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亮相,阿里巴巴要做SaaS了麼?

語言: CN / TW / HK

“阿里巴巴做的不是SaaS,而是DaaS”,即便阿里巴巴如此強調,當羚羊正式亮相,還是讓行業人士不免一驚:“行業玩法要變了麼?”

6月29日,阿里巴巴宣佈成立專注企業數智服務的子公司——瓴羊智慧服務公司。瓴羊寓意“數字化領頭羊”,目前瓴羊旗下有分析雲、營銷雲、產銷雲、客服雲、開發雲五大產品矩陣,包含Dataphin、Bizphin、Quick Audience、Quick BI、生意參謀、經營參謀等11個核心產品。

這不禁讓人浮想聯翩,羚羊的產品佈局和Salesforce有相似之處,後者被視為SaaS行業的標杆企業,而在阿里雲已經是公有云巨頭的情況下,阿里巴巴依然選擇向上開闢新的業務佈局,是否會產生連鎖反應。

“推出瓴羊是阿里巴巴集團經過長期考慮後邁出的重要一步。”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張勇表示。阿里巴巴需要考慮的很多,其中一定有個問題是:阿里巴巴該如何解釋做不做SaaS。

阿里巴巴為何推羚羊?

羚羊是阿里巴巴的一次內部創業,鈦媒體App瞭解到,羚羊於2021年12日1日正式成立,2022年4月1日瓴羊召開全員戰略透傳會,也即是說,羚羊在阿里巴巴內部已經醞釀數月有餘。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瓴羊CEO朋新宇(小芃),此前他更為人所知的身份是阿里巴巴資料中臺負責人,以及擔任被阿里收購之後的友盟+CEO一職

友盟+是一家資料服務公司,旗下產品包括統計分析、開發者工具、營銷增長和資料銀行等,顯然,如今的羚羊也有曾經的友盟+的影子。

對於一家以資料服務為根本的技術公司,小芃既懂技術,又有操盤公司的經驗,由他來負責羚羊也順理成章。

小芃表示,在數字化飛速發展的過程中,很多企業的數字化基礎薄弱,內部資料分散,且不會用資料、用不好資料。尤其是有著多平臺經營需求的企業,面臨多渠道、多倉儲、多使用者觸點的環境,如何在資料安全和隱私合規的前提下,將企業內部資源變成數字化資產,通過資料驅動創造更大的價值,這是迫在眉睫的挑戰。

同時,隨著外部環境變化,許多企業從追求單一增長變成追求全域增長,從追求高速增長變成追求高質增長,多元、精細的運營需求對企業的資料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企業的核心訴求無疑都是希望通過數字化、通過資料驅動帶來高質量增長。但是往往企業在數字化建設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困難,阿里巴巴總結下來,有三難:第一難,定位難;第二難,解決難;第三難,持續運營難。

“這些不是上一個系統、換一個工具,通過解決區域性問題能實現的。企業需要系統性的數字化諮詢、產品及陪跑服務。”小芃說,這也是羚羊的業務重點。

瓴羊沉澱了阿里數字化實踐的經驗與能力,團隊此前曾支撐阿里雙11資料大屏、88VIP會員等數智專案孵化,並曾服務LVMH、現代斗山、紅星 美凱龍小鵬汽車老闆電器 、海底撈等眾多企業的數字化建設。

SaaS?DaaS?

儘管阿里巴巴再三強調,羚羊不是SaaS,但是客觀來看,其確實扮演了SaaS的部分角色。

在某些層面上,羚羊的每個業務範圍,已經有單個領域類似的服務在提供,典型如營銷領域的神策資料,阿里巴巴在內部也分析,羚羊做的這五朵雲抽象來看,正好和Salesforce好像有點類似,但是又不完全相同。

“Salesforce的定位就是站在企業的視角,幫助企業解決它生產發展環節中的一些關鍵問題,落在國內來講,中國沒有這樣的企業,都是單做一點,例如CRM等區域性環節,”小芃認為,羚羊不是一家CRM廠商,不單單有產品,也有解決方案,在產品之上結合企業的業務流和商業流設計,和中國的企業現狀更匹配。

他還指出,針對單點問題的SaaS提供商不斷湧現,但大多侷限於工作流改造,解決了效率問題,卻沒有解決企業最核心的增長問題。

因此瓴羊要做的“不是SaaS,而是DaaS”,其本質是以資料驅動為增長引擎,打通整合企業的商業流、資料流和工作流,讓資料智慧在企業的生產和經營中發揮最大價值。

“SaaS是數字化工具的改革,DaaS是數字化改革的工具”,小鵬解釋道,第一、從解決的問題角度,SaaS是從效率的層面提升企業的效率。DaaS是從價值的維度,從業務增長、業務成長的視角,兩者本質的定位不一樣,戰略的定位不一樣。

