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網際網路大廠“卷”在Web3

語言: CN / TW / HK

出品|虎嗅科技組

作者|周舟

頭圖|視覺中國

條條大路通Web3。

近兩個月,美國網際網路行業出現了這樣一個奇觀:不管主營業務是什麼,網際網路巨頭總能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Web3之路。

虎嗅觀察,目前已有Meta、谷歌、亞馬遜、推特、eBay、奈飛、Paypal、Square等至少8家美國網際網路巨頭付出實際行動探索Crypto或者Web3。甚至有的美國網際網路巨頭比如谷歌、Square(美國版支付寶)已經公開宣佈將Web3放在公司戰略層面進行重點發展。

尤其在六月,雖然加密貨幣市場進入熊市、投資者“哀鴻遍野”,但絲毫沒有影響到巨頭們紛紛在美國、加拿大等市場傳出訊息展開對Web3的探索。

電商巨頭eBay(美國)於6月22日收購了NFT藝術市場KnownOrigin,並在昨天(6月28日)提交NFT商標申請;另一家電商巨頭Shopify(加拿大)宣佈在其平臺的新版本中加入Token門控功能,並與Doodles、World of Women、Cool Cats等知名NFT專案進行合作。而更巧的是,阿里巴巴(中國)也在這個月於海外宣佈了提供NFT解決方案。

阿里雲提出NFT服務方案,不過該內容現已被刪除

除了全球三大電商巨頭“齊聚”Web3外,社交巨頭Meta、支付巨頭Mastercard等“重磅玩家”也都在本月放出大招。Meta創始人扎克伯格宣佈擴大NFT的測試範圍,讓創作者不僅可以在Instagram上展示他們的NFT,還允許使用者就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交叉發帖;支付巨頭Mastercard則在本月一口氣和7家Web3公司展開合作,將支付網路滲透進這一新的賽道,支付巨頭美國運通也表示看好加密支付的長期價值。

當時鐘的指標轉向2022年年中,美國網際網路巨頭對Web3的火熱情緒已經徹底得到釋放。

當然,虎嗅發現,每家巨頭對Web3的重視程度和參與程度也各不一樣。有的巨頭雷聲大雨點小,有的巨頭早在幾年前就在Web3裡深耕悶聲發大財,做到了盆滿缽滿。

“亞馬遜早就賺翻了,一家頭部加密交易所每個月需要給亞馬遜支付幾百萬美元,Binance更是天價,一年能給亞馬遜帶來近1億美元的收入。”多位接近AWS(亞馬遜雲)的人士向虎嗅表示。

谷歌發現了這一點,上個月(2022年5月)它開始組建Web3團隊,並開始“撬”亞馬遜的客戶。谷歌在官方部落格表示Web3熱潮就像10年前網際網路的興起,大張旗鼓的向Web3裡的公司宣佈正式進軍這個賽道。

Web3,一種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網際網路生態系統,被人們稱為下一代網際網路。它致力於將資料的“所有權”歸使用者,而非歸大型平臺,這一變化被認為是一場正在發生的資料革命。

從天賦皇權,到天賦人權,是一種革命;從平臺擁有資料所有權,到使用者擁有資料所有權,亦是一種革命。它們共同的特點是大眾獲得了比以往更多的權利和更大的自由。Jack Dorsey(推特和Square的創始人)是第一個all in Web3的美國網際網路巨頭創始人,以他為代表的部分美國網際網路創業者正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參與到Web3的建設中。

只不過在此前,Jack Dorsey形單影隻,孤軍奮鬥。而在今年,美國大部分網際網路巨頭終於反應了過來,發現了Web3的價值,並決定展開探索。

網際網路巨頭又捲了,這次是Web3

作為網際網路巨頭探索Web3的“排頭兵”,雲廠商之間的競爭最為激烈。

“明顯感覺,今年許多和我們有競爭關係的雲廠商開始重視Web3這一塊的業務,並且嘗試撬動我們已有的一些業務。”一名AWS員工天明向虎嗅表示。

在2022年之前,大部分Crypto和Web3公司都選擇使用亞馬遜的雲服務。因為各種原因,谷歌、微軟、阿里、騰訊、華為當時都沒有重視這一塊賽道,這讓亞馬遜在這一市場“一家獨大”,Binance、OKX、Huobi等加密巨頭都用亞馬遜的雲服務,而今年誕生的諸多Web3公司也是如此。

