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上萬學帶貨:3天賺3元,成交靠刷單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開菠蘿財經(ID:kaiboluocaijing) ,作者:蘇琦,編輯:金璵璠,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有錢可賺的地方,除了機會,可能還有騙局。直播電商被認為是這兩年的“掘金富礦”之一,自然也被騙子盯上了。

近日,據西部決策網報道,在浙江金華,義烏警方搗毀了一個詐騙團伙,9名嫌疑人被抓。起因是林女士看到一公司招短影片櫥窗帶貨兼職,她諮詢後付了1680元服務費,跟著指導操作了3天只賺了3元。當被對方誘導繼續支付9800元成為VIP會員、有老師1對1指導帶貨時,林女士果斷報警。

實際上,自從直播帶貨成為電商和短影片平臺主推的購物方式以來,這個生態內許多能變現的途徑,就被騙子機構盯上了。

直播帶貨變現,最常見的方式是開設櫥窗帶貨、無貨源小店,或是找達人帶貨。所謂的“割韭菜”機構,就是利用資訊差,宣稱可以“零基礎入門”“手把手教學”“包教包會、不會退款”,引人上鉤,一批試圖靠直播帶貨賺錢的人,為之投入近萬。

然而,有多位受騙者發現,許多自稱是“帶貨培訓”“專業直播代運營”的商業機構,所展示的成功案例多是用P圖軟體偽造的,承諾的資料也多靠刷單換取。

除了和林女士一樣的全職寶媽群體,開菠蘿財經發現, 近期被收割的群體中,還有一些是就業困難的大學生,以及線下業務受挫、想開啟線上銷路的實體商家。

對這些想要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或進行生意轉型的人來說,財產遭受損失之外,更難以忍受的是自己的時間和努力也全部白費。開菠蘿財經和幾位受害者聊了聊,試圖還原代運營騙局裡的套路,在曝光這些手段同時,勸誡一些試圖走捷徑的淘金者,保持清醒,謹防被坑。

一、如何“釣魚”:千方百計獲客,包裝案例當誘餌

“0成本帶貨、月收入過萬,運氣好的話,每個月提現6位數。”這樣的話術,對於剛畢業的應屆大學生、想做副業的全職媽媽、想轉型線上的零售店以及想賺錢補貼家用的老年人來說,誘惑力不小。

實際上,從他們開始在社交網路上搜索“直播帶貨、帶貨兼職/創業”等關鍵字開始,一張黑網,就向他們鋪開了。

第一步,銷售們會偽裝自己,活躍在主流公開渠道,通過一切手段拿到使用者的聯絡方式,將他們新增為好友。

更常見的方式是,開設教人帶貨賺錢的短影片賬號,定時直播,以知識付費的形式將粉絲引流到微信群。

想做副業提高收入的白芳,在今年5月刷到一個抖音賬號正在直播,教人運營抖音櫥窗帶貨。在聽完主播的課程大綱講解,並聽到“一次性付款365元,不再額外收費”的承諾後,她付費加入了學員群。

在這類直播間,還埋伏著一批來搶客戶的友商銷售,伺機出動。白芳不過是在直播間按照主播的指示發了幾次彈幕,就收到了七八個好友申請,頭像和姓名均顯示XX老師、直播間助理等。“他們直接打來語音電話,邀請我新增微信。”

銷售通過直播間的評論區“搜尋客戶” 受訪者供圖

應屆生肖雨一直很關注直播帶貨,他早期並不相信平臺上的教學課程,但蹲守幾天直播間後,他發現有一個人經常發言,好像對學習帶貨很感興趣。“我看他的評論不像是銷售,就加了對方好友。他提及自己在一家機構學了一年,現在做得不錯,不久後,他把那家機構推薦給我,後來我才意識到,這是高階託”。

更加直接的方式是,在短影片平臺投放廣告,獲客成本較高但獲客更精準。

售賣貴价中藥材的個體戶商家徐超,想做直播帶貨,便在短影片平臺搜尋關鍵詞,“當天晚上,我就刷到了代運營的廣告,挑了其中一個留下聯絡方式,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機構銷售的微信好友申請。”

