資節奏的把握、融資能力,尤其是能否在行業流動性高點的時候,做好融資節奏設計,融來的現金使用效率是不是高、是不是夠。遇到差的融資環境時,創始人如何控制企業現金流?這些對醫療創始人而言,通常是需要補課的領域。因為醫療健康領域的創始人大多是科學家,聽到投資人講數字,就會下意識覺得壓力比較大。另外,專利也是挑戰,比如合成生物領域,大家對專利花了很多心思,也構築了自己很厚的壁壘。

外界的挑戰,集採肯定算一個,公司如何去應對集採,比如拳頭產品被集採之後,後面的產品能不能跟上,這是對醫療創始人在戰略思考與外部政策有關的挑戰。(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新能源:本質是全球的文明進步

鈦媒體創投家:整個新能源產業鏈很長,上、中、下游覆蓋的內容非常多,當前資本相對集中在哪些細分領域?

中科創星合夥人郭鑫:簡單來說,目前新能源產業鏈包括上游的材料,中游的零部件和裝置,下游工業、商業等應用端。站在中科創星的角度來看,比較看好以下幾個領域:

第一,儲能技術。儘管我國風光發電成本逐漸降低,發電量逐步增加,但其實我國的棄光、風率比較高,對於電力系統來說起到了很嚴重的限制作用,因此,儲能技術的發展大有可為。

其中,當前主流的是水力抽水蓄能,但由於受限於地理位置和環保等因素,發展勢頭可能不會太猛。相反,另一條大規模儲能的技術路線就是空氣壓縮。此外,還有就是電化學儲能技術保持著高漲的勢頭,儘管目前是鋰電池儲能佔比較大,但鈉離子電池的成本、安全、原料豐富度等優勢會在未來的儲能市場大有可為。

第二,萬億市場的新能源汽車產業,而從新能源汽車成本佔比來看,動力電池佔比較高,比如目前基於能量密度和壽命來看,三元、磷酸鐵鋰電池依然是市場主流,不過,三元也存在安全性問題。因此,固態電池可能會成為黑馬。當然,如果再細分,那麼影響電池能量密度的就是正負極材料。其次,新能源汽車特點之一便是“智慧化”,這意味著需要多種半導體器件,比如比如SIC、IGBT、 MCU晶片等等,尤其是車規級功率器件對於SIC器件大有可為。

第三,氫能。考慮到氫的低(無)汙染,燃燒效率高,儲量巨大,可無限迴圈對於儲能、交通等領域來說都具有推動型作用。目前,制氫、儲氫、運氫等環節都存在不少難點,但也意味著這些都是機會。

“雙碳”戰略是我國高層領導基於全球環境變化、能源安全、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等重大挑戰提出的具有責任擔當和遠見的偉大戰略,要解決上述等問題的基礎就在於我們需要轉變能源利用方式,逐步從利用化石能源轉向可再生清潔能源。

從電力系統來看,從“源-網-儲-荷”一體的能源網際網路來看,每一項都需要科技創新的助力。比如通過風、光、水等方式“更新”能量來源,通過水力、電化學等技術來提升能量儲存效率,以配合新的電力系統發展方式和全球第四次工業革命。

再從從產業角度來看,很多產業在國際貿易鏈、價值鏈上佔據重要地位。比如汽車,而我們其實錯過了燃料汽車產業的“定義權”,但是我們在新能源汽車產業是有話語權的,是有機會重新定義產業的,這其實就是發展新能源技術對產業鏈的影響,也是我們說的 通過硬科技(新能源技術)創造 彩虹曲線

總結一下,自農業革命伊始至今,文明進步的重要標誌之一就是能源的使用效率和方式,“雙碳”其實是要求人類改變經濟社會(文明)的發展方式,因此,新能源的發展本質也是全球的文明進步。(點選檢視完整採訪)

消費:以終為始,迴歸本質

鈦媒體創投家:您如何看待當下消費領域的投資狀況和趨勢?

高榕資本合夥人韓銳:消費領域是長坡厚雪。隨著中等收入人群擴大帶來的消費“提質擴容”,加之中國人口代際特徵的不斷變化、中國積累的供應鏈優勢,都會繼續推動消費領域優秀企業湧現、資本投入。

相較於前幾年,今年消費領域投資趨於冷靜,實際上對於投資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以合適的價格尋找優質資產的機會。那麼對於消費投資的挑戰,就變成“什麼是真正優質的資產”,以及這些優質資產究竟在哪裡。

過去在投資策略上,很多人會用“時光機理論”,即出現在歐美日韓的商業模式,在中國也會依次出現。但今天我們看到很多“成熟的歐美日韓模式”在中國既不依次、也未必會出現。例如有人希望找到中國的ALDI,ALDI大比例的商品是自有商品,即大牌平替;但在中國,我們是供應鏈發起國,早就在街邊或小賣鋪出現了這些供給,很多品類是先有平替、再有大牌。

今天我們更傾向於用“跳島戰術”來闡述新的現狀。具體來說,二戰時,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進攻日本的外島,使用的戰術是打完第一個島,第二個島不打了,打第三個島,把第二個島餓死。第二個島的戰功會歸屬於打下三島的隊伍。

所以,除了對過去的歸納,會更重視對當下和未來的演繹。 我們希望能夠“抓大放小、按圖索驥”,即演繹性地思考行業未來終局應該是什麼樣子,坐在最後這張桌子上的玩家應該擁有什麼樣的特質、又需要做對了哪些少數但卻極其重要的事,再以終為始地去找到符合這些特質的企業。 (點選檢視完整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