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度到統信,從桌面到根社群

語言: CN / TW / HK

在中國,幾乎每一個接觸過 Linux 的人都聽說過深度作業系統(即 Deepin OS ),甚至不少人還使用過它,並一直在使用它。因此,當深度華麗轉身為統信,並打出了一系列讓人目不暇接的組合拳時:推出 UOS 、加入了尤拉生態,同華為等尤拉夥伴們一同打造了尤拉根社群等等,讓關注深度、關注國產作業系統和信創的人們開始探究這一切背後的動因,以及接下來的發展。

作為多年來一直關注開源技術發展的開源人,我約了統信的任紫東先生聊了聊,希望將從深度到統信,再到加入尤拉生態的背後的脈絡展示給大家。

從桌面到伺服器,從深度到統信

作為最著名的國產 Linux 作業系統之一,深度作業系統( Deepin OS )在國內外擁有一大批忠實的使用者和支持者,其代表性桌面環境深度桌面( DDE )也被移植到多個 Linux 發行版之上。可能是由於深度作業系統太過成功,以至於在很多人印象中,深度只是一家桌面 Linux 作業系統供應商。

2019 年,統信成立並推出了 UOS ,開始將目光轉向了伺服器、雲端計算等領域。無獨有偶的是,同樣的趨勢我們也能在 Ubuntu 背後的發行商 Canonical 上、以及其它的 Linux 發行版廠商上發現。這讓我們開始產生一個問題, 是桌面作業系統不再重要,已經不能代表現代企業計算的主要需求了嗎?

對於這個問題,任紫東的看法是, 桌面和伺服器端一樣重要 。一方面,雖然深度作業系統在國產 Linux 桌面作業系統中佔據了較大份額,但整個 Linux 桌面只佔有了近 5% 的國內桌面市場份額,可以說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另外一方面,在 Linux 使用者群體方面,往往其桌面環境和伺服器環境都採用了 Linux ,這種環境的協調一致,有利於他們的工作,比如開發、運維、測試等等。這也是為什麼微軟要在 Windows 中加入 WSL 來彌合開發人群的日用和目標作業系統的間隙的原因。所以,對於統信,乃至其它 Linux 發行版廠商來說,伺服器和桌面市場同樣重要。

從深度到統信,在我看來,這代表了 從桌面系統到伺服器系統的延伸 。但是,客觀的講,從桌面作業系統到伺服器系統,其開發、維護和支援,從技術棧、發展方向、團隊構成等方面都存在較大的不同,因而,在這一過程中,統信也面臨了一些挑戰。

任紫東表示,雖然桌面作業系統的生態建設和突破更加複雜一些,包括桌面作業系統的生態發散,使用者的個性化使用習慣等,建設一套能滿足廣泛人群需求的桌面作業系統所面臨的挑戰很大。而相比之下,伺服器作業系統是面向企業需求的,更多關注的是可靠穩定、效能優越、長期支援等等。

當然,建設伺服器作業系統及其生態也有難度。這二者的受眾、使用者的感知是不一樣的。為此,在桌面作業系統產線之外,統信組建了數百人的獨立伺服器作業系統產線,分別在核心、系統、安全、雲原生等方面投入了重兵,並在國內的三大研發中心中協同開發。

一般而言,作為面向企業、雲端計算行業的產品,要求提供更長的支援時間。往往我們能見到,很多企業使用者還在使用一些老版本產品,只要穩定可靠,提供支援,就不會將升級作為急迫事件,長週期的商業支援就是剛需。據瞭解,統信對於伺服器作業系統的支援,從原先提供的 5 + 3 + 2 的支援,即五年的基礎支援、三年的延長支援、兩年的特別支援承諾,已經改為提供 5 + 5 + 3 的支援,即總共 13   年的支援服務。 企業級的需求只有得到長期的服務,才能使產品信譽和產品能力得到使用者的認可。 任紫東稱,統信這兩年在伺服器領域的成長速度非常快,是國內在通用伺服器市場增長最快的廠家之一。

