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員,為什麼要被隔離

語言: CN / TW / HK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航天員被隔離了

作者:小貝

校稿:朝乾 / 編輯:養樂多

一週前,“太空三人組”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終於出差回來了。 雖然離開地表半年,但他們仨的日子也和在地球上一樣,該吃吃該睡睡,過得有滋有味。 這期間,三位除了執行新鮮刺激的太空任務,還順帶品鑑了來自祖國大江南北的舌尖風味兒,堪稱衣食住行都無需操心的“人類高質量旅行”。

在空間站完成工作的同時

吃喝娛樂,過大年,當老師,一個都沒落下

(圖:壹圖網)▼

不過,三人組在落地後也將進入一段隔離期。 既然太空中沒有疫情,航天員為啥要被隔離呢?

就怕身體吃不消

在太空中生活不同於地表,最顯著的差別就是 重力 ,即使航天員在嚴苛訓練下身體機能已達人類頂尖水準, 長期失重下體內也會發生體液轉移、電解質失衡、紅細胞質量減少、肌肉萎縮等變化。 而從太空“速降”回地表後,又要重新適應地心引力,行動能力必然大受影響。

想像武俠小說中的大俠一樣飛簷走壁

可以通過當太空人實現

那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不讓他們“馬上”受力。所以,你常會在新聞中看到航天員坐著出艙的場景。 而之後的隔離安排,就是要幫他們適應地球環境。

從無重力的太空中回到地球

身體還是需要一定時間來適應重力環境的

(圖:壹圖網)▼

航天員返回地球后的 三週隔離 ,早已是常規流程。 在這期間,他們要接受全面的醫學檢查。在隔離後,還要被安排上穴位點按、鍼灸推拿等專案,讓“太空人”在最短時間內重新做回地球人。

其實航天員不光在返回後需要醫學隔離,在上太空之前也得來一波隔離。 在運載火箭發射前1周,除航天醫生外,任何人(包括配偶和其他家屬)都需要與航天員保持安全距離。在進艙前,航天員們要最後完成一次全面的健康檢查,為太空出差再上一道保險。

出發前的記者見面會上,都是隔著玻璃接受採訪的

(圖:壹圖網)▼

當一切準備就緒,隨著運載火箭升空,航天員脫離大氣層,進入太空。迎接他們的除了浩瀚星辰外,還有一大堆既耗腦又拼體力的任務。畢竟身體和精神都是出差的本錢,吃好喝好睡好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這其中最重要的基礎,就是 食物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承擔了艱鉅任務的太空人們更要吃好喝好

然而, 在太空中吃飯 一直是個難題。 上世紀的早期太空餐就因為“過於難吃”而遭到航天員們嫌棄。吃不下飯,心情就差,就容易出大問題。為了把“太空黑暗料理”變成“宇宙珍饈美味”,人類的食品科學家們肝了幾十年,至今還在奮鬥中......

隨著時間流轉,人類航天科技的進步

航天員在太空中能吃到的東西越來越豐富了

連中華小當家都頭疼

在地球上,你可以一邊看小當家做熊貓麻婆豆腐,一邊大嚼薯片。但出了大氣層,像薯片這種乾燥易碎的東西,碎屑會在整個航天器裡飛來飛去。航天器害怕艙外高速飛行的“宇宙碎屑”,艙內碎屑也同樣危險,甚至危及航天員的性命。所以相比於普通食品, 早期航天餐的設計主要考慮 安全性 ,口味營養啥的都可以犧牲一下。

宇航員的食物不僅要在特製的容器內

還要通過磁鐵,魔術貼等固定在一個平面上

不然食物也會失去重力飄來飄去

(圖:圖蟲創意)▼

60年代,太空競賽逐漸白惡化,美蘇航天員陸續上天,航天餐也迎來了“牙膏時代”。往嘴裡擠“糨糊”成為兩國科學家共同的選擇,並持續了很長時間,這確實完美解決了食物亂飛的問題,但口感實在不大行,如果是長期出差,先出問題的恐怕是心理。

人類歷史上的第一位女航天員

在太空中通過管裝容器進食

瓦蓮京娜·弗拉基米羅芙娜·捷列什科娃)

在一些太空主題的展覽中

能見到具有時代特色的“牙膏食物”

有一些自帶吃貨屬性的航天員,由於難以忍受,甚至“夾帶私貨”。 於是就有了“雙子座3號航天員約翰·楊偷帶鹹牛肉三明治上天”,“俄羅斯航天員尤拉·羅曼私藏白蘭地分隊友”等事件(這能成功也是厲害了)。

去了太空也要每日飲點伏特加?

