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香識城市?氣味和聲音可能比景點更吸引人!

語言: CN / TW / HK

鐘聲和貝果

David Howes 想到他的家鄉蒙特利爾時,他想到的是悅耳的鐘聲,是柴火烘烤的貝果的香氣。但是當他到當地遊客中心尋求建議,問遊客應該去哪兒嗅聞、品嚐或是聆聽這座城市的時候,迎接他的只有茫然的目光。

不是這個吸人的大貝果! 《瞬息全宇宙》

即將出版的 The Sensory Studies Manifesto《感官研究宣言 》一書的作者、美國協和大學感官研究中心主任 Howes 表示,“他們只知道要看什麼,但對城市其他感官上的勝地一無所知,比如聲音地標、氣味地標這些。”他所領導的感官研究中心也是所謂 “感官都市主義” 的大本營之一。

在世界各地都有像 Howes 這樣的研究人員,在研究 非視覺資訊是如何定義一座城市的特徵並影響其宜居性的 。從低技派的聲音漫步、氣味地圖,到高技派的資料抓取、可穿戴裝置和虛擬現實等,他們正在用各種方法對抗城市規劃中狹隘的視覺偏見。

The Sensory Studies Manifesto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伊斯坦布林的聲音漫步

“只要能閉上哪怕10分鐘的眼睛,你就會對一個地方產生完全不同的感覺,” 學者、音樂家 O uz ner 如此說道。

ner 多年來一直在伊斯坦布林組織 聲音漫步 ,讓被矇住雙眼的參與者描述他們在不同地點聽到的聲音。他的研究幫助識別出了可以種植植被以抑制交通噪音的地點,或者是可以建造波浪風琴以放大大海舒緩聲音的點位,後者的出發點在於,他非常驚訝地發現 即使身處海濱,人們也幾乎聽不到大海的聲音

2018年的一次聲音漫步 O uz ner

噓!小點兒聲

ner 表示,當地的地方官員對他的發現表示了興趣,但尚未將其納入正式的 城市規劃 。不過,在 柏林 ,這種關於感官環境的個性化反饋已經有了用武之地,市民使用免費 app 選出來的安靜區域被納入了柏林最新的 “噪音行動計劃” 。根據歐盟法律,該市現在有義務保護這些空間免受噪音增加的影響。

“定義一個區域是否安靜的方式通常是自上而下的,要麼基於用地性質,要麼基於與高速公路之間的距離等高階引數,” 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助理 Francesco Aletta 解釋道,“據我所知,這是第一次有感知驅動的東西真正成為政策。”

Francesco Aletta

作為歐盟資助的 Soundscape Indices 專案的成員,Aletta 正致力於建立一種 預測模型 ,先將錄製好的各種環境音效——包括活力四射的街區和安靜的環境——編譯到資料庫中,然後通過測試它們引發的神經系統和生理反應,來預測人們對各種聲學環境的反應。專家表示,要確保 將多感官元素包含在城市的設計標準和規劃過程中 ,就需要一個實用的框架,而這樣的工具正是建立這種框架所必需的。

事實上,從人類行為、感官資訊以及其他環境資訊等出發建設城市的先例早在幾年前就出現了。2017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 Sidewalk Labs 就與加拿大政府合作,計劃在 多倫多的 Waterfront 工業區 落地一個高科技的 感測城市(入選2018年《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 ,藉助一個巨大的感測器網路以及人工智慧、大資料、物聯網等技術,建設一個擁有自己的“作業系統”的 智慧社群 ,並保持 開源 以鼓勵企業為其建立服務(就像為手機開發 APP 一樣)。雖然這一壯舉最終因為“新冠病毒的影響和前所未有的經濟不確定性”於2020年被擱置,但它帶給我們的思考仍然非常有價值。

