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识城市?气味和声音可能比景点更吸引人!

语言: CN / TW / HK

钟声和贝果

David Howes 想到他的家乡蒙特利尔时,他想到的是悦耳的钟声,是柴火烘烤的贝果的香气。但是当他到当地游客中心寻求建议,问游客应该去哪儿嗅闻、品尝或是聆听这座城市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茫然的目光。

不是这个吸人的大贝果! 《瞬息全宇宙》

即将出版的 The Sensory Studies Manifesto《感官研究宣言 》一书的作者、美国协和大学感官研究中心主任 Howes 表示,“他们只知道要看什么,但对城市其他感官上的胜地一无所知,比如声音地标、气味地标这些。”他所领导的感官研究中心也是所谓 “感官都市主义” 的大本营之一。

在世界各地都有像 Howes 这样的研究人员,在研究 非视觉信息是如何定义一座城市的特征并影响其宜居性的 。从低技派的声音漫步、气味地图,到高技派的数据抓取、可穿戴设备和虚拟现实等,他们正在用各种方法对抗城市规划中狭隘的视觉偏见。

The Sensory Studies Manifesto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伊斯坦布尔的声音漫步

“只要能闭上哪怕10分钟的眼睛,你就会对一个地方产生完全不同的感觉,” 学者、音乐家 O uz ner 如此说道。

ner 多年来一直在伊斯坦布尔组织 声音漫步 ,让被蒙住双眼的参与者描述他们在不同地点听到的声音。他的研究帮助识别出了可以种植植被以抑制交通噪音的地点,或者是可以建造波浪风琴以放大大海舒缓声音的点位,后者的出发点在于,他非常惊讶地发现 即使身处海滨,人们也几乎听不到大海的声音

2018年的一次声音漫步 O uz ner

嘘!小点儿声

ner 表示,当地的地方官员对他的发现表示了兴趣,但尚未将其纳入正式的 城市规划 。不过,在 柏林 ,这种关于感官环境的个性化反馈已经有了用武之地,市民使用免费 app 选出来的安静区域被纳入了柏林最新的 “噪音行动计划” 。根据欧盟法律,该市现在有义务保护这些空间免受噪音增加的影响。

“定义一个区域是否安静的方式通常是自上而下的,要么基于用地性质,要么基于与高速公路之间的距离等高级参数,” 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助理 Francesco Aletta 解释道,“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有感知驱动的东西真正成为政策。”

Francesco Aletta

作为欧盟资助的 Soundscape Indices 项目的成员,Aletta 正致力于创建一种 预测模型 ,先将录制好的各种环境音效——包括活力四射的街区和安静的环境——编译到数据库中,然后通过测试它们引发的神经系统和生理反应,来预测人们对各种声学环境的反应。专家表示,要确保 将多感官元素包含在城市的设计标准和规划过程中 ,就需要一个实用的框架,而这样的工具正是建立这种框架所必需的。

事实上,从人类行为、感官信息以及其他环境信息等出发建设城市的先例早在几年前就出现了。2017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 Sidewalk Labs 就与加拿大政府合作,计划在 多伦多的 Waterfront 工业区 落地一个高科技的 传感城市(入选2018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 ,借助一个巨大的传感器网络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建设一个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的 智慧社区 ,并保持 开源 以鼓励企业为其创建服务(就像为手机开发 APP 一样)。虽然这一壮举最终因为“新冠病毒的影响和前所未有的经济不确定性”于2020年被搁置,但它带给我们的思考仍然非常有价值。

高技派的愿景

不过,哪怕在这一领域内,确定人们对不同感官环境反应的最佳方法也一直存在争议。Howes 和他的同事们采取的是比较人文的方法,依靠 观察和访谈 来推敲出一套在公共空间中做感官设计的最优做法。其他的一些研究人员走的则是高科技路线,使用 可穿戴设备追踪生物特征数据 ,并以心率变化等作为指标来定义人对不同感官体验的情绪反应。欧盟资助的 GoGreen Routes 项目采用的就是后者,它目前正在研究如何通过将自然融入城市空间,来改善人体健康以及环境。

毫无疑问,这种“高科技路线”受益于近年来可穿戴设备的飞速发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就是 可穿戴心电仪 了。它具备可穿戴设备的便利性,同时又能够提供接近医疗设备的精度,方便人们轻松持续监测自己的心脏健康,这一技术也入选了 2019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 ,是智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我们在做的事情就像是编了一本元素辞典,这里面还包含如何将它们结合起来以创造出一个完整空间体验的指南,”剑桥诺基亚贝尔实验室、 伦敦国王学院城市科学与发展中心的 Daniele Quercia 说道。作为该项目的研究人员之一,Quercia 此前也通过 从社交媒体上抓取数据 ,帮助开发了分别关注城市声音和气味的 “Chatty Maps”“Smelly Maps” ,并通过后者发现人们的嗅觉感知与更传统的空气质量指标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而通过 GoGreenRoutes 项目,他将使用可穿戴技术来评估新的和现有的绿色空间在设计上的改进是否对人们的幸福感产生了预期中的(以及所期望的)影响。

巴塞罗那的"Smelly Maps" Smelly Maps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建筑学教授 Beau Beza 的目标则是完全的沉浸体验。他的团队目前正在 给虚拟现实环境添加声音,最终还会再加入气味和材质 ,而城市官员则可以使用这种虚拟现实技术来向利益相关者展示规划项目。“对于许多人来说,光凭借街景、公园或广场的静态图纸来进行可视化想象太难了,”Beza 说,“如果能够在其间 ‘漫步’ ,还能听到声音,就能实现‘身临其境’,可以帮助他们理解。”

是你的鼻子,还是我的耳朵?

随着人们感官体验数据的收集变得越来越普遍,这些专家中有许多人发出警示,表示需要将隐私和监视等问题计入考量,而且,关于将谁的感官体验作为要素纳入规划这一点,也会出现 公平性和包容性的问题 。例如,城市中的贫困社区居民通常是首当其冲受到来自高速公路和工厂的噪音和空气污染困扰的,但同时,当 社区绅士化 时,他们也经常成为噪音投诉的对象。

“感官知觉并不是中立、不带感情色彩的,也绝不仅仅是生物学上的指标能够完全表达的,” 伦敦布鲁内尔大学的城市文化社会学家 Monica Montserrat Degen 解释道,“一样事物是否让我们感到愉快,是由我们身处的不同文化和社会环境决定的。”伦敦和巴塞罗那的城市规划师们都在用她的研究(来指导他们的工作),其中包括她对公共空间感知的研究,以及关于她所谓的 “感官阶级差异” 是如何包容或排斥不同人群的研究。

绅士化 Oliver Hoerzer

Degen 举了伦敦一个社区的例子。在那里,当地年轻人常常逗留的廉价餐馆被时髦的咖啡馆所取代。“那儿以前全是炸鸡的味道,”她说道,但新搬来的居民并不喜欢,反而觉得这种香气令人反感,于是“ 现在那儿闻起来像杯卡布奇诺 。”

你最喜欢的城市是什么味道/声音?

欢迎留言分享!

参考资料:

1.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2/06/14/1053771/sounds-smells-vital-to-cities-as-sights/

2.https://mp.weixin.qq.com/s/_kdbSRdIwr4bIXfNtut8Fw

3.https://mp.weixin.qq.com/s/TKrgYQueKb9-opr06QT9XQ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