其實裡面裝的甜菜湯,心理安慰玩法拿捏了

隨著航天員在太空中上班兒時間越來越長,對“牙膏”的忍耐開始趨近閾值,這就迫使供應商改良伙食。 航天餐也逐漸從餓不死就行的“牙膏時代”進入 “即食時代”“罐頭時代” ,味道和營養終於被重視起來了。

容器的改變,意味著航天員食物的種類增加

也和地球飲食習慣更相似

為了將熟悉的家鄉味道帶進太空,各國航天食品研究人員可謂煞費苦心。例如韓國的三家研究機構就花費百萬美元研製“太空泡菜”, 只為把航天員李素妍和泡菜一起運進國際空間站,增強韓國美食的世界影響力 ,不得不說這投資是值的。

在太空中,並不是只能吃糊狀或者凍幹類食物的

水果蔬菜都是可以享用的

美食民族義大利人此時也入局了,他們不光要在太空吃得好,更要喝得盡興。為此,義大利航天員薩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成為在太空中飲用現泡咖啡第一人。 吃著佳餚,喝著咖啡,窗外是星辰大海,想想就讓人心動。 這真是,星巴克想佔領義大利,義大利人想拿下銀河系。

看過星際迷航的小夥伴應該會很熟悉這套制服

“那個星雲裡有咖啡” 這句臺詞也由虛構走向了現實

這場從“湊合能吃”進化到“好吃”、“有營養”、“易吸收”的食品人類征程,自然也少不了 中餐

比如剛完成任務的神舟十三號飛船,配備了包括主食、副食、即食、飲品、調味品和功能性飲料在內的6大類、127種航天食品。包含了宮保雞丁、魚香肉絲、牛肉米粉等熟悉的中國味道,滿足航天員們忙碌後那空虛的胃。

足夠的品類保證了不會一直吃到膩,三位航天員的食譜每週輪換,偶爾還能嚐到老家口味,此外還有自帶魔幻口感的太空冰淇淋。 除了來自空間站的儲備,此次出差還會有貨運飛船的補給,“太空外賣”,真的可以有。

在太空食譜中, 凍幹食品 佔了相當比例,幾乎天天都和航天員打照面。這種將味道鮮美的食物脫水、降溫至-45.6℃並儲存於密封防潮容器中的 FD凍幹技術 既能讓食物在非冷藏條件下幾乎無限期儲存,也能最大程度保留食物中的營養成分,廣受太空人的好評。

經過多次更新換代,太空食物也越來越可口了

實際上,這種聽起來高大上的FD凍幹技術離我們並不遠,可以說是觸手可及。 開啟一包泡麵,很大概率裡面的蔬菜包就是FD凍幹技術的產物。 凍幹後的蔬菜和肉乾,大大豐富了泡麵的口感, 這一技術也是未來食品工業化的關鍵環節之一

立一個小目標——喝湯

如今,航天食品的格局已經開啟 ,早已不是一看就沒胃口的膏糊狀肉泥,品類豐富的“太空大禮包”令使用者體驗滿意度大幅提升。但還有一個難題擺在面前,那就是頗有家鄉風味的海鮮麵、麻辣面、擔擔麵、蘭州牛肉麵等湯麵。但由於湯會四處飄散的問題,對於遠離家鄉的航天員來說仍是奢侈品。

雖說麵條早已跟著航天員去過太空之外

不過幾乎是不能完美保留湯麵味道的

怪不得每次一出艙,他們都要吃上一碗熱騰騰的面。這一筷頭面,既是我國 “上車餃子下車面”迎來送往之習俗 的體現,也為航天員落地後平穩度過“隔離期”,提供了一道暖心餐食。

在不久的將來,太空餐食的品類和質量還會不斷提高,即使在太空廚房吃上一碗熱騰騰的湯麵,或許也不再是奢望。要實現宇宙中的 湯麵自由 ,自然離不開千千萬萬航天食品和營養科研人的努力。而歷史也證明, 這些用於航天領域的技術,最終也將加倍回報於地球上的我們, 康師傅 就是我們身邊最常見的案例。

作為中國航天事業的長期合作伙伴,康師傅發揮其在專業領域的優勢,建立起技術過硬的 FD冷凍乾燥工廠 ,將蔬菜和肉類定格在最新鮮的狀態,讓不同的風味跨越時間為人們即食即用。

不僅如此,康師傅還攜手深圳市綠航星際太空科技研究院,共建“航天方便食品聯合實驗室”,努力支援和助力航天技術惠及於民。 民間力量助力航天,航天技術回饋於民,建立了“正向迴圈”的中國航天必定步履不停。 “航天夥伴,值得信賴” ——未來,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在越來越多像康師傅一樣熱愛航天的“夥伴”參與下,航天員實現“在宇宙來碗湯麵”這個小目標,不會太遠了!

點選閱讀原文,玩航天小遊戲領專屬優惠券~

【今日福利】

局長髮福利啦!~截止4月29號18:00, 局長將挑選留言區排名第4、8、12、16、20位的粉絲,每人贈送100元紅包! 快來評論區留言吧~

- 推廣 -

*本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文中除已標註圖片外,其餘來自NASA&品牌方

封面圖片來自:壹圖網

END

擴充套件閱讀