高技派的願景

不過,哪怕在這一領域內,確定人們對不同感官環境反應的最佳方法也一直存在爭議。Howes 和他的同事們採取的是比較人文的方法,依靠 觀察和訪談 來推敲出一套在公共空間中做感官設計的最優做法。其他的一些研究人員走的則是高科技路線,使用 可穿戴裝置追蹤生物特徵資料 ,並以心率變化等作為指標來定義人對不同感官體驗的情緒反應。歐盟資助的 GoGreen Routes 專案採用的就是後者,它目前正在研究如何通過將自然融入城市空間,來改善人體健康以及環境。

毫無疑問,這種“高科技路線”受益於近年來可穿戴裝置的飛速發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個,就是 可穿戴心電儀 了。它具備可穿戴裝置的便利性,同時又能夠提供接近醫療裝置的精度,方便人們輕鬆持續監測自己的心臟健康,這一技術也入選了 2019年《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 ,是智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我們在做的事情就像是編了一本元素辭典,這裡面還包含如何將它們結合起來以創造出一個完整空間體驗的指南,”劍橋諾基亞貝爾實驗室、 倫敦國王學院城市科學與發展中心的 Daniele Quercia 說道。作為該專案的研究人員之一,Quercia 此前也通過 從社交媒體上抓取資料 ,幫助開發了分別關注城市聲音和氣味的 “Chatty Maps”“Smelly Maps” ,並通過後者發現人們的嗅覺感知與更傳統的空氣質量指標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而通過 GoGreenRoutes 專案,他將使用可穿戴技術來評估新的和現有的綠色空間在設計上的改進是否對人們的幸福感產生了預期中的(以及所期望的)影響。

巴塞羅那的"Smelly Maps" Smelly Maps

澳大利亞迪肯大學建築學教授 Beau Beza 的目標則是完全的沉浸體驗。他的團隊目前正在 給虛擬現實環境新增聲音,最終還會再加入氣味和材質 ,而城市官員則可以使用這種虛擬現實技術來向利益相關者展示規劃專案。“對於許多人來說,光憑藉街景、公園或廣場的靜態圖紙來進行視覺化想象太難了,”Beza 說,“如果能夠在其間 ‘漫步’ ,還能聽到聲音,就能實現‘身臨其境’,可以幫助他們理解。”

是你的鼻子,還是我的耳朵?

隨著人們感官體驗資料的收集變得越來越普遍,這些專家中有許多人發出警示,表示需要將隱私和監視等問題計入考量,而且,關於將誰的感官體驗作為要素納入規劃這一點,也會出現 公平性和包容性的問題 。例如,城市中的貧困社群居民通常是首當其衝受到來自高速公路和工廠的噪音和空氣汙染困擾的,但同時,當 社群紳士化 時,他們也經常成為噪音投訴的物件。

“感官知覺並不是中立、不帶感情色彩的,也絕不僅僅是生物學上的指標能夠完全表達的,” 倫敦布魯內爾大學的城市文化社會學家 Monica Montserrat Degen 解釋道,“一樣事物是否讓我們感到愉快,是由我們身處的不同文化和社會環境決定的。”倫敦和巴塞羅那的城市規劃師們都在用她的研究(來指導他們的工作),其中包括她對公共空間感知的研究,以及關於她所謂的 “感官階級差異” 是如何包容或排斥不同人群的研究。

紳士化 Oliver Hoerzer

Degen 舉了倫敦一個社群的例子。在那裡,當地年輕人常常逗留的廉價餐館被時髦的咖啡館所取代。“那兒以前全是炸雞的味道,”她說道,但新搬來的居民並不喜歡,反而覺得這種香氣令人反感,於是“ 現在那兒聞起來像杯卡布奇諾 。”

你最喜歡的城市是什麼味道/聲音?

歡迎留言分享!

參考資料:

1.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2/06/14/1053771/sounds-smells-vital-to-cities-as-sights/

2.https://mp.weixin.qq.com/s/_kdbSRdIwr4bIXfNtut8Fw

3.https://mp.weixin.qq.com/s/TKrgYQueKb9-opr06QT9XQ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