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主播加入“反詐”隊伍,數字人賽道“卷”起來了

語言: CN / TW / HK

古堡龍姬的身份最近不一樣了,她是完美世界旗下的第一個虛擬電競主播IP。作為B站UP主,她擁有20.5萬粉絲,日常的工作是遊戲直播和釋出有趣的小影片。

最近,她把介紹更新為“上海市反電信網路詐騙中心宣傳員”,一條反詐宣傳影片播放量在B站上超過了5萬。

不得不說,虛擬主播在B站上已經很多了,但是有著“官方行政title”的可沒幾個。按照計劃,古堡龍姬還在為在直播間進行反詐宣傳做準備。

“這是一個開端,我希望把更高的質量、更好的設計、更有趣的靈魂展現給給廣大的使用者。”完美世界高階副總裁、完美世界電競與平臺業務總裁顧黎明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說。

虛擬主播投身公益

近年來,電信網路詐騙是青少年網路環境的重災區,培養青少年反詐意識刻不容緩。想要“公安速度”賽過“詐騙速度”,預防是關鍵。2021年,國家反詐中心共緊急止付涉案資金3200餘億元,攔截詐騙電話15.5億次、詐騙簡訊17.6億條,成功避免2800餘萬名群眾受騙。

是什麼促成了上海市反詐中心與完美世界電競展開合作?又為什麼是古堡龍姬擔任宣傳員?

“這是跟閔行公安分局一起合作的,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因為與以前那種非常官方的宣傳不一樣。對年輕的一代,太官方了可能被忽略,把它做得有趣一點,那麼從頭到尾就看完了。”顧黎明告訴第一財經,在遊戲使用者中以詼諧有趣的形式,講述在年輕人群中十分常見的“遊戲賬號買賣”詐騙場景並進行反詐騙宣傳是“水到渠成”的,虛擬主播的社交屬性可以放大傳播的聲量,並且還能實現互動交流。

完美世界電競在2020年底首推CS:GO虛擬主播古堡龍姬。經過不到2年的試運營,積累了一定的數字技術和運營實力,並陸續上線了CS:GO虛擬主播永恆娘及DOTA2虛擬主播dodo。古堡龍姬為後來的虛擬主播在運營和人設上提供了經驗,也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了一批忠實的粉絲。

就在這條反詐影片下方的評論中,當受眾積極尋找自己喜歡的虛擬主播出現並計算在“官方認可”的合作影片的時長時,也有人分享了曾遭遇過的網路詐騙。

這實現了上海反詐中心的合作目的:一方面可以通過短影片、漫畫、警民直播間互動等Z世代人群喜愛的方式,推出系列內容宣傳反詐騙知識,另一方面雙方也建立了長效的溝通機制,進行資源和資訊的互動,反詐中心民警也可以第一時間瞭解不同型別的詐騙手段。

這次虛擬偶像的公益宣傳聯動從策劃到執行歷時了三個月,正逢上海疫情防控保衛戰。“如果居家期間還被騙錢,這樣的打擊會更大,我們專案組的成員也希望做一點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我們很重視這次合作,在製作過程當中反覆地看怎麼樣能夠應用好這個傳播場景,讓年輕一代不僅僅理解,還能接受。我相信這個案例是剛開始,可能會有很多的案例繼續合作,我想把它做得更好。”顧黎明說。

賽道 “卷”起來了

不得不說,這幾年,虛擬數字人的賽道“卷”起來了。無論是在商業化場景還是重大發布的場合,越來越多的虛擬人開始“卡位”。

歌姬的代表有初音未來、洛天依活躍在舞臺上;前不久靠著虛擬美妝達人的柳夜熙在短影片平臺上迅速吸粉走紅;虛擬主持人和虛擬嘉賓登上高階會議講臺的也有不少,比如B站的泠鳶yousa、微軟小冰、小愛同學還有百度的小度都曾經出現在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在大公司的重磅釋出會上,虛擬人也作為技術代表出現,比如引起過熱議的英偉達CEO黃仁勳的“數字分身”。

天眼查資料顯示,我國現有虛擬數字人相關企業28.8萬餘家,有近七成的虛擬人企業成立於1年之內,行業進入爆發期。從企業註冊資本來看,超6成企業註冊資本在500萬元以內;從企業成立時間來看,近9成企業成立時間在5年內,63.96%的企業成立於1年內。

這其中領跑同行的當屬遊戲公司。以完美世界為例,顧黎明透露,目前有專門的團隊在為三個虛擬IP服務,他們為虛擬數字人的發展進行規劃,也會根據承接的專案再臨時抽調人手,“比如我們也會想用這些虛擬主播跟一些學校做藝術教育培訓,現在還在跟中國非遺音樂進行一些合作,一些經典品牌、非遺文化需要傳承”。

不過,二次元的破圈雖然為虛擬偶像的誕生提供了寬鬆的氛圍,但是技術賦能的成本高企,虛擬人短期內還很難反哺資本的加持和受眾的喜愛。

“今天虛擬直播經濟上大部分是帶貨、廣告、打賞這些模式,這對受眾群消費者有‘磨損’,要把‘磨損’減到最低程度。”他看好的模式,類似目前新東方直播這種對商譽增值的方式,並認為這是一種微創新。“不是說推翻了以前的直播,但是賦予直播不同的內容和不同的角度,我們在孵化這種持續性的商業模式。”

完美世界電競的判斷是:隨著2D、3D動捕等技術的不斷優化和迭代,全球虛擬主播產業正處在高速發展的階段。中國國內也有可供虛擬主播展示的平臺土壤、虛擬主播幕後團隊、和相當一批喜愛虛擬主播的粉絲。未來五年,虛擬主播行業將持續高速蓬勃發展。圍繞虛擬主播,公司進行了直播內容、影片內容、遊戲內容、圖文內容、數字應用和互動產品等嘗試。

“我們對虛擬數字人的評估首先是關注度,但是每一個階段,對它的指標要求是不一樣的,在哪個階段它的發展重點是什麼、要運營什麼都有目的性和計劃性。” 顧黎明認為,打造虛擬數字人的初心是以科技賦能有生命力的靈魂,這個靈魂應該被設計為美的、有趣的。

顧黎明把虛擬數字人IP的生命週期分為不同的階段,“大家在接受度上隨著IP的生命週期發展可能會有‘磨損’,前三年喜歡、後三年可能不喜歡,我覺得這是一個自然的現象。如何把它變成‘常青樹’,在獲得關注度的同時,能夠長生命週期地持續、穩健運營,而不只是曇花一現,‘綻放’過,這也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