第二、從系統設計上角度,為什麼國內為什麼沒有長出好的SaaS,沒有把好的國外的SaaS移植過來。阿里巴巴認為,SaaS是把多年的工作流標準化,不管是CRM還是ERP,而國外的一些工作流,以及工作流背後的SaaS產品,本身不適合中國的環境和企業,包括資訊化的程度,都和歐美有不同的一些差異。

所以,工作流的標準化SaaS在中國很難落地,DaaS是資料流的全場景化,工作流幫助人提高效率,把原來的不標準變成標準,最終提升工作效率是要通過資料預測、資料搬運、資料演算法等,最終形成閉環,這是工作模式上的差異。

第三,SaaS是在一個區域性能解決工具問題,解決一些原來從無到有的操作無序的問題,DaaS是全域性最優,而不是區域性最優。小芃形象地比喻,SaaS在戰役裡面扮演的是新型武器,例如飛機、大炮、坦克,DaaS是站在如何贏得戰役的角度做設計,有的地方投入多,有的地方投入少,有的地方全部all in。

小芃認為,羚羊不是和外面的服務公司,或者和類似的SaaS公司去對標,而是站在今天企業的視角,哪些需求沒有被滿足,哪些地方有痛點,如果企業裡有一些SaaS或者有一些工具,羚羊不會硬要把它替代,羚羊會用開發雲提升企業現有的業務流或者工作流,或者將QuickBI、生意參謀QuickService等標準件產品整合到企業系統。

羚羊與阿里雲

阿里巴巴此前對外宣稱,阿里巴巴所有技術、產品和to B能力都會通過阿里雲平臺對外輸出,於內於外,而羚羊的推出都打破了這一默契,在已經有阿里雲的情況下,阿里巴巴為何還要推出羚羊?

對此,張勇解釋道,“傳統上,數字化服務分為SaaS、PaaS和IaaS,現在通過瓴羊的推出,我們希望把資料能力的展現作為一種服務,所以提出Data intelligence as a Service,希望瓴羊真正做出資料智慧服務這樣一個全新的品類,可以服務好我們的客戶,讓他們走向數字化和數智化。”

與阿里雲相比,羚羊的業務範圍更接近於上層SaaS應用或者類PaaS底座,阿里雲則是IaaS和PaaS層的能力,兩者共同構成了企業數智化的整體能力。

鈦媒體App瞭解到,小芃所負責資料中臺在阿里巴巴屬於CTO體系,CTO體系和阿里雲相當於協同關係,如此理解,資料中臺等業務放在阿里雲上對外輸出的策略不會變,羚羊更近似一家相對獨立的SaaS(DaaS)公司,是阿里雲生態的一部分。

具體來看,羚羊的組織人才和能力主要來自於幾個團隊,阿里巴巴資料中臺和業務中臺、CCO(客服)、聚石塔、智慧引擎等。

羚羊輸出的更多是上層的數字化能力,小芃也表示,站在企業的視角,雲是一個IaaS,從業務服務的視角,瓴羊提供的是DaaS,穿透釘釘和雲,最終和企業內部的工作流形成結合。

鈦媒體App認為,羚羊之所以沒有直接放在阿里雲上輸出,其實也是為了和阿里雲區隔開來。雲端計算本質是生態的工作,公有云巨頭負責做基礎底座,生態夥伴在公有云之上繁榮SaaS,中間的PaaS層視情況而定,既有釘釘這樣由公有云廠商推出的PaaS平臺,也有SaaS廠商構建的行業化PaaS平臺,各司其職、利益共享才有共同的價值目標

公有云巨頭不做SaaS,是行業共同的潛規則,畢竟公有云巨頭想要吸引SaaS廠商,打造一個完善的雲生態,自身不能既做裁判,又做運動員,這也是羚羊推出後產業擔心的問題。

而羚羊單獨推出品牌,與阿里雲互相獨立,某種程度上規避了一些問題,至少不是公有云巨頭直接做SaaS,例如羚羊並不與阿里雲繫結,支援多雲部署,從目前來看,跨平臺的資料安全和理念問題,或許依然是羚羊最大難題。

張勇表示,對阿里來講,是在構建外部生態的同時,也在更好地構建內部生態。瓴羊和阿里雲能更好地合作,成為雲上的一個獨特的資料智慧服務,聯手一起為客戶基於各種生意場景,而不僅僅是一個IT設施的升級,去做好服務。

阿里雲的能力更偏重底層基礎設施,自下而上推動數字化,羚羊從更易於見到效果的場景切入,從應用層自上而下改變數字化邏輯,從銷售端、營銷端到服務端,到整個物流供應鏈、商品生產,甚至到原材料,到企業內部管理方方面面產生作用。

“我和老逍(張勇)的共識是,這件事情要看五到十年,不能急。”小芃說道。羚羊會是阿里巴巴的另一個阿里雲麼,會走上類似Salesforce的道路麼?且行且觀。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 作者|張帥,編輯|蓋虹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