另一名AWS員工程欣向虎嗅表示:“AWS十分重視對於新賽道的扶持,內部還設立了針對初創公司2萬多美元的減免資金,來支援早期的初創公司成長。”這一策略,吸引了許多新的行業(公司)使用AWS的雲服務,也讓亞馬遜在Web3這個賽道佔盡先機並獲得堪稱龐大的利潤。

“AWS經常會舉辦一些大會活動,我發現有很多Crypto和Web3相關行業的人士向我們諮詢雲服務。”程欣說。

不過,在美國和中國工作的多位AWS員工向虎嗅表示,從今年開始,明顯感覺到被友商“撬牆角”的次數多了很多。

許多網際網路巨頭旗下的雲廠商“緩過神來”,發現Web3這個賽道竟是一塊已經很難忽視的大蛋糕,紛紛發力。谷歌雲將Web3比作十年前的網際網路,並專門成了Web3團隊;微軟釋出了招聘可以在Web3領域開疆擴土的專業人士;華為雲積極拓展海外Web3公司,不僅時不時在推特的Web3話題上“刷存在感”,其生態下的公司也進展順利;阿里雲不甘示弱,宣佈為海外使用者提供NFT解決方案......

短短几個月時間,雲廠商雲集Web3,讓人們有種“人滿為患”的感覺。

除了“雲+Web3”,美國的一些網際網路巨頭還探索了各種其他“X+Web3”的商業模式,比如“社交+Web3“、“支付+Web3”、“電商+Web3”等。

據虎嗅觀察,目前在美國,支付公司探索Crypto和Web3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Mastercard、Paypal、Square等美國支付巨頭幾乎已經全部進入這個賽道。

從參與程度來看,Square等從網際網路時代崛起的巨頭已經幾乎all in crypto,加密收入作為創新業務已佔其半壁江山;Paypal(美國的支付寶)則超前佈局、四處出擊,大肆搶佔英國、日本等加密支付海外市場,和此前移動支付時代的打法如出一轍;Mastercard則與Immutable X等7個NFT公司合作,將其支付網路引入Web3,使用者可以使用借記卡和信用卡直接購買NFT。

除了Web3支付賽道,Web3社交賽道也如火如荼。

據虎嗅觀察,目前僅國內就有十幾家做Web3社交的團隊,引人關注。以CyberConnect為例,在5月底更新的資料顯示,該協議總使用者數已經達到146萬,總連線次數為1920萬。

作為美國兩大社交巨頭:Twitter和Meta也自然嘗試了關於Web3社交的商業模式。

Meta創始人扎克伯格宣佈為創作者擴大NFT的測試範圍,以便更多的創作者可以在Instagram上展示他們的NFT,甚至未來使用者就可以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交叉發帖。

從目前來看,美國兩大社交產品(Twitter和Facebook)中,推特是最為激進的,也是目前在Web3領域探索最多的社交巨頭。它不僅擁有專門的團隊,還已經在自己的主產品上設定了各種關於Web3的應用。

而Meta雖然遲人一步,但它具備進軍Web3的天然優勢,不僅探索統一的支付方式Meta pay,還試圖在兩大社交產品:Instagram和Facebook中間打通隔閡。

可以試想這樣一個場景,當人們的資料都是以NFT的形式展現,而NFT這一資料並不屬於網際網路巨頭,人們可以自由將這些資料遷移到各個平臺上。創作者可以將自己Facebook的粉絲,遷移到Twitter、微博和微信公眾號上,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每次開始用一個網際網路產品,都是從0開始。

粉絲,就是資料,也是創作者最大的財富之一。這些財富可以在各個平臺上互通有無,而不是隻限於一個平臺。平臺的權力大大降低,而擁有影響力的使用者的權力則不斷放大,越具有創造性的人越將在這樣的機制上獲得更大的話語權。這將大大激發人們的創作性,因為人們生產的每一段資料,都代表著一種版權,一種財富。

人們現在使用的社交產品,幾乎都不相容。創作者在微信上發一條文章或者圖片,不能在即刻、推特等其他生態平臺釋出。這並非社交產品不能再展開創新,而是因為各大社交巨頭壟斷了整個社交市場,讓任何創新都可以被簡單複製到巨頭生態下。

而當資料歸使用者所有,使用者可以自由選擇將圖片或者文章,釋出在任何一個平臺,創作者可以把自己的粉絲遷移到新的平臺、創作者可以把圖片一鍵分發到所有平臺,讓使用者真正掌握資訊世界的主動權。