銷售們將“潛在客戶”新增為好友後,第二步就是通過自證身份、官方背書、與托兒打配合等手段獲取信任,為付費做鋪墊。

今年,剛畢業沒多久的陳娜嘗試在抖音上帶貨,賬號一直不見起色,就在抖音搜尋“帶貨”相關的影片,被評論區的一位“同行朋友”推薦了一家機構進行合作。這位“同行”稱,自己已經和該機構合作半年多,現在每個月大概能賺3萬元,自己的另一個朋友也是靠這家機構做推廣,2-3個月後就回本了。

陳娜剛加上銷售微信,對方就發來一段有很多人在辦公的影片,稱是給她看看公司環境,隨即還發來公司營業執照、獲獎證書及印有“某平臺官方授權”字樣的證書等。“這些都是騙子的慣用手法,看似專業,都是套路”,陳娜事後在網上看到很多受騙者的帖子,發現都有這一環節。

第三步,給出承諾和利益,並用所謂的成功案例,誘導正在猶豫的使用者上鉤。

多位受訪者提到,銷售們都自稱幫助數千名客戶月入過萬,且常以老客戶為案例,展示他們極高的賬號後臺收益資料,甚至是自己從被客戶懷疑到取得成績後客戶表達感謝的聊天記錄。

對於這些聊天記錄和收益截圖的真實性,陳娜深表懷疑,“截圖可能都是PS出來的,高資料可能是公司內部員工共同養 (刷) 出來的。”

老師們展示的“優秀”案例 受訪者供圖

據電商人士宋仁和總結,這些機構的銷售藉助特定類別的短影片和直播,圈住匹配的使用者,切準他們“想要低門檻提高收入”的痛點,把資質和能力包裝得很專業,把承諾描繪得很誘人,完成了定向獲客和銷售閉環。

二、如何收割:不兌現承諾,還另外收費

付費之後,想要學帶貨的人,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被騙了。根據多位受訪者的經歷,開菠蘿財經總結出了三種收割方式。

第一種收割方式是:應付了事,甚至在合同期內沒有行動。

徐超合作的兩家代運營公司,在他看來都在拖延時間。其中一家,交費1萬元,保50萬銷售額,合同期為一年。“現在已經過去半年,他們一單都沒幫我們賣出去,還要我們寄給他一部手機。詢問進度時,對方一直推說在找主播幫我們拍影片作品,因為合同沒到期,不能斷定對方就是騙子,但目前這個進度,我並不相信他們能完成”。

一家遲遲沒有進展,徐超又找了另一家名為“淮南夜遙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代運營機構合作,交1萬元保20萬銷售額,再給公司20%的提成,合同期為三個月。

徐超介紹,這家公司找了三位主播為他公司帶貨,粉絲量都有幾十萬,但三位主播是親子類,且每個影片的點贊量只有幾十、幾百,與他所賣的高客單價中草藥受眾不匹配。直播成績也令他失望,“三個主播每人播了兩場,只有幾十位觀眾線上,主播只講了兩分鐘,最後一單都沒成交。”他表示, 合同到期後,對方並沒有完成合同約定的“一個季度完成20萬銷售額”,但對方至今也沒有退款。

徐超與對方簽約的合同中寫道,一個季度保20萬銷售額 / 受訪者供圖

第二種收割方式是:搬運素材,資料造假。

陳娜簽署的合同裡寫著“保證有500萬流量推廣”,還可以對接爆品、拿帶貨佣金。但很快,她就發現了問題。

在上傳了一週的影片後,她發現對方給的影片素材是從其他商家店鋪搬運來的,後臺顯示有十幾萬人看了作品,卻是零評論、只有個位數的點贊。“粉絲量半個月都沒有過千,平臺提示我‘殭屍粉太多’,而且帶貨效果也一般,幾天才成交一單。種種細節都證明,對方只是在給我刷量,這樣代運營出來的賬號根本沒有後期價值”。

