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歡樂與回憶的中文梗博物館,會是“元宇宙”基石?

語言: CN / TW / HK

對於位元組跳動而言,近幾年最大的增長和進入新領域動作,除了基於現有業務場景橫向生長出來的抖音電商直播等,莫過於組建遊戲業務團隊。在完成對Pico的收購後,外界的期待更多了幾分—— VR很有可能是下一代移動裝置基石,而位元組跳動有望結合內容和硬體奪得先機

目前以VR頭顯為主要產品的Pico,背後是蘋果供應鏈“老熟人”歌爾股份,這家公司也參與了Meta的VR頭顯生產,因此被資深蘋果供應鏈分析師郭明錤關注。他表示,位元組跳動操盤後,Pico VR產品將在2022年迎來40~50%的同比銷量增長, 具體數字有望達到100萬~150萬臺

(圖片來源:Pico)

假設Pico能保持如此強勢的增長趨勢,那麼位元組將在智慧手機、教育硬體之後,在硬體產品上收穫高光時刻。不過在Pico、Meta等廠商VR頭顯暢銷的同時,內容缺口巨大依然是整個VR行業繞不過去的話題,只有足夠優秀、能留住使用者的內容不斷湧現,VR才能迎來真正的元年。

過去幾年,最受歡迎的VR內容往往由海外團隊研發,國產VR內容大都處於試水、走量的小規模經營階段。2022年的夏天,最受歡迎的VR聊天室應用VRChat中上線了一個高質量中文場景“中文梗博物館”,不僅迅速成為亞文化圈層話題,還讓我們看到了VR甚至元宇宙的一絲未來。

中文梗博物館出現在VR世界

與現實中的大多數博物館不同,進入中文梗博物館並不需要門票,只需要在VRChat中搜索名稱,跳轉並能直接進入。雖然是在虛擬世界中構建,這個博物館卻有著真實博物館一般的入口、展館分佈、陳設乃至藏品展示,並不因非商業團隊製作而顯得質量低劣。

(圖片來源:四跡)

由b站影片作者“四跡”帶領網友創造的中文梗博物館, 收納了2010年前後網際網路在國內普及至今,於影片網站和社交網路流行的大量梗(可等價英文meme) 。在有一定閱歷的網民看來,“展品”早已司空見慣,該館最大價值又在於內容的儲存和傳遞,因此很難不透露細節地介紹。

網路世界已經變成日常生活的人眼中,自己剛剛接觸網路時最流行的事物,可能會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在80後想到的可能是“GG”“MM”還有經典的QQ登入窗,到了90後則可能是“金坷垃”“藍藍路”,而00後或許會想到“元芳你怎麼看”之流,而這些流行過的內容都成了博物館展品。

(圖片來源:四跡)

展品來源算得上是包羅永珍。從簡單的聊天對話引出的話題,到圖片和短影片等當今更流行的載體,再到影視劇、動畫漫畫的名場面,以及為中國網際網路行業蓬勃發展提供驅動力的電子遊戲等。 只要是曾在中文網際網路上有過話題度,給人帶來歡樂和回憶的事物,大都有出現

既然是博物館,這裡也用多元形態進行展示,除了最基礎的圖片文字,還有梗中物品的3D模型和相關聲音,甚至是一比一地做出了許多名場面。比如視覺錯誤造成的“鴿子為什麼這麼大”,就真的做出了一個巨大的鴿子放在廣場上,和穿行其中的觀眾角色形成鮮明反差。

(圖片來源:四跡)

當然,受到創作團隊的年齡和文化圈層限制,館中不能說是包含了所有曾經廣泛傳播的中文網路梗,不過已經儘可能地尋求和更多人產生共鳴。完整還原真實大小的高達機器人機庫、園林般集中展示文字梗的通道、彈幕一般飄過的動畫漫畫梗,都在喚起不同興趣來訪者的回憶。

中文梗博物館的精緻程度值得每一個VR使用者前往參觀, 雖然它至今仍只是小眾群體有口碑尚未破圈,但依然讓我們看到了這片虛擬世界更多的樂觀 ——有互動、有內容、有價值的多人互動場景絕非登天一般難。只要帶著誠意和技巧投入其中,就能做出相當優秀的小小天地。

什麼都能做的VRChat,也是元宇宙?