而對於網際網路大廠而言,Web3在試圖撼動目前的中心化網際網路格局時,也在給網際網路大廠帶來了巨大機會。

沒有新的技術出現,網際網路大廠也必然面臨著業務停滯,落入傳統行業的困境。而網際網路大廠此前積累的雲服務資源、社交資源、移動支付資源、網際網路電商資源,有很大優勢進入Web3行業,並且在其中搶佔利潤和優勢。以雲廠商為例,目前Web3公司已累計有超過百萬家,而這些公司幾乎都採用中心化雲服務,這讓AWS等廠商獲得了很大利潤。實際上,目前來看,Web3革的不是大廠的命,反而為網際網路大廠創造了更大的市場需求。

舊的世界在瓦解,Web3時代已來臨

Web3的出現,在今年獲得的不僅是網際網路巨頭們的支援,也吸引越來越多國家的關注、重視和行動。

虎嗅曾在《日本決心“搶灘”下一代網際網路》中表示,近一個月來,日本國內掀起了Web3學習的熱潮,甚至日本首相計劃從政治角度推動Web3的發展。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5月26日發表宣告:“Web3時代的到來可能會引領(日本)經濟增長,我們相信,整合元宇宙和NFT等新的數字服務將為日本帶來經濟增長。隨著我們進入Web3時代,我強烈認為我們必須從政治角度堅決推動這種環境。”

而鄰國印度,也在搶奪Web3亞洲主導者的地位。虎嗅也曾在《印度Web3“大躍進”》中分析,由於人口比肩中國、程式設計師數量比肩中國、本土網際網路生態趨向成熟、印度國內獨角獸數量大爆發等原因,紅杉資本等巨頭也在今年將資金(20億美元)向印度大幅度傾斜,而Crypto和Web3是紅杉資本十分看重的一個賽道。

而美國作為這場技術浪潮的中心,更是匯聚了全球最好的人才、技術和公司。矽谷、華爾街和SEC的頂尖人才不斷湧入這個賽道,讓美國始終保持著在Web3的領先地位。

那麼,Web3為何會吸引這麼多大國、網際網路巨頭和頂尖人才參與其中?

答案或許還要回到網際網路的本質。在網際網路時代,資料是基本要素,一切網際網路運動都圍繞著這一要素活動。

在網際網路1.0階段和網際網路2.0階段,資料要素被死死控制在各大平臺手中。公平、效率、安全,形成了資料的不可能三角。

在Web1和Web2階段,為了讓資料充分流動,需要依靠網際網路巨頭“壟斷資料”(犧牲公平),最大化提高效率。而如今資料的效率達到了一個瓶頸,但資料的安全(如果網際網路巨頭的雲平臺倒閉或者私自使用大資料)、資料的公平(資料是每個人產生,而且可以創造社會價值,但每個人卻不能獲取價值帶來的相應收益,就像工作但沒人發薪資一樣)卻沒有得到長足的進步。

此前,網際網路巨頭“壟斷”了資料,沒有給使用者收益,取而代之的是給使用者更便捷的服務。然而,人類產生資料,是一件永遠的事情,網際網路巨頭可以在早期收取發展紅利,但不可能永遠躺在功勞簿上收取一輩子資料收益。

當網際網路巨頭對資料的壟斷達到巔峰,已經將社會創新壓榨到最大程度,資料革命便會應運而生。人們會將資料的權力,從網際網路巨頭“拿走”,還給大眾。

具體而言,NFT(非同質化代幣)代表了一種獨一無二的、只屬於個人的資料,這個資料自帶價格,從而實現普通人將資料的權力從大平臺“壟斷”中解放出來。

一張圖片,是一個數據,也是一個NFT,當人們生產了這幅畫時,資料的相應價值便能給到創作者,而不是由平臺所擁有或說了算。

作為一名畫家,這幅畫吸引了許多粉絲,這些粉絲也將是一個個NFT,也會成為這名畫家的資料和資產。當用戶喜歡Instagram,就可以將這些粉絲遷移到Instagram,當用戶喜歡Facebook,就可以把這些粉絲遷移到Facebook。因為NFT實現了使用者的資料使用者做主。

資料是21世紀最大的“金礦”,然而人們還沒有意識到資料屬於個人,是個人不可侵犯的資產。

這是一場資料革命,在這個浪潮裡的公司會不斷在效率和公平之間“來回搖擺”。但是,當我們將時間拉長會發現,整個網際網路的發展趨勢會流向更加去中心化、更加民主、更加傾向大眾利益的窪地。

(Tips:文中天明、程欣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