平臺提示陳娜,賬號存在違規粉絲696個,佔比達53.3% / 受訪者供圖

肖雨遇到的情況更誇張,合作的公司在簽約後,讓他自行刷單。

肖雨介紹,他花了近4000元與“汝州市抖辰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定合同,開設了抖音小店。他問對方問題時,對方回答得很敷衍,他並沒有感覺到有效的指導。後續,該公司一直讓他刷單——先是讓他找親戚朋友刷,再讓他去QQ群裡找人刷。“學了10多天,全是在自掏腰包找人刷單,還是沒效果,對方也不提改進措施,讓我繼續刷。”

第三種收割方式是:另立名目繼續收費。

白芳花365元報名了“湖南壹棠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抖音變現課程,據她講述,新增客服微信後,客服讓大家進“壹棠課小程式”直播間看培訓,並在直播間引導大家繼續付費,花2988元報名更高階的課程,“客服介紹,後面所有事情都有老師幫忙做,一年內賺不到錢全額退款”。據她回憶,群裡當時有十多人付了款。

但交完2988元后,客服發來幾個二維碼讓他們掃碼聽課學習,其中還有一些課程無法觀看,白芳這時候意識到是騙局,可申請退款時,對方卻只給出了“下週再給”的空頭支票。

三、帶貨賺錢,沒有捷徑

結合多位受訪者的經歷,即使意識到自己被“割韭菜”後,申請退款以及後續維權的難度都非常高。

陳娜稱,她發現自己被騙後,就去找機構的客服理論,客服讓她找售後部,售後部讓她找推广部,總之,“來回踢皮球,話術都一樣”。

後來她瞭解到,靠這類套路割韭菜的機構有很多,她在網上找到同樣被騙的朋友,被騙金額從3000多元到萬元不等,開始想辦法集體維權。

“交完錢,簽完合同,幾乎不會退款”,宋仁和稱。這些機構會在流程和合同中,設定很多漏洞以逃避責任。

肖雨嘗試在一些渠道進行投訴,並看到多位跟他一樣“要回退款”的受騙者。他還嘗試找律師尋求幫忙,但律師告訴他, 合同已經過期,很難取證,律師費可能會比學費更高。

在投訴平臺上,開菠蘿財經觀察到,上述投訴多以“已回覆、未解決”的處理方式告終。 更可怕的是,一些要不回錢的維權者,很有可能掉入另一個圈套。

徐超曾釋出過一條維權影片,此後陸續有人聯絡他,都聲稱可以幫他要回錢款,但要進行分成,或收取一口價的服務費。“最可笑的是,有兩個人跟我說自己也曾被騙,但經人幫忙,錢要了回來,而他們推薦的卻是同一個人”。

當然,還有一批維權者選擇向當地派出所或法院報案,成功要回了部分錢款。

考慮到後期可能會維權,詩詩從一開始就留了一手,和自己所在城市的代運營機構合作。在她發現自己被騙後,在多元調解小程式 (人民法院調解平臺) 上傳資料和證據,進行線上立案,隨後有調解員聯絡到她與被告公司,協商是退款還是開庭。“調解員建議我速戰速決,我選擇協商退款,最終,要回了一部分合同款。”

去年以來,短影片平臺封禁了一批違規的培訓賬號。有從業者說道,伴隨直播帶貨的崛起,代運營的騙局屢見不鮮,甚至在持續迭代,但理性去看,直播電商發展到今天日漸專業化,無論是櫥窗帶貨、找達人帶貨還是在平臺開店,都沒有代運營公司宣稱的那麼好學、好賺。

多位受訪者都提到,想在直播帶貨賽道里掘金,只能腳踏實地提升專業能力,找機構走捷徑,很容易被“割韭菜”。

經歷這件事後,陳娜知道了, “當你想通過某樣東西賺一筆的時候,總會有人想通過你賺一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為化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開菠蘿財經(ID:kaiboluocaijing) ,作者:蘇琦,編輯:金璵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