從伺服器系統社群共建到統信商業版

作為最早的尤拉社群成員之一,統信不但基於尤拉作業系統開發了商業版,也為尤拉生態帶來了包括深度桌面( DDE )、遷移工具等產品。國內的很多企業級使用者都是採用 CentOS/RHEL 系統作為其基礎設施,因此在面臨 CentOS 斷服的時候,企業需要有一個安全可靠、便捷易用的工具來將其原有基礎設施遷移至新的作業系統。統信貢獻的遷移工具可以很好的完成此任務,它已經成為尤拉社群中的重要工具。

之前,國內很多面向伺服器的商業作業系統公司,都是基於 CentOS 來衍生開發的,其特性、支援狀況也延續了 CentOS 的方式。但由於這些下游發行版不能更早的參與進入上游生態的開發當中,因此在產品的迭代上存在較長的時間差。任紫東說, 統信一直在期待根社群的出現,而尤拉社群就是這樣的一個機會。 加入尤拉社群的統信軟體,與其它社群成員一同共建上游根社群,合力打造了各種元件,基於社群版本二次開發併發行商業版本,為更多的使用者提供了長週期的支援和版本升級保障。

統信伺服器商業版汲取了尤拉和其它社群的經驗和精華而打造,並將重點關注到垂直行業應用,以企業使用者為導向,結合社群版本來形成自己的商業版本。

對於這種基於上游發行版而產生了多個下游發行版的情況,開源社群中一些人認為,發行版太多了,大家各自為政,不能形成合力,因而很難打敗其它作業系統。就此問題,我也和任紫東進行了討論,是否尤拉生態也會出現碎片化呢,這是否會影響尤拉及其商業版的發展?他說,雖然尤拉有著諸多的商業發行版,但是由於尤拉是社群成員合力打造的根社群,其所基於的技術都是屬於 Linux 和開源的領域,因此,各個商業版在各有側重的同時,也具有相同的主幹,這種 主幹是大家基於生態需求共識的標準,從而有效的避免的生態碎片化的情況 。枝繁葉茂,在主幹下的發展,不但不會破壞尤拉的生態,反而會給尤拉帶來更多的活力、更多的可能性。  

從社群到商業,從商業到社群

前面說過,統信商業版實際上是來自於深度社群的拓展,是立足於開源社群之上的。而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統信還是深度,都向社群貢獻了大量程式碼,包括最知名的深度桌面環境( DDE )及其底層開發框架、各種本地化應用等等。因此,在統信的開發中,社群是其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這裡面不僅僅有來自於尤拉社群的其它成員的貢獻,也有來自國內外個人貢獻者的積極支援。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尤拉社群中有大量的 SIG 存在。近些年來,在開源社群中,我們經常能聽到各種 SIG 的訊息。 SIG 特別利益小組 特別興趣小組 的縮寫,這是一種靈活的蜂群式開源協作模式,專門針對各個相對獨立的方向,而凝聚一群人來為之努力。在尤拉生態中有多達上百個 SIG ,而統信領導了其中十個 SIG ,參與了五十餘個 SIG 的開發。

而另外一方面,統信投入大量人力為商業版所提供的各種產品、特性和改進,也都會回哺到社群,以在社群大生態中得到更好的發展。這些都是基於統信的商業需求和商業機會而產生的,所以統信也有足夠的動力去參與和推動它的發展。同時,這些 SIG 所產生的成果最終會轉化為尤拉這棵大樹上的累累盛果,成為 整個根社群的共同收益

統信的未來,尤拉的未來

從上面的訪談可以看到,統信及更多尤拉生態夥伴在打造中國根社群方面躊躇滿志,也 積極看好中國底層基礎設施領域的發展 。在談及統信將來的技術和商業發展方向,任紫東說,統信將更多地向垂直領域進行拓展。基於統信打造的平臺性產品,隨著專案的發展,逐步向電信、能源、金融、交通等各個領域不斷拓展。在這個過程中,當然也存在一些挑戰,需要不斷學習行業知識,與上下游適配,並與不同的合作伙伴形成相互支撐、相互依賴和相互促進的關係。

而作為共同的根社群,尤拉社群現在的發展速度非常快,已經從作業系統邁向更廣闊的物聯網、雲原生領域,而且也得到更多來自全球開源領域的合作和機會。

(文中插圖均來自深度作業系統桌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