由於是VRChat中的一個場景, 中文梗博物館有著許多數字圖書館產品所不具備的社交屬性 :誰都可以和朋友們化身虛擬形象(美少女、機器人、小動物都可以),一起逛博物館交流打趣而且不會打擾任何人。當然,VRChat中更熟悉的用法,是和陌生網友共同觀展,聊天相識。

VRChat產品形態可以追溯到更早的聊天室服務以及《第二人生》,開發之初便基於VR裝置打造(支援非VR環境以第一人稱模式進入)。在攝像頭、操作互動、場景互動等與虛擬現實結合更近,加上開放的角色和場景社群氛圍,都讓VRChat成為目前最受歡迎的VR聊天室。

(圖片來源:VRChat)

VRChat推出搶先測試版本已有五年,至今仍未增加中文介面以及對中文社群的官方支援,不過這完全沒有影響嚐鮮VR世界的中國網友的熱情。戴上頭顯代入虛擬形象,他們在這成為虛擬世界先驅者,和外界交流關於VR的一切,甚至還創造了在中國網際網路上傳播一時的“名梗”。

2022年年初,一個暴力企鵝形象出現在VRChat聊天室中,逢人便問“你充Q幣嗎”。企鵝的外國口音中文發音,加上網友都已熟悉的Q幣和企鵝之間的關聯,產生出荒誕和幽默感,進而讓好事者上傳在影片網站的內容走火。儘管此後出現爭議,依然不影響聊天室互動創造的歡樂。

虛擬世界+極強的社交屬性,難免讓人想要將其跟元宇宙聯絡起來。在過去一年間,關於元宇宙最流行的概念,便是利用各類技術創造出所有人都能進入並且可信的虛擬世界,人們可以在其中互動娛樂,能像網遊那般做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事。VRChat就像是元宇宙最小模型。

(圖片來源:四跡)

網友在VRChat中上線了高品質的中文梗博物館,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人在建設元宇宙上有了新成就?答案是肯定的,但也是否定的。 內容創作者有能力創造出高水準作品,但這一切還不可以看作是元宇宙的進步 ,我們只能說,VR/AR以及將兩種技術融合的MR,越來越近了。

裝置繼續進化,內容仍最重要

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元年”之後,讓人帶上就能身臨其境般進入虛擬世界的VR裝置,終於在近兩年走上了演化的正道。Steam平臺母公司Valve推出的Index頭顯,把VR裝置的感知和互動變得更真實,而Meta的Quest 2一體機則結合優秀的成本控制和低效能體驗,讓入門VR不再昂貴。

從產品形態來看,一體機會是VR裝置接下來的絕對主流。高通等上游廠商支援下,頭顯內部圖形效能可以提供尚可的視覺表現,基於人工智慧的環境和人體互動識別,又讓感知裝置數量可以大幅縮減,整體使用門檻更低。內容平臺開始支援無線VR串流,一體機迎來重大利好。

(圖片來源:Meta)

Pico選擇了與Meta相近的道路,目前的主推產品Pico Neo 3甚至可以視作Quest 2的本地化產品,有高度一致的硬體規格和感知能力。再加上試圖構建起來的VR內容製作、分發和消費生態,都在將VR從之前的陷身泥潭提到滾雪球發展快車道上,甚至會早早的進入下一個時代。

結合VR(虛擬現實)和AR(擴充套件現實)的MR(混合現實),可能才是這場下一代裝置之爭的終點。屆時使用者可以沉浸在虛擬世界中遨遊,又可以回到現實世界,讓裝置成為實時提供更多資訊的入口,近幾年曝光的Meta、蘋果等的MR專利和技術佈局,正在暗示未來的走向。

無論我們討論裝置會怎樣發展,內容仍是最關鍵環節。在PC佔據主流的網際網路早期,是入口網站、論壇、部落格和網遊撐起場面,到了手機大放異彩的移動網際網路,微信微博和短影片們粉墨登場。待到VR/MR如業界期待的,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下一代裝置時,也會有相應的內容創造歷史。

出現在VR世界的中文梗博物館,似乎在潛移默化間擔任了繼往開來的歷史身份,一方面記錄著過去十餘年中國網際網路存在過的碎片,一方面又為VR/MR內容添磚加瓦。將來或許有一天,中文梗博物館無法再帶給人更多新鮮感,那可能就是全新時代到來的瞬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